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該死的溫柔

命運好幽默,讓相愛的人的人都沉默(韓子陽&林思媛) 40.你是4嗎?

書名:該死的溫柔 作者:愛吃土豆絲 本章字數:187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2:06


  韓子陽的律師到了,不到半小時,就把韓子陽帶了出來。四個人站在門口,王夢露站在韓子陽的身旁,一隻手挽著我,說:“小媛姐姐,你沒事吧,臉色這麼難看?”

  我尷尬的抬起頭,笑著說:“沒事,特殊時期,無礙。”

  余光看向韓子陽,他正在和律師交談,根本不需要任何人擔心。

  的確,我怎麼都忘記了,韓子陽是誰?一輛法拉利撞壞了眉頭都沒皺一下,哪裡需要我這個外人來煩神?

  “放心吧,子陽的事情律師會處理的,況且剛才律師也說了,是有車子被盜的可能,別擔心啦!”王夢露笑著看著我,說。

  我點了點頭,剛準備告辭,又聽王夢露問道:“姐,這位是……你男朋友呀?”

  我轉臉看了一眼範思賢,回過頭來,恰巧看到韓子陽走來,雙目觸碰,我慌忙後退,說:“早上還要上班,我們先走了。”

  “好的,有空我們一起吃飯。”

  我輕輕地點點頭,右手卻被範思賢抓起,他拉著我,朝著右側急忙離去。

  等到將身後的那兩個身影完全拋到腦後時,範思賢的腳步終於停了下來。他指著面前的早餐館,拉著我走了進去。

  我跟在他的身後,腦子裡全是一件事——他和她,昨天晚上,在一間房間裡。

  範思賢點了早餐,示意我吃飯。我機械的拿起包子,嘴巴卻被燙了。

  “怎麼一大早就心不在焉的?真的是身體不舒服嗎?”範思賢遞給我紙巾,關切的問。

  我搖了搖頭,說:“沒事。”

  “你最喜歡的香菇青菜,來,吃吧。”範思賢將包子掰開,和以前一樣的關心。

  我忽然在想一個問題,男人對女人的好,難道,都是週期性的?都是不穩定的?

  “範思賢,你這是在關心我嗎?”我小心翼翼的吃著包子,開口問道。

  範思賢聽我說完,頓了頓,說:“難道我關心你,有問題嗎?”

  我搖了搖頭,說:“要是在以前,我是覺得沒問題的,可是現在,為什麼你關心我,我會覺得特別彆扭。”

  範思賢看著我,頓時吃不下去飯了。看著他這個樣子,我的心底微微好受了一點。

  早飯之後,我要去公司,範思賢和我在公交月臺分開。臨走時,他忽然靠近我,說:“林思媛,我們的人生道路上各自都會遇見讓自己心儀和放不下的人,但是經歷之後,你會明

白,彼此才是對方最好的伴侶。”

  我不知道範思賢在暗示我什麼,也不知道未來會怎樣,唯一清楚的一點是——

  百里情深,不及她回眸一笑。

  因為早上來來回回的時間問題,今天早上上班我竟然遲到了。聽坐在隔壁的同事說,總監一大早就找了我。

  我急忙去了總監辦公室,果然,總監的臉色不大好看。

  我遲到了四分二十五秒。

  用總監的話說,十五秒的廣告,都播放了二十幾遍了。

  昨天送去是廣告方案不合格,需要重新寫。來來回回改了八遍左右,一直改到下班,同事們都走了,我還在改。

  九點半,終於改的差不多了,我才離開辦公室。

  在警局的時候聽說那個女學生還在醫院,韓子陽因為王夢露的話擺脫了部分嫌疑,主要證據,還是取決於當事人的證明。

  我決定去醫院一趟。

  到了醫院,打聽之後,才知道那位女學生還在ICU病房。我猶豫再三,拎著水果去了樓上。

  病房外站著幾位病人家屬,年紀最大的已經是白髮蒼蒼,見我走了過去,面上一臉的戒備。

  “請問你是……”對方家長先開口,聲音裡還帶著傷痛。

  “你好,我是林思媛,是車主的朋友。”

  “是那輛豪車主人的朋友?”對方聽我這麼一說,“你來做什麼?是不是想來和解?我告訴你,這件事,絕對沒完!”

  我見幾位家長情緒激動,小心翼翼的解釋:“早上我們剛從警局出來,這件事情確實是有誤會,車子的確是我朋友的,但是昨天晚上他的確沒有出門,車主只有二十多歲,現在也是個學生,他很善良,絕對不會……”

  “少廢話,你走吧,我們只聽員警的!”

  “快走,拿走你的東西,我們不稀罕!”

  果籃被扔了過來,對方幾人情緒相當激動,我伸手去擋,卻沒有擋住。

  果籃砸在我的胳膊上,下一刻,我疼的皺起了眉頭。

  我尷尬的轉過身,朝電梯口走去。

  才走兩步,就發現了走廊那頭站著的身影,正一臉平靜的看著我。

  我急忙轉過身,卻聽到身後的腳步越來越近,然後,胳膊被緊緊的抓住。

  “林思媛,你是4嗎?除了2還是2,減去2還是2,真是2上加2,去掉2還有1個2,而且是2的2倍!你說你跑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