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該死的溫柔

命運好幽默,讓相愛的人的人都沉默(韓子陽&林思媛) 45.自我療傷

書名:該死的溫柔 作者:愛吃土豆絲 本章字數:256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2:06


  或許是打過點滴的緣故,渾身上下,只要稍微幅度大一點的動作,就酸痛的厲害。我勉強的從病床上做起,露出一個微笑,說:“謝謝你。”

  王俊熙推了推眼鏡,問:“不會游泳?”

  我尷尬的點了點頭,看著王俊熙的眉頭皺的更深,似乎在問我,既然不會游泳,來這裡做什麼。被他這麼一提醒,我才響起手中的文件來,急忙下了床,問:“請問,看到我的文件了嗎?”

  王俊熙伸出手,做了一個安靜的動作,說:“文件沾了水,還晾著呢,我說,林思媛小姐,咱們身體不舒服,是不是要先注意注意自己?”

  王俊熙前兩句說話的聲音都是溫和平穩的,直到說道剛才那句話時,竟然帶著一種難以表述的威信在裡面,身旁的小護士自覺的低了頭,而我也不好說其他,便老老實實的等著了。

  小護士和王俊熙身後的助理都出了病房,房間裡只剩下了我和王俊熙兩人,他沒有說話,坐在病床旁,小心翼翼的削蘋果。

  王俊熙身上穿著一件商務修身的黑色襯衫,襯得他五官看上去有些嚴肅,光潔白皙的臉龐,透著棱角分明的冷俊,濃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揚起,長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顯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英挺的鼻樑,薄薄的嘴唇,他立體的五官像刀刻般俊美,無時無刻的,散發出一股王者氣勢。

  這麼近距離看去,王俊熙的長相,多少讓我有些驚歎。

  忽然之間,他抬起眼皮,疑惑的看著我。

  我急忙看向別處,雙頰卻燒得滾燙。

  “請問……許總走了嗎?”我結結巴巴的冒出一句話,終於將徘徊在心口的疑問說了出來。

  “還沒,檔的事情你別擔心,遲一點遞過去也沒關係。”王俊熙將削好的蘋果遞給了我,說:“你的上司要知道你工作這麼賣命,回去還不多發兩個月的獎金?”

  獎金?我奇怪的看向王俊熙,從他臉上的笑容上,才知道他是在調侃我。不會游泳又不是我的錯。

  “吃完水果小幅度的稍微運動下?”

  “恩?”

  “20秒的時間,你的血液就已經在體內迴圈了一圈,”王俊熙站起來,說:“生命在於運動。”

  我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

  王俊熙出門之後,我慌忙去找手機,掃了一遍室內,並沒有發現身上攜帶的包包,我估摸著,是掉到泳池內了。

  沒有任何聯繫方式,我獨自一人躺在病床上,卸下防備,忽然察覺,生活少了點什麼。

  從昨晚到現在,一直用工作支撐著自己。一旦安靜下來,就越發清晰的聽到腦海裡的那個身影。

  韓子陽。

  當池水在肺部內蔓延,當自己已經無法呼吸,我的腦子裡,都在閃爍著這個名字。

  想到昨天在樓梯口發生的那一幕,體會最深的,還是疼。

  為誰疼?為他疼。

  可是我也明白,我和韓子陽,是不可能的。

  我能夠那麼坦然的對待範思賢,是因為失落大於疼痛,可是面對韓子陽,是疼痛,更是失落。他是屬於王夢露的男人,就我這種級別的,根本配不上他。

  說著不聯繫,可是我也能理解,他說的不聯繫,又是帶著怎樣的情緒。

  這段時間我總是站在捨得與不捨得之間,其實,對

三個人而言,只會加深那份傷害。喜歡一個人,就去傷害另外一個人,這何嘗,不是一種自私呢?

  我的理智控制著我不去傷害王夢露,可是越靠近韓子陽,我就越是害怕。

  男人每日說話最多4000個字,女人每天說話最多8000個字,可是說了這麼多的字,唯獨沒有將最想說出的幾個字,說出口。

  我想,不聯繫,總歸是好的。

  護士的敲門聲打斷了我的思緒,她從門外走來,手裡拿著我的包包等物品,還拎著一個紙盒,笑著說:“林小姐,真是羡慕你啊,王先生連衣服都給你準備好了,換上就可以出院了。”

  我看著桌子上的那個紙盒,輕輕地笑了笑。

  再次見到許總的時候,我的心情是忐忑不安的,忽然想到了在泳池的那一幕,一種思緒浮上了心頭——許總明明能接到檔,為什麼會刻意的鬆開手,將文件落在泳池中?

  我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人家一個大老闆,怎麼可能跟我這種小員工計較,可是——效果圖上的字體,顏色等要求都是按照許總的吩咐記錄下來的,可是到了總監那裡,為什麼又變得不一樣了呢?

  故意為之,不太成立。

  我輕輕地拍了拍腦袋,將新列印出來的文案遞了上去,就被許總的秘書下了逐客令。

  到了電梯口,我的腦海裡還是一遍又一遍的閃過在泳池旁的場景,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傳到了我的耳中,轉過臉,就看到了和王俊熙站在一起的許總。

  他們是在告別。

  王俊熙,認識許總?

  正當我為這個問題感到疑惑時,下一刻,王俊熙的眼神忽然看向了我,跟許總打了招呼,便朝我走來。

  王俊熙救了我,我至少應該請他吃飯,但是公司那邊我還要回去覆命,便和他匆匆告別。

  從公司出來時已經華燈初上,一天的忙碌也終於恢復了平靜,對我而言,這種平靜,是一種折磨。

  拿出手機,除了電信發來的幾條垃圾資訊之外,沒有任何人聯繫。

  站在天橋上,我靜默的看著整座城市。燈火霓虹,甚是繁華。可是,夜景的絢爛,終究,還是會在黎明前,悄然離去。

  仿佛心口那不為人知的心動,在現實面前,終究要隱藏,終究會消散。

  這個城市每天都有上千萬的來往人群,不去聯繫,或許,真的就會忘記吧。

  可是我竟然不知道,命運的脈搏,在我每一個不經意的時候,正不動聲色的,跳動著。

  ------------

  ps:

  這是一個過渡段。實際上,在前文中,已經埋下了將近四個伏筆,故事依然在慢慢展開。

  寫這個故事的時候,我時常會想,林思媛,喜歡為什麼不去爭取,為什麼會這麼懦弱?昨天,我忽然想明白了這件事,所以在文中,也寫到了這一點。我瞭解她的脆弱,理解她的堅強,更明白一顆孤勇之心的感覺。

  感情裡,容不得第三者,受過傷害的她,在韓子陽和王夢露面前,理智的選擇了回避,是自我保護力卻帶著掙扎,韓子陽將範思賢的背叛生生的撕扯在林思媛的面前,是因為在乎,卻不能理解林思媛真正的想法。很多人看到這個時候的韓子陽在默默的付出,卻不知,敢愛,和想愛不能愛,實際上,後者更為痛苦。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