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該死的溫柔

喜歡是放肆,愛是克制(王俊熙&夏天) 01.大叔(免費)

書名:該死的溫柔 作者:愛吃土豆絲 本章字數:272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9日 12:01


  2009年的夏天,我大一。像往常一樣,放學的鈴聲剛剛響起,我便飛一般跑出了教室。學校門口一號線,上車,趕往維多利亞。

  五點下課,五點半到酒吧,堵車的時候會稍微遲一點,然後換上衣服,開始工作。

  白天,我是穿著連衣裙在學校裡奔走的學生,晚上,我是維多利亞裡的一個侍者。

  這裡消費水準很高,一個星期,足以賺的我一個月的生活費。

  我是夏天,夏天的夏,天空的天。

  很常見的一個名字,但是這個名字下,卻有著不同的命運。

  我的生活,和大多數女孩子都是不同的。我想,這也許是命運的安排。

  坐在靠窗的位置,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繁華盛景,我知道,熱鬧並不屬於我。

  手機忽然響了兩聲,低下頭看去,便看到了室友發來的資訊:最近宿舍點名很頻繁,不要太晚回來。

  我迅速的按下了一個字,剛準備按發送,又停了下來。

  一條短信一毛錢,算了。

  室友知道我的習慣,不回也罷。

  下了公車,過一條斑馬線,對面就是這座城市有名的銷金窟。在這裡,一杯白水的價格,足夠我在學校外面的小吃店裡,吃上幾個月。

  霓虹閃爍,紅色的光暈透露著萎靡的味道,印在我的身上,染紅了我的白襯衫。

  我愣了幾秒,想到下午班委說的游泳課,心裡一陣煩躁。

  抬起腳,朝後門走去。

  取出工作證,便匆匆忙忙的去了換衣間,33號,我的工作服,就在裡面。

  33,在國外,這是一個多麼不幸的數字,一如我一般。

  制服有點短,裙子只到腿邊,我跟紅姐提到這個問題時,紅姐罵我死保守,卻細心的給我挑了大一號,將長髮盤在腦後,戴上帽子,右眼皮突突突的跳個不停,我毫不客氣的甩了一巴掌,端起果盤,我便去了前廳。

  這裡的侍者也是分三六九等的,樓層越高,服務越要周全,而我,則是在一樓。

  我負責給大廳的客人端茶倒水,紅姐告訴我,這裡的大部分客人都算規矩,讓我放心。

  一樓的環境還是很不錯的,除了裝修特別俗氣之外,設備還是齊全的。音樂也不刺耳,工作環境還行。

  十一點四十。我便可以提前二十分鐘下班,乘坐最後一般公車回校。這是我給紅姐買了一瓶巴寶莉香水的結果。

  我瞥了一眼牆上的時間,還有二十分鐘。

  “美女,這裡!”一個聲音打斷了我的思緒,我急忙朝角落裡走去,禮貌的詢問。

  對方是幾個年紀輕輕的小夥兒,一看就知道是第一次過來。不過那眼神,可毫不客氣。我假裝不在意,聽著對方說話。

  忽然間,我的腿上忽然爬上來一隻手,噁心的撫摸著。

  我驚慌的後退一步,可是那只手,動作還在繼續。

  我又急又惱,急忙打哈哈,說:“請問,還需要其他的嗎?”

  “需要啊!當然需要了!”其中一人立即開口,其他幾人跟著浪笑。

  我知道那些笑聲裡,到底包含著什麼。

  瞪了幾人一眼,回了一句,便要離開。

  可是對方哪裡理我,我還沒轉身,就被扯到了沙發上。

  我驚慌的的掙扎,從未想過,會遇到這種情況,本能的抬起手,抓住了客人的右臂,一招擒拿手,制的客人哇哇直叫。

  其他幾人見我如此潑辣,不但沒生氣,反而來的興趣,幾雙手一起伸過來

,我便被按在了沙發上。

  我知道,今晚我遇見無賴了。

  “喲,性子倒是挺火辣的啊!”對方色眯眯的看著我,一隻手撫摸著我的側臉。

  我慌張的閉上眼,下一刻,又聽到了“哎呦”一聲。

  手腕被用力的扯了過去,睜開眼,還沒來得及看清對方是誰,就被他擋在了身後。

  然後,就是幾聲哀嚎。

  事情解決之後已經過了一小時,幾個男人被他制的服服帖帖,還賠了一個杯子的錢。他是誰,他是我們班的輔導員。

  王俊熙。

  從他出現到現在,我一句話都沒敢說。身上的衣服都沒換,就被他領出了維多利亞。他走在前面,我跟在後面,除了那個挺拔的身材之外,我看不到他臉上的情緒。

  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如果今天他不來,我可能就慘了。

  他的身上有酒精味,貌似也喝了酒。

  出現的那麼及時,想必早就在裡面了。

  我緊張的皺著眉,試圖找個理由搪塞。假如學校知道了這事兒,恐怕,不大好辦。

  “輔導員……”我吞了吞口水,朝前方喊了一句。

  王俊熙立即轉過臉來,出乎意料的,他的臉上,居然是平靜的。

  他那麼平靜,我竟然不知道說啥好了。

  “那個……剛才,謝謝你。”

  王俊熙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說:“我送你回去。”

  彼時已經是午夜時分,我小心翼翼的跟在王俊熙身後。再走幾步,就看到了停在路邊的那輛卡宴。不知道為什麼,我竟然不敢向前。

  他轉過臉來看著我,說:“上車。”

  老實說,在這之前,我沒有上過任何一個男人的車。因為我爸的緣故,我不相信男人。可是此時此刻,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我居然打開了車門。

  在車上,我偷偷地看了一眼手機,室友發來資訊,告訴我一切ok,也就是說,今晚的寢室查勤,我順利蒙混過關。

  可是抬起頭,便看到了駕駛位上的男人。

  我想,這才是最難解決的。他會告訴學校嗎?我會不會被記處分?這都是我擔心的。

  可是看著那張冷冰冰的臉,我卻一個字都不敢開口。

  關於這個輔導員,在學校裡,我聽過很多關於他的傳言,傳的最火的,就是他結婚前,被搶走了新娘。

  我對他的認知是,一個有情殤的男人。

  車子一路行駛,很快便停了下來,等我看向車窗外時,我便愣住了。

  因為,這裡不是學校,而是一個陌生的地方。

  我天生對陌生的東西感到恐懼。

  “學校已經關門了。不想受懲罰,就在這裡休息吧。”他冷漠的看了我一眼,抬腳便朝房門前走去。

  我急忙打開車門,跟了上去。

  “輔……輔導員,你的意思是,不會告訴系裡?”

  他冷冷的回頭,說:“不然呢?”

  他說話的時候特冷,可是說出的內容,卻讓我很溫暖。抬起頭,迎上他的目光,這一秒,這個人,就印在了我的眸子裡。

  堅硬的面頰,幹練清爽的髮型,深邃的雙眸,緊抿的雙唇,以及寬闊的雙肩。

  比我大8歲的年紀,到底是什麼經歷,才會讓他拒人於千里之外?

  很多年後,我依然會想到這個場景,我在想,如果我這輩子沒有遇到他,未來是不是就毀了?

  當然,那個時候我並不知道,我長得,像一個林思媛的女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