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該死的溫柔

喜歡是放肆,愛是克制(王俊熙&夏天) 09.男人和女人

書名:該死的溫柔 作者:愛吃土豆絲 本章字數:213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22日 12:07


  我夏天一夜未歸,回校時還乘坐王俊熙的車子,這事兒在誰看來,都是有問題的。林浩露出這樣一副表情,想必怕我誤入歧途。

  林浩的表情告訴我,我夜不歸宿的事情,在他眼裡,很嚴重。

  於是我撒了謊,說我昨天晚上住在老房子,早上回來時,才遇到王俊熙。

  林浩對我的話沒有表現絲毫的懷疑,但是聽我這麼一解釋,似乎釋懷了很多。他接過我手裡的書,一本正經的說:“夏天,你這樣下去不是事兒,要不這樣,下次你出去時,把我也帶上唄,兩個人一起,總是安全些!”

  我當然明白林浩的良苦用心,但是我這個人不愛欠人情,便婉言拒絕了。

  林浩送我到寢室門口,他忽然叫住了我,問了一個我覺得特奇怪的問題:“夏天,系裡的女孩子都說你們輔導員長得帥,你覺得呢?”

  輔導員?長得帥?我的眼前忽然出現了一張冰冷的臉,搖了搖頭,說:“那也叫帥?頂多是能看過去吧。”

  林浩似乎對我的回答十分滿意,蹦蹦跳跳的離開了。等我抬腳朝樓梯上走時,恰巧看到迎面走來的班長。

  她下巴抬的很高,居高臨下的看著我,說:“夏天,昨天晚上,你沒回來的吧?”

  我知道她又要挑刺,便沒有說話。

  “算命的說了嗎?你除了忌水,是不是,還忌酒啊?”班長的手指敲打在右側的扶手上,笑著說:“這麼巧,昨天晚上,我一個朋友,也在維多利亞。”

  我心底猛地一驚,這麼看來,昨天晚上的事兒,班長也是知情者了?

  “我就說嘛,游泳課沒上也沒關係,點名不在也沒事兒,原來,你是早有了打算。”班長慢悠悠的開口,特意將“打算”兩個字,加重了語氣。

  我深呼一口氣,從班長的身側若無其事的走過,走了兩步,又覺得心口堵得慌,轉過臉,看著班長那化著裸妝的精緻面孔,說:“我夏天從來靠實力,年級第一名,也是一樣。不信,走著瞧。”

  我向來擅長反擊。可是想著班長的那張臉,身上的雞皮疙瘩就掉了一地。我之所以不害怕任何人,是因為我是一個人。死了活著,都是我一個人的事兒。可是昨天晚上,陪在我身邊的,還有另外一個人。

  或許是昨晚的那個摟著我的手臂過於溫暖,以至於,我害怕自己的生與死,跟他扯上關係。

  看樣子,我有必要跟王俊熙保持安全距離。

  跟高妍妍交代之後,我像昨天一樣又出了校門。臨走前特意朝學校的停車場瞅了兩眼,那輛卡宴,安安靜靜的躺在那裡。

  我安心的出了校門,乘公交,去維多利亞。

  讓我意外的是,當我換上工作服從裡面走出來時,居然看到了坐在吧台的王俊熙。他表情淡漠

的搖晃著酒杯,也沒跟我打招呼。

  當然,我也沒有跟他打招呼。

  可不得不說,看到他坐在那裡,我那顆七上八下的心,忽然間變得十分平靜。

  一連幾天,都是如此。每當我乘坐公車之後,在車內,就能看到那輛卡宴絕塵而去,我們之間沒有對話,甚至連一個眼神都沒有。

  從我們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到現在見面保持沉默,我總覺得,王俊熙的行為,有些刻意。

  我是個急性子,當然無法忍受一個男人接二連三的出現在我的眼前,卻一句話都不說。在我看來,無論王俊熙是用哪個身份出現,都該說的一清二楚。

  輔導員也好,心儀物件也罷,總之,今晚我一定要問個明白。

  下定決心之後,我看了時間,特意推遲五分鐘,才從維多利亞裡走出。

  從這兩天的觀察來看,王俊熙的出現不早不晚,我推遲時間,想必他會著急。

  帶著這種心思,我慢悠悠的走出室內,才走兩步,就察覺到了異常。

  抬起頭,便看到了那輛熟悉的卡宴,而王俊熙,則站在車窗前,緩緩地,吐著煙圈。

  見我望過去,他自覺地將煙頭扔掉,雙手抱在胸前,平靜的看著我。

  我明知道他在等我,可是又覺得,他不是在等我。

  這種心思看似矛盾,卻非常真實。

  因為每一次,王俊熙看我的時候,都好像在看另外一個人。

  當然,這也是我一個人的遐想。畢竟,我們並沒有交流此事。

  九月底,這座城市的燥熱還沒有退去。我像往常一樣走過他面前的那條石子路,剛走一步,就聽到了他喊我的名字。

  “夏天!”

  我們較量了整整一周,最後,王俊熙開了口。

  我克制著內心的激動,轉過臉,假裝無事的問:“輔導員,你怎麼在這兒?”

  王俊熙驚訝的看了我兩秒,“撲哧”一聲,頓時笑了起來。

  好吧,我承認,他已經站在這裡整整一周了。這個對話,是我第一次見到他站在這裡,就想問出的話。

  現在看來,這句話已經不合時宜。

  不過,王俊熙居然笑了。這倒是最大新聞。

  我看著他的那張臉,看著他口中露出的雪白牙齒,尷尬的扯出了一個微笑。

  理所當然的,我上了王俊熙的車。

  車內打著空調,可是的是手心腳心,卻緊張的,滲出了一層細細密密的汗。

  身旁的男人倒依然是十分平靜,他淡定開口,說:“夏天,你想吃什麼?”

  我驚詫的轉過臉,一瞬間,思緒有些呆滯。

  我說過,我和王俊熙之間,早已經不在是學生和老師的關係。

  而是,男人,和女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