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該死的溫柔

喜歡是放肆,愛是克制(王俊熙&夏天) 13.昨天那一腳太狠了,醫藥費呢?

書名:該死的溫柔 作者:愛吃土豆絲 本章字數:184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9日 12:01


  高妍妍跟我說過,我們聚餐的會所,是輔導員妹妹管理的。也就是,我面前的這位美女。

  此時此刻,他正小心翼翼幫王俊熙擦拭著面上的污漬,而醉酒後的輔導員,似乎已經進入了睡眠狀態。

  我想著剛才那一招無影腳,估摸著,應該被王夢露看的一清二楚。

  我倒不是害怕,只是覺得,有點尷尬。

  進入睡眠狀態的王俊熙的口中時不時的會冒出一個名字,似乎是什麼媛,我聽的不清楚,可是看他那眼神,估計,十有八九是個仇人。

  王夢露將毛巾放入盆中,轉過臉來看著我,笑著說:“方便的話,我們去外面談一談?”

  她太禮貌了,我都有些不好意思,只好點了點頭,走到了外間。

  這裡的服務員給我們端來了飲料,我和王夢露面對面的坐著,她一臉淡定,露出一個微笑,說:“夏天,你一定很奇怪,我為什麼會知道你吧?”

  這正是我疑惑的。於是,我點了點頭。

  “剛才我哥有些失控,你不要介意才好。”王夢露看著我,表情誠懇。

  我搖了搖頭,說:“你太客氣了,我只是輔導員的學生而已,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哪裡會介意。”

  王夢露忽然“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說:“別呀,這個可使不得。”

  我疑惑的看著王夢露,並不知道她在笑什麼。

  王夢露收住笑容,說:“夏天,我今天冒昧的找你,其實,是有個不情之請,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幫我。”

  第一次見面就有個不情之請,富人家的子女都是這麼客道的嗎?

  “你請說。”我點了點頭,說:“只是我一個學生……”

  王夢露聽我的話,立即會意,說:“夏天,我哥他,得了一種病。這種病,表面上是看不出來的,可是,每到夜裡,就會發作,發作的時候,他時常不能自控,還會傷害自己。他的病,讓他對很多事情都沒興趣,已經持續整整一年了。”

  有病?這個消息讓我萬分驚訝,難怪,難怪會一天到晚板著個臉。

  “上次我們一起去加利福尼亞看了心理醫生,醫生說,我哥這個病,如果一直持續下去,很可能……”王夢露說著話,頓時面色沉重。

  我知道這件事情比我想像中的要嚴重,便開口問到:“可是,和我有什麼關係?”

  王夢露雙眼一抬,笑著

說:“夏天,我哥他,很在意你。”

  在意?這個詞倒是令我意外。

  “所以,你一定要幫我這個忙。”

  再次回到包廂時,我整個腦子都是亂哄哄的。王夢露告訴我,輔導員現在的這種偏抑鬱的症狀,的確和那個落跑新娘有關。簡單的說,就是情殤。

  只是說道王俊熙在意我這件事時,倒是令我意外的。可是,當我看到王俊熙的手機屏保上放著我的檔案上那張照片時,我便信了。

  這種相信,和之前的某種感覺夾雜在一起,沒有變的簡單,反而變的複雜。

  自然而然的,讓我聯想到了“喜歡”這個詞眼。

  王夢露希望我能夠關心王俊熙,他還說到了夏正海的事情,她說可以幫我找到他,給他一份工作,讓他不必在過辛苦的生活。

  這個條件,無疑是誘惑的。

  長這麼大,我很少接受其他人的幫助,可是王夢露的條件,卻讓我心動。

  一舉兩得,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最重要的是,我找到了一個,光明正大靠近的理由。

  雖然這個理由,只有我和王夢露知道。

  夏天,按照自己的心走吧。

  回去的路上,我將那張偷拍的照片存儲在電話薄上,順便輸入了名字——大叔。

  原本想要發去一條資訊,可是想到他醉醺醺的摸樣,還是打消了這個年頭。

  這一夜,我伴著這張照片,安靜的入了眠。

  第二天是被高妍妍的叫聲吵醒的,她手裡舉著一張海報,模樣無比興奮。

  我掃了一眼,這才知道,是院裡舉行了英語朗誦大賽,一等獎,五千元獎金。

  高妍妍說:“夏天,你的口語那麼標準,五千元,收著唄!”

  “你當英語系的都是吃乾飯的啊?”我白了高妍妍一眼,說:“不過,這個,我要參加!”

  既然下決定去做,便準備開始了。一整天都在忙著報名和找資料的事兒,直到晚上七點回寢室,才稍有歇息。

  室友告訴我,我的手機響了兩次,有未接電話。

  我的手機上連絡人寥寥可數,不用猜,我也能猜到是誰打來的。

  不過,當我看到螢幕上顯示的名字時,還是愣住了。

  兩個未接電話,一條資訊。

  打來資訊,上面寫著:夏天,昨天你那一腳太狠了,醫藥費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