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該死的溫柔

喜歡是放肆,愛是克制(王俊熙&夏天) 15.特別的存在

書名:該死的溫柔 作者:愛吃土豆絲 本章字數:1901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9日 12:01


  跟王俊熙告別已經是晚上十點半了,我們兩人以情人湖為中心,我回寢室,他去校外,完全相反的方向。走了幾步之後,我又轉過身,借著昏暗的路燈,我目不轉睛的看著那個高大背影,忽然一股悲涼席捲全身,失落從心口,慢慢的溢開。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很理智很務實的人。這一刻的理智告訴我,我和王俊熙,就是兩個擁有不同端點的射線,最後,只會相悖而行。

  我從未強求過任何東西,只因為我知道,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再如何強求,也強求不了。因為我明白,我一旦極端,就會走火入魔。

  王俊熙要幫我應付英語朗誦大賽的事,可是他不知道,我不需要。

  他不知道,我的媽媽曾經是一位英語老師,我六歲時,已經能把中英文混合講出。上次回老房子,我就將她的老磁帶,全部都帶了出來。

  可是我沒說,至於什麼理由,我也不清楚。

  到了寢室門口,忽然被一個聲音叫住。轉過臉,才看到林浩站在那裡。

  九月末,站在夏季的尾巴上,林浩穿著一件白色的T恤,配上一條七分褲,休閒又時尚,面色上帶著責怪,雙眼緊緊的瞪著我。

  我這才響起,跟王俊熙對視時,那個電話,是林浩打來的。

  “這麼晚了?你怎麼在這兒?”我幾步走下樓梯,走到了林浩的面前。

  “你還好意思說啊,打電話給你沒看到嗎?”林浩習慣性的伸出手,在我的腦門上輕輕一按。

  我有錯在先,便沒做辯解。

  “行了行了,”林浩無奈的擺了擺手,說:“今天聽路欣然說你參加英語朗誦大賽的事兒,確定了嗎?”

  路欣然?最近在林浩的口中經常聽到這個名字。

  “是啊,已經交了報名表了。”我點頭答應。

  “這麼重要的事情你怎麼沒跟我說一聲啊?”林浩抱怨的揮了揮拳頭,見身後有兩個女生跟他打招呼,又將拳頭改成了打招呼的手勢,等到兩個女生走開之後,他匆忙拉著我的手,朝寢室樓右側走去。

  “喂,到底什麼事兒?寢室快關門了!”我甩開林浩的手,好奇的問。

  “喏,給你……”林浩的右手從後背後處伸到我面前,說:“下午逛書店時看到的,不知道對你有沒有用。”

  我低頭一看,是英語朗誦相關的輔助資料。

  一股暖流劃過心臟,我抬起眼,便看到了林浩羞澀的別過臉去。

  

“別跟我客氣啊,我最受不了你那套了……”沒等我開口,林浩已經擺了擺手,示意我不許說多餘的話。

  我將資料接了過來,看了一眼背面的價格,說:“誰要跟你客氣了,我才不會呢!”

  林浩這才轉過臉來,一隻手忽然伸到了我的臉上,捏了我的面頰,說:“夏天,你得記住了,以後有什麼事兒,都得跟我知會一聲,記住了?”

  我白了他一眼,後退了一步,說:“說話歸說話,不允許動手!”

  林浩忽然收斂笑容,鎮定的看著我,開口道:“夏天,你笑起來真好看!”

  “耍嘴皮!”我瞪了林浩一眼,說。

  “夏天,記住我說的話了嗎?”林浩又開口,說:“遇到大事小事,都得跟我說,好不好?”

  我被林浩的表情弄得一愣,點了點頭,說:“我能有什麼事兒?瞧你!”

  “夏天,我都知道了……”林浩忽然開口,說:“你要是不舒服,記得告訴我。”

  知道了?知道什麼?難道班長在林浩面前亂說什麼了?

  “你……”

  “老房子沒了就沒了,以後,我會努力賺錢,買一所大房子。”

  原來,是房子的事兒。

  我輕輕地籲了一口氣,抬眼看著林浩,總覺得他和以前不同了。上初中那會,有男生在他的桌洞裡放了一條毛毛蟲,他嚇得哭著來找我;上高中那會,有女生給他寫情書,他緊張的過來找我。

  在我眼中,林浩是家中的小皇帝,雖然比我大一歲,卻像個小弟弟。

  現在我們上大學了,可是他,好像變了。

  變成了,男子漢。

  或許他想保護我,可是我卻明白,人生漫長,只有自己強大,才最為關鍵。

  “瞧你,不用這副表情行嗎?房子的事情已經解決了,我現在也好好地,”我朝林浩身前拍了拍,手才剛下去,又收了回來。

  不知道何時,林浩已經練就了肌肉。

  “明天有空嗎?”

  “恩?”林浩疑惑的看著我,不明白我的意思。

  “我發工資了,請你吃飯。”

  “真的!”林浩驚喜的看著我,說:“有空啊,真的有空!”

  我時常會回應大學裡的那段時間,不僅僅因為在那裡,我遇見了那個讓我念念不忘的人,而是因為,在那個年齡,我們每個人都懷揣著不同的心思,而林浩對我,卻一如最初。

  特別的,珍貴的,存在。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