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有毒的白月光

正文 第一章 死亡

書名:有毒的白月光 作者:蘇錦畫 本章字數:273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14:23


  胃裡一陣難受,已經沒辦法再維持一貫的堅強和冷靜。

  

  顧涵清慌亂的摸到床頭櫃上的手機,撥通了熟記於心的號碼。

  

  “嘟嘟——”

  

  沒人接電話,顧涵清不死心的一遍一遍打過去。

  

  隨著響聲的延長,顧涵清心裡越來越焦慮,於弋,快接電話啊!

  

  鍥而不捨的撥打之後,那頭終於無法忍耐,接通了電話,大概是自己打擾了他的好事,於弋語氣有些沖,顧涵清卻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顧涵清,以後別再打電話給我了,我們之間已經錢貨兩訖了。”電話那頭冷冷的說道。

  

  “於弋,我……”聽著對方冷冰冰的話語,顧涵清心裡難受,卻還是開口懇求他。

  

  “你來看看我好不好,就今天!”顧涵清低三下四的懇求道。

  

  “到底有什麼事?”聽得出來,對方很不耐煩,顧涵清知道自己不該這麼卑微的祈求,這樣只會讓於弋更加討厭他,可是,他真的很想,再見見他……

  

  “我,我身體有點不舒服,你能來看看我嗎?”胃部再次傳來一陣刺痛,顧涵清再次懇求道。

  

  心裡隱隱有著不安,他的病最近頻繁發作得厲害,怕是撐不了幾天了,人在面對死亡時,都會有一種很神奇的預知能力,他能感覺得到,他自己生命的盡頭,可能快要到了。

  

  “有病就去醫院,我又不是醫生,去看你有什麼用?”於弋依舊沒有鬆口,他以為顧涵清說的身體有點不舒服真的只是有點而已,也就沒放在心上,隨即掛斷了電話。

  

  心裡莫名有點悶悶的,顧涵清突然打電話給他,他很驚訝,不過也只是片刻,既然當初自己說分手的時候他能毫不挽留的離開,自己也沒必要再理會他。

  

  對於顧涵清這個跟他在一起八年的情人,他心裡不是沒有感情,可是這遠遠比不上他對陸鈺的情意。

  

  陸鈺,可是他的初戀啊,是他放在心尖尖上的白月光,是他心裡的朱砂痣,如今得償所願,他終於回到了自己身邊,而且今天是他的生日,自己怎麼能中途離開呢?

  

  “怎麼了?誰生病了?”帶著生日皇冠的陸鈺好奇的問道。

  

  “顧涵清,他說生病了,讓我過去看看,我又不是醫生,去了有什麼用?”於弋沒有瞞著他,自己跟顧涵清曾經在一起過的事情,並沒有刻意瞞著陸鈺,而且他很清楚,自己已經跟顧涵清分手了,於弋也不怕他誤會。

  

  “于哥,要不然你還是回去看看吧,萬一涵清真的生病了,身邊每個人照顧不太好……”陸鈺心口不一的勸道。

  

  “今天是你生日,我怎麼能走呢!”於弋伸手摟住他,“我們好不容易才守得雲開見月明,你就捨得趕我走?”

  

  “當然捨不得……”陸鈺窩在他胸口處,羞澀的小聲開口道。

  

  “那不就結了,我們好好過生日,不相干的人和事就不要在意了。”于弋邊說邊拿著火機點燃蠟燭,明滅的燭火中,陸鈺得意的笑了,只是於弋沒有注意到,一旁的顧涵清卻是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看來於弋愛了這麼多年的白月光朱砂痣,也不是表面看到的那般單純善良。

  

  此時的顧涵清只是一個魂體,在跟於弋打完那通電話之後,他的胃癌發作,死在了自己那個小公寓的洗漱間裡,然後,他就來到了這裡。

  

  胃裡的絞痛感似乎還在,溫熱的血液從喉嚨裡不斷湧上來的感覺也還在,然後他就死了,魂魄

來到這裡,看著自己怎麼求也求不來一面的愛人跟他的白月光一起恩愛的過生日。

  

  不相干的人和事————

  

  在一起八年,他以為,就算沒有深情厚誼,至少於弋心裡還是有他一星半點的好,沒想到,就只換來這麼一句話。

  

  “小鈺,你許了什麼心願?”吹滅蠟燭,於弋連忙追問道。

  

  “說出來就不靈了,就不告訴你!”陸鈺臉上洋溢著幸福又嬌羞的笑容,讓于弋簡直愛不釋手,他湊上去,吻住了陸鈺。

  

  兩人在他面前吻得難捨難分,顧涵清心裡卻不再痛苦難受,在他臨終之際苦苦哀求於弋卻只換來冰冷不耐的推脫之時,他的心就已經死了。

  

  或許從一開始,就不該愛上這個沒心沒肺的渣男,八年相濡以沫,居然比不上白月光一個笑容,自己還真是可悲。

  

  當初那個不諳世事的自己,實在是太蠢了,擋不住於弋如火般熱情追求,一下子就陷了進去,然後當了八年的傻子。

  

  陸鈺一回來,於弋就忙不迭的跟自己分手了,或許,從來就沒愛過吧,只是自己蠢,才被他耍得團團轉。

  

  顧涵清心裡空空的,沒有愛,沒有恨,沒有不甘心,只是覺得不值得。

  

  為了於弋,他不顧一切的去愛,去幫助他,原本自己不會這般短命,可就是為了替他應酬,他常常喝酒喝到胃出血,又經常加班不按時吃飯,才會年紀輕輕就得了胃癌,最後讓八年變成了短暫的一輩子。

  

  自己這短暫的一輩子真是活得憋屈,又傻又憋屈,真的是蠢到家了!

  

  顧涵清想到了很多,抱在一起親吻的兩人這時才氣喘吁吁地分開,嘴角還帶著水光,於弋目光灼灼的看著陸鈺,微笑著從兜裡掏出一個小盒子。

  

  裡面是一個精緻的男戒,他單膝跪地,虔誠的將戒指捧到陸鈺面前,深情的道,“小鈺,嫁給我好嗎?咱們已經錯過了太久,這一次,我想緊緊的套牢你!”

  

  陸鈺面帶笑容,取下了那枚戒指,戒指在燈光下閃著耀眼的光澤,陸鈺將它戴在了自己的無名指上,“傻瓜,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

  

  于弋欣喜若狂的將陸鈺撲倒在沙發上,顧涵清不再理會這兩人,慢慢的走了出去,深愛的兩個人得償所願,他這個不相干的人還留在這裡做什麼?

  

  突然覺得自己很可笑,於弋跟自己在一起八年,他從未想過要給自己買一個戒指,更別說是求婚了,陸鈺不過才回來幾個月,于弋就許了他一生一世,一個是可有可無的情人,一個是愛了多年的白月光,當然不一樣,好像自己這一輩子,都挺可笑的。

  

  顧涵清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直到天邊出現魚肚白,他才發現,自己不知不覺回到了曾經就讀過的大學裡。

  

  好像,一切,就是從這裡開始的,他在這裡遇見了於弋,然後傻傻的跟了他八年,直到孤零零的一個人死去。

  

  自己這算是有始有終了嗎?顧涵清苦笑。

  

  如果沒有遇見於弋,或者,沒有跟他在一起,是不是,一切,就會不一樣?他很想再好好看看自己的學校,可是卻發現自己動不了了,太陽越升越高,身上一陣一陣的痛,像是要把他燒死一般。

  

  是了,鬼魂是怕陽光的,自己怎麼就忘了呢?不過自己這是第一次當鬼呢,忘了也正常。

  

  就這樣離開吧,魂飛魄散,結束自己可笑的一生,顧涵清閉上眼睛,迎著陽光,張開了雙臂,化作點點碎片消散在陽光之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