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然天成,竹馬總裁別囂張

正文 第一章 楔子

書名:婚然天成,竹馬總裁別囂張 作者:凡塵風起 本章字數:3082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7:29


夏微默無論如何都想不到,她研究生報導的那天,居然是溫逸塵大喜的日子,只是,不同的是,他們一個遠赴巴黎,一個有情人終生眷屬。

她愛了十年的人,居然喜歡自己的閨蜜,最終兩人走進婚姻的殿堂,這世間還有比這更諷刺,更殘忍的事嗎?

婚禮前一天兩人在陽臺上憑欄而立,聊天到半夜。

“明天,可以不走嗎?”溫逸塵注視著她,開口詢問,聲音中有幾分不易察覺的卑微祈求。

月光灑在她的臉上,很白,但朦朧之中更多的是無法觸摸到的美好。

他不希望她去追求詩與遠方,他要的是,年年歲歲,她都陪在他身邊,日升月落,她想要的財富,名利,他都可以雙手奉上,只求她不離開。

不走?她心中一片苦澀,以何種身份留下?

她假裝輕鬆地笑笑,似開玩笑地說:“逸塵哥哥,讓我留下來也可以,明天不要和陌桑成婚,我就留下來。”

只要他說可以,那麼,此生,天涯海角,上泉碧落,她對他,不離不棄。

可惜……

“微默,別鬧,你永遠是我的妹妹。”她的玩笑話讓他一點兒也不好笑,他捧起她的臉,一臉認真地說道,“我此生都會護你周全。”

“呵呵,妹妹呀!”她沒有掙脫他的手,任由他捧著她的臉,滿臉愛憐,她嘲諷地笑了,“逸塵,我挺喜歡倉央嘉措的一句話。”

他永遠的妹妹,這話,對於一個深愛十年的人來說,多殘酷。

“什麼話?”他皺眉問,他一直都知道她愛詩文,卻不知道她喜歡的是哪種類型的詩文。

“沒什麼,逸塵,早點睡。”她沒有回答他的話,這次,她是真的掙脫了他的雙手,淡淡說了這句話後就走了。

獨留他一人在月色中,思索倉央嘉措到底說了哪句話,讓她如此癡醉。

第二天,溫逸塵起床時,夏默言已經走了,留給他的是床頭櫃上的一張字條和一本書。

書他沒來得及看,好看的手指捏著紙條,上面是她最寫得最好看的字跡,白紙黑字呈現在眼前。

“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

他盯著那短短的一句話,楞了好久,然後,才低低念著,“不負如來不負卿。”

她終於還是走了,沒有任何告別,沒有任何不舍。

婚禮如期舉行,《夢中的婚禮》單曲迴圈著。

新郎溫逸塵是全桐城酒店之王的天耀集團的總裁,新娘是桐城有名的房產大亨陌森的千金陌桑,兩人的結合,可謂是天造地設,珠聯璧合,郎才女貌,羨煞旁人。

來參加婚禮的有商業上的合作夥伴,有新娘的家人朋友,再有就是夏家一家人。

夏微默的弟弟夏黎陽是他的伴郎。

婚禮很浪漫,西式的婚禮美的不可方物,同樣美的不可方物的還有——他的新娘。

他的陌陌在她父親的陪同下,從紅地毯的一端,一步步,緩緩地向他走來。

他終於和他心愛的女孩兒結婚了,可是,為什麼他腦海裡出現的卻是今早夏微默一個人離開,獨自去飛機的悲涼場景。

離她飛機起飛,還有兩個小時,她會不會……沒走,留下來。

新娘已經緩緩走到他面前,可是,他仍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並沒有看到對面陌森眼中一閃而過的不滿。

“逸塵?”陌桑嬌羞地出言喚他,她以為,是她的美麗,讓他失神。

“陌陌。”他如夢驚醒,懊惱之色被他狠狠地藏匿在眼底,他心愛的人兒就在眼前,他還想其他的女人,他真該死。

“嗯嗯,逸塵,我們走吧!”她拉著他的手,莊重,嚴肅地來到牧師的面前。

她要他們在上帝面前,坦誠,忠誠地宣佈,他們正式結髮為夫妻,生死兩不疑,她等這天等的太久了。

婚禮的整個過程溫逸塵都不在狀態,神情恍惚,自然而然也沒有聽到牧師以神的名義宣讀的那些愛的誓詞。

“陌桑女士,你願意讓溫逸塵先生做你此生的丈夫,讓他保護你,愛護你嗎?”

“我願意。”陌桑嬌羞而又勇敢地大聲說著。

“溫逸塵先生,你願意讓陌桑女士成為你的妻子,一生對她不離不棄嗎?”牧師同樣認真,神聖地問溫逸塵。

“他不願意!”一道女聲,洪亮而堅定,穿越安靜,莊重的禮堂

,從禮堂門口傳來,打斷了新郎即將要出口的誓言。

溫逸塵聽到這道熟悉到骨子裡的聲音,轉過頭去看著朝他走來,一身白裙的女孩兒,眼裡頓時流光溢彩。

不錯,他不願意。

“陌桑,對……”

“逸塵,不要,不要。”陌桑傷心欲絕地看著他,朝他使勁地搖頭,希望他不要說出讓她絕望的話。

這一天,是她用命換來的,他不可以,不可以就這樣對她。

“陌陌,對不起。”夏微默走到她面前,深深鞠了個躬,真誠地道歉。

是她,背叛了她們之間的友誼,她不要溫逸塵和別的女人結婚,她愛他,整整十年,所以,今天,她要最後勇敢一次。

“啪。”清脆的掌聲響起,在安靜得連顆針掉在地上,都能發出響動的禮堂裡,異常的響亮,她眼裡迸出寒冷,“夏微默你為什麼要來?”

“陌陌,你幹什麼?”他厲聲問。

她一巴掌甩在夏微默的臉上,是溫逸塵沒有料到的,自然也就來不及阻止了,看著夏微默臉上的紅痕,他很心疼。

“沒事,這是我罪有應得。”是她對不住陌桑,這巴掌,算是償還她對她的歉意,她不再看她,只是抬頭認真問他,“不負如來不負卿,逸塵,告訴我,你的答案。”

“我,我……”

“呵呵,很好,夏微默,既然這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陌桑突然的狠話打斷了溫逸塵的話。

然後,她朝站在角落了,穿著工作服的男人使了個眼色。

“嗯……啊……”突然,禮堂裡的大螢幕上出現一具女人的身體,呻吟聲不斷。

大家的視線,注意力全部被那突然出現的視頻吸引過去,然後,禮堂裡是炸開鍋的喧鬧,混亂。

夏微默聽不到所有人的聲音了,她眼裡,耳朵裡,全都是那她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聲音。

她就是那個女主角。

螢幕她正在和別的男人上演一段讓人欲血沸騰的活春宮,她被人強了,而且還很享受。

而此時,伏在她身上的男人,不是別人,正是今天的新郎溫逸塵。

怎麼會這樣?她抬眼,絕望地望著他,悲慟欲絕,蒼涼地問他,“為什麼?”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愛了你整整十年。

“默默,我,我……”他想解釋,但不知從何說起。

因為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這個視頻,他們何時做過這些讓人不堪的事?她是他捧在手心裡的寶貝,他怎麼會忍心毀了她。

“因為你偷偷摸摸的愛讓他噁心,夏微默,你就是個下賤的女人。”報復的快感讓陌桑臉部表情都扭曲了,她妖嬈地攀在溫逸塵的胳膊,像一個驕傲的公主,在宣告著她的主權,溫逸塵是是屬於她的。

夏微默情緒很激動,溫逸塵知道此時不論說什麼,都會刺激到她,所以,他沒有甩開扯在衣服上的手,靜默不語。

他的不解釋,在夏微默看來,就是默認,她控住不住地狼狽後退。

“啊!”禮堂裡響起夏微默淒厲的叫聲,她雙眼流出血淚,身子如寒風中的落葉,瑟瑟發抖,她盯著他,一字一頓,像一把把鋼刀,插入他的心臟,“溫逸塵,我恨你,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你。”

說完後,她拖著破敗的身體,朝禮堂門口走去,一步一步,猶如走向地獄的少女,渾身散發著冷冽,絕望。

“默默,……”驚覺她的舉動,他欲追出去,卻被陌桑拉住,他轉過頭,雙眼猩紅,冰冷的氣息猶如來自地獄的撒旦,毀天滅地,他朝陌桑冷冷開口,“滾開。”

“逸塵,我……啊……”陌桑再要說什麼,卻被溫逸塵狠狠地摔在地上,爬不起來了。

溫逸塵朝禮堂門口極速跑去,卻在門被夏黎陽攔住,他痛心,失望地看著溫逸塵,開口道,“溫逸塵,你太讓我失望了,此生,夏黎陽和你勢不兩立。”

他心愛,美好的姐姐被溫逸塵毀了,這輩子,完了。

被耽擱了時間,最終,等溫逸塵出來時,擁擠的人群再也尋不到他熟悉的身影,只剩下別人的冷漠與歡笑。

今天的一切,太突然,讓他措手不及;她的恨,是那麼決絕,讓他生無可戀。

神情恍惚見,他已經走到馬路中間。

“呲……”是車子在地上拖滑的聲音,然後,溫逸塵眼前一黑,陷入了黑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