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然天成,竹馬總裁別囂張

正文 第二章 前往巴黎

書名:婚然天成,竹馬總裁別囂張 作者:凡塵風起 本章字數:2151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7:29


三年後

“默默……默默……”溫逸塵看到夏微默了,她一身白色的水裙,是去巴黎上飛機的時候穿的那一身。

她朝他笑笑,一如既往的溫暖與明媚。

他的默默沒事,溫逸塵欣喜萬分,他朝她跑去,想要將她柔弱的身子擁入懷,確認她有沒有受傷。

可是,就當他要抱著她的時候,她突然從他的臂彎處消失,站在遠處看著他,還是輕輕地笑,卻不說話。

“默默……你沒事了,真好,真好。”他再次嘗試向她走去,可是,她明明在眼前離他不遠處,可無論他如何向她走去,無論他怎麼努力,就是無法近她分毫。

“默默……默默……”他不甘心,再一次向前,突然,場景不復之前,這一次,她不再朝他笑了,而是滿臉幽怨與蒼涼地看著他,好像責怪他那個時候沒留住她,責怪他算計她,讓她在所有人面前出醜,毀了她,責怪他和別的女人結婚了。

他害怕她對他的恨,急切解釋,“默默,對不起,我不知道那個視頻,還有我和她沒有結婚,沒有結婚,我愛的是你,一直都是你。”

對,經歷了三年,他終於肯承認,他愛夏微默,十年,並沒有比她對得他的愛少,一直以來是他自欺欺人罷了。

他愛她,只是,以前他怕她瞧不起他,他下意識地壓抑住自己對她的感情。

為了不玷污純潔的她,所以,他寧願和別的女人結婚,以為這樣就可以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不再想她。

因為他心裡住著一個魔鬼,自己得不到的他寧願毀了,別人也別妄想得到。

他很殘忍,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做的,他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可是,對於夏微默,他做不到這麼殘忍。

他對她不能得到,也不能毀掉,所以,他敗了,選擇先一步逃離,和一個不愛的人結婚。

他的愛很隱忍,別人從未看出分毫,等他有了勇氣,可以大膽承認的時候,夏微默已經不在了,所以,註定他要失去夏微默。

突然,場景大變,她漸漸地後退,遠離他,他慌了,朝她大叫,“默默,別走,你別走……”他撕心裂肺叫喚著,可是,她像聽不到他的呼喚一樣,不回答他,亦不再看他,轉身,最後,消失於蒼茫的天地間。

“默默……默默……”他大叫著,從夢中驚醒。

原來,是一場夢。

他的默默,終究是離開他了,她三年前,在他出車禍躺在醫院,昏迷期間,還是踏上了去巴黎的飛機,帶著悲痛,帶著對他的絕望。

等他從醫院醒來時,接到的確是夏黎陽給他的消息。

他知道,夏黎陽之所以給他消息,是為了報復他,因為整個夏家都恨他。

恨他毀了夏微默,只是,就算他已經做好了他們的報復,打擊,卻想不到,那消息令他再次陷入黑暗。

夏黎陽了無生趣的來到醫院,冷漠開口,“剛剛接到的桐城國際航空公司的電話,今早8:30的飛機,飛往巴黎的SUMYW12次機,在飛

行四個小時後遇到大霧,撞到冰山,失事了——機毀人亡。”

他的語氣平淡,冷漠,如果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夏微默是與他毫不相關的人,可只有他內心的煎熬知道,他有多悲痛,他那麼善良,天真,愛他的姐姐就這樣,沒了。

他恨溫逸塵。

“不可能,不可能。”溫逸塵一邊傻傻地笑,一邊搖頭,“你騙我的,對不對,她沒事。”

站在病床邊的他一直不可置信地後退,碰到身後的床頭櫃,包紮好的傷口流血了,血液滲透厚厚的紗布,鮮豔欲滴,紅紅的,刺痛他的雙眼。

“不可能?溫逸塵,你以為你是誰,值得我用我姐的生命來刺激你?”看著他的失魂落魄,夏黎陽笑了,笑得絕望,殘忍,冷冷吐出幾個字,“溫逸塵你還不配。”

說完這話後,他一秒鐘也沒在病房多呆,沒興趣欣賞他的頹廢,悔恨,走了。

離開了的夏黎陽自然沒有看到滿臉蒼白,全身無力的溫逸塵再次陷入了黑暗。

沒過幾天,溫逸塵就聽說夏家全家移民到美國了。

再後來,他出院了,第一件事就是叫人查找是誰在婚禮現場放的視頻。

還有就是,在整個夏家還沒有完全落入陌森的虹鑫房地產手中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收購了已經倒閉了的夏家公司,重新整頓,改名為“溫默房產開發公司。”

之後,就是三年如一日的去找她,年復一年,日復一日,陷入無休止的找,可無論怎樣找,還是沒找到,她真的離開他了,永久的離開了。

而這三年裡,他每晚都做著同樣的夢,從未間斷也從未變過。

她不再在他身邊,對他明媚的笑,不再體貼地問他吃飯了沒,也不再為他籌備向女友告白的晚宴。

默默,十年,你是以什麼樣的心情喜歡著我,又是如何一面心痛的同時,一面裝著毫不在乎的為我準備一切告白的東西的。

默默,我的傻默默。

諾大的床,只有他一個人,原來,一個人的世界,真的很空曠,也很孤獨。

拿起床頭櫃的手機看了一下時間,五點半。

打開通訊錄,找到李簫的號碼,撥了出去,可只響了一聲,就被他掐斷了。

才五點半,那個傢伙應該還沒醒來,算了,還是他自己來吧!再說,去巴黎找她這事,他不想讓他們知道。

定了一張飛往巴黎的機票之後,他就進洗手間梳洗,之後又回到房間收拾行李。

三年,他逃避了三年,不再去想有關三年前發生的事。

這三年,夏微默的名字,在他這裡成了禁忌,沒有人提起,可每到夜深人靜,白天的理智和壓抑終於落于下風時,他就會抑制不住地思念她,悔恨和愧疚終日將他折磨得不成人形。

所以,他要去找她,他要去巴黎,看看她的默默是不是為了氣他,才躲在巴黎的哪個角落,不願來見他,他要去弄明白,三年前的飛機出事,到底怎麼回事。

準備的差不多了,他拖著不大不小的行李箱出門。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