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然天成,竹馬總裁別囂張

正文 第十章 溫逸塵是魔鬼

書名:婚然天成,竹馬總裁別囂張 作者:凡塵風起 本章字數:243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7:29


夏默言走後,溫逸塵沒有了剛才的平靜,臉色是難得的“好看”,他也沒有要起身的意思,好像剛才夏默言認為的大事根本不存在。

思索良久,溫逸塵掏出手機,電話撥出去,低沉開口,“去查查有沒有夏默言這個人。”

先不說簡歷和夏微默出氣的相似,就憑那有六分像的聲音,也足以讓他生疑。

“是。”電話那頭的人回答。

收了電話後,溫逸塵依然保持著慵懶地坐在椅子上的姿勢,閉目眼神。感覺時間差不多了,他低聲道:“來人。”

“總裁。”進來的還是剛才那個肥頭大耳的經理,他雙臂垂立,一臉嚴肅地立在坐著的溫逸塵的面前,恭敬開口。

明明他是站著,溫逸塵是坐著的,可在他面前,經理覺得自己面對的是個君臨天下,威嚴無比的君王,掌握著這世間的生殺大權。

而他就像君王身邊的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抬手間就能決定他的生死。

每次見他,經理都很有壓力。

“說說什麼情況。”溫逸塵倪了一下努力控制雙腿顫抖的經理,歎息。

他最多就做到經理了。

這份鎮定和劉思沅,李蕭,何銘甚至夏默言相比,差的不是火星與地球的距離。

至少,夏默言就可以在他面前明目張膽地撒謊。

他很好奇,夏默言哪裡來的自信,敢在他面前囂張?儘管那份囂張被她很好地隱藏著。

“總裁,剛才我們的人看到虹鑫董事長和阿翔在水榭露臺見面了。”經理結結巴巴地開口。

其實,私心裡他並不想向總裁報告這個消息的,可他也知道這消息非報不可。

要是被總裁查到他隱瞞情況不報,壞了總裁大事是小,知道他二人吃裡扒外才是大,到時候,遭殃的可不是他和阿翔兩個人了。

阿翔還好,孤家寡人一個,可他不同,他有老婆,孩子。

總裁的雷霆手段,他是看過的。

三年前總裁婚禮時,無端多出個視頻,負責音樂視頻播放的那個後臺工作人員,起初沒事,可誰知沒過多久那人全家不知了蹤影,“無緣無故”消失了。

這事最後當然是報案了,可無論警方如何查找,就是沒找到那家人,沒辦法,最後這事就不了了之了。

一大家子人就這樣憑空消失,要說沒點什麼,都不會有人相信。

說到水榭露臺,是這家餐廳的一個極其隱秘的包間。

平時有不少達官貴人,名流公子,商業巨頭三五一群地聚在那個包間“溝通”感情,做一些“有趣”的事兒。

凡是進了水榭樓臺,裡面的客人談了什麼,做了什麼,任你外面的人本事再大,也不可能知道裡面的一星半點兒消息。

裡面關於客人的所有消息全部被封死,就像石沉大海,不會流出。

平時水榭不接待客人,可一旦有客人包了這間房間,整個水榭裡裡外外都會被保鏢圍得水泄不通,任何人不得靠近。

所以,全桐城甚至其他省市的人想要有什麼“私密”的話要說,都會來水榭。

就算賠了整個餐廳,戰完最後一兵一卒,也絕不會讓客人的消息外露,這是這家餐廳背後老闆給客人的承諾。

當然,大家都明白,這背後主子的實力,絕不會只有這間餐廳這麼簡單的事兒。

大家都是道上混的,人家老闆既然敢放話,就代表人家有實力,不怕別人來鬧事,所以,大家

都很放心地來水榭“坐坐”,陶冶陶冶情操。

但內部核心的人都知道,關於陌森的所有消息除外。

很少有人知道這家餐廳是溫逸塵的,經理知道的也只不過是劉思沅想讓他知道的那丁點兒。

這人不僅能力有限,還太慫,經不住事,如果讓他知道的太多,保不齊最後被他給陰了。

之所以讓他知道這餐廳背後之人是溫逸塵,完全是因為他那個表弟阿翔,而溫逸塵的消息,借經理一百個膽,他也不敢像外面洩露一絲一毫。

阿翔是虹鑫董事長陌森的人,他們早就知道,可經理不知道,除了和阿翔為表兄弟的經理合適和阿翔“溝通”外,再也找不到一個合適的人了。

“總裁,阿翔他……他什麼都不知道。”經理大氣也不敢出,冒死開口。

溫逸塵混身散發著冰冷,經理知道此時多為阿翔說一個字,他都會要他了小命,可阿翔是他的表弟,他曾今答應小姨,要幫她照顧阿翔的,所以,明知會觸怒總裁,他也不得不開口。

阿翔真是愚蠢,他怎麼能背叛總裁呢!總裁最恨的就是背叛了。

“你怎麼知道他什麼都不知道?”不去看他猶如死灰的臉,盯著手裡的煙頭,溫逸塵玩味地開口。

“總,總裁,我表弟……不,阿翔一直都是我帶著他的,他的一舉一動我最清楚不過。”他還是忍不住伸手擦了一下額頭上的水。

他根本沒時間沒心情去想額頭上的水是因為包間裡的溫度太高熱出來的汗,還是被溫逸塵嚇出的一身冷汗。

“哦?”溫逸塵聲線明顯有了一分的提高,輕輕地捏了一下一直夾在他手指間被點燃的煙頭,漫不經心說道:“那經理清楚阿翔今天要和陌森見面嗎?”

要不是他信不過這個經理的能力,一直派人盯著阿翔,今天可能就要錯過一場“好戲”了。

當然,經理的人品,對他的忠誠度他也信不過。

不過,經理不足為患,既然讓他知道一些事,也不過是想真有什麼事的時候,推出去做一個替死鬼。

畢竟那些事處理起來雖然不棘手,但也麻煩,而他一直不喜歡麻煩。

“不,不,不清楚。”再也控制不住力道,經理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在溫逸塵的面前,匍匐在地,全身抖動,聲音顫抖。

“既然不清楚,那就去搞清楚。”經理額頭上滴下來的汗不小心落在溫逸塵黑色的皮鞋上,他忍不住皺眉,語氣裡帶著明顯的厭惡和不耐煩。

“是,總裁。”知道總裁是不追究他的失職了,經理高懸的心放回肚子裡,可一想到阿翔,他又小心翼翼地問,“總裁,那阿翔他……怎麼處理?”還心存一絲幻想。

“我不想再看到這個人。”他冷冷地吐出了字後,手指稍用力,那星點煙頭就在他手裡灰飛煙滅。

肯定是被夏默言那個女人影響的,他今天耐性真好,說了很多。

他看上去優雅高貴的動作,卻讓經理的心臟隨著那煙頭的毀滅而緊縮,“總裁,能不能看在……”

“呵,我最近是不是太過仁慈了,在我的面前誰都有面子可言。”他挑眉,不怒反笑。

“是,總裁,我這就去辦。”雖是問句,可經理不敢回答他的問題,顫顫巍巍地從地上爬起來,向他行了個禮後恭敬地退出房間了,當然不忘伸手關燈。

阿翔這次,非死不可!!

溫逸塵是個魔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