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然天成,竹馬總裁別囂張

正文 第十九章 斬草要除根

書名:婚然天成,竹馬總裁別囂張 作者:凡塵風起 本章字數:2372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7:30


鑫源公館

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姿態隨意地坐在奢華的客廳的沙發上。

手裡的雪茄被點燃,男子卻沒有吸一口的打算,任它靜靜燃著,一點一點耗盡,他如鷹隼般的眼神透露出精明,陰狠。

“老闆。”中年男人半天沒有開口的打算,站在他面前的年輕小夥子,終於受不住這樣壓抑的氣氛,不得不開口。

“阿翔。”男人終於開口了,只是兩個字卻聽不出情緒。

突然,他將手裡燃著的雪茄的煙頭摁在了那個叫阿翔的男子的手背上。

儘管很痛,卻不見阿翔臉上有一絲一毫的痛苦,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依然如一尊雕塑站著,紋絲不動。

他的反應陌森很滿意,很好,這份忍耐,這個小子,若加以培養,假以時日,會是個不錯的工具。

陌森的臉色終於有了一絲鬆動,他拿開阿翔手上的煙頭,隨意問道:“溫逸塵最近有什麼動作。”

“暫時沒有什麼大的動作。”阿翔如實回答,他在餐廳裡只是一個副經理,根本接觸不到核心東西,“不過,這兩天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阿翔在陌森臉色變得不悅的時候趕緊補充。

“哦?”

“這兩天溫逸塵都出現在餐廳,而且,身邊盯著我的人似乎不見了。”監視阿翔的人突然撤走了,這讓阿翔想不明白。

“難道他發現了你是我的人?”陌森也陷入了沉思。

阿翔被安插在溫逸塵身邊已經很久了,有十年了。

如果他要是發現了阿翔是他的人,以溫逸塵的謹慎和狠辣,阿翔早就被他解決了,不可能留到現在,更不用說,還讓他坐到副經理的位置。

但如果說溫逸塵知道這一切,仍然沒有動阿翔,那溫逸塵這份隱忍不得不讓他佩服。

他們相互鬥了這麼多年,仍然沒有將溫逸塵那小子給摁死,不得不說溫逸塵有些手腕,他是個不錯的對手。

“不像。”

“說說你的看法。”

得到老闆的允許,阿翔也不再有所顧慮,把自己的看法說出來,“溫逸塵是這兩天才來的,而且,每次來身邊都跟著一個小秘書,看兩人的行為舉止,不像上下級關係,倒像一對情侶。”

“女秘書?”不怪陌森用疑問的口氣,因為溫逸塵這三年來,身邊沒一個女性,他們都快要以為,夏微默去世後,溫逸塵的性取向出現了問題。

“嗯,聽說那個女的是哈弗大學畢業的研究生,言行舉止中有幾分夏微默的影子。”這幾天阿翔親自為兩個人點菜,上菜,將二人之間的動作看得清楚,將夏默言的言行舉止摸了個透。

“叫什麼名字?”阿翔的話讓他有幾分嚴肅,如果是這樣的話,陌桑該回來了。

畢竟,三年已經很久了。

“夏默言。”

“夏默言,夏微默,夏微默,夏默言……”陌森反復地咀嚼著這兩個名字,突然,眼神中迸發出寒光,冷聲下命令,“去查查她。”

“是。”阿翔立馬領命後就要出別墅。

“等等。”前腳已經踏出了門檻的阿翔聽到後面的聲音,生生止住了步伐,回頭,問道,“老闆,還有什麼吩咐?”

“隨我來。”陌森從沙發上站起來,朝一樓的書房走去。

“是。”阿翔跟上。

“那個工作人員一家還沒有找到嗎?”陌森進門

後,直接朝書桌走去,坐下,才開口問緊隨而來的阿翔。

都三年過去了,他們的人就是沒找到那家人,他手裡有當初他們陷害夏家的證據,如果被夏家的人找到,那就麻煩了。

“還沒找到。”阿翔有些寒顫,這事老闆都交待下來三年了,可他們一點線索也沒有,硬著頭皮說,“人像憑空消失了一樣,一點頭緒都沒有。”

“不必找了。”陌森緊閉的眼突然睜開,繼續說道,“人應該是被溫逸塵控制起來,或者說直接了結了。”

他動用了整個桐城的力量,甚至警察局,軍方,花了三年時間仍然沒有找到那家人,放眼整個桐城,也只有溫逸塵那個男人有這個本事將人給拿下了。

“老闆,如果夏家人找到那個工作人員,對我們就不妙了。”阿翔明白老闆的意思,也知道人肯定是被溫逸塵控制了,但他還是忍不住提醒。

雖然那件事,溫逸塵也是受害人之一,有很大的理由處理他,但以溫逸塵對夏微默的深情的沉度,他將人交給夏家也不無可能。

“呵呵,夏家?”陌森像聽到個十分好笑的笑話,卻是冷笑,說道,“夏家現在猶如喪家之犬,還有什麼能力與我為敵?”

“老闆,雖然夏家現在不如從前,但那個夏黎陽也不是個愚笨之人,他只是沒有足夠的權勢,金錢讓他東山再起,老闆,你看……”說到最後,阿翔沒有得到陌森的回應,他才驚覺自己越俎代庖了,老闆會要了他的命。

“阿翔,你今天的話有些多了。”阿翔能想到的,他豈會不知,以前只是覺得夏家已經敗落,沒有對付他們的必要。

可現在,他的精力都放在對付溫逸塵的身上,沒有閒暇來顧忌夏家,保不准夏家死灰復燃,和他來個魚死網破,所以,他必須解決了這個後顧之憂。

“老闆,屬下知錯。”阿翔聽出陌森對他生出嫌隙,雙膝一彎,跪在地上請罪。

“起來吧!下不為例。”陌森眯著雙眼,將眼裡的寒光斂去,繼續說道,“通知美國那邊的人,夏恒宇病再復發時,就不必讓他出手術室了。”

夏恒宇一死,夏黎陽那個乳臭未乾的小子,不足為患。

“是,老闆。”阿翔不再多言,領命離去。

阿翔走後,陌森將手中一直握著的兩顆鐵彈珠不停地轉動,發出了“咯咯”的聲音,走出書房。

客廳沙發上,陌森將精壯的身體向後倒,頭靠在精緻的沙發上,閉著雙目,似養神,似思索。

“來人。”突然,他睜開眼,向廚房叫到。

正在廚房裡忙晚餐的張嫂,聽到老爺叫人,她忙放下手中的菜,站起來,將有些髒的手朝圍裙上擦了擦,這才走出廚房,來到客廳,“老爺。”

“上樓給小姐打電話,讓她儘快回來。”

溫逸塵身邊的那個小秘書有點手段,如果桑兒再不回來,等溫逸塵愛上了那個夏默言,到那時,就算陌桑有夏微默的模樣,也無濟於事了。

“是,老爺。”張嫂說完後就要上樓去打電話,才走到樓梯口,陌森的聲音讓她停下腳步。

“算了,我去打吧!”陌森想了想,這事還是他親自說,才能引起那丫頭的重視,起身,他上樓,朝書房走去了。

“是,老爺。”張嫂也不多言,直接進廚房,繼續準備晚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