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然天成,竹馬總裁別囂張

正文 第二十三章 關於你我故事的結局

書名:婚然天成,竹馬總裁別囂張 作者:凡塵風起 本章字數:247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7:30


清晨的陽光,透過並沒有完全拉攏的窗簾,調皮地灑在深灰色床單被套的大床上女子的臉上。

女子睡得十分安靜,嬌柔的臉色白皙中透點微微的紅,有幾分說不出的可愛。

“唔。”夏默言是被難受醒的,恍惚中她感覺下身濕濕的,滑滑的,有液體要透過內褲流出來了,多年的經驗告訴她,她的姨媽要側漏了。

她睡得有些迷糊,擁著被子從舒適的大床上坐起來,嘴裡哼哼唧唧的,睡眼朦朧,半睡半醒之際,極其不耐煩地叫了聲,“溫逸塵。”

“我在,怎麼了?”聽臥室裡夏默言的喊聲,睡在客廳沙發上的溫逸塵連忙翻身起來,有些著急地朝臥室走去,立在床邊問她。

他只是淺睡,就怕她有什麼事。

“我要上……”廁所,等等,還沒等她嘟嚷完,她才意識到有什麼不對了,瞌睡蟲一下子不見了,腦中一片清明,她迅速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一切景象,她才發現到底是哪裡不對了。

她昨晚睡在總裁家了,嗚嗚,睡就睡了嘛,暫且認為這並沒有犯什麼大錯,可問題是她睡在了總裁的床上啊,睡就睡吧,這暫且也沒什麼大錯。

可錯就錯在,她剛剛直呼總裁大名了,更怪異的是,總裁非但沒發火,居然還跑過來問她什麼事?這都不奇怪,奇怪的是,總裁,好像,好像很急的樣子,沒來得及穿——鞋。

夏默言傻眼了,誰來告訴她,昨晚,昨晚發生了什麼事兒了,她為什麼不知不覺地來總裁家,還睡在他的床上了?

“怎麼,是哪裡不舒服嗎?”看她只是迷糊,沒有什麼痛苦的神色,高懸的心放了下來。

他習慣性地用乾燥的大手撫摸她的頭頂,壞壞地將她一頭柔順的長髮弄亂,然後嘴角掛著笑意。

他喜歡看她不施粉黛的迷糊樣。

不怪他這麼著急,是他昨晚被這個丫頭折騰慘了。

不是一會兒要喝水的,就是肚子疼,要他幫她揉肚子的,起起落落的,他被折騰了一晚。

為了方便照顧她,得了,他乾脆直接睡在客廳沙發上,這不,才剛睡下不久,她就醒了。

他從來不知道,女生來大姨媽是這麼的麻煩和辛苦。

以前默默在他身邊時,沒有這麼麻煩,他就以為,女生來大姨媽就和他們來那個一樣,並沒有什麼痛苦的。

看來,是他忽略了默默的脆弱,高估了她的堅強。

他在心裡默默地對自己說,從今以後,他要加倍對眼前這個眼裡一片清澈,偶爾耍點小聰明逗他笑的女孩兒好,連同他對默默的那一份,一同給她。

“總裁,我,我能用一下你家的衛生間嗎?”看著總裁一副陷入沉思的樣子,且不打算回過神,她不得不冒死打斷他的沉思了。

總裁今天感覺怪怪的,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總裁眼裡閃過,然後絢爛如煙火。

不過,現在她沒心思去想這些,她要上廁所,再不去,她怕會讓總裁的被子,床單染上別樣的顏色。

“傻丫頭,當然可以。”他朝她笑笑,笑得春風拂面,溫暖極了。

他其實是想告訴她,讓他來照顧她,來給她保護,給她溫暖的,可是他現在不能貿然開口,這個小丫頭小心又謹慎,他怕他突然的話會嚇壞她。

“謝謝總裁。”夏默言顧不得其他,連忙從床上起來,只是在下床的時候,一個重心不穩,身體朝一邊倒去。

“小心點。”溫逸塵眼疾手快,在她要碰上床

頭櫃的那刻,拉住她的手臂,她整個人一陣天旋地轉,最後以詭異的姿勢落在總裁懷裡了。

不過因為總裁的及時,她才倖免於難,要不然,她的頭就要磕在床頭櫃上了。

“額,謝謝總裁。”她羞紅著臉,小聲道謝。

她不敢抬頭去看此時一臉笑得寵溺又無奈的溫逸塵,同時在心裡將自己狠狠罵了個狗血淋頭:夏默言,你就這點出息,你害羞個毛啊,你緊張個屁呀,丟人啊,丟人。

他的手臂一直圈著她的身子,這讓她很不自然,而且,空氣中彌漫著一種叫做曖昧的氣息。

她在他懷裡輕輕掙扎了一下,羞紅著臉開口,“總裁,你,你能放開我嗎?”出聲之後,她又狠狠地鄙視了自己一番,還用“嗎”字,意思總裁不放開她,她就要任總裁這樣一直抱著啊!而且,似乎她內心還很享受的樣子。

簡直是,她太無恥了。

他聞言就真的放開她了,然後有些不自然地說道,“去吧!東西我已經幫你放在衛生間了。”

他是第一次幫女生準備這些女性用品,不自然中帶點虔誠的笨拙。

得到釋放,夏默言也沒有說什麼,更不敢抬頭看此時總裁是什麼表情,逃命似的往浴室裡沖,就好像後面的溫逸塵是洪水猛獸,她再遲一步,就要被他入口吞腹。

“怦”的一下子關上浴室的門後,蹲在馬桶上夏默言的臉上已經沒有剛剛的嬌羞,紅潤,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虛弱的蒼白。

剛剛摔倒的那刻,慌亂之中,她看到了床頭櫃上,安靜地放著一本封面,裝訂都很精緻的書。

那書是三年前,她在他大婚前一夜,送給他的那本書——《那一年青春我們可還好》

現在想想,他們那些年的青春,一點兒也不好。

她因為對他的愛,整個青春過得兵荒馬亂。

他因為她那不能克制的感情流露,過得閃閃躲躲的,只為逃避她的感情。

原來,那些年,他們的青春,真的很不好。

只是,關於那些年的青春,似乎很遙遠了,又似乎恍如昨夜,她眼神迷離,漸漸地陷入了過去的回憶。

三年前,他大婚的前一晚,在他睡熟後,她悄悄走進他的房間,像下定決心,深吸一口氣,鼓足勇氣,她從挎包裡拿出一本封面精美的書,放在他的床頭櫃上。

她寫的書——《那年青春我們可還好》,出版銷售了。

說也奇怪,夏微默曾今也寫過許多小說,但不是太監了,就是因為讀者太少而放棄了,這本書,從連載到簽‖約,最後出版,前後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就好像要在她有限的生命裡把一切都完成了,然後此生,了無遺憾。

而且,這本書的讀者出奇的多,出版商已經準備二次出版了,這是現版書最後的一本了,她送給他,唯一送的人也只有他。

書的緒論是這樣的一段話:

關於你我故事的結局,我想了無數種:

第一種:你終於和你心愛的女子在一起了,而我,抱著那有關你的淺薄的回憶過完漫漫長生。

第二種:你終究和她有情人終成眷屬了,而我,也嫁了個不知是否如意的郎君。

第三種:最終,你和我在一起了,過著那不知是否悲涼的一生。

可是,逸塵,我知道,這些結局都是不好的,至少那第三種結局就是你所不齒的。

那麼,逸塵,就讓我帶著對你那不長也不短的記憶,消失於這蒼茫的天地間,這樣的結局,可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