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然天成,竹馬總裁別囂張

正文 第二十五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

書名:婚然天成,竹馬總裁別囂張 作者:凡塵風起 本章字數:2747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7:30


由於昨晚睡得很晚,太陽都升起來了,夏微默還是沒有睡醒。

迷迷糊糊中聽到樓下夏黎陽嘰嘰喳喳,忙進忙出的聲音,好像是在準備東西什麼的。

“姐姐,快起床了,太陽都照屁股了。”夏黎陽幫媽媽把東西都準備好了,還不見自己老姐起床,避免遲到,他只好上樓來挖人了。

“知道了,馬上就來。”外面的敲門聲太吵,夏微默不得不睡眼朦朧地掙扎著進浴室洗漱。

“默默,快來吃早餐。”看到樓梯上眯著眼睛,明顯還沒有睡飽的女兒,夏媽媽高興地叫她吃早餐。

聽黎陽說他們今天要出去玩,她很是高興。

她的女兒一直在房間裡學習,她擔心她身體,所以,聽說他們要出去,她一大早就起來,咖啡廳也不去了,為他們準備今天遊玩的吃食。

“謝謝媽媽!”夏微默聽到母親的聲音,睜開眼睛,有些意外,因為通常這個時候,她都已經去咖啡廳了。

倆人吃完早餐,東西都準備好了,準備出發了。

夏黎陽很高興,終於要走了,他迫不及待地想要介紹自己的姐姐給溫逸塵認識。

“默默,黎陽,你們出去玩的時候小心點,如果晚了,就打電話給爸爸,他去接你們。”夏媽媽站在門邊叮囑他們。

“嗯,好的,媽媽再見。”夏微默乖巧地說著。

“媽媽,放心吧,我們會小心的。”夏黎陽雖然從昨晚就很興奮,恨不得馬上就走,可他還是和媽媽保證,他們會注意安全的,怕她擔心。

夏媽媽看著遠去,拉著手,感情很好,跟牛皮糖似的一雙兒女,微笑著,很是滿足,她驕傲的孩子。

他們家是住在山頂別墅區的,這裡沒有公車,要走好一會兒路才可以打到計程車。

一路上,倆人有說有笑的,倒也不覺得無聊,反而覺得這路再長點也無所謂。

“黎陽?”後面有一輛車駛過來,車裡的人叫了他一聲。

聽到有人叫他,夏黎陽回頭,就看到停在身旁的黑色奧迪,車窗搖下,露出溫逸塵那張傾國傾城的臉。

“逸塵哥。”夏黎陽對他揚起一個大大的笑臉。

夏黎陽是個樂觀開朗,愛笑的大孩子,溫逸塵就是這麼想的。

“黎陽,這位就是你姐姐嗎?”其實剛開始他也不太確定路邊走著的倆人會是夏黎陽姐弟倆,他和黎陽也是才認識幾天,看著他的背影有些熟悉,這才試著喊他的。

夏微默聽他提起自己,有些疑惑,她不認識他,他怎麼知道,自己是黎陽的姐姐?

“姐姐,這是我的好哥們兒,溫逸塵。”他連忙給她介紹溫逸塵。

“你好,夏微默。”她朝他禮貌地點頭,既然是黎陽的朋友,她還算客氣地和他問好,要不然,看他那一身裝扮,她懶得理他。

夏微默一直是一個乖巧,安靜的女孩兒,所以,她不喜歡,甚至有些討厭,排斥那一些吊兒郎當,整天無所事事,穿得不倫不類,非主流的不良少年。

“你好,溫逸塵。”他看到她眼裡對他不太明顯的厭惡,有些不舒服,不動聲色地說著,“你們沒開車來?”兩人要走到能打車的地方,那是何年何月。

這山頂奢華的別墅區,來往的都是私家車,很難打到車的。

“我們沒車。”夏黎陽大大方方地解釋。

“那……上車吧!”溫逸塵很好奇夏黎陽家是這別墅區的,怎麼會沒有車呢?不過,也沒有要開口詢問的意思。

他一向不愛八卦別人的事,再說,他也知道,問多了,會讓別人尷尬。

“姐姐,上車。”他不問,夏黎陽也不打算解釋,在他看來,多稀鬆平常的事,沒必要解釋。

他將那一大袋子的零食放在了溫逸塵的後備箱之後,招呼他姐姐上車。

“哦。”反應過來之後,夏微默打開車門,鑽進車廂裡。

實夏微默很是奇怪溫逸塵怎麼會開著沉穩,低調的奧迪。

看他那一身裝扮,應該是開那種聲音特別大,特別張揚,特別欠揍的機車才對,要不然,就是那種特別拉風,特別燒包的紅色保時捷的小跑。

怎麼也不會是奧迪,雖然他這奧迪,價值也不菲。

後知後覺的,夏微默才發現,他沒問弟弟他們要去哪裡,怎麼會上了他的車。

“黎陽,我們要去哪裡?”

“錦山公園!”夏黎陽正在從褲兜裡掏出手機,準備給陸祁深打電話,聽她突然一問,停下手中的動作,看著她,回答。

“哦!”夏微默微微點頭,正想要再問些什麼的時候,溫逸塵淡淡好聽的嗓音響起。

“陸祁深剛剛打電話來說他有急事,來不了了。”

“什麼?”夏黎陽懷疑的伸頭去看前面駕駛室裡正在認真開車的溫逸塵,“是不是真的?”

八成是這小子想一個人和姐姐相處,才把那個礙眼的傢伙弄走的吧!

“你知道我的脾氣,對於不感興趣的東西,我懶得碰,又怎麼會費盡心機地去得到!”

不知怎麼的,夏微默聽出了他語氣裡的淡然與落寞。

他是一個悲涼與孤寂的人,“不感興趣的東西,我不會去碰。”這是什麼意思?那時候的夏微默,不知道,在和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說這話時,她內心的悲涼,從何而來!!

“我靠,不帶他這樣玩的。”夏黎陽當然相信他了,只是有些氣憤陸祁深的失約,“那小子,我敢肯定今天沒來,他一定會後悔的。”夏黎陽正在憤怒,沒有注意到溫逸塵給他的回答的深意。

是的,被夏黎陽說中了,陸祁深最後真的後悔了。

那個時候,就算有天大的事,他都應該來的,尤其是在後來,看到夏微默對溫逸塵愛而不得,獨自承受那無果的愛戀的孤獨,而他又沒有資格守護她的時候,他後悔了。

同樣後悔的還有夏微默,她不應該答應和夏黎陽一起去玩的,那樣,她就不會認識溫逸塵,也就不會聽到他那句落寞,悲涼,明明是給夏黎陽的解釋,卻好像是說給她聽的話。

“不感興趣的東西,我不會去碰!”

一語成讖!

他對她不感興趣,哪怕後來她用了整整十年,她一生最美好的年華,也沒讓他感“興趣”。

後來,大家都沒有再說話了,車子一路安靜地行駛著。

好像缺了一個人,他們的世界,再也沒有了話題和歡樂,有的只是一種不得不去履行的承諾。

原來,真的很無趣,那時候的夏微默是這樣覺得的,微微蠕動了雙唇,卻終究,拒絕的話,沒有說出口!

到達錦山公園的時候快要十點了,三人走累又渴的,加上太陽又大,夏微默是真的後悔了,太無聊了,一點兒也不好玩,還不如在家做作業呢!

“給。”在她晃神之際,一瓶礦泉水遞到她面前。順著手臂看去,夏微默看到溫逸塵那張人人得而誅之的臉,太過妖孽。

“謝謝!”

“客氣!”他語氣平淡,沒有因為她的冷淡而生氣,也沒有因為她的打量而閃躲,平靜無波,她對他而言,是一個可有可無的陌生人。

情緒是給值得的人!

他明顯的不想交談,正是夏微默想要的,既來之則安之。

既然都出來了,那就不要浪費這個機會,所以,她很是好心情地觀賞著周圍的風景。

不得不說,這錦山公園的景色不錯。

不得不說,她是個特別的女孩,不膚淺地被他“美色”所迷惑,迫不及待地和他交談,套近乎,這樣她倒是給他省了打發她的麻煩事。

既然她想看風景,那他就不打擾別人的雅興了,獨自離開了。

夏黎陽的“好意”註定要被兩個顯然都不在狀態的夏微默他們破壞了,而他也沒有辦法,只能在遠處暗暗跺腳。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