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霸道老師的專屬男寵

第二卷、另一種新生活 二十、情感的宣誓

書名:霸道老師的專屬男寵 作者:龍貓苒苒 本章字數:280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26


“為什麼不告訴我?!”

“他說不想讓你知道,不然你會讓他難堪。”宮銘說的十分直接,直擊到了淩垚岑內心深處,讓他的心不覺的一陣刺痛,表情也變得鐵青起來,他自嘲笑了幾聲,扶著柱子站好,“呵~他還真是瞭解我……知道我在的話,是不會這麼順利讓他跟別的女人訂婚的。”

“淩垚岑,這件事已經成定局,麻煩你成熟一點。”

“定局?什麼定局?哼~只不過是他擅作主張的定局而已,我可沒有同意。”淩垚岑低吼出這句話,轉身就踉蹌的朝前走,“我要找他問清楚。”

“喂!!淩垚岑~他不會見你的!!”

“那我就騷擾他肯出來見我為止!!!”

“這傢伙~”聽到他們對話的水澤葵沒有想到淩垚岑居然這麼頑固,想著還是別多管閒事,因此吸了一口氣,躡手躡腳的準備從一邊的出口溜出這個是非之地。

“啊~”就在水澤葵貓著身子走了三步之後,身後猛的傳來一聲足以讓水澤葵僵在原地的聲音,那聲音,水澤葵不覺就感到自己已經被發現了。

“哼嗯~”下一秒,淩垚岑就踉蹌著腳步快速的撲到了水澤葵身後,整個人的身體就壓在他的背上,水澤葵被這突如其來的重量壓的差點沒有站穩腳跟,一股濃烈的酒氣頓時撲面而來,水澤葵的胃裡一陣翻江倒海,立即叫嚷道,“喂~淩垚岑,你幹什麼?!快點從我身上滾開!!”

“嘿嘿~看來我們還真是有緣~~”淩垚岑借著酒勁兒故意朝水澤葵敏感的脖後和耳朵根湊,呼出的氣體讓水澤葵渾身不自在,用力的想要推開他,但是他卻像是黏在了他身上一樣,根本推不開,遠處看著這一幕的宮銘,眉頭高高的蹙起,卻站在原地沒有靠近。

“有緣你個頭啊!!快點滾開!!不然我不客氣了!!”水澤葵被淩垚岑挑逗的越發憤怒,整個臉都憋成了醬紫色,但是淩垚岑似乎沒有打算就這樣放過水澤葵,而是借著趴在他背上的優勢,身體整個往下一墜,水澤葵慣性的伸手一把扶住了他,但是反應過來的下一秒就後悔了,但是卻已經來不及,淩垚岑順勢攀住了水澤葵的肩膀,幾乎是拖著他往前走,“陪我去個地方吧。”

“哈啊?!”水澤葵一邊在他的胳膊下掙扎著,一邊卻無意識的擔心著這傢伙會不會從自己肩上滾下去,眉頭明明蹙得老高,但是卻還是順著他強制的腳步朝前走著,“喂!!我說的話你聽不懂嗎?”

“一會兒就好了~~拜託~”後面兩個字,淩垚岑說的特別輕,但是卻還是擊中了水澤葵的內心,他眼裡的淩垚岑從來都不是會示軟的那類人,現在他的這幅表情,這種口吻,為什麼會讓他有種不忍心拒絕的心情呢?

“喂!你這混蛋,到底要去哪兒啊?!我可還有課!!!”雖然心中這麼想著,但是水澤葵還是表現出十分不願的情緒對著淩垚岑大聲的嚷嚷著,兩人的身影也在宮岷的眼中漸行漸遠,宮銘保持著平靜的心情,突然伸手一把砸在了面前的柱子上,眼神閃爍起來。

而淩垚岑則由水澤葵扶著,一路一直走著,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水澤葵越來越感覺到使不上勁兒,話說扶著一個喝醉了酒的男人走了這麼遠,他早就已經體力透支了,渾身不停的流著汗,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他自己也搞不明白,之前明明是要躲開這個變態的,現在怎麼又幫著他去什麼地方,水澤葵想著想著便自行糾結起來,他到底是在幹什麼啊?

“喂~淩垚岑,我們……呃~我們到底是要去哪兒啊?”明顯感覺到肩膀的酸痛,水澤葵按捺不住開口問道,而且一路上的沉默,讓他莫名的有些緊張起來。

“……”淩垚岑沒有回答他,只是一直盯著前面的不遠處的一個別墅區,堅定的邁著腳步繼續走著,瞧著淩垚岑絲毫沒有表情的側臉,水澤

葵無奈的歎了一口氣,他這不是自找罪受嗎?

一直沿著一條超長的上坡爬上去,水澤葵累的已經快走不動了,就在他準備提議休息一會兒的時候,淩垚岑突然鬆開了他一直緊緊的鉗著水澤葵肩頭的手,有些蹣跚的朝著前走去,水澤葵頓時如大赦一般全身放鬆了下來,拄著雙膝暢快的大口呼吸起來,但是目光卻有意識的追隨著前面的淩垚岑,眉頭一蹙,這傢伙到底要去哪兒啊?

“喂~淩垚岑~”水澤葵在原地呆站了一會兒,看著淩垚岑走路還有些搖晃,他這才匆忙跟了上去,“如果你到了你要去的地方,我就先走……”話剛說到這兒,淩垚岑突兀的停下了腳步,整個人也不覺挺直了腰背,水澤葵瞧著他的雙手緩緩的攥成了一個拳,心中不覺疑惑,有意朝前湊了湊,從他的身後探出了半個腦袋。

而淩垚岑的對面,一男一女正有些錯愕的看著此時出現在面前的淩垚岑。

“你……你怎麼……”隔了好一會兒,對面的男人才從驚愕中回過神,有些慌神的吞吐著。

“哼嗯~訂婚這種事都不通知我,你還真做的出來呢。”淩垚岑的語氣裡滿是不悅,水澤葵識趣的縮了縮身子,這種場合根本不是他應該在場的,還是回避好了。

“垚岑~”

“再怎麼說我們之間的關係……應該不會陌生到連這麼重要的日子都沒資格參加吧?”

陸陌析聽完他這句話,心中不覺“咯噔”一下,這傢伙是從宮銘口中得知這件事以後特意來質問他的嗎?但是根本沒有這個必要吧,他們之間早就結束了,在這件事發生很久的以前就結束了。

“啊~我認為沒有這麼必要,所以就沒有通知你,況且,你應該不會很想來的,不是嗎?”

“我……”淩垚岑氣急的朝前走了一步,正欲說話,“呵呵~陌析哥哥,這位就是你之前提起過的淩垚岑學長嗎?”一直安靜的站在旁邊面帶微笑的女生,突然走到了陌析的左側,挽起他的胳膊,柔聲的問道,頓時打斷了淩垚岑後面的話。

“呃~沒錯。”陸陌析這才想起未婚妻還在身側,稍顯尷尬的微微點頭,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了。

“那就是陌析哥哥你不對了~這麼重要的日子怎麼不請淩垚岑學長來呢?”莊星辰擺出一副略帶責怪的嬌嗔樣兒,挽的他的胳膊更緊了,繼而雙眼一眯,笑的格外甜美動人,“呵呵~淩垚岑學長,要不你下次來參加我們的正式婚禮吧~”

“星辰~”陸陌析有些錯愕的看著她,眼角的餘光瞄到對面臉色暴黑的淩垚岑,冷汗直往下流著。

而站在淩垚岑身後的水澤葵,看著前面淩垚岑壓抑著的怒火,緊攥的拳頭,以及微微顫抖的身體,不覺想起那日在機場時他的身體傳達出來的不安和恐懼,心裡一緊,蹙起眉頭死死的咬住了下嘴唇。

“不然真的說不過去呢~你們不是最好的兄弟嗎?”莊星辰眨巴眨巴眼睛,一臉純真的笑容,卻深深的刺痛了淩垚岑的眼,他盯著陸陌析的眼神不覺變得暗淡,揚起的頭顱也緩緩垂了下來。

今天明明是想來質問他的,明明是想來做最後的挽留的,可為什麼?為什麼要對他如此殘忍?喜歡一個人有錯嗎?喜歡一個人想要一直在一起有錯嗎?為什麼這所有的痛都讓他一個人承受?

他不甘心,這根本不是陸陌析真正的想法,根本不是他自願做出的決定,他的確可以為了讓自己所愛的人幸福而選擇退讓,但是不是這樣,不是這樣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結束,從頭至尾,他都沒有說過是因為不喜歡自己而要分手,所有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他那該死的家人不是嗎?

淩垚岑的大腦交織起自己和陸陌析所有的細節,那些纏綿,那些甜蜜,那些開心,都是真實存在過的,他已經離不開那種致命幸福感,所以,他不想退讓,不願退讓,更加不能退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