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女騎士的後宮野望

One.邁開夢想的步伐(完) 一言不合就買妹子

書名:女騎士的後宮野望 作者:花吻在上 本章字數:501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6


第一章

一言不合就買妹子

       

薩沙無論白天黑夜,都是一副繁榮的景象。

白天是各式各樣流動商販的主場,出售大陸各國的奇珍異寶,與萬國商會可以比肩媲美。

晚上則是夜市,以美食和娛樂節目居多,比如巡迴表演的馬戲團,有趣的魔術表演等等。

假如將皇城比做嚴肅保守的大家閨秀,那麼這個邊陲商貿都市就是元氣活力的少女。

奧希莉亞並不著急趕路。

好不容易有機會來到這個久負盛名的商業之都,無論如何都必須好好逛逛,避免以後留下遺憾,在騎士團裡沒有談資。

“騎士團的那幫傢伙,以後可要羡慕死了。”

她得意地想著。       

道路兩旁是木制的民居,紅棕色的木料和紋理清晰流暢的木紋,看起來很樸素,給人的感覺不是局促,而是舒適。

奧希莉亞真心覺得比起金碧輝煌,琉璃瓦滿布的宮殿,這種地方反而充滿了新鮮感,無拘無束。

如果在這樣的房子裡住著,應該很開心又很平靜吧?

她駐足欣賞,久久不願離去。

這時剛好有一隊人經過。

衣著光鮮亮麗的奴隸主騎著馬在前面,緊跟著幾個身材高大,肌肉緊繃的隨從,隨從的手上牽著一根長長的鐵鍊,鐵鍊束縛著奴隸們的行動。

這個奴隸主,便是薩沙最有名的奸商——裡布韋克     

奴隸們骨瘦如柴,光著腳,穿著單薄的髒兮兮的麻布衫,破爛的衣衫無法蔽體。

鐵環戴在脖子上,勒出黑紫的淤青。

當然,他們手腳上也戴有厚重的鐐銬,給他們的皮膚上留下了不少印記。     

天氣很熱,奴隸們也許是經過了很長時間的工作,此時顯得很沒精神,耷拉著腦袋,雙目無神地走著。

隨從們對奴隸們的行走速度很不滿,揮舞著鞭子,一下一下用力抽打著。    

“該死的東西,不想死就走快點!”臉上帶著刀疤,兇神惡煞的隨從一罵罵咧咧。   

“看什麼看,再看就打死你們!”尖嘴猴腮,賊眉鼠眼的隨從二又補上幾鞭子。      

奴隸們發出慘叫,並哀求他們手下留情。看到奴隸們哭叫的模樣,隨從們似乎很滿意。

奴隸主平時把他們當成狗一樣隨便欺負,他們也只能欺負欺負這些奴隸,尋求心理平衡。

只有這樣,他們才感覺自己是上位者,能夠把他人踩於腳下。

走在隊伍末尾的一個奴隸女孩臉色蒼白,有些搖搖欲墜。顯然,她的狀態不是很好。

她從幾天前便開始低燒,而她的主人又是那個最最最摳門的奸商裡布韋克,自然得不到及時的醫治。

這次裡布韋克打算將這群奴隸拿到奴隸市場去賣掉,賺一筆錢,這個女孩也包含其中。

然而,這個女孩中途卻生了病,拖累了隊伍的行進速度。       

薩沙雖然繁榮,但與皇城這樣的地方還是沒有可比性。

這裡的醫療條件很差,病毒肆虐,請得起醫生的只有富人,奴隸和平民只能自求多福。

也就是說,請醫生的成本比賣掉一個奴隸得來的利潤還要高。

 裡布韋克看了看病弱的奴隸女孩,無情的搖搖頭。她已經沒有用了,留在身邊只會拖累自己。

“拉去喂狗吧。”他懶得多看一眼,對身邊的隨從說到。

女孩的眼裡露出驚恐的神色。

她不免又想起,幾天前一個和自己年紀差不多大的女孩也是感染了病毒,生了重病,然後被主人丟去喂狗的事情。

惡犬撕碎女孩的聲音和女孩慘絕人寰的尖叫聲遲遲無法淡出腦海。那簡直是人間地獄!

這樣的噩夢,竟然也要降臨在她身上。女孩身上的鐐銬被侍從打開後,求生的本能促使她趕緊逃跑。

侍從們反應過來時,看到是裡布韋克氣急敗壞的臉。

“廢物,快把她追回來!”裡布韋克的八字鬍氣的一抖一抖,指著女孩逃離的方向,眯縫的眼睛此刻看起來更小了。

女孩在巷子內穿行,躲避著侍從們的追趕。這座城雖然不大,但是四通八達,有許多的巷子,想要找到一個人一時半會恐怕有些難。

奧希莉亞被這裡的路繞暈了。看起來千篇一律的樣式,結構也大同小異,她逛著逛著就在居民區裡迷了路。

她低頭看了看地圖,仔細辨認著自己的方位,剛想做一個記號,就被人給狠狠地撞了滿懷。

地圖從手裡掉落,不偏不倚地掉進了水坑裡,灰黑色的污水毀了整張地圖,變得模糊一片。

天!她好不容易買來的地圖!

奧希莉亞本來就很頭大,現在被人撞到,連地圖也損壞了,不免想要朝罪魁禍首發火。

剛要出聲教訓那個不長眼睛的傢伙時,奧希莉亞發現,自己如果訓斥了那個人的話,她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撞了她的究竟是什麼人?

那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女,披肩的黑髮,琥珀色眸子,以及櫻桃小嘴。

白裡透紅的肌膚,裸露的脖頸,以及明顯的鎖骨,讓奧希莉亞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嗚哇,真可愛!”

奧希莉亞開始犯花癡,剛剛的怒火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對於她來說簡直就是天使!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就算是把她撞翻或撞飛也是心甘情願。

“救救我......”女孩以微不可聞的聲聲哀求道。      

“哈?”奧希莉亞沒搞清狀況。   

女孩緊緊抓住奧希莉亞的衣袖,躲藏在她身後,身體有點顫抖,顯然是受了不小的驚嚇。

良久,她指了指身後。      

奧希莉亞一回頭,就看到一個中年男子帶著一群侍從氣勢洶洶地走了過來。

她身後藏著的女孩看到這些人之後,身子抖的更厲害了,就跟她小時候看到父親一樣的反應。

又是被惡勢力摧殘的嬌豔花朵啊,奧希莉亞心想。     

“別怕。”奧希莉亞摸了摸女孩的頭。這種時候,正是她發揚騎士道精神的時候。

保護可愛的女孩子,一直是她心中最神聖最不可褻瀆的使命。       

那群人已經來到兩人的面前。

為首的中年男子衣著光鮮,看樣子就是老大了。

裡布韋克語氣淡淡地開口:“這位小姐,還請您讓開,不要妨礙我管教自己的奴隸。”       

這語氣聽起來不算客氣,盛氣淩人,甚至有點驅趕人的感覺,讓奧希莉亞有點不快。

這個人顯然在激怒她動手。

然而,騎士道精神告訴她,不能在這種時候衝動,否則會鑄成大錯。

她也能感覺到身後女孩的恐懼和不安,絕對是來自於面前這個人。      

既然自己遇到了這女孩,也就是緣分,救下她的性命,已

經義不容辭。      

“這位先生,這女孩是奴隸對吧?”奧希莉亞明知故問。      

“當然。”裡布韋克明顯有些不耐煩,他身後的侍從也蠢蠢欲動,搖晃著手裡的鞭子,想要把逃開的女孩抓回來。       

“既然這樣的話,這女孩,我買下了。”奧希莉亞給予一個令她安心的微笑。       

聽到這話,裡布韋克的眼睛立馬就亮了。

有錢可賺!

在薩沙,女孩子並不受到重視,人們大多都喜歡男人,包括他自己。

因此,女孩子他們一點興趣也沒有。生病的女性奴隸,除了拿去喂狗,一般沒有更好的結局。

現在這個女孩的價值,保守估計連一捆柴火都抵不過。

如果能趁機訛這個外鄉人一把的話或許不錯。

這麼想著,裡布韋克的臉上露出奸詐的笑容,典型的奸商之笑。       

“這個女孩當然可以賣給你,但是,沖著她的姿色,我最低要收五塊金幣。”

裡布韋克懷著試一試的心態來了個獅子大開口。

倘若這個外鄉人中了招,心甘情願地掏錢,那他就賺了。

倘若她嫌貴,他可以稍微降低價格。不論怎樣,他都不可能讓自己虧損。      

“可以哦。”奧希莉亞不假思索地扔了五塊金幣給他。

然後,她抱起女孩頭也不回地走了完全不給裡布韋克一個喘息的機

會。

討價還價,她不擅長,哪怕知道自己被坑了也懶得去思考。      

一幫人都有點反應不過來。裡布韋克突然有點後悔自己剛才沒收多一點金幣。這麼爽快的人,在這個奸商雲集的商業勝地可不多見。       

他剛想叫住奧希莉亞,再趁機坐地起價的時候,卻看到了某樣東西——奧希莉亞腰上的佩劍。

作為一個見多識廣的商人,他見過無數珍寶。而這種佩劍,據他所知只有大陸騎士公會的成員才有資格擁有。

成為騎士的歷程已經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艱苦,而要進入騎士公會,必須要具備豁出性命的覺悟。       

奧希莉亞正是豁出命去奉行騎士道精神,被公會所接納的存在。      

裡布韋克充滿了好奇。

這麼了不起的大人物,竟然會低調地到薩沙這種偏遠的地方,隱藏自己的身份,真是少見的很。

如果她亮出自己的身份,哪怕是要求免費獲得他手上的一半奴隸,他也必須毫無怨言。

然而再怎麼好奇,他也不敢造次。得罪騎士公會的下場,不知道會是怎樣,但據說絕不愉快。

“算了,我還是別想太多吧。”

他看著手裡金燦燦的五塊金幣,心裡非常滿足。

帶著坑來的錢,裡布韋克識相地閃人了,避免奧希莉亞返回找他麻煩。       

另一邊,奧希莉亞的內心很焦急。

懷中的女孩呼吸紊亂,額頭燙得可以熬粥,看樣子已經病得很重。

看著可愛的女孩子在自己面前死掉,簡直是十惡不赦的罪過。       

她一邊跑,一邊呼喚女孩。      

“不要睡!不要睡!我命令你,不要睡!”奧希莉亞拿出了騎士團副團長的威嚴,語氣突然間嚴厲起來。     

聽到奧希莉亞強硬的命令,女孩的精神似乎振作了些,她虛弱地點點頭表示回應。

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時候睡著了估計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醫館並不太難找,因為在這裡行醫相當賺錢,很多有醫術的人都開起了醫館。

奧希莉亞看到前面的一家店鋪掛著醫館的牌子,不管三七二十一,立馬抱著女孩沖了進去。

醫館的醫生是個老頭,大概六七十歲,鬍子花白,一雙眼睛滴溜溜地轉著,看起來很精明。

看到有顧客上門,老頭趕緊從躺椅上起身,迎接生意。      

“醫生,快給這女孩治療!她快不行了!”奧希莉亞單刀直入。       

醫生老頭撚了撚花白的山羊胡:“可以倒是可以,但是醫療費可不便宜哦。二十塊金幣,如果給不起那我也無能為力。”

額,這老頭也是一個奸商。

但是,一個人的性命和二十塊金幣相比,孰輕孰重,她心裡已經有了判斷。

“成交。”

奧希莉亞沒有心疼自己的錢,將一把金幣放在一生老頭的桌子上。

老頭的眼睛立馬就亮了起來,死死盯著桌上,興奮地數著金幣的數量。

“別數了,趕緊救人!數量不可能會少。”

她強硬地揪著醫生的衣服,順便把女孩放到了床上。

醫生老頭若有所思地看了他她一眼,立刻開始給女孩進行治療。

他從藥瓶裡倒出幾顆看起來顏色很奇怪的藥丸子。

紅色黑色和紫色的藥丸,透著一股詭異的氣息,在她看來更像是毒藥。

“這是什麼?” 奧希莉亞有些疑惑。

醫生給病床上的女孩服下了藥丸。

“這是我們家族的祖傳秘方,能在極短的時間內讓病人恢復,但也只能治些小病。”

醫生的話並沒有打消奧希莉亞的疑慮。

“你確定能治好她?”她又反問了一句。

醫生老頭給人的感覺並不靠譜,而且,這女孩的樣子,看起來已經撐不住了。

醫生老頭吸了口煙,神態自若。

“如果治不好,你可以用手上的劍刺死我。”

他看著奧希莉亞腰上那柄劍。

大陸騎士工會……嗎?這女子果然大有來頭。

醫生老頭轉身,在破舊的木櫃裡翻找,木櫃的表面有些積灰,褐色的木漆也風化了,露出裡面的木頭渣子。

這老頭還是怎麼看怎麼不靠譜啊,奧希莉亞心想。

“這瓶藥,給你了。上面寫著對應的症狀,病了吃兩粒,藥到病除。“

老頭看起來很自信,眼角眉梢全是自戀的笑意。

奧希莉亞接過藥瓶,看也沒看就塞進了自己的包裡。

估計又是什麼奇奇怪怪的玩意兒,但她還是先收著。

說不定真的有用呢?

醫生老頭打了個哈欠,看了看天色,太陽已經準備落山了。

“該收攤了。”他伸伸懶腰,拍拍奧希莉亞的肩膀。

“小妞兒,我要收攤了,趕緊找個地方住下吧。這裡,晚上不安全。”

真是個莫名其妙的傢伙。

看著醫生老頭那種意味深長的笑容,奧希莉亞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那我走了,多謝。”

道謝過後,她抱著熟睡中的女孩離開了醫館,返回昨天下榻的旅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