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女騎士的後宮野望

One.邁開夢想的步伐(完) 皇城謎案與失蹤的少女

書名:女騎士的後宮野望 作者:花吻在上 本章字數:425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6


迷迷糊糊之中,奧希莉亞被樓底下的一陣喧鬧聲驚醒。

金屬碰觸地面的叮噹聲,蒸汽噴出的“嗞嗞”聲,機械活動的細微聲響和人的說話聲摻雜在一起。

門可羅雀的旅店門口,今天很不尋常,似乎聚集了很多人。

趕緊散去吧,讓我睡個好覺。

奧希莉亞用枕頭捂住耳朵,希望能將討人厭的噪音阻隔在外。

但噪音並不給面子,直直往她腦子裡沖,絲毫沒有退散的意思。

“搞什麼鬼啊,一大早的!”

看了眼牆上的掛鐘,也不過才早上八點多而已。但是,濃厚的睡意卻被那群“不速之客”驅散了。

奧希莉亞拖著沉重的身體,在陽臺上察看樓下的情況。

旅店門口站著一群穿著銀色重鎧的人,腳下是代步的機械坐騎,排氣孔還冒著白色的蒸汽。

他們清一色的銀色鎧甲,各自的坐騎上都配備了火槍。

至於傳統的弓箭和長槍,壓根兒不見蹤影。

“哇,好酷。”

奧希莉亞仔細打量著他們身上的裝備。

精良的裝備,閃爍著冷酷的寒光,比起長槍和重劍,那支看起來不到半米的火槍,威力似乎不俗。

她突然很想弄到一套這樣的裝備。雖然有可能背離格利德的騎士精神,但她希望自己與時俱進。

大鬍子的旅店店主一臉焦急,看樣子已經快哭了。

“騎士長大人,我的女兒她……她……失蹤了!”

店主結結巴巴,老半天才憋出一句話。

鎧甲上鑄著騎士長徽章的騎士歎了口氣。

“這已經是這個月的第五起案子了。”

身旁騎著機械重機,未著鎧甲的中年人面色凝重,一籌莫展。

“在這樣下去,整個皇城都會陷入恐慌。國民本來就民心不穩,每年都有人移民離開羅伯茨,要不了多久,羅伯茨就會成為名副其實的空城。”

看樣子,那位穿著黑色西服的中年人是政府的官員。

從他們的三言兩語可以獲悉,羅伯茨皇城正陷入難以預測的麻煩中。

官員和騎士長的話題始終圍繞在政治上,對於旅店店主的報案,卻置之不理。

店主好幾次想要插嘴,提醒兩人自己的事情亟待解決,卻畏畏縮縮,生怕得罪了他們。

這一幕自然也被奧希莉亞看在眼裡。

她歎了口氣。

果然,不管到了哪裡,上位者就是上位者,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已經是萬事大吉,哪還會處理無關緊要的事情?

那位店主果真是找錯人了。

她開始同情起店主來。一位深愛著女兒的父親,一直跟女兒生活在一起,某一天突然發現女兒失蹤了。那樣的絕望,滲透骨髓。

奧希莉亞想起,母親去世時,她同樣有著這樣的感覺。

“這些人才是國家的蛀蟲啊,拿著高額的報酬卻不辦實事。”

接下來的對話,她再也沒有興趣聽。搞不好,那個失蹤的女孩還真的被食人魔給抓走了。

兩個明帝國旅人的話在耳邊響起。

“這個月已經發生了第五起,說不定還真有食人魔呢?”

奧希莉亞對這種超乎常理的現象深信不疑。

不相信的,不代表不存在。

樓下的騎士簡單地調查了周圍的情況。

女孩失蹤的地點在旅店背面的一條小巷子裡。案發當時,女孩的手裡還拿著剛從麵包店裡買來的剛出爐的烤麵包。

此刻,變涼的麵包散落在地,而買麵包的人卻下落不明。

傍晚剛下過雨,原地還留著一些沾了泥的腳印。

看著鞋印的花紋,店主說到:“這是我女兒的腳印啊!”

除了女孩自己的腳印,周圍沒有留下其他的腳印。

“這簡直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

騎士長驚歎到。

確實,腳印到了這個位置就消失了。如果說有人將她擄走,應該會有其他人的腳印才是。

不僅如此,周圍也沒有發現被人攀爬過的痕跡。

那個可憐的女孩跟之前一樣,人間蒸發了。

騎士長對這樣的案子已經見怪不怪。

之前發生的好幾起案子,哪一件不都是這樣?

“真抱歉,這件案子,騎士團也無能為力。”

騎士長掀起面甲,朝著店主抱歉地鞠躬。

“這是一件無頭懸案,再怎麼查也不會有結果,請您節哀。”

顯而易見的,騎士團並不想趟這趟渾水。

騎士長的神情已經有些不耐煩。因為這件案子,他已經被團長罵了無數次“廢物”。

但旅店店主卻不肯放過尋找女兒的機會。

他握著騎士長坐騎的把手,似乎是“你不給我解決就別想走”的意思。

騎士長一看火大了。

“區區平民,竟然跟皇家騎士團叫板,不想活了嗎?”

火槍已經上膛,騎士長的面目有些猙獰。

這個死老頭真煩人,他想。

如果再繼續糾纏,就一槍崩了他。

騎士長掏出火槍的舉動嚇壞了店主。

他連忙鬆開握著機械重機的手,往後退了幾步。

“騎……騎士長大人……真對不起。”

長長的歎了口氣,店主終究還是放棄掙扎,退回旅店裡。

騎士長騎上自己的重機,吹了聲哨子。

“收隊!”

那些騎士們耷拉著腦袋,慵懶不堪,靠在重機座椅上打瞌睡。

得到收隊的命令,都喜出望外。

“準備下班了,又能回去睡懶覺咯。”

他們興奮地議論著傍晚安排的活動,跟剛才查案的模樣判若兩人。

一雙眼睛透過櫥窗看著這一切。

旅店店主攥緊了拳頭,恨得咬牙切齒。

“這些混蛋!”

櫃檯上擺放著一家三口的合照。照片中,三個人都笑得很開心。然而,當初充滿了歡聲笑語的旅店,就只剩下大鬍子店主一個人。

空蕩蕩的,孤寂不已。

低沉沙啞的哭泣聲響起。

雖說是不感興趣,但奧希莉亞還是在陽臺上看完了樓下發生的所有事情。

“真過分啊,那些人。”

旁邊陽臺的緹爾琺同樣穿著睡衣,模樣也有些睡眼惺忪。

的神色依舊冷冷的,神情卻非常不滿。

那些騎士的所作所為,似乎也讓她覺得氣憤。

奧希莉亞則是不敢相信。

“沒想到大陸騎士工會竟然會給這樣的人授勳,真是瞎了眼。”

緹爾琺的心對此早已平靜無波。

“我的父親也是位高權重的人,這樣的現象,對我而言已經屢見不鮮。沒有權勢和地位,是無法讓這些人替自己做事的。”

奧希莉亞從她的眼裡看到了麻木。

騎士團駐軍區。

羅伯茨皇家騎士團的團長掀翻了面前的辦公桌。

“你簡直是個蠢貨,連這麼簡單的案子也辦不好!這已經是第幾起了?”

團長往騎士長的臉上扔了一隻茶杯。茶水雖是涼的,但杯子卻砸破了騎士長的額頭。

鮮血順著臉頰流淌而下。

騎士長的表情隱忍不已,在上級面前,作為下級,他們沒有任何反駁的資格。

他低下頭,不停道歉。

“團長大人,真抱歉,是屬下的失職。我保證,一定會儘快找到綁架少女的犯人,還皇城一個安寧。”

深藍色的眼眸裡滿是恨意,但不得不強壓下來。

總有一天,騎士團團長的位置會是我的!

騎士長暗自發誓,眼裡殺意漸濃。

這個騎在自己頭上作威作福的傢伙一天不除,自己和手下兄弟的功勞永遠只能拱手讓人。

是時候了呢。

陰暗的廚房中,磨刀的聲音經久不息。原本就很鋒利的刀刃,變得更加鋒利。

刀面上映照出磨刀人深深的恨意。

這把刀,將會在今夜刺進所恨之人的體內,讓其鮮血四濺。

入夜,羅伯茨皇城的娛樂區燈火輝煌,相比白天的死氣沉沉,這片區域充滿了生氣。

不論平民和貴族,都在此消遣,流連忘返。

騎士團的成員每晚都會光顧這裡,就連團長也不例外。

團長是三十歲左右的壯年男子,屬於貴族階層的人士,整個皇城的人都禮讓三分。

收工以後,他會換上便服,到娛樂區去找幾個年輕姑娘消遣消遣。

騎士長也走在前往娛樂區的道路上。

但是,他並沒有心情到裡頭消遣。

半開的外套,裡面藏著磨得鋒利的刀子。

只要把那該死的傢伙引到失蹤案頻發的現場,就算是死了,也不會有人懷疑到自己的頭上。

畢竟,他時時刻刻都表現出一副尊敬長官,關愛下屬的模樣。

果不其然,騎士長在團長的必經之路上發現了他。

雖然夜色深沉,但那人的背影清晰可見。

不過可惜,你準備要變成一具屍體了,騎士長獰笑到。

他劃破了自己的手指,將血抹在臉上,衣服上,裝作被人襲擊的樣子。

接著,急急忙忙沖到團長面前,一臉驚慌。

“團……團長!不好了……食人魔……他出現了!”

看著騎士長一臉驚慌的模樣,團長心裡一驚,但更多的是興奮。

“在哪?”

如果能趁此機會抓住食人魔,可是大功一件。團長興奮不已,仿佛高額賞金已經垂手可得。

騎士長指著前面的一條巷子。

“食人魔在啃食著一個人的屍體,看樣子餓極了。”

深藍色的眼眸中帶著奸詐的笑意,隱匿在夜色中。

“快帶我去!”

團長深信不疑,並躍躍欲試,恨不得立刻拖著食人魔的屍體去領賞。

“在這把火槍下,什麼怪物也招架不住!”

兩人一前一後趕往“案發現場”。

然而,巷子裡空蕩蕩的,只餘下一小灘血跡和破碎的布條。

所謂的食人魔,根本不見蹤影。

團長低下頭查看血跡,嘴裡罵罵咧咧。

“又讓它跑了!你這廢物……”

責駡的話還未說出,冷冰冰的槍口已經抵著團長的後腦勺。

“很遺憾,團長大人。根本沒有什麼食人魔,最該死的人,其實是你啊!”

騎士長的臉扭曲變形,狂笑著,發出瘮人的笑聲。

這時候,團長才知道自己上當了。

“弗裡德,你這混蛋,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

團長的身體正在顫抖,說話也底氣不足。

如果騎士長開槍,他的一切就全完了。

絕對不要這樣!

“有話好好說,我……我提拔你當副團長……你放了我……”

團長思考著緩兵之計。

弗裡德這個死窮鬼,不就是想威脅自己上位嗎?只要自己隨便編個謊話,他一定會心動,放了自己。

到時候……

但騎士長卻賞了團長一個響亮的巴掌。

“去你的鬼話吧!你以為誰都那麼蠢?”

他朝著團長的臉上吐了一口痰。

槍口對準了團長的眉心,然後按下扳機。

“你就到地獄去當團長吧!”

一聲槍響,連遺言也沒留下,地上的團長已經沒了氣息,眉心上的槍口淌著血。

他怒目圓睜,對自己的死並不甘心。

騎士長往屍體上踹了幾腳。

“該死的傢伙,明天,騎士團團長就是我了。”

他低頭翻找屍體衣服上的口袋,將值錢的東西全部拿走。

手裡的錢包沉甸甸的。

“沒想到這傢伙這麼有錢,今天真是賺到了。”

騎士長將錢包收進自己的口袋裡,心滿意足。

他最後看了眼團長的屍體,卻毫無罪惡感,心中暢快無比,吹著口哨準備離開。

正所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騎士長設計謀殺團長的同時,也在被人算計著。

模糊的黑影閃過,一把利刃刺進騎士長的體內。

一個陰沉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

“你們這群社會的蛀蟲,全都該死。”

利刃拔出,又刺進,重複了十餘次。

騎士長掏出沾血的火槍,朝著身後那人胡亂開了幾槍。

“啊!”

那人似乎也中了槍,不再繼續攻擊。

幾秒鐘後,兩人一起倒地,發出沉悶的聲響。

騎士長失血過多,倒地後不久就沒了氣息,而刺殺者被打中心臟,一槍斃命。

小巷子複又恢復平靜,似乎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