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二章 翊坤宮留宿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3246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不多時,便傳進話來了,說皇上來用晚膳,了然的笑了笑,便吩咐下去準備著。溫儀正好午睡醒來,便也就留在我這兒玩鬧著。

“皇上駕到!”很熟悉的話,卻也很陌生,多久了,皇上沒來我這了,一個月還是半個月?

拋開如是思緒,整理了容妝,迎了出去,“嬪妾恭迎皇上。”在宮中,我從不肯輕易的放縱自己,且不論面對的皇上,即便是比我品級低的安答應,我仍然是不錯一點的禮數。深深的一禮,卻並不起身,只待皇上那聲“免禮。”

“溫儀今日很是想朕?”說著便抱起溫儀,逗弄著她,“來說給皇阿瑪聽聽,你都想皇阿瑪什麼了啊?”

溫儀很貼心,我的女兒,怎會不玲瓏?“回皇阿瑪,”脆生生的一句皇阿瑪,我知道,皇上最是喜歡,“溫儀想皇阿瑪能常來瞧瞧額娘和溫儀,還有,溫儀想華娘娘了,皇阿瑪好久沒有帶溫儀去見華娘娘了。”溫儀小,尚且不知她口中的華娘娘如今儼然只是是年答應了。

皇上仍然抱著溫儀,卻是頓了頓,這個動作很細微,卻也不是不能發現。他斂了笑容,只是出神的看著溫儀,我擔心他會龍顏大怒,畢竟華妃是現下最大的忌諱了。只是童言無忌,且他如此的疼愛溫儀,應是沒事的吧。

良久,他抓著正擺弄他鬍鬚的小手,道“嗯?溫儀想華娘娘了麼?為什麼會想華娘娘?”他如是問,我怕溫儀胡說,便搶先答道:“當初年答應對溫儀疼愛有加……”話未完,“朕是問溫儀!”生生的住了口,便是只能在旁伺候著。

“因為華娘娘對溫儀好啊,額娘常說,華娘娘對溫儀好,要溫儀把華娘娘當成親額娘孝敬,可是溫儀好久沒有看到華娘娘了,皇阿瑪,你和溫儀一起去見華娘娘好麼?”說到最後,那委屈的口氣,便是我聽了,亦不得不動容。溫儀果然聰慧,只是稍加點撥,便是明白其中緣由,且這話說的含蓄倒也是意思明瞭的。如今這番算計,只是想著皇上還能看著溫儀的面子上去見見年氏。

“琴默,此次平定年氏,你也是有功的,只是給個嬪位,倒也是委屈你了。”

皇上果真是起了疑心,此話便是試探於我,我如何能順著答,急急地跪下,垂目道:“嬪妾不敢居功,皇上平年家自是有皇上的道理,嬪妾此番說出年答應當年作為,卻也是為了免去皇上難處,只是,到底年答應於嬪妾有恩,嬪妾亦不敢忘恩,如今腆居嬪位,嬪妾已是不安,如何還敢說委屈?”頓了頓,續言道:“雖說年答應曾經利用溫儀爭寵,可是說到底也是因為太愛皇上的緣故啊,溫儀自小得年答應照顧方能出落的如此可愛,皇上,年答應即便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嬪妾不敢為她求情,只是懇請皇上給嬪妾機會報恩罷了。”說罷,深深的伏了下去,成敗便是此舉了。若是他帶著溫儀去看了年氏,那麼年氏再起便不是沒有機會,我也暫時擺脫了忘恩負義的惡名,若不然,只怕要另作籌謀了。

許久,皇上都未曾說一句話,正道糟糕,卻聽溫儀糯糯的開口道:“皇阿瑪,快讓額娘起來吧,地上涼呢,那次溫儀不小心摔在地上,華娘娘馬上就抱起溫儀,說地上涼,怕溫儀生病呢。”

“溫儀很想去見你華娘娘麼?那皇阿瑪便陪溫儀去吧。”說著便起身,“琴默一塊去吧。”說罷便大步的朝翊坤宮走去。是呢,寵了這麼多年,皇上又豈會不放一點感情?

“嬪妾就不去了吧,嬪妾自知無顏面對年答應,還是在自己宮中誦經贖罪好了。”今日皇上會去,保不得便會留宿,我若去了,豈不是自尋尷尬?尋個由頭避開便是了。

皇上也不多說,只吩咐好生伺候著便走了。宮裡又回到的那股子冷清。

溫儀被帶走了,無事便拿了絲線打起纓絡,左不過就是打發時間罷了。將要三更天,小紀子來回話說,送溫儀公主回房休息後,皇上在翊坤宮留了許久,方才從翊坤宮出來回了養心殿。賞了銀子,便也無心在打纓絡,只歪著想著這其中諸多的關係。華妃定是把握這個機會的,位份不重要,只要寵愛到了即可,只是依著華妃的性子,怕是又要好生張揚了,少不得明兒個要去一趟,如今甄嬛那邊恐怕也已經得知了消息,只怕要動手了也不定。如此這番的思量,一夜

卻是未曾安睡。

天方亮,去給皇后請安之後,往翊坤宮去。坐在轎輦上,想著方才在景仁宮的狀況,不免皺眉。皇后嘴上雖說是皇上念及舊情,年氏造化,但卻不是聽不出來,皇后心裡的憤恨,鬥了這麼多年,好不容易有了這個機會,卻沒有斬草除根,還似乎有死灰復燃的機會,怎能叫她不恨?甄嬛倒是一臉的平和,位置可否,只是那沈眉莊的眉目中隱隱的透著狠戾,也是,幾次三番的差點命喪年氏之手,她如此想法亦是正常。倒是甄嬛如此平靜倒有些捉摸不透了,甄嬛如此聰明,皇后並不好掌握,相反的,倒是安貴人要好控制的多了,也難怪皇后會把安貴人留下了說話了。既然他們已經生了嫌隙,倒不如借著皇后的手除了甄嬛,如今年氏不過是個答應,皇后應是不會再多顧慮,畢竟在她眼裡,以皇后之尊對付一個小小的答應是足夠的勝算了。

今日的翊坤宮較之昨日,果然多了分人氣,昨夜皇上雖未留宿,但至三更天方才離開,這就足夠了,足夠讓這個皇宮震動了。瞧著那年氏今日的臉色更是嬌豔了不少:“姐姐好福氣呢。”

年氏見是我來,也不似昨日的那般的倨傲,但是那常年的高位,讓她習慣了居高臨下,如今雖不熱情,卻也算是好的了:“頌芝,去上茶。襄嬪怕是才請安就來了吧,倒是不怕人知道。”閉口不提昨日之事,看來年氏經此一事,長進了不少,如此便好,到底是將門之後,有些謀略,若是她拿這事兒到處說,只怕我的苦心終究還是白費的。

“怕什麼?昨日皇上在翊坤宮待到三更天才走的事兒已是合宮皆知的,妹妹念及舊情,頭一個的來看看姐姐,誰還能說什麼?何況甄嬛本就不曾真心信過我,我又何必太在意她?”言罷,只是笑顏相對,想來她是明白的。

“如今本宮還不是甄嬛的對手,但終有一天本宮要將今日的恥辱從甄嬛那個賤女人的身上討回來!”繼而,笑道:“只是本宮還是需要有襄嬪的説明,一如從前。”

和從前一樣麼?可是你已經和從前不同了,從前的你斷不會說出幫助一詞,你始終是那麼的高傲,如今你竟然會放下自己的身段,說出幫助這個詞,我選擇你,到底是對是錯?面上未露情緒,只是笑道:“姐姐多慮了,今日前來便是有事與姐姐說來。”

年氏會意,頌芝更是會看眼色的,便帶著那幾個今日才從內務府送來的丫頭奴才們出去了。

“昨日一事,是否再得聖寵這端看姐姐的,妹妹這兒要說的,便是姐姐身邊的人可是要好生的管管?姐姐如今到底是宮妃,甄嬛不好明著下手,擔保不齊就會背後動手腳。這起子奴才姐姐還不知道?都是些沒心性兒的,姐姐可要仔細著些。再者便是如今形勢對姐姐不利,姐姐目前還是要避了這鋒芒的好,且不論昨日到底如何,這事兒在其他人眼裡已經是足夠讓她們眼紅的了,若是姐姐借此便搶了風頭,只怕是不妙。”說到這兒,不覺好笑,想你年氏入宮如許年,卻真是樹敵無數,如今你一倒,合宮裡都在拍手稱快。

一聲冷哼,當年華妃那股子驕縱透體而出“本宮倒要瞧瞧,她甄嬛能把本宮如何?那起子奴才,本宮還不會放在眼裡!那些不入流的下作手法,本宮不屑也不怕,誰要是瞧著礙眼兒了,儘管給本宮來,本宮若是怕了一點兒,便不是年家的女兒!既然本宮昨日敢留皇上到深夜,自然就不會怕這些牛鬼蛇神的!”

“姐姐如此說,那妹妹也不便多做叨擾,先回去了,只望姐姐能多想想妹妹方才的一番話”臨走前,想來還是提醒一句的好“姐姐也還要多留意皇后。”

這聲留意,不知她是否會放在心上,許是不會的,少不得我要多費些思量。

“音袖,留意著這幾日碎玉軒和存菊堂的情況。”安貴人,你到底如今還是要依著甄嬛,皇后若有動作,必是讓你與甄嬛協商,加之沈眉莊的關係,只怕碎玉軒不日便會有動作了。

忽又想起了什麼,“音袖,拿了我房裡的那支靈芝草,去端妃娘娘那兒,就說本宮若得空了,便去瞧瞧她,叫她好生的養著身子。”既然你甄嬛想要收買人心,那麼這事兒不若就有我來做,端妃既然喜歡溫儀,溫儀能多一個人照拂自是好的,這個人情,我曹琴默要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