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三章 拜會端妃逃過一劫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301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不知道是不是該慶倖自己早一步的去拜會了端妃,猶記得那是臘月下旬,距離除夕年關不過十日許,想著日前便已經讓音袖去端妃處送了靈芝,這麼些時日了,也是該去走一走了,便也打點著精神去見見這個常年不出的娘娘。其實自己心裡知道,能在華妃的打壓下活到如今的端妃斷斷不會是個小角色,想要拉攏她,只怕不是朝夕的功夫。何況因著那些子陳年舊事,端妃與年氏斷斷不能和平相處,連帶著,應是也忌諱著我呢,這個人情,我要送出去,看來還是需要多費思量的。

“端娘娘萬福。”溫儀從來不認生,加之那日御花園發生的事情,倒是對端妃多了些親近,端端正正的行了個禮,脆生生的一聲萬福,讓端妃初見我時淡然的臉上掛上了笑意。

“端妃娘娘萬安,”跟著行禮後,笑道:“溫儀自那日之後便總是說要來給她端娘娘請安,嬪妾唯恐擾了娘娘休息,這才一拖再拖,眼見著要到年關了,便想著帶了溫儀來,一來多謝娘娘那日相救,二來也是提前給娘娘拜個年。”

端妃在看到溫儀的時候,眼角流露出來的那種慈愛讓我心驚,若是甄嬛真的以溫儀為條件,只怕端妃真是會應了甄嬛的。可是那般的在乎溫儀,卻也讓我安心,溫儀向來在我身邊長大,對我的依賴超過一切,若是端妃真的愛溫儀,便不舍的傷害溫儀,如此我不僅能躲過這一劫,只怕日後還能多了端妃這個靠山。

“是襄嬪啊,坐吧,吉祥,上茶,”言罷,不再看我,只是朝溫儀招招手“來,小溫儀,到端娘娘這兒來。”溫儀看了看我,然後手腳並用的爬到端妃身邊,伸手拿了塊點心,自己吃一口,剩下的送進了端妃的嘴裡。溫儀貼心,看著她如此,我何嘗不心酸?宮中的勾心鬥角終究還是影響到了我的孩子,皇宮裡的孩子,又有誰是真的簡單的?

接過茶水,只是淺嘗了一口,收了收心神,笑道:“溫儀和娘娘真是親呢。”一個能在宮裡浮沉這麼多年的人,有很多事情是不需要說明白的,我也不指著她能和華妃相處,畢竟那壺紅花橫在中間,永遠不能消弭,但是若是能讓她依舊回到中立,便是大大的受益了。“溫儀,以後常來陪陪你端娘娘好不好?”

溫儀乖巧的點頭:“那額娘要常帶溫儀來。”心中沒來由的一暖,她是那麼的依賴我,端妃如果真的愛溫儀,又如何願意殺母奪子傷害溫儀呢?溫儀的這句話,讓端妃溫柔的臉有一瞬間的詫異,旋即很快的有恢復了那種溫柔,只是眼底多了一點釋然。也許,在這件事情上,端妃不會干預了。離別時,我隱約聽到端妃吩咐吉祥說:“讓肅喜著手辦吧。”肅喜,若是沒有記錯,那是在翊坤宮當差的人,還真是來得巧,肅喜辦什麼事不知道,但是一定和年氏有關係,看來端妃是想除了年氏,讓我死心塌地的能跟著她們。前是狼後是虎,選擇你們,倒不如還是選擇年氏,與虎謀皮,只怕到頭來還是難逃殺母奪子的結局。

果不其然,幾日後的夜裡,碎玉軒便著火了,說抓住放火的奴才就是肅喜。皇上震怒,著皇后與敬妃處理此事。如此一來,皇后敬妃與年氏宿敵已久,這件事想必定會栽在年氏的身上。幸而早前便提醒了年氏,提防著底下的人,又讓她選擇祠堂懺悔,隨身只帶著頌芝與周寧海,年氏倒也配合,果不其然,年氏才離開兩日,便發生了此事。如今端看皇上如何看待此事了。所幸皇后沒有把握好足夠的證據,年氏只是得了個管教不善之罪,罰了半年俸祿。只要命還在,一切都有機會。

抬頭看看天,入春之後,鮮少的晴天,乾淨透明的。過兩日就是甄嬛封妃的日子了,皇后應是按耐不住了吧。唇角微翹,在心中盤算著皇后和甄嬛兩個人之間的勝負,呵,枉你甄嬛一世聰明,卻不知道替皇后辦事,不過是為虎作倀,事成之時便是猛虎反噬的日子。雖不知皇后的計畫,但是若是皇后此時不動手,等甄嬛坐穩了菀妃的位置,再要動手可就不容易了。

年氏低調了數日,終是難耐,那日去翊坤宮,更是問我這日子何時才是個頭,思及此,哂笑,快了,甄嬛與皇后狗咬狗之後,便是我們的崛起之時了。

年氏的倒臺,原來身邊的人倒是少了不少,雖說宮裡生存不是人多便好,但是若是孤軍奮戰,只怕死的會更快。如今新入宮的都是此次平年羹堯的功臣之後,要聯手是根本不可能,但是安陵容卻的確是個好的選擇。年氏雖說是給過安陵容難看,但是到底也不是深仇,何況皇后日日讓她服下的湯藥豈能不叫她含恨。若是能爭取來,倒是個不錯的。

“娘娘,碎玉軒出事了。”平靜兩天之後,小紀子帶回來這麼一個消息,停下手上的纓絡,示意音袖把其他人帶下去。

“出什麼事了?今日不是她封妃的日子麼?會有什麼事?”甄嬛向來謹慎,如此重要的日子,怎會真的讓它出事?還是皇后終究是略勝一籌?

“聽說是大不敬呢,她誤穿了純元皇后以前的吉服,皇上龍顏大怒,將她禁足了。”

誤穿,這晉封的吉服是內務府準備的,斷斷沒有錯的道理啊,“你說是誤穿純元皇后當年的吉服?”看到小紀子點頭確認,不禁有些疑惑了,這純元皇后的衣物向來都是皇后保管的,怎的會到內務府的手裡?即便是皇后授意了,這調換吉服也是大罪啊,內務府如何敢怎麼做?即便都成功了,那甄嬛難道就看不出這衣服並非新制的?這其中到底是出了什麼事?為何皇后要用純元皇后的舊服來加害甄嬛?似乎這其中有著我不知道的某種聯繫。想著自甄嬛入宮到現在所發生的每件事,似乎都透著股說不清的秘密,包括端妃的無端親近,此事連年氏都不知道,只怕真和當年的純元有莫大的關係。

“音袖,你去細細打聽一下碎玉軒的消息,”瞧著音袖離開,我也收拾停當了,往存菊堂去。如今能和碎玉軒有直接聯繫的只有惠貴人了,願意真心幫甄嬛的也只有惠貴人了,所謂關心則亂,如今要知道事情的始末,怕是只有去存菊堂了。

“惠貴人先莫著急著送客,聽本宮把話說完也不遲。”不出所料的,沈眉莊此刻極是不願意見著我,但是這確實是個好機會,“莞嬪既然是被禁足,你如今著急也無用,倒不如合計著如何救人,當初莞嬪也算是幫過本宮,如今權當本宮還她一個情。”

沉默良久,“既如此,那襄嬪娘娘請說,彩月,上茶。”

“皇后的為人,與當年的華妃相較,惠貴人是明白人,其中的利害自然也知道。如今這大不敬的罪名,雖說是莞嬪自己的不慎,可這其中保不准便是人為,否則怎麼如此湊巧?”說著,頓了頓,續言,“只是奇怪的是,到底純元皇后的吉服怎麼會變成莞嬪的吉服,難道惠貴人沒有想想?其次,皇后之所以能穩居皇后的位置,左不過是因著她是純元皇后的妹妹罷了,從來皇后對於純元皇后的衣物都是謹慎保存的,為何她此次獨獨的將這保命的護身符拿出來,用來陷害莞嬪?這其中的隱情惠貴人難道沒有琢磨?”看著沈眉莊因著我的話而略皺起的眉,笑道:“惠貴人若要救莞嬪,這才是真正的結症所在,只有清楚其中的關係了,才能一勞永逸啊。”說罷,只是含笑的看著沈眉莊,我相信她會聽我的話,畢竟說這些,我也是出於真心,因為這些不僅僅能救甄嬛,同樣以後也是對付甄嬛的利器。

“襄嬪如此說來,倒是有些蹊蹺,只是這裡面的道理,我如何能知道?如今莞嬪禁足,我亦是不得探望,其中曲折我也不十分清楚,如今能做的,也只能等皇上想明白罷了。”

“雖說太后已經不管這後宮之事了,但是惠貴人還是可以一試啊,”言及於此,我也起身告辭,“惠貴人自己把握吧,本宮能做的只有這些了,也算是還了莞嬪的情了,本宮回去了。”

我相信,一定會有消息傳出來的,宮裡本來就沒有不透風的牆。讓小紀子把溫儀帶來,一路便往養心殿的方向走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