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五章 華貴人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3432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甄嬛出宮後,這後宮中便是皇后一人獨大,多年的夙願終於達成,皇后躊躇滿志的扮演著她的賢良,後宮漸漸的變得波瀾不驚,似乎一切都很和諧。但是這看似的平靜的背後,卻又有著似乎讓人無法喘氣的壓抑感。似乎再明媚的陽光都無法驅散這股心頭的陰霾。

皇上更少來後宮了,幾乎半月能來一次便是好的,即便是來了,也只是去那幾個固定的那裡,因著溫儀的關係,倒是能每一兩個月見著一次皇上,只是皇上除了和溫儀玩鬧,幾乎不再與我多做交流。偶然的那次,也只說若是朧月能有溫儀這般可愛便好了。朧月,皇上幾乎給了她所有的愛,甚至超過了我的溫儀,幸好只是個公主,且是敬妃在撫養,依照敬妃那性子,是斷斷不會威脅到我的溫儀的。

瞧著已經沉寂了這大半年的皇宮,心下算著,該是年氏複寵的時候了。早前就買通了小夏子,得知皇上後日要去上林苑散心。上林苑離皇宮並不遠,因著有個百獸園,皇上若是煩悶了,便上那去打獵。只是是否有隨行的妃嬪,就端看皇上自己的意思了。

打點著往翊坤宮去,方進門,便問道:“姐姐可是準備好了?”

“準備什麼?”年氏有些惱怒的道,“這甄嬛都去了甘露寺大半年了,到底還要本宮等到什麼時候?皇上現在沉默寡言,本宮卻只能在這裡乾著急,你明明知道本宮最看不得皇上煩心了!你倒是給本宮說說,本宮還要等多久?你倒是說啊!”即便隔了這麼許久,她身上的那股氣勢一如從前,仿佛位分的高低絲毫不能讓這個女人明白今非昔比,似乎只要是她年世蘭,那麼便無需收斂的小心做人,即便是我為嬪,她為答應,她與我說話的時候,依舊是那般的不可一世,我也不惱,其實自己何嘗不曾羡慕過她呢?能如此的快意生活。

只是端起杯子,抿了抿茶水,如今的翊坤宮,哪裡還會有好茶?放下杯子,拂了拂衣袖,不緊不慢道:“姐姐莫急,妹妹這不是來叫姐姐準備著麼?”聽到我的話之後,年氏果然是平復了心裡的怒氣,不禁笑道,“姐姐還是這般的急性子。”頓了頓,續言:“入宮這麼多年了,姐姐馬上的功夫可有落下?”

“雖說是入宮後便鮮少騎馬,但是我們年家的兒女豈會忘記騎馬?哥哥就是在馬上給皇上打江山的,本宮當年也是因為賽馬,才被皇上帶回王府的!”說到騎馬,華妃的眼睛亮了起來,那種倨傲的神情,真真是有那股子舍我其誰的英氣,嬌媚中帶著颯爽,難怪皇上會寵她多年,當真不僅僅只是因為年羹堯的緣故啊。

“後日皇上會去上林苑,姐姐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了吧?皇上喜歡姐姐什麼,姐姐應該比妹妹更清楚,妹妹先祝願姐姐一切順利。”說著道了聲萬福便離開了。如今後宮清一色的女紅妝,年氏比我更明白,如今什麼能讓皇上眼前一亮,這一切都無需我多操心。

幫年氏,不過是為了讓她替我擋掉諸多的風險,如今時機已是成熟,有年氏的複寵,方才能有我曹琴默的安生。她越是風光,越是吸引住所有的視線,我就越是能護住我的溫儀成長,唯一擔憂的便是她對溫儀的愛還是一如從前,怕她再對溫儀做出什麼傷害,我不得不多為溫儀尋找一份庇佑。找皇后,無疑是與虎謀皮,放眼宮裡,那幾個正得寵的祺嬪和安嬪更是不可能,齊妃向來都是個沒主意的,更何況她們都是皇后那邊的。敬妃更是一心一意只護著朧月,其他的萬事不再過問,惠貴人是斷斷不會願意與我結好,如今便只有端妃算是一個能說得上話了,只是端妃卻不是那麼好親近的。

小夏子的消息果然沒錯,皇上下了早朝,便帶領幾個近臣和侍衛去了上林苑,年氏更是早早的買通了西華門的守衛,悄悄的離宮。這本是天大的事情,後宮女子怎可隨意離宮,只是一來年氏沉寂了這麼許久,宮裡的注意力早就不在翊坤宮,二來便是年氏積威已久,況且這些守衛當初多少也受到了年家的照顧,如今能睜隻眼閉隻眼的,也就當是報了當年的恩罷了。站在窗前,望著西華門的方向,成功與否就端看年氏你自己的造化了。

“主子,皇上回宮了,今天翻的是年氏的牌子。”音袖進來替我梳洗,也順便帶給我了這麼個算不得好也算不得壞的消息。皇上果然是個念舊的人,他會忘不了純元皇后,自然也不會忘記當初年氏給他帶來的心動,只是,如此一來,年氏再次站在了風口浪尖,日子更加的要謹慎了,而我,許是也要更加費心了吧。

躺在床上,輾轉難眠,

現在宮裡難眠的恐怕絕不只有我一個,皇后必不用說,好不容易倒下的年氏居然在這個時候被翻了牌子,怕是她萬萬也想不到的,她一手提拔上來的安氏和瓜爾佳氏在如今尚且不能讓皇上多進後宮,一個曾經勢敗的年氏,居然在皇上未曾踏足後宮半個月的時候,被翻了牌子。應該不久就會聽到皇后頭風發病的消息吧。皇后那邊的人既然不得安睡,那麼端妃呢?是否也在為著年氏的侍寢而謀算著什麼?如此這般的思來想去,竟又是一夜未曾安睡。

既是睡不著,不若早起去景仁宮給皇后娘娘請安,才入殿內,便覺著這氣氛似乎有些低沉,莞爾一笑,全然不顧這低沉的有些駭人的氣氛,“嬪妾給皇后娘娘請安,皇后娘娘萬福金安。”說罷,便往祺嬪旁邊的位置走去。

“喲,襄嬪姐姐今兒個是怎麼了,昨兒個夜裡沒睡好麼?怎麼眼睛有些紅紅的?想來自己的舊主再的聖寵,襄嬪姐姐高興的睡不著吧?只是不知道人家是不是這麼想,這得寵之後,是不是最先邊想著要對付一個曾經背叛自己的人呢?”尖銳又譏諷的聲音,不用看也知道是祺嬪,她不過只是皇后的馬前卒,不足為患,更不值得和她計較。

笑道:“多謝祺嬪妹妹替本宮打算,昨日因著溫儀公主鬧騰,才沒睡好。”頓了頓,盯著她的眼睛,道:“年答應亦是宮妃,被皇上寵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本宮何必因此而有喜有憂?”說罷,穩穩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波一掃,將眾人的表情都收入了眼底。

“祺嬪你也真是的,這年氏只是個答應,又沒了年家撐腰,皇上不過是一時興起而已,何必計較。”齊妃皺著眉頭說到,“皇后娘娘向來寬厚,不喜歡後宮爭寵不斷,哦?”說罷陪著笑朝皇后看去。

“年答應到!”宮外江福海的聲音傳來,殿內頓時安靜,大家都眼巴巴的看著這個掀起波瀾的年答應。

“給皇后娘娘請安。”年氏依然不改當年的傲慢,只是微微了屈了屈膝。

“恩,坐吧。”

“年答應可真是來得早啊,還當自己是華妃?”說話的是齊妃,似乎從很早開始,她總是喜歡與年氏對著,卻從來都未曾贏過,這次,也不會例外。

“皇上不讓嬪妾早起,說是昨兒個累著了,讓嬪妾好生休息著,這才來晚了,齊妃姐姐若是不信,斷可以去問皇上啊,哦,瞧嬪妾的記性,齊妃姐姐應該是許久都未曾見過皇上了吧。”沒有了華貴的首飾,卻更顯得年氏嬌媚,那份天然生成的美,確實不需要那麼多的點綴。如此這般的嫣然一笑,卻生生的叫齊妃說不出話來。不覺心下哂笑,齊妃你何苦自討沒趣呢?

“年答應是否該解釋一下昨日為何會出現在上林苑?宮妃私自出宮可是大罪啊!”皇后嚴厲的開口問道,指著抓住這麼個錯能再次壓住華妃。

“皇上都未曾怪罪,皇后娘娘何必抓住不放?”年氏始終能抓住皇后的弱點。

皇后被年氏的一句皇上未曾怪罪給滅了氣焰,臉色更是難看。

“年答應這話就不對了,皇后娘娘統領六宮,這後宮的大小事,娘娘自是應該過問的,私自出宮是大罪,皇上不計較,那是皇上仁慈,皇后娘娘若是連問都不能問,那便是皇后娘娘的失職了。”坐在一旁始終沉默的安嬪淡淡的開口了,不疾不徐的說來,也聽不出是諷或者是質問,似乎說這些,不過只是接待年氏的問題罷了。

“你是個什麼東西,別以為自己是嬪了就了不起了,會唱兩首小曲兒就把自己當回事兒了?只要皇上不追究,那麼這事兒便不是事兒,還是安嬪你覺得是皇上昏庸?置規矩於不理?”年氏向來嘴利,何況句句扣著皇上,到底也叫底下人沒話說。

只是奇怪的是惠貴人,按理說,她該對年氏恨入骨髓,如今不幫襯著皇后來扳倒年氏,反而是一言不發的坐在一旁,倒真是一時想不明白了。

還未等其他人插嘴,蘇培盛卻帶著皇上的口諭來了,擢升年氏為貴人,複賜封號華。一時間滿店的人都有些怔住了,答應到貴人,連跳兩級已是違了規矩,更是賜下封號,華,難道暗示著皇上又將獨寵她一人了?

跟著謝了恩,皇后鐵青著臉,一句乏了,便叫我們都散了去。

“恭喜華貴人了。”頌芝他們早就得到了消息,專門在宮裡候著了,我亦是隨了他們道了聲恭喜。

年氏春風滿面,笑道,“急什麼?該恭喜還在後頭呢?現如今只是個貴人,本宮日後有的是你們恭喜的時候!”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