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六章 拉攏端妃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3225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年氏便如此高調的回到了眾人的眼中,有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也有人憤憤不平,更有人嫉妒的紅了眼睛。這祺嬪便是紅了眼的一個。

我只坐著打著纓絡,音袖在旁邊不鹹不淡的和我說著才發生的事情,“皇上今兒個翻了華貴人的牌子,正在華貴人處用晚膳呢,誰知道祺嬪身邊的丫頭去了,說祺嬪病了,晚膳沒怎麼用就給吐出來了,皇上一聽是吐了,還道是祺嬪有孕了呢,便急急的去了,這不?宣了太醫來瞧,才發現是下午的點心吃多了。但是這麼一來,皇上也就留在了祺嬪那裡,華貴人氣的臉都青了。”

聽罷,輕笑出聲:“呵,看來之前皇上是把祺嬪寵昏頭了,向來只有年氏搶人的道理,這次年氏吃了虧,指不定什麼時候祺嬪就得還上了。”最後一個收尾,整了整,一個雙心梅花絡便是完成了,讓音袖收拾著,接著說,“年氏的性子你也知道的,這麼大的屈辱,她豈會受下了?祺嬪怕是以為自己是嬪位了,年氏只是個答應,會讓她三分,殊不知當年華妃是搶了多少次皇后的日子。位分,她從來不會放在眼裡的。”

音袖收拾了手上的活,問我:“娘娘,恕奴婢多嘴,奴婢始終不明白,娘娘您為何要幫華貴人?您自己得寵不是更好麼?”

“本宮若得寵了,不是就把自己放在了人家的刀劍之下麼?你且看如今得寵的幾個,不是家世背景便是有個靠山的,本宮既然沒了這麼些倚靠,如何敢爭寵?只怕不寵反而獲得更久些。何況本宮又是有子嗣的,雖說不是阿哥,但也到底是個保障,若是本宮得寵,難保不會有人對本宮的溫儀下手,那本宮便得不償失了。”笑了笑,續言道,“在年氏之下,雖說多少會受點氣,但是卻能擋去諸多的鋒芒,年氏專橫,若是一朝的寵,自然是鋒芒畢露,那些子女人,多半不是對手,你說,有年氏在前,本宮不就能在夾縫中得著點安穩?這對本宮,對公主都好,更何況宮裡的孩子本就早熟,我也只能盡力給溫儀一個相對單純的世界,不想她太早的捲入到這個紛亂的鬥爭中去,只是……”想到之前溫儀的貼心,既溫暖又有些心酸,宮裡的孩子,總是不能單純的過啊,即便我保護得再好,到底還是不能避免讓她接觸到這宮裡的爾虞我詐,小小年紀,竟要去耗費這麼多的心思,說不心疼是假的。都是額娘沒用,是額娘不夠強大保護你,才讓你早早便要學會這宮裡生存的算計,額娘會變強的,額娘要好好護著你,想著,不禁便淚流滿面。

接下來的日子,就是華貴人無限的風光,皇上漸漸的多進後宮了,但是十有八九都是去了翊坤宮,祺嬪許是那日搶了華貴人的恩寵之後,更加得意了,但凡皇上去了別的妃子那裡,她都要鬧上一番,讓我奇怪的是,年氏居然忍了這麼些天。看著天到不是太熱,初秋的天,微微有些涼風,便帶著溫儀常常去端妃娘娘那裡坐坐。

端妃娘娘沒有孩子,而宮中統共就這麼幾個孩子,朧月太小,敬妃更是不願意帶來端妃這兒,怕沾了病氣,三阿哥在皇后手裡,自然是不會來了,於是她把愛幾乎都傾注在了溫儀的身上,甚至不少於我這個額娘,溫儀和她也親,因著溫儀的關係,她待我倒也不在冰涼。其實端妃也可憐,若不是年氏,她亦是也有了一兒半女的,如今只能看著溫儀,寵著溫儀,可是,再疼,再寵,也到底不是自己的孩子啊。

“娘娘,嬪妾想到個事兒,不知道娘娘可有興趣一聽?”

“願聞其詳。”

“娘娘膝下無子,可是這宮裡頭,沒有額娘的公主阿哥卻是有的,娘娘何不去求了皇上?那四阿哥,雖說雖說因著生母的事情,不得皇上厚愛,可是,娘娘可曾想過,如此才是最適合娘娘的?嬪妾私以為,那四阿哥即便再不得皇上喜愛,卻也到底是個阿哥啊,常年無人照管的在園子裡,也不得入宮來,若是娘娘球了皇上,這孩子一下子得到了缺失多年的母愛,豈能不親近娘娘?再者,娘娘本也不是個愛爭愛奪的性子,如今便是有了這麼個四阿哥,一來可以免了膝下無子的孤苦,二來四阿哥不得皇上喜愛,也自然就少了許多的麻煩,娘娘也自然可以少了那份兒爭奪的煩惱,再者,沒了那麼些爭奪,娘娘不也就能看著他健康的長大?嬪妾想

娘娘也自是不願自己的孩子為了爭權丟了性命吧?如此一來,娘娘也有了自己的孩子,那四阿哥也有了額娘,豈不是皆大歡喜?”

端妃沉靜了許久,只是看著溫儀微笑,我不知道她到底是如何打算的,但我知道我的話,一定讓她心動,對於一個始終沒有孩子的女人,能有個孩子,是無可抗拒的誘惑。

“襄嬪果然是好打算,難怪華貴人當初那麼倚重你,這事兒,既然是襄嬪提出來的,本宮也就煩了襄嬪去替本宮籌謀吧,只是怕皇上會不高興。”說罷,便只是逗弄著溫儀,不再看我。

“哪能兒啊,只怕皇上也惱著呢,這每次去園子裡四阿哥都鬧騰,如今有個人能管著些,皇上怕是高興還來不及呢。”說罷,便了笑了起來,端妃這是接受我的示好,那麼是否表示端妃起碼不會再來算計我呢?

從端妃那裡出來,一路上便在想,我在皇上面前本就說不上話,如今端妃將這麼個棘手的問題丟給我,算不算是自找煩惱?若是皇上不允,那麼不是好好的便失了這份保障?似乎走不完的長廊,沒的升起了股煩悶。奶娘抱著溫儀,跟在我身後,“額娘,溫儀想見皇阿瑪了。”

抱過溫儀,笑道“那額娘帶溫儀去見皇阿瑪吧。”笑裡有的是無奈和感慨,其實我何嘗不明白溫儀此時去見皇上的意願呢?她不過只是想要幫我罷了。緊了緊抱著溫儀的手,這深宮中,暗潮湧動,而我們母女,是彼此擁有的唯一了。

“皇上在和果親王下棋呢,不見人,還請娘娘先回宮吧。”

“那有勞蘇公公替本宮向皇上說一聲,溫儀想皇阿瑪了。”見蘇培盛點頭稱是,便笑著,微微頷首,對於蘇培盛,禮遇一點自然是好的。

皇上但凡是有什麼心事,多半會傳了果親王來下棋品畫,朝堂上的事情我自是不知,即便是知道也無用,家裡已經落寞,也指不上在前朝能有個家族靠山。其實何必呢,年氏,成也哥哥敗也哥哥,倒不如乾乾淨淨的不問廟堂,反倒是活的安穩些。

“額娘,你說皇阿瑪會答應溫儀所有的要求嗎?”溫儀拉著我的衣袖道。

笑著點了點頭,“你皇阿瑪最疼愛溫儀了。”皇上子嗣少,三阿哥不成器,皇上恨鐵不成鋼,四阿哥生母低賤,朧月還小,要說起來,皇上這些兒女裡面,也只有我的溫儀最得聖寵了。

翌日,年氏邀了我去翊坤宮坐坐,心裡也明白,不過就是為了那麼點子事情罷了,連續被搶了幾次恩寵,年氏終究是忍不住了。

“好一個祺嬪,竟敢在本宮的頭上撒野!總有一天,我叫她死在我手上!”憤恨的說罷,便狠狠的盯著我,道:“曹琴默,你是哪根筋壞掉了,居然去拜訪了端妃!”

“姐姐息怒,妹妹不僅僅去拜訪了端妃,還要給端妃個孩子,”搶在年氏發火之前,接著請示,“妹妹這麼做,也是為了姐姐啊。”

“為了我?你在說什麼胡話!那端妃當年害的本宮小產,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竟然還要給她個孩子,你是嫌我得麻煩不夠是不是!要再找個人出來和本宮做對嗎?”

“其實姐姐何必發怒呢?姐姐你好好想想,這宮裡,除了妹妹,還有誰能幫姐姐?當年姐姐在宮裡樹敵,以至於出事了也沒人能說上句話,難道姐姐還想一直這樣下去?雖說如今甄嬛出宮了,已是沒有什麼大礙,那麼皇后呢?姐姐可曾想過,依照姐姐今時今日的處境,真的能鬥得過皇后?而端妃,皇上對她禮待有加,即便是當年娘娘那般的打壓,仍然能活到現在,憑著這點能耐,就值得我們去爭取,何況,端妃娘娘侍奉皇上最早,這就是皇后也要忌憚三分的,難道姐姐不明白,這宮裡,人多不一定贏,但是人少一定會死的道理麼?”

“哼,那本宮也不需要她的幫忙!”嘴上如是說,到底還是底氣不足,年氏聰明,她不會看不明白如今的形式的,其實就算是甄嬛已經出宮了,這其中亦是有許多算不得准的事兒,憑藉著她和純元皇后的那股子聯繫,再加上皇上對純元皇后的感情,若是她想,亦不是不可翻身的。

“那本宮便不再多問了,你且好生安排著,現在本宮要做的是好好收拾祺嬪那個賤女人!否則還真是以為本宮是個好性子的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