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九章 害朧月琴默禁足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2572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朧月公主倒是沒有什麼大礙,只是略微的有些炎症,聽太醫說,只是人還小,腸胃太弱的緣故,故而才會有嘔吐和腹瀉的現象。雖說無甚大礙,但是到底聽著心裡也是難受的,若是這次換做是溫儀,我更是不知道該如何的心疼了。

閉了閉眼,定了定神道:“音袖,去取了庫房裡那些溫和腸胃的藥材並了那山藥糕隨本宮走一趟吧。”終究是去說服敬妃,還是真的心疼朧月想去瞧瞧她,這其中的真假,我自己亦是難辨。奈何這宮闈中,最容不得的便是這多情,不論是對誰,總是能生出個事端來。因著溫儀的緣故,我不得不在後宮中逐漸的狠下心來,唯恐會因著自己的軟弱而牽連到溫儀,同為人母,現下朧月多少是因著我而有了這麼個病魘折磨,敬妃如今的心痛,將心比心我如何會不知?原本那些子食材,一般人吃了自是無害的,這初秋的暑熱反到是吃了好的,只是朧月尚且年幼,難以承受那些子寒涼的食物,因著受了這麼些苦,這心裡總是不好過的,若不去瞧上一瞧,到底心裡過不去。

“敬妃娘娘,公主可還好?嬪妾昨日便想來,只是想著太醫尚在診治,嬪妾來了,也是圖添麻煩,只是這一夜都睡得不安穩,這不今兒個一早給皇后請了安,便匆匆來瞧瞧了。”

敬妃見著是我,擦了擦眼角的淚,道:“朧月這會子睡了,你且同本宮來,本宮有話和你說。”

“襄嬪,本宮也不與你兜圈子了,朧月還小,我不希望她沾染上宮裡這些不堪的東西。雖然說只是這麼點子食材上的問題,但是本宮不會不明白是你讓人動了手腳,你做的雖然隱秘,甚至可以辯說是一番好意,但是,這闔宮上下都知道朧月體弱,那些子寒涼的食物本就該少食,禦膳房怎會出這個紕漏?誠然,你是想讓本宮知道,失去朧月是怎樣的一種痛,但是此番做法,卻是本宮難以接受的,本宮如今雖無證據,但是襄嬪,本宮一定會查出來的!”向來平和的敬妃難得的如此嚴厲,看來此次因著朧月觸動了她的底線。

頓了頓,敬妃接著說:“你很聰明,但是即便如此,旁的皇上或許不會追究,可是襄嬪,朧月是皇上的心頭的肉,當年因著木薯粉事件,即便是莞嬪也差一點被禁足,襄嬪,你覺得你能逃得過麼?太醫已經推斷朧月是從你來我宮裡這天開始服用那些食物的,雖然量小,但是積到如今,終究還是朧月受不住的,襄嬪,若是本宮把這些告訴皇上,你覺得你會怎樣?”

“娘娘,當年雖說是嫁禍,但是到底一時也是有人證物證的,娘娘若是此次想要嫁禍於嬪妾,也斷斷不能信口開河,不能憑著那日嬪妾來拜訪了娘娘便料定這是嬪妾所為,若是如此,那麼日後誰還敢再來娘娘宮裡?再說,那日只有嬪妾一人來過麼?惠貴人呢?其他妃嬪呢?”笑了笑,道:“娘娘愛護朧月,嬪妾知道,可笑的是娘娘您難道不明白,子嗣在宮裡本就是個禁忌,會想要害朧月的人何止嬪妾一人?那甄嬛在甘露寺如今回不來?難道她不會想著把朧月給她的好姐妹惠貴人?再者,若是她有幸回來呢?娘娘你又該如何自處?那是即便不是害朧月。但是也到底把朧月從你手裡搶走了啊。你依然是孤獨的一個人在這深宮中數著這些牆磚。”

或許是我太樂觀了,當初選擇對朧月出手本就是兵行險招,原想著既然不是什麼毒物,自然是不會查出分毫,竟不成想敬

妃細心如斯,雖不至於真的查出些什麼證據,但是到底是這個嫌疑,皇上本就與我無甚情誼,只怕禁足已是好的。果不其然,翌日,蘇培盛便來傳旨,說,皇上只留下一句,溫儀不適合再在我身邊撫養,便一旨給了華嬪。所幸華嬪對溫儀好,我也稍得放心,只是鎮日裡關在這寢宮之中,寂寞倒是慣了,唯獨念著溫儀,甚是難耐。到底也只是有些子嫌疑,所幸皇上雖不許我出門,倒是也沒有不許人來瞧我,如此便也不算太差,只是幾日都沒見著音袖,也不知她去了哪裡。

那日敬妃來我宮裡,旁的話我是記不得了,只是那句“如今你可知道失去的痛了?”生生的叫我落淚。

猶記得那日我和敬妃之間的那番話,雖是賠了自己禁足,到底還是達成了目標,禁足也好,漸漸的隱於人後,倒也能求個安生。

“娘娘,嬪妾自是明白這其中的苦痛,然,娘娘若是未曾體會過這般痛,又如何能明白公主被奪走後的感覺?誠然嬪妾是有私心在裡面,然,嬪妾也是為了娘娘你啊。”

只記得那日,敬妃說她自會處理這事兒,我便也把那事兒說與她知道,敬妃有些驚訝,但是到底還是很快的收回了心神,離開後不多時,華嬪便帶著溫儀來了。

溫儀小小的身軀沖進我的懷裡,聲聲喚著額娘。華嬪自顧自的找了個位子坐下,“襄嬪,本宮不知道你背著本宮在做什麼,但是你該明白,這宮裡,除了本宮,沒有人會如本宮這般的信任你,即便是端妃,你給她了個兒子。你不告知本宮,本宮也無意多做計較,只要你還記得當初你和本宮說的那些話便是。”撇了撇茶末子,華嬪斜倚在榻上,續言道:“這事兒,本宮已經替你查清楚了,敬妃去找了皇后,因著你為端妃和四阿哥做的這麼些許事,皇后早就對你不滿了,逮著這個機會,她自是不會放過,因著人查到了小杜子,所以就稟告到了皇上那裡。”頓了頓,她繼續說,“這個小杜子雖說是沒有供出你,但是他與你的貼身宮女音袖走的近,這本就不是什麼秘密,音袖也是個有心性的,一力替你擔下了這個罪,皇上已經處死了音袖,你是主子,未曾管教好下人,才有了這麼一遭。皇后見著目的沒達到,到底是氣的。所幸這端妃,還記著你為她尋了個兒子,求了皇上,所以才沒有禁了人來瞧你。”

抱著溫儀道:“本也就沒指著端妃能做什麼,只是不希望她來壞了娘娘的事罷了,卻不成想她倒是也能為我奔走這麼一遭。只是我如今不能親自照看溫儀了,倒是要勞娘娘費心了。娘娘的其他事,嬪妾自是不會忘記的。”她已然是嬪,稱聲娘娘也不為過。雖說品級相同,但是我本就無意爭,也就順著人情做了,何況此番,若不是她,只怕我不是禁足這麼簡單了。她的手段我自是清楚,太監都是沒根的東西,沒有供出我來,左不過是有人拿了他家人作威脅,此人除了華嬪不作他想。現下宮裡會如此想要保住我的人,除了她,再沒有別人。

“娘娘,嬪妾如今出不去,娘娘且留意著皇上是否會去甘露寺吧,若是去,娘娘便也央了皇上跟著,然後找機會帶皇上往淩雲峰走一遭,若是順利,只怕甄嬛是再回不來了。”

“這其中的事,本宮也不問了,你且先這麼著,本宮自會處理其他的事情。找個時候,本宮去和皇上說說,也就把你放出來了。”說罷,華嬪便帶著溫儀離開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