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十一章 華嬪有孕,景仁宮嘲諷祺嬪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2570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見日子的覺得身上乏,那日竟然就這般歪著睡著了,許是真的累了,如今正是到了關鍵的時候,即便是再累,卻也只得撐著。中秋將近,皇上果然赦了我的禁足,這日早早的便去到皇后那裡請安。

“皇后娘娘正在梳妝,請各位小主稍候。”剪秋是皇后身邊的大宮女,這一聲小主便是明明白白的說著,這宮裡頭的正緊主子只有皇上,太后和皇后,我們,即便是尊稱那麼一聲娘娘,到底還只是個小主。

“這院子裡的黃花開的甚好,娘娘不必太著急,我們在這兒賞花也正好。”答話的是齊妃。這麼些年了,在皇后底下一味的奉承,倒也是安然到了現在,只是如今四阿哥回來了,還攀上了端妃這麼個額娘,不知道皇后是不是還能忍得住讓那三阿哥繼續在長春宮呆著,齊妃,卻不知道還能活幾時。

剪秋自是回去伺候著,偌大的院子裡便也只剩下我們幾個了,華嬪向來來得晚,估摸著這時候怕是也還在梳妝吧。

“聽說有些人心腸歹毒,謀害皇嗣,若不是正值中秋,只怕還在禁足呢。”刁鑽的話傳來,不必多想便知是之前因著與華嬪爭寵而被禁足的祺嬪。到底是皇后的人,沒多久便被皇后保了出來,卻不料受了教訓,還仍舊這般的口無遮攔。

本無意與她多做計較,誰承想那話更是刁鑽的難以入耳:“這不過就是生了個女兒,左右是沒什麼出息的了,還想著去謀害人家的女兒,難道還想做大清獨一無二的公主不成?這要是生的是個阿哥,還不知道該怎麼的呢。”

“本宮的確只有一個女兒,但也到底是有個孩子了,皇上也寵著她,比起那些沒有子嗣的,到底還是有福氣的,祺嬪,你說對嗎?”這宮裡頭,嬪位以上身邊尚且沒有子嗣的,除了祺嬪也就是華嬪和安嬪了。安嬪怕是這輩子也生不出來了,喝了這麼些年的紅花湯,那身子恐怕早就毀了。只是卻不知華嬪是為何,要說當年的小產,全不至於傷身至此。這回的嘔吐,卻不知是否能如願的懷上。

“襄嬪,你別忘了,你的主子華嬪也是沒有子嗣的!”果然她這麼說,這話若是被華嬪知道了,不知道她又該被禁足呢還是思過,膝下無子向來是年氏的忌諱。

正欲還嘴,這廂風頭正濃甯貴人也來了,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她,果真如傳聞那般的,高高揚起的下巴,臉上瞧不出半點的表情,不知道是不屑與我們相處,亦或是,入得這牢籠,她並不開心。想來也不會吧,到底從前只是個馴馬的,如今是個正經主子了,錦衣玉食的總比個下人要強。

“喲,瞧瞧這是誰呢。甯貴人,你來的可真早啊,怎麼?你也想學華嬪,說是皇上怕你累著了讓你晚些來的麼?”聽齊妃這話,心下不禁好笑,忙拿了帕子掩了。齊妃這話說的,可不就是再說華嬪聖寵麼?這不明擺著說自己無寵?真真不明白她說這話是經過怎麼個思量,也不出聲,只是靜待這甯貴人的反應。

“齊妃娘娘,”說著便道了個萬福,“嬪妾豈敢媲美華嬪娘娘?皇后娘娘尚未梳妝,請安時間尚未到,嬪妾不算晚。”說的話如她的人,平平淡淡,瞧不出個情緒,但卻是句句都在要害,齊妃許是想定她個恃寵而驕,卻不料她只是那句不算晚便擋了回去。

“你”齊妃氣急,平白的被一個小小的貴人搶白了去。

“娘娘起了,請各位小主進去呢。

”剪秋適時的出來打斷了這場爭執。

請了安,便坐下說些子明面上的話,齊妃道:“這華嬪怎麼又沒來?如今只是一個小小的嬪位,竟敢如此的藐視皇后娘娘。”

“誰說本宮藐視皇后娘娘了?”華嬪人未到聲先到,當她嫋娜的出現的時候,我看到她滿面的紅光,那還是她聖寵之時才有的,這麼多年了,今日再次看到,我想,必然是有喜事。華嬪給皇后請了安,同時也懶懶的對齊妃福了福,道“皇上昨兒個宿在了翊坤宮,本宮伺候的有些晚了,早起皇上瞧著本宮神色倦怠,偏不讓本宮起身伺候,說,本宮現在身子重,要本宮多睡會兒,”頓了頓,嫣然一笑,然齊妃卻因著她的話面如白紙“齊妃姐姐,你說嬪妾是該違逆了皇上的話,而早早的來給皇后娘娘請安麼?難道姐姐覺得皇后娘娘竟然比皇上還要重要麼?”依舊是那般慵懶的語氣,但話中的內容卻是直刺人心。

我始終沒明白,齊妃從來都沒在年氏這兒討過便宜,怎的還要次次挑釁?顯然在座的都聽到了那句“身子重”,或許平常百姓家聽到這句話,會闔家歡欣,然而身在帝王家卻是難以名狀的一種詭異。在座的每個人面上雖然都是一片平靜,然而內心是如何的驚濤駭浪卻是無人知曉。氣氛一時間有些凝滯。

“恭喜華嬪娘娘。”一向與人少有往來的甯貴人是第一個道賀的,仍然是冷冷的話,似乎華嬪這個孩子之于她不過只是個可有可無的消息,客套的道賀不過只是做個面子上的事情。華嬪輕哼一聲算是謝了她的賀。

“既然如此,那華嬪就好生的修養,這麼多年了,終於有了個孩子,是上天給你的眷顧,本宮也替你高興,日後若無大事便不必來請安了,好生的替皇上綿延子嗣才是正理兒。”皇后不愧是皇后,在座的人,她應該是最不希望華妃懷孕的,如今卻是說出如此話來,真真是個賢後,只是人前如此,背後卻是無人知曉了。

“謝皇后娘娘關懷,”說著便仔細的坐下,那小心翼翼的模樣刺痛了大多數人的眼鏡吧,“皇后娘娘果然是賢良,嬪妾昨日已經求了皇上,說皇后娘娘通曉醫理,嬪妾這胎便由皇后娘娘幫著料理,不知道皇后娘娘意下如何?”眉眼上挑,依舊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樣子,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目光直直的迎著皇后,這般的挑釁,放眼後宮,除了她年世蘭還有誰敢?

不得不說華嬪這一步走得極好,皇后本就是心腹大患,此番由著皇后料理,若是這胎不好,自然皇后要擔著關係,皇后為了賢後這個名號,也不得不接下這事,倒是一個好的保胎的方法。

“本宮自是高興,只是這幾日頭風又犯了,身子不濟,怕是照顧不好妹妹的胎兒。”

“無需娘娘多操心,只是要皇后娘娘記著嬪妾肚子裡的孩子是皇后娘娘您在護著的就是了,其他的,也不敢勞動了皇后娘娘啊。”那聲“您在護著”這四個字,不輕不重,卻叫皇后明白,這孩子若不出事便罷,若出事了,皇后也逃不了干係。

“既如此,那本宮便應了,今日就散了吧,本宮也乏了。”

從景仁宮出來,便隨了華嬪去翊坤宮,華嬪很是珍重這個胎兒,而我,自是有更多的事情要與她商議著。這頭幾個月,不能侍寢,皇上必然會招其他的嬪妃,這期間,若是由著別人得寵了,那麼過兩日中秋的計畫許是就要重新謀劃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