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十三章 甘露寺無甘露,清涼台人清涼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3410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甘露寺中,隨著皇上敬香祈福,向來這些都不過是老一套,來來回回也就是那些祈禱大清福澤綿延,國祚昌隆之類的罷了。我和華嬪是向來不信這些鬼神的,只是迫於人前,這該做的,不得不做罷了。之於這些,我們還是更相信人為。將希望都寄託在這些虛妄的神靈上,不若自己多做籌謀。

一場法事,卻未見甄嬛的身影,怕是如今正在與果親王團圓吧。待到法事結束,這來去的眾多人影中,始終未曾瞧見甄嬛,我悄悄的瞟了一眼皇后,她明顯的松了口氣,只是她這個氣松的並不痛快,正在她要完全放心的當口,皇上開口詢問甘露寺的一個小姑子:“嗯,三年前從皇宮裡來的娘子,如今現在何處?”這一問,讓皇后白了臉,在甄嬛才到甘露寺不久,她便帶著宮裡人來祈福,借著祈福之名,自是羞辱了甄嬛一番。如今皇上這般問起,若是甄嬛出來哭訴,皇后苦心在皇上面前塑造的賢後形象自然是保不住了。皇上之所以如此的敬重她,一方面是因著她乃純元皇后的妹妹,二個,便是她的賢德。

“這,這個,莫愁她”甘露寺中姑子吞吞吐吐,卻說不出個所以來,皇上有些不耐,微微皺了皺眉,就著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一瞬不瞬的盯著這個姑子。

皇后見皇上問起甄嬛的下落,便佯裝鎮定,只是那緊握帕子的手出賣了她的情緒:“皇上問話,為何吞吞吐吐!娘子到底如何了?如實說來便是了!”皇后果真是急皇上所急,其中真假且不論,皇后如此迫切的想要知道甄嬛的下落,只怕她也是有一番打算的吧。

“皇上問話,你就快說吧。”蘇培盛也在一旁的跟著詢問。

那姑子已經嚇得哆嗦,也是,這樣的小姑子何時見過如此大的陣仗,幸而主持靜慧師太解圍:“莫愁因身子不適,已往淩雲峰調養,故不在寺中。”

“嗯,”皇上只是嗯了一聲,便良久沉默,繼而道:“走,上淩雲峰!”說罷便起身朝後山淩雲峰去。

我與華嬪本就想著要皇上往淩雲峰去,如此這般,倒是正好,自是不擔心會出什麼岔子,只是面含微笑的跟著皇上往淩雲峰上去。餘的人,雖說面上不顯露,但是那眼底的擔憂卻不是沒有的。皇后稍稍的瞥了祺嬪一眼,我雖不明白他們是在說什麼,只是其中透露出來的緊張卻是不假的。這麼多年,皇后到底也是有膽怯的時候。

“皇上?皇上萬福金安!”才走到院子,便見著出門打水的瑾汐。乍一見著皇上,即便是一貫冷靜的瑾汐也慌了,急急忙忙的請安。

“你家娘子在哪兒?”皇上也不與她多言,只直接問道。

“娘子她,娘子她在屋裡呢。”

隨著皇上進屋,嘴角不禁掛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今日的計畫行的甚是順當,只要進了屋裡,發現甄嬛不在,皇上必定會徹查,如此一來,她與果親王苟且之事便會被揭露出來,屆時,皇上震怒之下,甄嬛即便真與純元皇后有什麼關聯,也是難逃一死的。

事情發展的如此順利,著實出乎意料之外,然屋內的情景,卻也著實讓我與華嬪雙雙震驚。只見屋內,佛龕前跪著的,不正是甄嬛?此時的她不是應該在清涼台麼?怎麼會在淩雲峰上?怎麼會在這個破院子裡?

皇上沉默的看著那個背影,一句話也不說,整個屋子裡的人也大氣不出,華嬪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跪著得人,她應該與我一般的沒有想到吧。眼見著能將甄嬛就此置於死地,如今這番,卻是白歡喜一場,我在華嬪的眼裡看到的不甘和一絲狠戾。

“莫愁?”華嬪眼見著計畫就這麼毀了,自是不會輕易的就讓它過去,這聲莫愁,含著那股子蔑視,打破了這屋內的安靜,“明知皇上駕到,為何不接駕?背對聖上,如此大不敬,你是想被誅九族麼?”

“華嬪怕是記性不好吧,她的九族,不是都被流放甯古塔了麼?”祺嬪得意的道。甄家會有如此下場,和他們瓜爾家族是脫不了干係的,若是甄嬛有心報復,只怕瓜爾佳氏會是第一個吧。

“嬛嬛,朕來了,你還是不願意見朕麼?”果然皇上未曾忘情,此刻,我毫不後悔我做了如許多的事情要除掉她,只可惜是功虧一簣了。

看著眼前依然背對著我們的甄嬛,我知道華嬪已經恨不能將她生吞活剝了去,即便是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皇后,此刻也是滿臉的難看,其他的自不必說了。可是即便是如此,那個背影始終沒有轉過來,只是那麼默默的跪在佛前,口中念

著佛經。皇上如此情深的喚她嬛嬛,也讓我們沒有人敢上前將她的身子轉過來,就怕一個不小心觸怒了皇上。

見她遲遲不肯轉身,皇上許是無奈吧,便帶著我們默默的離開了那個小院子。只是在轉身的那一刹那,我看到瑾汐臉上明顯的有一種鬆口氣的感覺。難道有什麼問題麼?沉思片刻,便心裡明白了,心下笑笑,緊隨著華嬪離開了,看來事情也許並不是太糟。

“娘娘,”壓低了聲音,用帕子遮住了嘴,僅僅是我和華嬪能聽到的聲音叫住了她,“晚上還是按計劃讓皇上去清涼台走一趟吧。”

華嬪皺了皺眉,不耐的道:“還去做什麼?甄嬛不是好好的在佛前跪著麼?早知道這麼沒譜的事兒,本宮還來這兒幹什麼,不如在翊坤宮裡的舒服。”

“娘娘,難道您不覺得奇怪麼?那個女子始終不肯轉過來面對我們?難道是怕我們看到她的臉?”

“哼,她甄嬛自知無顏面聖,怎麼?難道你發現什麼了?”

“娘娘可還記得浣碧?”

華嬪聽到此處,斜睨了我一眼,“你是說”頓了頓,續言,“她們兩個長得倒是像,若是只看背影,真真是難分辨的”話未說完,因著皇上在前喚她,便匆匆趕去前頭侍駕。

華嬪早在晚宴前,便差人將浣碧和瑾汐抓了起來,果然不出所料,那個不是甄嬛。華嬪的這一手,很是漂亮,屆時抓住甄嬛,和浣碧瑾汐一對質,所有的事情便不言而喻了,即便是她與果親王的事情沒有敗露,但是她讓浣碧假扮成她欺騙皇上的事情,怎麼也都是欺君。縱使她有三寸不爛之舌,也難逃罪責了。

“皇上,臣妾敬皇上一杯,願皇上能福澤萬年。”華嬪坐在皇上的右下手,是所有嬪妃中,除了皇后以外,離皇上最近的位子。

“嗯,華嬪,你懷有龍嗣,不宜飲酒,換了花茶吧。”說著,便將酒杯裡的酒一飲而盡。

“皇上,往年十七爺都會來的,怎麼今年沒來?臣妾聽聞,這懷胎之時若是能聽極美的音樂,這孩子也能長得好,臣妾想,如今除了皇上與十七爺,再難有人能堪稱音樂能人了,”說著,略一撅嘴,小女人姿態盡顯,“臣妾不敢勞皇上大駕,也怕這福氣太重,臣妾折了壽便不能伺候皇上了,所以才想聽十七爺一曲的。”

“嗯,十七弟說身體不適,不便前來。宮中樂師甚多,愛妃不若就先勉強聽聽吧。”

“皇上,這兒離開十七爺的清涼台不遠,臣妾聽聞那是個好地方,皇上不若親去,一來可顯皇上兄弟情深,親自探望兄弟,二來,臣妾私心裡也能得到滿足,皇上您說呢?”不得不說,華嬪之所以受寵,全在於她在皇上面前這般的小女人之態,宮裡女人,要不就是如皇后般端著的賢良,要不就是如安嬪般揣著的怯懦,獨獨就是華嬪這兒的一份兒嬌氣和小性兒是少的,皇上多寵愛些,也是可見的。

“華嬪,清涼台是親王的府邸,你怎可要求同去?何況今日眾人都已經勞累一天了,你此番,也太過任性了。”如今敢這般的職責華嬪的除了皇后,在座的怕是沒有了。

“皇后娘娘,”笑的那般的燦爛與無辜,她果真是漢軍旗中的翹楚,只是,說出來的話,可能叫皇后這個滿軍旗的不舒服了,“難道您不希望嬪妾的孩兒優秀麼?再說了,皇上都還沒說累呢,怎的皇后娘娘倒先說累了呢?”

“啪,”皇上將手上的翡翠佛珠在桌上輕輕一拍,道:“走吧,不用太多人跟著了,就蘇培盛與華嬪跟著去就是了,你們,都歇息吧。”說罷,便抬步往清涼台去了。

華嬪沒有看我一眼就跟著皇上離開了,只在臨走時,得意的朝皇后笑了笑。散了宴席,回屋獨坐,不知道華嬪那邊如何了。要說應該是不會有錯的,可是心裡總是惴惴不安的,可是除了等消息,此刻我也別無他法。這一夜,真是漫長。

“娘娘,華嬪娘娘回來了。”

“哦?沒什麼不妥吧?”此刻,我實在是不適合去探望她,若是成功,我此刻去,旁人知道了,難保不會想到這件事是我與華嬪計畫的;若是事敗,在別人眼裡看到,更是懷疑我與華嬪是否圖謀不軌。

“似乎沒有,雖說皇上未曾親自送華嬪娘娘回屋,只是徑直去了自己屋裡,但是也沒聽說招誰侍寢了,想來只是累了吧。”

“那便好,今兒個也晚了,都歇著去吧。”熄了蠟燭,屋內只有清冷的月光,但我卻在盤算著後面的路該如何走下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