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十五章 計算眉莊教溫儀,權動衛臨護華嬪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2883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接下來的數日,後宮似乎出奇的平靜,每日都是一派姐妹和睦的景象。也是,自從中秋從淩雲峰回來之後,皇上的情緒就一直很陰鬱,在這般的陰霾下,後宮眾人也自然是聰明的不敢再有過多的動作,以免引火上身。於是便有了這數日的平靜,我也偷得這閑功夫,陪著溫儀玩耍了幾日。

早幾日四阿哥來說要教溫儀讀書,我甚是歡喜,便每日午後溫儀午睡醒來後送去端妃娘娘那邊,他們兩個能如此親厚自是極好的,我也樂的讓他們一塊兒,何況溫儀多讀些書也是極好的。只是阿哥們學的都是些經史子集的東西,那是男人的謀略,我怕溫儀會往歪路了學,便也只是讓四阿哥教溫儀些詩詞之類的養性之物。只是要說的女兒家家該學的東西,倒不若去惠貴人那裡,早就聽聞朧月公主每日去碎玉軒學識字,這宮中惠貴人是少有的名門閨秀,端莊聰慧,琴棋書畫自是極好的,便是皇上也曾贊她才藝突出,若是去求了惠貴人教導溫儀,那便是最好不過的了。只可惜我與惠貴人素有嫌隙,也不知道她願不願意教導溫儀。

“弦音,替本宮上花房要兩盆上好的綠菊來,隨本宮去碎玉軒走一遭。”心想著,溫儀素來可愛,宮裡鮮少有人會不疼愛她,往常惠貴人每每看到溫儀,也能溫和著說上兩句玩笑話,況且惠貴人她向來恩怨分明,即便是恨毒了我,想必也不會排斥溫儀的,只要她願意教導溫儀,加之她與太后的關係,溫儀在宮裡,便能更加的平安。

“襄嬪娘娘,”方入碎玉軒,便見著惠貴人行禮,即便是眼中一片清冷,但是規矩在,這禮,雖不情願,卻也是不得不為之。

“惠貴人快起來吧,本宮今日得了這綠菊,想著惠貴人最愛這黃花了,便給惠貴人送來了。這花擱在本宮那裡也是白白的浪費了,不若給了惠貴人你,倒也是這花的造化了,也不枉費了花房的培育出這麼個新鮮的花來。”既然是有事求她,自然是要把明面上的事給做足了,說著便扶她起來。

輕描淡寫的掃過那兩盆花,只是嘴角略微的向上提了提,道:“多謝襄嬪娘娘,綠菊貴重,嬪妾不敢收,還請娘娘收回去吧。若是娘娘無事,嬪妾也該去太后娘娘那裡請安了,就不陪襄嬪娘娘閒聊了。”一如既往的冷言冷語,也難怪,我害她那麼多次,她會如此恨我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忽略她眼中的不耐和厭煩,只是徑直走到殿內坐下,道:“本宮今日來,是有個事兒要說與你知道的。”見她並未拒絕,便接著說道:“是關於甄嬛的,不知道惠貴人是不是能有時間與本宮閒聊片刻。”

“是嬛兒?”猛一聽到我提起甄嬛,她驚的失了往日的平和與端莊,只是急急的拉著我問道,“嬛兒怎麼了?是不是你和華嬪又要害嬛兒?她已經去了甘露寺了,你們就不能放過她?”

她聽到是關於甄嬛的消息時,那種緊張,讓我動容,這宮裡,哪裡還有她們這般堅定的姐妹之情?當初同她們姐妹相稱的安陵容,如今不也是徹徹底底成了皇后的人麼?這個份感情是極可貴的,能在這宮裡有這樣一份真情,真真是甄嬛的福氣。我不得不動容。

“我若是要害她,何苦還來告訴你?”頓了頓,端起手邊的茶喝了一口,笑道:“這事兒,我本也不該多嘴,只是本宮私心裡想著,若是惠貴人願意教導溫儀,本宮又何必與貴人交惡?其實這個消息,是真是假本宮也不清楚,也只是偶然聽到的風聲。”

“好好好,只要娘娘告訴我嬛兒到底是出了什麼事了,我自當好生的教導溫儀公主。”

本也就料到她不會拒絕,卻沒想到她能答應的如此之快,“那本宮也不和你見外了,這事兒”於是便絮絮叨叨添油加醋的將果親王請求賜婚之事告訴了她。她從最開始的驚訝,到後來有些釋

然的表情,叫我看不懂她的內心是如何變化的,那定格在最後的釋然,不知是為了甄嬛能逃過此劫還是感慨甄嬛能得果親王照拂這麼些許年,又或許都有,亦或者還有些別的吧。

我看著有些怔怔的惠貴人,接著說:“本宮已將事情都告知貴人了,也希望貴人能如約的教導我的溫儀,以貴人的才學,我想溫儀能成為一個如貴人這般的大家閨秀必然不是個問題的。但是本宮還有件事要告訴貴人,帝王家的孩子本就少有幸福,本宮辛苦才能護得溫儀得以有一個相對單純的童年,本宮不希望貴人讓她接觸到宮廷太多的黑暗,希望貴人能答應。”

“這是自然,我既以答應教導溫儀,自然會盡我所能,公主還是個孩子,你我之間的事情,我自然不會牽扯到她。朧月一般都是用罷早膳來我這兒,溫儀就一塊兒來吧,兩個孩子一起,也好有個伴兒。”朧月是甄嬛的孩子,她自是上心,才剛剛三歲便已經帶在身邊教導了,想我溫儀如今已經6歲了,雖說皇上喜愛,得以和阿哥們一般的學習識字,但是到底這些都不如惠貴人這般的因材施教來的好。說來說去,也只是我這個做額娘的不好罷了。

“貴人如此說,那本宮也沒什麼不放心了,貴人還要去太后處,本宮也不便多留了。”說罷便出了碎玉軒。

“弦音,你去把衛太醫請來,本宮有話要問他。”想著華嬪如今有孕,卻連這幾日都未曾關心過胎兒的問題,今日恰巧溫儀在端妃出用膳,我也得空了,便讓弦音叫來衛臨問問。

“太醫,華嬪娘娘的孩子可還好?”開門見山,我也懶怠多繞彎路。

衛臨沉吟了許久,方才猶豫的答道:“嗯,這頭三個月最是危險,雖說娘娘素來身體康健,但是卻因著近日憂思過度,胎像有些不穩。”

“憂思過度?怎麼會憂思過度?不穩是什麼意思?”我有些著急了,這個孩子是華嬪盼了許久的,如今因著這個孩子,許是怕自己的壞脾氣會影響到孩子,華嬪的脾氣好了許多,待我也和氣了許多。

“這個微臣就不好說了,不過若是娘娘保養得當,想是也沒有問題的。”衛臨言語間的模糊,我不是聽不懂,只是這般的話聽了這麼多年,如今再從衛臨的嘴裡說出來,我不得不多問上幾句。

“衛臨,本宮可還記得當初你是如何答應本宮的,如今,你怎可以一句想是沒有問題來打發了本宮?本宮要的是必定沒有問題!”

“是,微臣明白,微臣會好生的替華妃娘娘穩定胎像的。”衛臨始終還是沒有說出緣由,心知他也是不得已,便也不再逼問。

“嗯,那你去吧,這事兒先不要告訴華嬪知道,本宮怕她知道了,更是憂思過度就不好了。”之所以不告訴華嬪,便是怕她那個暴脾氣再做出什麼衝動的事來。

憂思過度,華嬪如今有了這個孩子,怎麼會有憂思?但是這個胎像怎會不穩?如今這宮裡,敢下手的除了皇后再無旁的,只是華妃那日明白的說了,這孩子是皇后來照拂的,孩子有個三長兩短,皇后自然逃不了干係,皇上面前她也不好交代,那麼皇后怎會做出對孩子不利的事情?這不是明擺著給自己擔責任?只是沒有人下手,胎像怎麼會突然的不穩?月前衛臨還說華嬪的胎像穩固,方過了一個月,便已然不穩,翊坤宮中早在傳出華嬪有孕之時,便是再也找不出個什麼麝香、紅花之類的活血之物,要說華嬪的飲食也是頌芝一手經管,絕不假借他人之手,如此便不會再有人借食物來下毒手了,那怎會如此?再者,若真是因著麝香、紅花之物,衛臨也不必如此吞吞吐吐,這其中的隱情,到底是什麼?

一時之間,也想不明白,幸而衛臨已說會好生的照看著,那邊姑且信他一回。這會子天色也不早了,便著人傳了晚膳。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