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十六章 欲為妃皇后阻攔,出狂言華妃禁足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3093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翌日,往景仁宮請安,難得的在景仁宮宮門口遇到了華嬪,這麼多年,華嬪鮮少能請安如此的早起。今日雖說是盛裝打扮過,只是眉眼中疲倦之態仍未能掩蓋過去,既是如此的困倦,卻因何要來的如此早,心下甚是奇怪。“娘娘今兒個怎的如此早來?瞧著娘娘似乎昨日未曾休息好?如此困倦,為何不多睡一會兒,娘娘如今是有身孕的人了,自個兒的身子可是要多當心才是。”

少不得上前與她同行,見她如此,憶起昨日衛臨說的話,多少總是會有些替她擔憂。揉著額角,眯了鳳眼,悠悠的嗯了一聲,便無力的靠在步輦上閉目養神,一旁伺候著的頌芝回道:“娘娘昨兒個夜裡吐了一晚上,將將寅時方才好些的,想著卯時便又要起了給皇后娘娘請安,便索性靠著不睡了,奴婢心疼娘娘,原想來告個假,讓娘娘好生睡睡,誰知道娘娘說什麼都一定要來,奴婢也沒辦法。”

“娘娘,你怎可如此不愛惜自己,請安這事兒,告個假,皇后也沒法子,何苦的折騰自己呢。”

往常每個三災六病的倒是常常告假,亦或者是遲到,怎的今日身子如此不濟了,反倒是來的這樣早。

華嬪閉著眼,一手支著揉了揉額角,方才懶散道:“皇上昨兒個來翊坤宮了,說本想著本宮既然有了身孕,便晉本宮為妃位,也算是個喜事,卻不料皇后那個老婦出言阻攔,說什麼從未有過只是身懷龍嗣便可晉封的道理,故而還是緩緩,帶到本宮身產之後再行晉封,本宮倒要來問問她是何意思!”

從步攆上下來,我便攙著華嬪一起走了進去。還未入得正殿,便聽到齊妃的聲音:“這華嬪啊,如今有了身孕,比從前更是囂張了,都勝過當年還是華妃的時候了,那時候還能用她不能綿延子嗣壓壓她,如今得了這麼個孩子,她真是把眼睛長頭頂上了。這裡誰沒有生過孩子似的,用得著做出這個輕狂樣子麼,給誰看呢。”

“從前她的眼睛難道不是在頭頂麼?齊妃娘娘是有福之人,才能有個三阿哥伴在身邊。”

聽這聲音,倒是有些像安嬪,平日裡看著她像個沒主見的,只是一味的附和皇后的話。似乎在皇后那裡裡,她既沒有齊妃的品級和子嗣撐腰,也沒有祺嬪的嬌豔和火辣傍身,唯一能稱得上獨特便是唱些小調罷了,只是再好的嗓子也有聽膩的一天啊。如此一直被忽略的女人,不成想背後卻也有如此一面,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是暗含殺機。皇后最忌諱的便是子嗣一事,如今她這麼說來,豈非是離間皇后與齊妃的關係。

也是,若沒有這一手,又怎能在這皇宮中生存?華嬪聽到此處,忍不住冷哼出聲:“本宮竟然不知道,眾位姐妹在背後會如此的想念本宮,才會時時不忘的議論上本宮幾分。”說到最後,語氣不免有些淩厲,鳳眼一瞪,繼而眸光一轉,便走了進去,腰肢微扭,風情盡現,即便是懷胎兩月餘,卻不見風姿稍減,反倒是更有了一種別樣的風韻。

“安嬪,本宮真是小瞧了你,沒想到,沒了祺嬪,你倒是更顯得伶俐了,真是皇后娘娘調教的好啊。”說著,抬眼瞧了瞧上座的皇后,略略屈膝,行了個根本不算禮的禮,就算是請安了,道:“還請皇后娘娘恕嬪妾失禮了,實在是身子重不太方便,皇后也是懷過孩子的人,應該能理解嬪妾的苦,不像有些人,許是太老了,忘了當初的感覺,才會責怪嬪妾不懂規矩,要不就是福薄之人,未曾有幸懷有龍嗣,那就更不值一提了。”

這話說的別有含義,明面上似乎再說的是齊妃和安嬪,實則卻是堵住了皇后之口,若是皇后想要怪罪,那便是承認自己年老承認自己福薄,宮中的女人本就忌諱年華老去,再者若是承認了,這統領六宮之權只怕又要旁落了,皇后又豈會聽不出這其中的含義,無奈中只得笑道:“華嬪還是快坐下吧,你現在可是擔負著大清的未來,本宮如何會與你計較這些虛禮呢。”

見著皇后暗暗壓下了那怒氣,少不得還是要給皇后些面子,否則可預見的便是我要受到牽連,華嬪可以目中無人,我卻不得不謹

小慎微:“嬪妾給皇后娘娘請安,娘娘萬福金安。”皇后冷冷的掃了我一眼,卻找不出個錯老,只好讓我起身歸座,環顧四周,獨獨缺了甯貴人:“甯貴人怎麼還沒來?”

“回娘娘話,甯貴人昨兒個傷了腳了,這陣子怕是都不能來了。”欣貴人回道。“恩,既然如此,便讓她好生養著便是了,剪秋,回頭你給甯貴人那裡送些補氣的藥去,都是皇上的人,也別太怠慢了去。”

沉吟了片刻,續言“那如果沒事就都回去吧。”皇后話音剛落,眾人便已然起身準備回宮。將將在齊妃站起來的時候,華嬪美目一轉,輕聲嗤笑道:“怎麼大家宮裡有要事麼?怎的都如此著急著回去?難得本宮來的如此早,沒事便留下來和本宮一起陪皇后說說話豈不更好?齊妃姐姐,你說呢?”

話音才落,那些起身的便都僵在了原處,真真是進退兩難,唯有站在那兒,愣愣的不知所措。這若是聽了皇后娘娘的離開了,那麼勢必會得罪這個曾經叱吒後宮,如今更是寵冠後宮的華嬪,只要她在皇上耳邊說個一兩句話,只怕自己這輩子就再無希望了,若是乖乖的留下吧,那便是得罪了皇后娘娘,再怎麼說也是後宮之主,要處置了自己更是輕而易舉,眾人心裡一陣矛盾,這其中的進退真是難以把握。只惠貴人福下了身子,道:“嬪妾還要去服侍太后娘娘,先告退了。”

說罷便離開了,看著眾人那扭曲的表情,想是心裡都在暗暗懊悔為何沒有去太后面前賣個乖,才會落得個如此尷尬的地步吧。華嬪冷眼瞟了她一眼,繼而打量著眼前的眾人,唇角微微上揚,眾人從她臉上瞧不出個喜怒,都不知如何是好,將在場所有人的情緒都收入眼底後,華嬪才開口道:“若是有事,就都散了吧,都杵在這兒是幹什麼?沒瞧見皇后娘娘的景仁宮小麼,哪裡容得你們這麼多人擁在這兒。”聽聞此話,眾人方才陸續離開。看著安嬪離開的背影,華嬪露出一抹譏諷的笑,方才她的憂鬱,她不是沒看在眼裡,想皇后培植了這麼許久的棋子,在自身利益面前,所為的忠心也是如此的不堪一擊。“好了,就剩下咱們四個了,那本宮也不賣關子了,本宮也就是想問問,”頓了頓,道:“這天下是皇上最大還是皇后最大?”

“自然是皇上了。”齊妃很自然的介面道,卻不料被皇后狠狠瞪了一眼,常年居於皇后之下的她被這一眼瞪的再不敢多言。

“齊妃姐姐真是說得好,那皇上要晉封本宮為妃,皇后娘娘為何阻攔?難道在皇后娘娘心裡,皇上說的都不算數麼?非得皇后你來同意不成?還是這個天下,在本宮不知道的情況下已經改姓烏拉那拉氏了?”

聽了華嬪一席話,齊妃終於明白剛剛自己說的話為何會招來皇后的瞪眼了,更是嚇得不敢出聲,只是默默的看著皇后和華嬪。

“本宮是按照祖制來辦事,祖制素來無此先例,本宮既然是皇后,那麼這後宮的制度便有責任維持!”端出了皇后的架子,華嬪卻並不看在眼裡。

“皇后娘娘也說了先例,那麼先例是如何來的?不也是人創的?若是始終都是墨守成規的,那本宮倒要問問皇后娘娘了,這先例從何而來啊?本宮不在乎這些位分的事,但卻也容不得有人在背後給本宮使絆子!”

“華嬪你大膽,竟敢如此對本宮說話,在你眼裡還有沒有尊卑?如此的以下犯上,本宮若不罰你,難正後宮風氣!來人”

話未曾說完,便被華嬪打斷了,“皇后,你要罰我可要考慮清楚了,我可是懷著龍子的,若是一不小心龍嗣受損,皇后你可就擔著了謀害龍嗣的罪名了,皇后娘娘三思啊。”

“既然是要養胎,你就好生的靜養吧,本宮瞧著你神思倦怠,不如你還是回你的翊坤宮別出來了,本宮會差人給你送歡宜香去的,這香本是你最喜歡的,本宮央了皇上再賞給你,想必你聞了這香也能睡得更安穩些。若沒事,就別再出來了,本宮這裡的請安也不必來了。”皇后明面是賞,實則是將華嬪禁足了,卻不想華嬪卻也不惱,只是起身略一屈膝,便出了景仁宮。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