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十七章 遭禁足皇后賜香,巧算計貴人獻策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2856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朝皇后匆匆行了個禮,便追著華嬪出了景仁宮。“娘娘,如此的明褒暗貶,您怎麼也就這麼受著了?連奴婢聽了皇后娘娘那話都不舒服。”頌芝走在華嬪的步輦一側,替華嬪打抱不平了。

“回頭你上敬事房去一趟,告訴徐公公,本宮被皇后娘娘禁足了,讓他把本宮的綠頭牌給撤了吧。”說罷,便閉目倚著步輦,再不多說什麼了,許是真的累了,回翊坤宮的一路上,就再沒見著華嬪挪過半分位置。

華嬪這招以退為進,著實是用的巧,皇后這廂將華嬪禁足了,整個宮裡恐怕都已經傳遍了,華嬪絲毫未曾反抗的就接下了這個懲罰,只怕現在闔宮上下都在等著看她的笑話了吧。只是她讓徐進良做了這麼一手,依照如今皇上對她的寵愛程度,不會發現不了,也不會不管不問,只要皇上插手了,皇后的禁足令也不過就是空談了。屆時,華嬪便可以絕對的風光告訴整個後宮,誰才是這宮裡的真正的主子。

唯今叫我尚且不明白的是皇后因何要將這歡宜香送來給華嬪。想這歡宜香原是華嬪寵冠後宮的象徵,闔宮上下,除了翊坤宮,別處是斷斷尋不到的,當時不少的人都眼紅這昂貴而稀有的香,卻也不是為著這個香,而是這背後帝王的寵愛。好不容易因著那件事,才把這歡宜香給撤了,如今華嬪再得寵,之所以沒有如當年那般的叫人眼紅,有極大的原因便是這歡宜香,皇上始終沒有賞下來,可是,怎的如今又要賞下來?還是由皇后說央了皇上賞下來的,這其中透著股難以捉摸的詭異,卻又說不出是何處出了問題。

內務府的效率很高,這廂華嬪才回宮,內務府的人就已經到了,遠遠地便瞧著個小太監在宮門口候著了。許是瞧見華嬪的步輦來了,便巴巴的趕來請安了:“華嬪娘娘吉祥,奴才奉皇上旨意,給娘娘送歡宜香來了,因著匆忙,此次只有這麼多了,內務府正在趕制呢,回頭給娘娘多送些來。”小太監諂媚的道。

華嬪瞧也沒瞧那個小太監一眼,只是隨手看了看這歡宜香,輕嗯一聲,揮揮手叫他退下了。繼而道;“既是皇上賞下的,那頌芝,你就去把這歡宜香點上吧,本宮也的確許久沒有再熏過這香了。哼,本宮倒要叫後宮人都看清楚了,不是位分高的便是主子的。”那滿臉張揚的笑,明媚動人。

正想出口阻止,卻還是沒能將那句“不要”說出口,如今自己尚且沒有任何的憑證能說這香是被皇后做過手腳的,何況敬事房的小太監也明說了這是奉了皇上的旨意送來的,若是質疑,原是為了華嬪好的,可倘或是叫生事者聽去了,傳到皇上,皇后耳朵裡,再冠上個污蔑聖上大不敬的罪名,我豈非是百口莫辯,思來想去,便也只是擔憂的看了華嬪一眼,由著頌芝去把這個香點了。

“娘娘,甯貴人今兒個差人來了,說有要緊事同娘娘商量,娘娘您看?”一個翊坤宮的小宮女來回報。

“那就召她來翊坤宮便是了…”

“娘娘,不可,”話未說完,我便急急的打斷了她,華嬪挑眉看著我,說話被打斷已是讓她很是不悅,若給不出個理由,依著華嬪的脾氣,只怕也不會有什麼好事,少不得趕緊的解釋給她知道,“娘娘,你不記得今日欣貴人回稟皇后的話麼?若是此時她能來,卻不去給皇后請安,豈不是明擺著藐視皇后?皇后若是知道,必然會治罪于她,娘娘,咱們身邊的人原就少,能護著便還是護著的好,雖說她也還不是咱們的人,但是到底眼下,她與咱們還是有個協議在的,能保就保了吧。”

華嬪聽過之後,沉吟了片刻道:“那麼依你,又該如何?難道要本宮親自去見她?”

“娘娘,這個自然是嬪妾去了,如今娘娘您還在被皇后娘娘禁足呢,的確不便出去。”笑了笑,

接著說“嬪妾去,一方面是去看看她說的要事是何事,二來,送些補品去,也算是娘娘厚待後宮姐妹,傳出去,豈不好?”

“恩,到底是你想的周到,那你去吧。”說罷,華嬪就歪著,閉目養神。我交代了頌芝好生照看著便朝甯貴人那裡去了。

“甯貴人這會子可有好些?腳怎麼了?有沒有請太醫好好瞧瞧?”方進屋裡,我便笑問。

“勞娘娘掛念,沒什麼大礙。”她還是不改那冷冰的態度,也難怪,她的身份入得宮來,被那些子自恃家世了得的宮妃所看不起是必然的,再加之太后也不待見她,在這個拜高踩低的地方過得自是不自在,更甚是她本就無心在這,又豈能要求她笑臉相迎?

“華嬪娘娘知道你傷著了,她被皇后禁足呢,來不了,特讓我來瞧瞧你的傷。”

“不需要,我們關係還沒有好到這樣。你來不過是想聽我的建議罷了。”

她如此直接的點破,多少讓我覺得有些尷尬,少不得笑笑道:“那寧貴就姑且說來聽聽吧。”

“讓甄嬛回宮來。”乍一聽,我以為我聽錯了,我和華嬪費了這麼多功夫,不過便是不能讓那甄嬛回宮,如今她卻說讓甄嬛回宮,著實讓我一時回不了神。

“我們在這個牢籠裡關著,你要如何除了她?只有弄進宮來了,才有機會。何況…”

她何況的話沒有說完。她說的也是有理,但是我卻不敢冒險,甄嬛回宮,憑藉她與當年的純元皇后的那種不知的關係,她能再得皇上寵愛的可能實在太大,若是她再得寵,我與華嬪的日子自是不好過的,華嬪不會冒這個險,我也不敢冒著個險。

“甯貴人,既然你能說出這般的打算,本宮信你有辦法除了她,只是本宮確實不敢冒這個風險。若是甯貴人沒有足夠說服本宮的理由,那麼當初我們的協議就可以終結了。”

說完,我便注視著她的表情,她冷冰冰的看了我半晌,道:“在宮外,難控制,宮內起碼她的行動都能掌握。”

頓了頓,繼續說到“甄嬛怕貓,嬪妾善禦獸。”說罷,唇角留著淺淺的笑,有一絲嘲諷,一絲屬於獸類的殘忍。許是長久與野獸相處的關係,她身上有一股無視生命的傲氣,這種傲氣,與華嬪的不同,華嬪是那種身居高位,自認身份高貴的那種對生命的無視,而她,卻是因著常年掙扎在生命邊緣的那種對生命的無視,不同的感覺,卻是同樣的攝人。

“倒是忘記了你還有這個本事了,如此甚好,如今甄嬛被禁在淩雲峰,還需得有個契機才能讓皇上下旨將她迎回宮來。只是果親王那裡,本宮倒是聽說已然有人謀害了他,他帶的先鋒部隊已然全軍覆沒了。”

“你說什麼!”甯貴人急切的抓住我,兩眼睜大,裡面透出了恐慌,這是我在宮裡第一次看到她除了冰冷以外的表情,即便是上次要求與我們合作,也沒絲毫的緊張,如今卻因著一句話而如此害怕,該是怎麼樣的心思才能如斯的擔心一個人?是愛到骨子裡了吧。

我笑著拉下她抓著我的手,佯裝不知的說:“本宮也只是聽說,還聽說屍骨尚未找到,甯貴人怎的如此擔憂果親王?”

她很快驚悟,強壓下擔憂,恢復了往日的冰冷,面無表情道:“不過是覺得軍中居然有此等叛徒,竟敢謀害親王,實在膽大包天,加之軍中有如此狂徒,實在是擔憂此行將士安危罷了。”鮮少見她能說如此多話,知她是辯解,也不揭穿,只是笑著聽她說完。

“倒是不知道甯貴人很是關心在外征戰的將士,真是叫本宮刮目相看。只是不知道皇上若是看到你剛剛的動作會作何想法。你且歇著吧,本宮和你說了這麼半天話,也累了,先回去了。”說完,在弦音的攙扶下,回宮去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