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十八章 延慶殿琴默說實情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3248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回寢宮休息了片刻,便陪著溫儀去了碎玉軒,“溫儀要多和惠娘娘學知道麼?這樣額娘才放心。”一路上,我絮絮叨叨的說了很多遍,不知道我是不放心還是我本就是如此囉嗦的人,只知道,我的溫儀要長大了。

“額娘放心,溫儀會好好的,惠娘娘一定會喜歡溫儀的,溫儀會做大清最優秀的公主的。”溫儀的小手拉著我,糯糯的童聲很是好聽,她從小就懂事,即便是很少見到皇阿瑪,但是每次皇上見到溫儀,都會誇她聰明乖巧。

“額娘從來不希望你是最優秀的,你要記住,風摧秀木,水湍岸芷,越是出挑,越是容易被人家嫉妒,不管你學了多少,你都不可以表現的太突出了,額娘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就好。”眼見著碎玉軒到了,我也不便進去,便交由奶媽帶進去。我相信惠貴人會好好教導溫儀的。

走在回宮的路上,路過延慶殿,想著也有些許時候未曾去見過端妃了,便讓弦音先回宮去。

方踏入延慶殿的大門,便聽到朗朗的讀書聲,果然是四阿哥:“四阿哥真用功,怎麼?今日不用去書房麼?怎的在這兒念書呢?”

四阿哥見是我,心知他如今能如此得皇阿瑪的歡喜,其中有我的原因,故而對我倒也是有幾分的親近,“見過襄嬪娘娘,今日太傅被皇阿瑪叫去了,便早早的放學了,所以沒在上書房。襄嬪娘娘是來見額娘的吧?我領娘娘進去吧。”

看著他,便想著若是我的溫儀這麼大了,會是什麼樣子的,因是花一般美麗的吧。“四阿哥每日都這麼用功,難怪你皇阿瑪會誇你呢,可是比你三哥強多了。”

“三哥比我學得早,懂的東西比我多,自然無需太過勞心讀書。老師說我開蒙晚,故而多用功些,才不會辜負了皇阿瑪和額娘的一片心。再說三哥以後是長子,長子以後就是太子了,皇阿瑪對他自然是嚴苛些的。”聽他說到太子,不難聽出他的落寞,好兒郎便該志在天下,只是這皇位之爭,其實也不一定要爭什麼,三阿哥雖說有皇后照拂著,到底是個扶不上牆的東西,皇上未必真會將這大清的江山交給他。

我隨手擼了擼她的頭,道:“我們大清的皇帝,從來都是能者居之,四阿哥如此努力,你皇阿瑪會看到的。”多年後我才知道,正是我的這句話,才成就了日後的乾隆爺,只是這時候我不知道罷了。

“額娘,襄嬪娘娘來了。”進到殿內,四阿哥給端妃行了個禮,道。

“襄嬪來了,坐吧。”說著便轉頭吩咐吉祥,讓給四阿哥準備些茶點,讓他休息休息。

我坐在旁邊,這麼看了半晌,道:“娘娘極是疼愛四阿哥。”

“這孩子不容易,親娘死得早,從小就被放在園子裡長大的,也沒人疼沒人愛的,好不容易能回到宮裡了,既是給了本宮,雖不是他親額娘,卻也是能多疼他些,便多疼他些,到底他來,也是圓了本宮的夙願,況且皇上如今看重他,本宮也自是要上心的。”

“是呢,才在外頭聽到四阿哥背書了,背的可是比那三阿哥順溜多了,也難怪皇上會喜歡他,這也是娘娘教導的好。”

端妃並沒有接話,淡淡的問道:“溫儀怎麼樣了?聽說你讓她和惠貴人去學詩詞歌賦了,你倒是也放心。”

“是呢,這宮裡如今能擔得起這個責任的,也就惠貴人了,我這兒也是沒辦法,不然,我也不至於把溫儀往她那兒送啊,只盼著她能真心教導溫儀才是。”

端妃輕咳了一聲,四阿哥聽了馬上倒了蜂蜜水來與端妃潤潤喉,端妃笑著抿了兩口,接著道:“那你就不怕那惠貴人多說些什麼?要知道溫儀這個年紀,最是不穩定的時候,本宮倒是怕她日後會怨恨你這個額娘。”

無奈的笑了笑,“又能如何?索性惠貴人性子高傲,這些子事情倒也不稀罕做,我也就略略放心些。有些事,做了,也是身不由己的,嬪妾終究不如娘娘看得開,能在這延慶殿裡守著這麼多年。”

“嗯,你向來聰明,這事關溫儀,你自然是思量許久的了。其實襄嬪,本宮始終不能理解你為何要屈在那年世蘭之後,為何你不自己去爭取些什麼呢?”

端妃這番話,語氣仍舊是不緊不慢的,似乎這話說出來,也不過只是說說,但是我卻聽到

了其中的關心,許是把四阿哥給她,真是合了她的心意吧,只是這份情,我仍是感動的,“太出挑了終究是不好,何況我也不如華嬪那般的習慣風光,我不過是個破落商戶的女兒,華嬪再不濟也總是年家的女兒,即便年羹堯獲罪,但是年家與皇上的關係,卻是在的,在華嬪之下,雖說日子並不如她那般的光鮮,到底命還是能保住的,何況我只要溫儀安好,我便一切如意了。位分不過只是自我安慰的東西,沒有皇上的寵愛,其他的都不過只是過眼雲煙,我都不在乎。再者華嬪其實是一個護短的人,在她下面,也不愁有人能欺負了我去。”

“只是別太縱著華嬪逞能就是了。”端妃沉默了許久,她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波瀾不驚,我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便只能靜靜的陪坐著。這是我第一次來延慶殿只是為了隨意的聊聊,沒想到這裡,很輕鬆,很淡然。整個後宮,或許除了太后的慈甯宮,怕是只有這裡才有如此的淡然。檀香悠遠,在這裡,沒有了勾心鬥角,一切都很平靜。

時已深秋,囑咐了吉祥多照顧著端妃娘娘,秋冬的禦寒物品只管往內務府要去,見吉祥都一一答應了,我便放心的離開了。不知不覺的在延慶殿裡居然呆到了中午,往碎玉軒接了溫儀,便回宮休息了。

用罷晚膳,教溫儀打了會兒纓絡,溫宜喜歡如意結,我便教她打了個雙心如意結,溫宜很是歡喜。

“娘娘,敬事房那邊真的把華嬪的綠頭牌撤了。”小紀子進來回報,是了,他並未知這其中的原委,只當是華嬪因著禁足了,故而連帶綠頭牌都給撤了,這才會著急著來回報於我。

“宮裡人許是都在等這個消息吧?”我漫不經心的問道,這是顯然的,今天華嬪在景仁宮發生的事,大家都是聽說,只是始終都不太確信,如今得知撤了綠頭牌才讓她們都確信了這個消息吧,不知道樂壞了多少人。

“娘娘怎知?好幾個宮的奴才都去打聽消息了。”小紀子回道。

“這倒沒什麼,你且繼續去打聽著,皇上是否會察覺少了華嬪的綠頭牌。”吩咐下去了,便繼續給溫宜打纓絡。

“額娘,今日是十五,按理,皇阿瑪該去皇額娘那裡的。”溫宜冷不防的插嘴,稚嫩的聲音裡,卻說著如此現實的話,語氣說不出喜怒,只是再陳述一件別人的事情罷了。

“十五?來人,本宮要去翊坤宮。”怪到皇后今日敢如此果斷的將華嬪禁足,原來是今日十五,按例皇上都該去皇后那兒,華嬪的算計除了紕漏,少不得要趕緊說於她知道,否則這一賭,華嬪必輸。

所幸離開翊坤宮不遠,加之抬步攆的小太監腳程快,沒多時便到了。急急的,也不等宮人去通報,便沖了進去。

將將到宮門口,便聽裡邊傳來皇上的聲音:“華嬪,你也太任性了些,她是皇后,你怎可對她如此無禮?”

“那她駁了皇上的話,豈不是更無禮?臣妾服侍皇上盡心盡力,如今更是懷有龍嗣,難道不能封個妃麼?皇上你忍心嬪妾見到齊妃也要屈膝道福麼?”

“只是皇后說從沒這個規矩,更何況皇后是掌管後宮,朕也不好駁了皇后的面子不是?若是朕為了你破例,那皇后哪裡還有威嚴再管後宮?你啊,就不要任性了。”

“臣妾卻以為,這天下都是皇上的,那麼只有皇上的話才是規矩,不是麼?再說皇后不會不知道,怎麼會沒有先例呢?先帝的容妃不就是嘛?可見皇后只是瞧不得臣妾好罷了。”華嬪嬌聲的說道,有點小埋怨又有點小委屈。

聽了這麼會兒,我不禁松了口氣,皇上到底是來了,還來的這樣快,竟然全然不顧今日是十五,按例今日該是皇后娘娘的日子,如此看來,皇上對華嬪的寵愛似乎回到了從前,而且聽口氣,也並不會太責怪華嬪今日在皇后那的放肆。

倒是華嬪如今也不似從前的莽撞了,我著實擔憂她會說甄嬛的先例,這話若是在皇后面前說道也就罷了。若是在皇上面前說,只怕這個足是要真的禁著了,如今這個後宮中,甄嬛已是大大的忌諱,合宮裡都知道這事兒,所幸華妃還沒有恃寵而驕到去踩皇上的痛處,我便也放心了。

殿裡的聲音漸輕,我笑了笑,便回宮去了。有些事,不用多問,只待到天明便會知曉。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