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十九章 景仁宮示威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3537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果然,次日的請安,華嬪沒來,想必她的這口氣還沒出吧,既然皇后昨天已經下了懿旨,說是要她好生養胎,不用出來跑了,更是不用她來請安了,她便順勢不來了。昨日夜裡,皇上宿在了翊坤宮,大家都知道,現下華嬪卻仍舊不來請安,但是卻有不能說她什麼,畢竟是皇后娘娘下的禁足,若是要說起來,華嬪大可以說,皇后娘娘未曾赦免,嬪妾自是不敢去給娘娘請安,怕娘娘怪罪。只是如此的囂張,少不得有人看不過去。

“華嬪真是過分,昨兒本該是皇后娘娘的日子,她卻搶了去,被禁足了還這般的狐媚勾引皇上,現在居然還不來請安,真是”齊妃總是最瞧不上華嬪的,奈何卻總是在華嬪那兒受氣。

“齊妃!”皇后打斷她的話,語氣中隱隱透出的怒氣,讓齊妃禁聲,只是硬生生忍住的那口氣卡在了嗓子裡,說不得,也咽不下,那樣子著實好笑。

大家眼裡都有著隱忍的笑意,也是,皇后將她禁足了,綠頭牌都撤了,卻不想皇上竟然不管不顧的還是去了,這叫皇后的面子往哪放?再加之皇后的日子被搶了,這等叫皇后羞憤的事情,大家雖心知肚明卻都不說,唯獨她說了出來,也難怪皇后會喝住她。偷眼瞧了瞧皇后的臉色,在齊妃說了那話的時候,便陰沉的駭人。白了齊妃一眼,才端著皇后的架子道:“將華嬪禁足是本宮考慮不周,華嬪如今正是該多做走動的時候,只是請安辛苦,便免了去就是了。”

“那就多謝皇后娘娘的體恤了。”皇后話音剛落,便見著華嬪施施然的進來了。今日的華嬪分外的奪目,那身素色宮裝,穿在她的身上,不顯得蕭索,倒是更生出了股風流,將她襯托的,真是與那芍藥般的明亮動人。因著懷孕,她已是許久未曾帶繁複的頭飾,只是這般素雅的華嬪,少見,卻顯的簡單高貴。顧盼神飛,眼波流轉,真真不愧是這後宮女子中的翹楚。

眾人顯然都沒能從她的突然出現中回神,這來的如此是時候,不知是該說巧合,還是她根本就早早的在外面聽著了,也沒聽到汪福海通報聲。想到這個可能,眾人不禁都暗自松了口氣,幸好剛才沒有跟著那個齊妃胡說。將這些變化都看在眼裡,華嬪未置可否,只是笑著坐下了。

“這來的早,不如來的巧,齊妃姐姐,你說呢?本宮來得早了,可不就聽不到皇后娘娘如此體恤的話了麼?”華嬪挑眉,斜睨了她一眼,便笑看皇后:“皇后娘娘真是賢良,這皇上昨日晚上才說嬪妾不用禁足,皇后娘娘這一大早的便也說嬪妾不用禁足,真是用心良苦啊。”華嬪向來都不會放過能奚落皇后的任何機會,用心良苦,到底是意在何處,在座的每個人都心知肚明。

“華嬪娘娘懷著我們大清的龍嗣,皇后娘娘自然是掛心。只是華嬪娘娘如此易怒,只怕對胎兒不好吧。”安陵容低著頭,聲音輕輕的,卻是能讓在座的每個人聽到。

華嬪聽了這話,連眼皮都沒抬一下,在她眼裡,安陵容始終都不曾入過她的眼,只是抬手撫了撫髮髻,輕歎一聲:“本宮到未想到,安嬪喝了這麼多年的紅花湯,還能如此的深諳保胎這個中的道理。皇后娘娘可真是會調教人,一個個都調教的如此的能幹。”說罷,嗤笑了一聲,方轉頭,挑眉看著安陵容。

安陵容素來膽小自卑,被華嬪如此的一頓搶白,頓時顯得很是局促,捏緊了帕子,不停的扭著,望向皇后時,眼中含著隱隱的淚,正是她的這種楚楚可憐,唯唯諾諾,才能讓皇上在面對後宮勾心鬥角的時候,在她那裡得到一些放鬆吧,恐怕這才是她真正得寵的原因。

“安嬪的父親有那麼多的小妾,這懷孕的自是不少的,安嬪身為嫡長女,少不得要替眼睛不好的母親張羅著,能瞭解這麼些,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了。”我用帕子印了印唇邊,開口說到。安嬪的家世,這宮裡誰不知道?我如此一說,倒是有不少人跟著嗤笑,這宮裡,向來都是拜高踩低的,更何況她家世低微,卻如今身居嬪位,到底是惹來了不少人的眼紅。我冷眼瞧著在座的人,卻不再多說。

“好了,都別吵了,本宮乏了,你們且散了吧。”皇后皺眉,打斷了準備開口的祥貴人。

這個祥貴人,和祺嬪同時入宮,便是因著這個喜歡人云亦云,沒個主意的性子不討皇上喜歡,故而入宮這麼些年了,卻始終也只是個貴人。

華嬪在頌芝的攙扶下,慢慢的,卻不失風度,不減風采,絲毫不顯懷孕後的笨拙。“嬪妾不便行禮,皇后娘娘莫怪。”這回,連膝蓋都未曾彎上一彎,邊說邊轉身離開,帶到話音落下,人卻已經走到殿門口了。

隨著華嬪去了翊坤宮,入得

殿內,卻沒有絲毫的歡宜香的味道,心下甚是奇怪,面上卻也不好多問,華嬪最愛歡宜香,如今卻不用這香,恐這其中有著什麼忌諱,思來想去,還是三緘其口的好。在這個宮裡,知道的越多,越是危險,我不若裝作不知道來的安穩。好奇心是這個皇宮中最要不得的,有些秘密知道了,恐怕會加速自己的死亡。更何況,若是要說,華嬪自是會告訴我,我又何苦自己去問?

“哼,皇后那個老婦,竟敢假借皇上的名義把香給本宮,”華嬪側臥在貴妃塌上,雙眼微眯,不屑的說道,“皇上昨兒個來了,便問本宮這香怎麼回事,本宮真當是皇上賞的呢,正想著謝恩,卻眼瞧著皇上臉色欠佳,有些陰鬱,便趕緊叫人熄了這香,免得惹皇上不快。哼,皇后此時給本宮這歡宜香,也不知道到底是安得什麼心。所幸本宮瞭解皇后的心機,料想她不敢做的如此明顯,不然還真以為她在這香裡做什麼手腳呢。”

“皇上盡然沒有治皇后的罪?”我皺著眉問道,假傳聖旨,向來是大罪。

“治罪?怎麼治罪,皇后本就去求過皇上,說本宮懷胎時必然焦躁,不若賜下些東西,也好叫本宮安心養胎,皇上當時應允了,只是沒想到皇后說的東西竟然是歡宜香。想是因著歡宜香,皇上會憶起哥哥的事情,故而並不開心,也罷,不點這香便是了。”華嬪微翻白眼,恨恨的道,繼而又傲然一笑,“好在皇上赦了本宮,倒也叫後宮的這些人瞧瞧,本宮雖然現在是個嬪,卻也不是任人拿捏的主兒,那皇后想要禁本宮的足,也要掂量著些。”

“這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那皇后想治娘娘,到不想自己先沒臉了。”說著便笑了。只是,笑過之後,卻不得不想這歡宜香到底是如何了,怎的皇上會聽到之後,臉色大變?真是如華嬪說的,因為想到了年羹堯?也許有這個可能,但我卻直覺的以為是和這香本身有關係。可歎身邊沒有一個擅香之人,這個中的秘密卻不得而知。

“恩,那甯貴人可有說要如何將那甄嬛帶回宮中?”

“這倒是沒有,如今皇上將她禁在淩雲峰,不知要作何打算,果親王也已屍骨全無了,或許皇上也就讓她這麼苟延殘喘的活著也未嘗不可。”

“既然我們沒辦法,不若就讓甄嬛自己受了刺激想回來,那麼就不需要咱們費心思了,咱們倒也落個清靜。只要等她自己收拾收拾準備回宮了,咱們便可一舉滅了她。敢和本宮爭寵的女人,就都得死!”華嬪調整了一下睡姿,斜瞟了眼在提她垂腿的丫頭,毫不在意的道。

細細想來倒也不失是個好辦法,只是如此,怕是又要煩惠貴人一趟了,自從溫儀去了惠貴人那裡,我便打心裡不想利用她,私心裡還是希望她能接受溫儀的。“娘娘果然聰慧,只是如此一來,怕是又要叫惠貴人跑一趟了,索性她是甄嬛的好姐妹,跑的倒是甘願的。只是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有刺激的作用了,娘娘您看可還能找別人去?”

“哼,沈眉莊,念在她如今毫無爭寵之心,本宮便留條命給她,也算是給本宮肚子裡的孩子積點德。這事兒,你就想辦法讓她去吧,正如你所說,他們姐妹情深,只有她說的,甄嬛才能信。”

接著便也就絮絮叨叨的聊了些家常的事情,左不過是孩子的事情。言語間,華嬪對這個孩子充滿了希望,她是那麼的渴望著這個孩子能順利生下來,她甚至說,只要孩子能幸福,她願意用一切去換。這麼強烈的渴望,即便是再冷血的人也會動容。

最後,她撫著那已有些微微隆起的小腹,帶著安靜的笑睡著了,我囑咐好頌芝多給華嬪備下些能止孕吐的酸梅,便離開了。

走出翊坤宮,望瞭望天,有些陰沉,陽光只微微的從雲層裡露出來一絲毫不起眼的光芒,才讓整個天空不那麼的灰暗。深秋了,馬上就要入冬了,一年又一年,好冷。

我悄悄的著人將果親王屍骨不存的消息透露給了惠貴人宮裡的奴才,這件事,連蘇培盛尚且三緘其口,若不是小紀子機靈,只怕我也是不得知的。這事兒在朝堂上許是沒什麼,但是這宮裡,自然是不能讓外人知道的,若是這個消息放出去,叫人查到我這兒,只怕是不好的。所幸的是,每個宮裡總有那麼幾個愛生事的,而且正巧的是,正好他們主子的阿瑪在朝為官…

果不其然,這個消息很快便散播到宮裡都知道了,只是大家都察覺到事態似乎很是嚴重,是以整個後宮都籠罩了一種怪異的氣氛。似乎有個秘密要被公佈,但是每個人又不敢真的讓這個不是秘密的秘密被公佈。我很滿意這種效果,因為在宮裡,越是不能說的,就越會是真的,越會被人相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