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二十章 華嬪孕吐,皇后獻方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3492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眼見著年關在即,卻不見惠貴人有進一步的動作,更甚者說,在她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就沒有過多的表現,似乎這事兒根本與她無關。難道竟是高估了她與甄嬛之間的情誼?還是她根本就是在等一個出宮的機會,不動作,只是為了不引人注意罷了。總之那件事就這麼在後宮眾人的沉默中,漸漸散去,仿若未曾發生過一般。

這日一早,還未曾來得及去景仁宮請安,便聽弦音說,翊坤宮的小宮女來說,華嬪娘娘今日似乎不大好,我聽了這話,心下猛然一驚,憶起早先衛臨與我說的,華嬪這胎不穩的事兒,一陣慌忙,便往翊坤宮去了。

華嬪已經快五個月了,瞧著倒是有些顯懷了,行動也不如從前那般的便當,雖說過了頭三月,按理該是穩定了,但她的反應卻更大了,前幾日還只是略微有些嘔吐的症狀,卻不想今日卻是如此嚴重,才吃了下去的東西便又都吐了出來,本就折騰的不甚豐腴的身子,這會子更是憔悴了。

“頌芝,你是怎麼照顧娘娘的?娘娘都這個樣子了,怎麼不宣太醫?”同樣懷過孩子,我知道當初懷孕時候的辛苦,況且那時候,我也只是輕微的有些難受,如今看著被折騰到沒有人形的華嬪,那種打心眼裡的心疼蓋過了所有的謀算,鮮少大呼小叫的我,此時也毫無形象可言,“衛臨呢?去把衛臨給本宮找來!”

吐過之後的華嬪,臉色慘白,冷汗淋漓,原想著喝些水應是無礙的,哪知方喂進去兩口水,華嬪又都給吐了出來。衛臨已經趕到了,在這邊派人去找他的時候,他也正好往翊坤宮來,此時正在給華嬪把脈,我沒有忽略他皺著的眉頭始終未曾平復。“到底怎麼回事?不是叫你好生照顧華嬪這胎麼?怎的五個月了,娘娘的反應還是如此大?你不是每日都來請脈的嗎,怎麼前幾天你都不曾說過華嬪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娘娘莫著急,華嬪主子的身子本不適合再懷孕了,如今強行懷上了,自然也就比旁人來的辛苦些。”此時的我,因著過多的擔心華嬪,而忽略了衛臨說此話時的表情。

“再辛苦,本宮也一定會把這個孩子生下來。”華嬪聽了衛臨的話,強壓下心口的不適,堅決的說道。

“本宮聽聞華嬪今日突然孕吐的厲害了,特來瞧瞧有什麼本宮能幫忙的。”皇后突然的駕臨,著實是驚了我們。她素來是不願意踏足翊坤宮的,今日突然駕到,卻不知她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哼,那嬪妾就多謝皇后娘娘關心了。”即便已經因孕吐而毫無力氣的華嬪,氣勢上卻仍舊不願輸皇后半分。

“衛太醫,華嬪怎麼會如此嚴重?宮中這麼多娘娘懷胎,鮮少有如此的,可是胎兒有了問題?”皇后面露關懷的詢問,若不是已知她本性,誠然會被她矇騙。衛臨無奈只得把之前的話重複了一遍,皇后聽後,似乎在思考什麼,良久未曾說話,我緊張的看著她,唯恐她此時做出什麼傷害華嬪的事情,不得不說,此時的華嬪甚是虛弱,若是要下手,這正是一個好的時機。而現下我對於華嬪的守護,卻實非那種為了利益而產生的維護,是真真的想要去護著一個母親,只是為了護著她而已。

皇后似乎想到了什麼,長呼了口氣,笑道:“本宮就覺得華嬪這種狀況很是熟悉,果真是如當年純元皇后懷孕時候一般無二。”說著又皺著眉說,“奈何皇上正在早朝,不然定會來陪陪妹妹的,那樣或許妹妹就能好受許多。”

“哼,本宮豈會因此耽誤了皇上早朝!皇上向來勤政,本宮豈會不明白!”

就在華嬪說完這話,門外便傳來通報聲“皇上駕到!”與此聲同時響起的是皇上有些急切的聲音,“華嬪,你怎麼了?之前不是還好好的麼,怎的才幾日就如此厲害了?”

從皇上踏進翊坤宮門的時候,華嬪的臉上就綻放出了最美的笑容,沒有了脂粉的修飾,甚至還有些略帶蒼白的臉,此刻竟然有一種從未見過的柔美,“皇上。”只一聲皇上,我見著皇上臉上一瞬即過的憐惜。隨著皇后問安後,便只是現在一旁看著皇上和華嬪。

“這是怎麼回事?這個宮裡的奴才都不會伺候麼?蘇培盛,把他們都打發去了慎刑司吧,叫他們都好生學著該怎麼伺候主子!”

“皇上息怒,頌芝一直很盡心,只是臣妾這回不爭氣了些,她也從沒遇著過,所以才會如此。”華嬪極少替人求情,在她眼裡,又何曾有誰的人命?

皇上如此的緊張,眼中還閃著些許的害怕,從入宮便沒見過皇上如此,皇上幾時會露出這樣的表情?更甚是華嬪此番也並不一定會有什麼

危險。那是為了孩子?皇上又怎麼知道孩子會保不住,孕吐對於孕婦來說是極正常的,只是華嬪比較嚴重些罷了,我如何也不能明白皇上的這種情緒。

“皇上,華嬪妹妹這個樣子,倒是叫臣妾想起了姐姐來了。”皇后假裝拭淚,期期艾艾的說。

“是啊,當年純元懷孕也是這般,吃什麼吐什麼,朕記得還是你想了個法子才讓純元漸好的。”原來是因著純元皇后,傳說當年純元皇后產下皇子後便撒手人寰了,皇上見華嬪如此,怕是想到了當年的純元皇后,故而有了那樣的情緒吧。

似乎是被皇上提醒了,皇后道:“哎呀,瞧臣妾這記性,可不是,臣妾記得當初那法子皇上叫太醫院備份了,衛太醫,你快去取來,讓廚房照著做了來。”

衛臨明顯的遲疑了片刻,這沒能躲過宮裡所有人的眼睛,我只當他是覺得自己能治好華嬪這症狀,而卻沒有機會,故而猶豫不定,才想著說讓他再給華嬪瞧瞧的,哪料想皇上看了他一眼,道:“叫溫實初來吧,朕信的過他的醫術。”

這話不就是否認了衛臨的醫術?只是溫實初,我實在不敢冒險,他原就是甄嬛身邊的人,甄嬛被送去甘露寺之後,他也是常常的進出甘露寺,要說起來,該是會替甄嬛找我和華嬪報復的,如今叫他來,著實是有些擔憂。衛臨已經出去了,看著他有些落寞的背影,想著,日後還是找個機會再與他說說吧,眼下到底還是華嬪重要。

“襄嬪,溫實初的醫德朕也是信得過的,你無需擔憂。”皇上竟能察覺到我的擔憂,且為我解惑,這是少有的,我一時間尚不能明白皇上是出於何意,亦或者是在寬慰華嬪的心吧,到底華嬪也是不願意溫實初來診脈的。

不多時,溫太醫到了,請安後,便給華嬪號脈,我自是知道他的醫術高明,不然當初的時疫,他也是不能治好的。想想,若非當年的那場瘟疫叫他給治好了,他如何能坐上這太醫院院首的位置?若非不是甄嬛的力薦,他也不會被皇上如此的看重的。衛臨是他的學生,卻不見他提拔一二,想來也不過就是個經營名利的小人罷了,他對甄嬛如此上心,怕是也有著什麼他自己的原因吧。

“回稟皇上,華嬪娘娘是因早年小產了,身子有些受損,雖說是這麼多年過去了,卻是未曾完全的養好,再加之其中或多或少的有些傷害,本就不適合壞孩子了,如今再強行的懷孕,許是娘娘過多的擔憂這個孩子,以至於情緒過分的緊張,方才會有如此孕吐的現象。”說罷,拿著皇后當年給純元皇后用過的方子,細細的瞧了片刻,道“皇后娘娘當年給純元皇后調配的方子,微臣已經看過了,確是好的,酸梅蒸後既不傷脾胃,酸度又較之酸梅湯更甚,用之卻有止吐之效,杏仁茶也是極好的,能緩解孕婦的小腿腫脹之類的不適,芭蕉更是能清熱解毒,只是華嬪娘娘氣血已虧,微臣便再加上東阿阿膠二錢即可,每日裡吃上兩回,月餘便好了。”溫實初絮絮叨叨的說了如許多,我也未曾聽得明白,只是他說的方子無礙,我卻不十分相信,奈何皇上深信不疑,況且此方子又是出自皇后,此刻當著皇后的面,我也不好過多的質疑。

頌芝很快便吩咐了廚房按這食譜做了藥膳來,華嬪勉強掙扎的吃了些,一番忍耐著要吐不吐,終究是未再吐出來了,便也就著頌芝的手,再多吃了兩口,方朝皇上笑道:“果真是順暢了,臣妾讓皇上擔憂了。”

“嗯,既吃著好,那就叫頌芝每日做了來你吃,好生替朕把身子養好了,別再這樣子嚇朕了,你且休息著,朕回養心殿去了。”說罷,也不要華嬪起身,只帶著蘇培盛出去了。

“華嬪這會子好些了,那本宮也走了,華嬪好生休息著便是了。”見皇上離開了,皇后也不願多做停留,便匆匆的出了翊坤宮去。

“娘娘,這吃了,你可有何不適?”見人都出去了,我朝頌芝使了個眼色,頌芝便把其餘的奴才都帶了出去,我始終不是太放心,就怕皇后使了什麼手段。

華嬪見皇上走了,也顯得興趣缺缺,閉著眼靠在床上,有氣無力的應這我的話:“嗯,的確是舒服了些。吐了這麼一早上了,本宮乏了,你且去吧。”說著,喚到頌芝:“頌芝,晚膳就還讓他們準備這個吧。”

許是我真的多想了,既然華嬪本人尚且覺得舒服許多,那我也不必太過憂慮了,純元皇后當年懷孕是也曾食用過,倒也沒聽說吃出什麼毛病來,再者,想來皇后應是不會害自己的親姐姐吧。思來想去,便把心底那隱約的擔憂給強壓了下去。關心則亂,恐怕真是我思慮的太多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