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除夕夜皇后口誤說甄嬛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3205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華嬪的害喜現象果然是減輕了不少,除了每日晨起會略微有些不適外,幾乎再沒有那般的受罪過了。面色也漸回紅潤,瞧著如今更顯雍容的她,我亦是欣喜的。

年節的家宴,正是一年裡最開心的日子,這一天且不論是不是平日裡有些子嫌隙的,都會笑顏逐開的道一聲喜。太后臥病了大半年了,今日,說是身子尚且舒坦,便也來湊了湊熱鬧,大殿裡倒是一派的其樂融融。

“哀家早就聽說華嬪有孕了,今兒個才得見,好好好,給大清綿延子嗣。”說著便招招手,叫華嬪到跟前,打量了華嬪片刻,道:“你這孩子福薄,這麼些年了,才懷上,可要好生的將養著些,聽說之前害喜的厲害?”

“可不是麼,朕當時瞧著也著實的嚇了一跳,真真和純元當初一樣。”皇上答道。

“嗯,那可是要當心些,”繼而轉頭,朝坐在一旁的皇后說道,“哀家記得皇后那兒有個方子,當初純元用了甚好,不若也給了華嬪。到底都懷了孩子的人了,也別太委屈了她,吃穿用度上就別省了,若是不夠的,只管從哀家這兒拿了去。華嬪啊,到時候你可要給哀家生個大胖孫子才好啊。”太后素來待我們親厚,雖說是皇后的姨母,但到底還是能一碗水端平了的,如今華嬪得她如此囑咐,倒也是極好的了。只是在聽到皇后的方子時,端妃不其然的看了華嬪一眼,繼而便回過神,逗著來給她請安的朧月玩。

“臣妾謝太后關心。”說著便要福下自己的身子,被太后一把拉住了,“還謝什麼啊,就是日後多來哀家的慈甯宮走動走動才是,來陪陪我這個老婆子喲。”

華嬪在太后身邊,露出一抹幸福的笑,拉著太后撒嬌道:“太后容光滿面的,怎的就說自己老了呢?這話嬪妾可不愛聽,您的孫子可也不愛聽呢。”

華嬪素來嘴甜,早先因著年羹堯的原因,雖說跋扈了些,但是到底太后也還是縱容的,對她也甚是歡喜,也曾說過她能幹,如今失了年家的華嬪,雖說可憐,倒也還是沒失了那性子的,太后見她仍舊是如此的明媚張揚,眼裡嘴裡都是透著個疼惜。

“惠貴人今日怎的不來哀家跟前了?是不是瞧著哀家與華嬪說話,你倒是吃醋不開心了?”太后自然是不會忘了天天陪在身邊的人,要說起來,太后對她可是比對自己的親外甥女要好的多。太后與皇后之間,若不是有著那絲血脈的關係,只怕太后早就不願意理會皇后了。

惠貴人執著酒杯,笑語盈盈的朝太后,皇上,皇后福了福,道:“太后貫會欺負臣妾,臣妾這是瞧著太后和華嬪娘娘聊的甚歡,加之太后未來的皇孫也在給太后請安呢,臣妾怎好來太后娘娘跟前打擾您祖孫兩個,臣妾是一番苦心,太后倒好,反而倒要來怪臣妾的不是了。”

太后樂呵呵的一笑,指著沈眉莊道:“瞧瞧,哀家才說了她一句,她便說了這麼多句,到最後還是哀家的不是了。”

“這也是皇額娘寵的,皇額娘怪誰?”皇上湊趣道。話落,除了華嬪不自然的笑了笑,底下的人倒也都是樂的笑了出來。

坐在一旁的皇后,溫柔一笑,道:“從前都只道是菀嬪最是個能說會道的,如今看來,這惠貴人是一點兒不差,到底是姐妹,這嘴都生的甚是靈巧。”

“皇后!”太后打斷了皇后的話,此時,滿屋子裡,頓時鴉雀無聲。闔宮上下誰人不知這菀嬪是個忌諱,大家都是能避諱著些就避諱著,即便是華嬪,對於此事也是絕口不提的。皇后素來嚴謹,言語上從未出過這般的紕漏。如今在這守歲的日子,滿殿歡愉之時,卻說此話,不容的人不起疑心,我有些愣神,卻始終未能猜透這其中的道理。

偷眼瞧了瞧皇上的臉色,陰沉的嚇人,滿屋子人因著這陰沉的臉色,都屏住呼吸,就在等著皇上發落。太后亦是冷了一張臉,不悅的瞟了瞟皇后,而後看著皇上,也在等著皇上的反應。

“夜深露重,蘇培盛,送太后回宮,餘的就都回去吧,惠貴人,隨朕去倚梅園走走。”

皇上此話一出,倒是叫華嬪很是不順心,本想著今晚能將皇上請去翊坤宮一同守歲,卻不料因著皇后的緣故,如今倒叫沈眉莊撿了個便宜,滿腹的盤

算落了空,華嬪怎能不怨?白了皇后一眼,華嬪極不情願的在頌芝的攙扶下回宮去了。

“娘娘息怒,為了這點子小事生氣不值當啊,氣壞身子,傷了肚子裡的小阿哥可不好了。”在回翊坤宮的路上,頌芝瞧著華嬪仍舊是寒著的臉,不忍的開口勸到。

“華娘娘莫氣了,溫儀給華娘娘唱歌吧,今日守歲呢,溫儀想華娘娘開心些,這樣溫儀也才開心。”溫儀也懂事的說,華嬪是看著溫儀長大的,對溫儀的感情很深,聽溫儀這麼說,倒也真是笑了笑。

看到華嬪笑了,頌芝朝我感激的望了一眼,我知道她是謝我這一路,能與華嬪不離不棄,相陪走到了如今。我素來知道頌芝是個好姑娘,她對華嬪的忠心,事事以華嬪為先,著實叫我感動。如此一路上就在華嬪與溫儀的對話中道了翊坤宮。

今夜,宮裡因著皇后的那番話,再多的歡喜都流散開去,殘留下的,不過是強裝出來紅彤彤的宮燈,失了靈氣,只是孤冷的閃著紅光罷了。

次日一早,整個宮裡就傳遍了,皇上昨晚去了碎玉軒,卻只是小坐了片刻就離開了。宮裡都在傳沈眉莊是徹底的失寵了,昨日那麼好的機會,都沒能留住皇上。宮女和太監這些下面的奴才更是議論紛紛,我卻是不許我宮裡的人亂嚼舌根子的,頌芝是個懂事的,自然也是無事的,果不其然,沒過幾天,太后便抓了那幾個為首的奴才,若不是因著正月裡,不能見血,只怕不是打發去慎刑司這麼簡單的了。

這日,元宵,應是給皇后請安的日子,年節這麼些天,皇后都免了各宮的請安,照例今日是必須來的。才入了景仁宮,便聽到了那些風言風語。

“這有些人自己不爭氣,倒還不許人說了,有本事就留住皇上啊,找太后,拿了那些奴才出氣,算什麼本事啊?”因著年節才被赦免的祺嬪難免會有些氣不順。

“祺嬪你要是有本事也不會禁足到這會兒了,怎麼人家華嬪才禁足就被赦了,你倒是禁足了半年多?”齊妃橫斜了她一眼,一個華嬪囂張已經夠了,如今再多一個祺嬪,她自是看著不順眼的。

“華嬪那個老婦,成日裡打扮的妖裡妖氣的,哼,當初她年家還不是敗在了我瓜爾佳氏的手裡,這宮裡,她也早晚會敗在我手裡,”說錯話,卻猶不自知的祺嬪,繼續道,“哼,想那甄嬛如此得寵,甄家不也是敗在我瓜爾佳氏手裡”正說的興起,突然發現滿屋子的人都噤了聲了,只是看著她一個人說的神采飛揚,安嬪看著她的表情,更是譏諷與嘲笑。她這才回神,看到站在身後,挺著肚子的華嬪,正朝她輕蔑的一笑。

見她發現了,華嬪才白了她一眼,笑著坐下,道:“不是祺嬪提醒,本宮倒是忘了宮裡還有你這麼個人,本宮向來記性不好,不是常在本宮眼前晃的人,本宮就比較容易忘了,祺嬪應是太久沒在宮裡走動的緣故吧。”說罷,掩嘴笑出聲來。華嬪這麼一笑,齊妃,安嬪,欣貴人也撐不住的笑了出來。

我本就看祺嬪不過,輕聲嗤笑一聲,道:“可不是麼?真是有半年多沒見著祺嬪了呢。”

華嬪最先止了笑,也懶怠的與祺嬪過多計較,“皇后怎麼不在?”看了看尚空著的鳳座,華嬪奇怪的問道,“皇后不是向來起得早麼?”

眾人這才發現,早就過了請安的時間,而皇后卻還沒出現,面面相覷卻無人能說出個什麼道理來。華嬪掃了一眼眼前的眾人,冷哼了一聲:“本宮道你們是多有誠心的來給皇后娘娘請安呢,卻也不過如此啊,”說罷,在頌芝的攙扶下,站起身道:“本宮原是想著大過年的,按例也是該來給皇后請個安了,既然她受不起,那本宮就先走了。”

正待離開,剪秋出來了,說是皇后娘娘昨日頭風又犯了,今日的請安就免了。既然昨日犯了頭風,緣何此時再來回報,平白的叫眾人等了這麼許久。心下冷笑,只怕這個頭風是假,不願意出來才是真的。

聽了這話,華嬪停住了往回走的步子,站在殿中間,將在場每個人的表情都一一瞟了眼,嘴角微微的上翹,似乎在嘲笑著她們的愚蠢,一聲輕哼,也未多說什麼,便扶著肚子一步一生花的出了景仁宮的宮門,留下了滿屋子的人在沉默。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