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二十二章 琴默疑心溫實初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324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正月裡的皇宮是一年中最平和的時候,就如被白雪覆蓋的紅牆綠瓦一般,很乾淨,很純白。一年也只有這時候才能真的省心些,可以稍稍的免去了那些不得已的勾心鬥角,舒舒坦坦的過個年。宮裡整個正月都是張燈結綵的,節慶的氣氛甚是濃厚。

正月裡才過,一切便有回復到了從前,沒有了那些子喜慶的點綴,這個宮裡冷的就像一個大冰窖。才幾日,宮裡便出了個不算大不算小的事兒,到處都在傳這宮裡鬧鬼,特別是那些子小宮女小太監的,更是說的繪聲繪色。皇后原是罰了一些的,卻不料即便是罰了,仍舊是有人說這事兒,直到那日,祥貴人晚上回宮的時候,被嚇昏過去了,這才讓皇上皇后重視了起來。

宮裡因著出了些事兒,少不得要央了那法師來破解,這日正是開壇做法,皇上終於是踏進了後宮,見著諸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似乎想借著此次能引皇上些許目光來。奈何自除夕夜之後,皇上便再無踏入後宮,此番也是未曾瞧她們半分,只是看著法師在那裡手舞足蹈。那法師幾番來回後,卻只說是宮裡已去的娘娘冤魂未散,往來于後宮之中,故而有了那些子胡亂之事。待被問及破解之法是,那法師卻說,唯有叫宮裡年輕的妃嬪,且許多日未曾侍寢過的乾淨體質,護送了這些子冤魂去甘露寺禱告,再做場法事超度了便可化解了去。

只是這種事,我雖說並不十分的相信,但是也到底是犯了些忌諱的,即便是再不信,卻也不願意去觸這個黴頭,尤其是這才過年的時候。自然,這宮裡也是沒人願意去走這一遭。

“臣妾願往。”一道平靜優雅的生意解了這難題。皇上皇后皆以為此事難辦,卻不成想也真是有人願意前去的。

怎會是她?!辨認出這人是誰,我不免有些驚訝。素聞她甚是忌諱這檔子事,往日裡遇著這些事,都是能避諱便避諱了去,斷斷是不肯沾染半分的,而如今卻主動要求前往,少不得是因著能去甘露寺的緣故吧。這倒也難為她了,忌諱成那樣子了,還要來接了這差事,又或者說,其實這事本就是她算計好的,也方有如此,才能有這麼個光明正大出宮去甘露寺的理由不是。我與華嬪相視一眼,從她眼中,我看到了同樣的懷疑。

“恩,倒是沒想到她會用這個方法。看來之前是我們錯估了她了。”隨著華嬪回到翊坤宮,服侍了她側躺在榻上,“還道是她們兩個之間也不過就是如此罷了,卻不想倒是有這麼一出。沈眉莊也真能沉得住氣啊,這麼些許日子了,眾人只怕都把那事兒給忘了,她才悄沒聲息的折騰了這麼一個大圈子,真難為她了,忌諱的要死,卻還是走了這步。”言罷,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道:“當初就與你說了,便讓那人在她日常的吃食裡下個毒,不就一了百了了,何必現在如此的迂回!夜長夢多,本宮只怕這其中再出個什麼簍子,到時候本宮倒要看看,你還能說什麼!”

“娘娘,此事是萬萬不可的,”見她有些惱了,便只得細細的分析與她知道,“且不說她身邊有個溫實初,我們下毒實實不易,萬一被發現了,沒毒死她便也罷了,人若是暴露了,對我們以後都是不利的。即便是她身邊沒有溫實初好了,我們順利的下毒了,可是她這麼死了,甘露寺的姑子就不會告訴皇上?到底她是宮裡頭出去的,皇上既然當初沒有賜死,便是不要她死的,若是突然暴斃在了淩雲峰上,娘娘你想,那些姑子不會把這個事兒了,回報於皇上?一旦皇上知道了,豈會不查?那麼因毒而死的事情必然會暴露出來,順著這事兒查下去,娘娘您也就逃不了干係了,”頓了頓,瞧著她似還在聽,便接著說,“娘娘,您如今才剛得回了皇上的寵愛,卻也尚不穩固。再者,皇上也道你是本性純良,再因著那事之後,更是少了那些子的戾氣,雖還是愛使些小性子,品性卻是不壞。可若是這事兒被查到了,娘娘你可知道皇上的想法?甄嬛的一死,換皇上如今對娘娘的恩寵,娘娘可覺值得?”

華嬪聽後,未置可否,只是閉了眼轉身安睡,我明瞭她已是接受了我的話,這事兒如今只能按照原有的計畫進行,哎,只怕是天不遂人願。輕歎了口氣,便悄悄的離開了翊坤宮。

從翊坤宮出來,望著仍舊是陰沉沉的天,從除夕到現在月餘了

,這天就再沒有放晴過了,一直是這麼低低的壓著,就仿若這個皇宮裡,每個人的心情也都是這麼低低的壓著。皇上自從除夕夜那晚因著皇后的一句莞嬪,至今未再召幸任何妃嬪,即便是華嬪懷著身孕,也未見皇上來探望一二,如此這般,華嬪怎能毫無怨言?

這日,依舊是陰天,整個天下都被雪覆蓋了,一片白茫茫的,然此番我卻有了不好的感覺,仿若當真是有事要發生了。這種感覺很強烈,強烈到我幾乎是想要阻止惠貴人去甘露寺。

要果然如華嬪說的,夜長夢多,再出了什麼意外,不能按照計畫讓甄嬛因恨回宮,那麼一切的謀劃都是假的,況且只要皇上心裡依然記掛著她,那麼即便如今有再多的恩寵也都是空。只怕就算是皇后也難以忍受…皇后,倒是忘了她。思及此,心下冷笑,其實不必擔憂,有人會比我與華嬪更想讓她死,相較于華嬪所在乎的恩寵,地位往往才是讓人欲罷不能的東西,一旦威脅到了她的地位,什麼事情都能做出來,而皇后恰恰就是什麼都做得出來的人。相對于我與華嬪如今在朝堂的毫無所依,皇后有太多的便利了,隔岸觀火,不失是一個好的辦法。

華嬪已經快六個月了,雖說再無那等叫人驚心的害喜現象,卻也是怠慢不得的,我心裡始終存了疑惑,瞧著今日無事,便叫弦音把衛臨找來,我始終是不能盡信溫實初的。

“衛太醫,本宮也不許你說那些場面話了,皇上信那溫實初,本宮卻不信,你且說,你把脈,倒是看出來華嬪的胎兒如何了?”

“娘娘何不喚溫太醫來問問?如今都是溫太醫前去請脈,脈像如何,微臣實實不知,溫太醫向來不會與圍城說這些。”衛臨用他那四平八穩的語氣答到。細瞧他的表情,便知他在太醫院許是被打壓了,如今正是有些鬧了。太醫院的事兒,我也有些耳聞,卻因著之前那些子胡亂的事,沒得空召他來問個明白。

如今我也懶怠多問他太醫院的情況,發生了便是發生了,再說也是於事無補的,“那之前呢?是何情況?那個方子可有問題?”

“之前,微臣查看過娘娘脈像,胎兒確是不穩,華嬪娘娘體內有麝香的殘留,卻不知因何而來,看之前的脈案卻並未記有娘娘攝入麝香,只記載有當年因紅花小產。故而微臣尚不知個中因由。”頓了頓,續言道,“那個方子,微臣到真是未曾見過,許是微臣入太醫院時日尚短,未曾得見吧。”

“既如此那日說到那個方子的時候,本宮見你有些微的不自然,作何解釋?衛臨,本宮既然信你,就不希望你對本宮隱瞞什麼,你要知道,若你想取代溫實初的位置,你在這宮裡便只能依靠我與華嬪了,皇后那邊,你以為真的會幫你麼?”我沒有忽略他那日的表現,自然今日也不會讓他就這麼混過去。

“那日微臣原也是驚著了,既然太醫院有這方子,因何都知道微臣在照看華嬪娘娘的胎兒,且娘娘害喜的症狀明顯,卻無人說於微臣知道。是以有些擔憂皇上會因此怪罪微臣未曾用心照看娘娘。因此有些微的不自然。”他說的時候,面色平靜,這話雖說並不盡實,卻也是能說通的,我位置可否,只是看了他良久。

“恩,如今華嬪的那些藥食都是溫實初在打理?”見他點頭稱是,便接著道“你且想辦法查看藥方子,本宮許你的自然是會想辦法做到的,但是你該明白做些什麼,有些時候站錯了隊,可能就賠上了你的一輩子。你且去吧。”

打發走了衛臨,我少不得盤算著如何才能真的將衛臨收做心腹,那個溫實初,看來是該找機會除了,免得礙事。

眼下這溫實初是皇上欽點的,想來在華嬪這胎上,也不敢怠慢了去,畢竟華嬪的胎兒出了什麼事,他便也難逃干係,即便不盡心盡力,卻也不至於害她,想到這兒些許有些放心。只是衛臨說的麝香是從何而來?若真有麝香,為何溫實初不說,其他的太醫也不說呢?若是含量細微,那麼衛臨能探出來,其他太醫又怎會探不出來呢?這實在說不通。再者,這麝香是從哪裡來的?麝香向來是宮裡的禁品,翊坤宮更是不許出現任何有可能含有麝香的東西,真真是奇了,華嬪到底是被誰暗害了?所幸華嬪如今瞧著尚好,便也就罷了,只是這個麝香是定要查出來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