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訪端妃,更疑藥方有問題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3198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自從沈眉莊回來後,果然宮裡安寧了不少,那些子胡亂之事果真是再沒出現了,宮裡人也漸漸的就安下心來了。我卻覺得好笑,若真是鬼神之說如此靈驗,那麼那些作惡之人又怎會活到如今?不過皇上還是獎了沈眉莊之功,將其晉了嬪位,還賞下了不少的珠寶物件兒。原是該惹人眼紅的,然即便是品級升了,皇上賞了,卻並未見她有寵,故而宮裡的人便也不把這再當回事。左不過是一個空有其名,空在其位的妃嬪罷了,與她多做計較不值得,何況她上頭還有個太后在護著,眾人更是不敢過多的閒話。

皇上依舊是忌諱著去碎玉軒的,奈何她卻偏偏要守在那碎玉軒再不肯回存菊堂一步,哪怕是終日也見不著皇上一面。宮裡人都道她是性子淡泊,不爭不搶,因此也都不與她計較許多。但是這般的性子,卻是叫太后擔憂的,太后素來歡喜這般穩重的,如今到真是有了這麼個人兒,卻是個淡漠的性子,太后如何不著急?到底在這個宮裡總還是要有個傍身的,要麼是皇寵,要麼是子嗣,偏偏沈眉莊卻什麼也不要。我始終覺得還有些什麼原因的,否則一個女人,淡泊如端妃不也還求有個孩子?當年沈眉莊還是得到過皇上的專寵,難道真的只是因為那件事,所以她才會如此的無欲無求?我始終不相信她沈眉莊會一無所求。

想到端妃,倒是有些日子沒去瞧瞧她了,天寒,她的身子越發的不好了,除夕那夜算是好的,便硬撐著來了家宴,之後許是著涼了,回宮便是高熱不退,這一病,便在床上躺了月餘。四阿哥更是日日的守在身邊,連上書房也告了假,只是每日的在延慶殿裡溫習。雖與端妃無深交,但是那日推心置腹的一番話,倒也讓我對她生出了些感謝之情,遂帶著溫儀一塊兒往延慶殿裡去。

延慶殿裡頭有些冷清,奴才並不多,端妃性子冷,也不願許多的奴才在裡面伺候著,故而早早的就打發了出去。如今偌大的宮裡除了幹粗活的,近身伺候的就只有吉祥和四阿哥帶來的一個老嬤嬤了。吉祥先看到我,朝我與溫儀行了個禮,我亦是朝她點了點頭。溫儀如今也7歲了,漸漸的有了一個公主該有的風度,只見她稍一欠腰,與吉祥說話時候的那種氣度,真真是與年前判若兩人,不得不說惠貴人教導的很是用心,我亦很是欣慰的。

“吉祥姑姑安好,端娘娘可是睡下了?溫儀想她了,若是沒睡下,溫儀便去與端娘娘說說話。”

吉祥是個溫柔的姑娘,她笑著說端妃還沒睡,便將我們帶到寢殿,見著端妃正靠在床上看書,四阿哥也是伏在旁邊臨時搬來的案上溫書。兩人見著溫儀來了,都甚是歡喜,溫儀也朝前跑了幾步,俏皮的行了個禮:“端娘娘萬福,四哥萬福。”話還沒完,便已經跑到端妃的床邊撒嬌,“溫儀可想端娘娘了,端娘娘身體好些了麼?等天暖了,端娘娘隨溫儀去騎馬吧,皇阿瑪才賞了溫儀一匹棗紅色的小馬,端娘娘是將門之女,便和溫儀一道去吧,總是悶在這宮裡,好好的人都該悶病了,端娘娘該多出去走走,許是這毛病就好了。”

一番話,把端妃給逗笑了,“瞧瞧你,才來就說了一大堆話,也不累,吉祥給公主倒杯牛奶茶來。”朝我點頭示意我坐。

“溫儀卻是不想四哥的麼?怎的來了也不叫聲四哥,讓四哥瞧瞧你長高沒?”

“四哥,”溫儀嗲聲嗲氣的喊了聲,道“溫儀此番是特特來瞧端娘娘,況且溫儀方才進來的時候,瞧見四哥在溫書呢,溫儀怎好打擾了四哥修行孔孟之道?溫儀一番苦心,四哥居然還不領情,還是端娘娘好,不會這般的欺負溫儀。”溫儀說完,一屋子的人都笑了,幸而溫儀不像我這般的沉悶,是快樂得多了。

正說笑著,端妃悄悄地看了四阿哥一眼,讓四阿哥把溫儀帶出去玩,吉祥也聰明的出去了,此時房裡就只剩下了端妃與我兩個人了,心知她必是有話要與我說。

“襄嬪,華嬪的胎兒可還好?那日除夕,本宮隱約聽到說,如今是皇后在幫著?還用了當年純元的方子?”

見她說起那個方子,心下疑慮更生:“是,怎麼,那個方子可是有不妥?”端妃知道那個

方子我並不奇怪,她是王府裡的老人了,曾聽說端妃的琵琶還是純元皇后所授。

端妃淡淡的瞟了我一眼道:“你很是關心華嬪?”

“不瞞娘娘,與華嬪如許日子,深知她其實並非狠心惡毒之人。況,她想這孩子已是多年,如今終於是守得雲開,我不能不替她操心,我是個母親,我知道那種對孩子的渴望是多麼的強烈,嬪妾不忍心看著她傷心。”

端妃沉吟了許久,放長歎一聲道:“我自是知道她的性子的。”繼而看著我接著說,“那個方子還是不要用了吧,本宮雖說不知有何不妥,卻也是不放心的,如今吃了這麼月餘了,若真又問題,如今才停下恐怕也是於事無補的,但是能少一些傷害,便還是少一些的罷。”許是很少一次說這麼多話,端妃忍不住咳嗽了幾聲,我趕緊的伺候了她用了些蜂蜜水,緩了緩那咳嗽。

“嬪妾如何不知這個道理,皇后的這個方子,我實在是不放心,便於華嬪商量著,還是別用了。哪知,只是前頭才停了兩日,華嬪便又害喜的厲害,她那個樣子,少不得還是燉了來與她緩緩,現下又怎敢讓她再停了那個方子?”接著我又把那衛臨說與我的事情告訴了端妃,端妃亦是驚訝她體內怎會含有麝香,只是我們如此空想,卻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宮裡要害華嬪的人不少,可是有膽兒敢在華嬪的身上下藥的也只是皇后了,可是在這之前華嬪體內的麝香便已經有了,端妃亦是不明白這其中的緣由。

端妃沒再說話,只是一直沉默著,似是在想什麼,在我以為她不準備說話的時候,她卻無奈的長歎了口氣,遂換了話題:“前頭瞧著,溫儀倒是被教導的很好,如今才幾個月,這個公主的氣派倒是出來了,你便是沖著這點,日後不要害了她性命。”

我愣了愣,原以為她會讓我放過甄嬛,卻不想她倒說的是這個,按理說端妃與惠嬪卻是無甚往來的,怎的會有如此一說實實叫我想不明白。端妃許是看出了我的疑惑,朝我溫柔的笑了笑,道:“身為帝王是不能專情的,而甄嬛卻讓皇上破了這個忌諱。”似乎說的是甄嬛,卻很快的解了了我的迷惑。除夕夜的事兒,想來端妃亦是甚為忌憚。

我但笑不語,我何嘗願意沾染上這些人命官司,可這宮裡,除非如端妃這般的出世,否則我若不害人,也必有人會來算計我,在這個宮裡,明哲保身是活不下去的,尤其是我還要為溫儀掙得一個一世太平!

又與端妃再聊了會兒四阿哥,從端妃的口氣中聽出,她很是疼愛這個四阿哥。也是,四阿哥很是聰慧,雖說早些年被皇上丟在長春園裡不聞不問的,也就是這麼幾年才開始像個阿哥的樣子培養著,可是卻比那個三阿哥長進的多。我曾聽華嬪說過,皇上常常誇獎四阿哥比三阿哥聰明,也比三阿哥努力,估摸著這皇儲保不齊就是四阿哥的了。

“皇上如此的喜愛四阿哥,也是四阿哥的福氣,只是,怕上頭的那位心裡不痛快了。”

端妃輕笑了一聲,“其實,不論是哪個阿哥繼承了皇位,她始終都是聖母皇太后,又何必爭呢?爭得了唯一的皇太后又如何?也不過是個孤家寡人罷了,哀家,悲哀的老人家,爭來又有何用,她只是看不穿罷了。”

“若是都如娘娘這般的明白,這宮裡也不會是這樣的了。說了這麼會子話,娘娘也累了,先休息著吧,我去把四阿哥找來。待天暖些了,我再來瞧娘娘。”我從未想過我也有如此平靜的和人這般話家常的時候,原想著始終在年氏底下做個小小的貴人,便要經營一輩子的權術,替她爭,替她算計;卻不想如今雖然仍舊是在她底下,她卻不似從前那般的對我,加之與端妃的往來,日子卻也相較從前過得要好多了,連帶著覺得這天也不那麼冷了。

在書房裡找到了被溫儀纏著下棋的四阿哥,囑咐了他好生照看著他額娘,便領著溫儀回宮了。

小紀子進來說,淩雲峰上已經傳了消息來,果親王竟然回來了,而如今宮裡卻是毫無消息,看來我們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這果親王的回來便可做大文章了,避開了皇上私自潛入淩雲峰,呵,果真是不太平了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