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二十五章 華嬪小產生死嬰,青紫斑塊類純元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3185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華嬪這般的被皇上抱著匆匆的離開了,皇上對她的上心程度頓時在宮裡傳了個遍。只一瞬的時間,這大殿內便是都來了個齊全,可是著急著趕來的,卻不見得是有多擔心華嬪的安危,只怕是更關心皇上對華嬪的寵愛程度吧。

我心裡擔憂華嬪擔憂的厲害,見著她們如此甚是心煩,一個個坐在那裡,滿臉的不耐,有的裝作是擔憂的模樣,問出來的話卻是“皇上怎的還未出來?”。此間果親王來了,知道今兒個也出了事,便又匆匆的離開了,此時我亦是沒有心情去揣測他此番離去是去了什麼地方。我在這殿裡待得心煩,遂朝敬妃說了聲,便悄悄的朝偏殿去了。

偏殿裡皇上怕人多鬧著了華嬪,除了進出的太醫和伺候的奴才們,便再不許其餘的人進去。眼見著皇后亦是站在門外侯著的,我也只得無奈的在一旁站著,如今能做的,也只能是這般的在門外侯著了。

聽著華嬪那聲嘶力竭的呼喊,我亦是心疼的。那該是怎麼樣的一種疼痛,才能叫一個平日裡爭強好勝的女人,此刻毫不顧及的痛呼,她從不肯在外人面前落淚,從不肯在外人面前顯示出自己的一點點脆弱,如今卻是因為疼痛而如此的失聲痛哭。我現在看不到她,只能聽著她一聲聲的喊疼,其實看到又如何,那種痛,我也是經歷過的,當初拼死生下溫儀的時候,那種撕心裂肺的痛,是旁人無法體會的。如今的華嬪卻也是如此,已經這麼大了,此時小產,那種痛,即便我在裡邊,也只能是白白的看著她疼,我做不了什麼能讓她減輕半分的痛楚。

眼睜睜的看著宮女們進進出出,端出來的是一盆又一盆的血水,看著這麼多的血,我幾乎崩潰,華嬪可還受得了?幸而將溫儀拖給了敬妃,否則叫她看到這個場景,溫儀應是會怕的。

實在不能再忍受站在外面等待的煎熬了,我一把奪過正端著清水準備進去的宮女手中的盆,我要進去看看她。搶過盆,進去後,我才發現自己正在做一件從前自己是斷斷不會做的的事情。似乎對華嬪的關心已然超出了曾經為了利益而結盟所該有的感情,我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如此在乎這個跋扈的女人,許是那次我禁足時候,她一次又一次說會保我出去吧,又或許是在她感歎對皇上的愛的時候,又或許是更早吧,自己竟然對她也生出了這種從前我最不齒的情誼,看著她就這樣子的橫衝直撞,只為了她的愛,我似乎真的是被她改變了。一絲苦笑扯動了唇角,只不知她心裡是否也把我真的當做是姐妹…

“啊!”一聲慘叫喚醒了暗自沉思的我,華嬪在這聲慘叫後,一口氣沒提上來,昏死了過去。我站的遠,華嬪到底如何了,我瞧的也不甚真切,只看到了滿屋子的血,濃濃的血腥味,刺激著我的嗅覺,然心下卻是一片慘白。

“啟稟皇上,娘娘落下的是個已經成型的男胎。”這是溫實初的聲音。

我心知小產是必然,六個月,即便是早產兒能僥倖活下來,也斷斷不會是只六個月的孩子。皇上沒有說話,只是沉默的坐在那邊,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我知道他很是失落,他就那麼孤獨的坐著,不聲不響,宮裡頭的子嗣本就少,他是看重這個孩子的吧,若是華嬪知道皇上亦是看重她的孩子的,她是否會覺得歡喜些?

“啊!”頌芝接過孩子,慘叫了一聲,“這孩子,這孩子…”

我立刻丟了手裡的水盆,幾步沖上前去,抱起那個可憐的孩子,一看,忍不住大驚的倒吸了口冷氣,這孩子竟然全身青紫色的斑,一塊塊的,甚是駭人。我抱著孩子,瞪著溫實初,“溫太醫,這便是你照看的結果?為什麼會這樣?”

未待溫實初解釋,身後便傳來了華嬪的聲音。

“把孩子給本宮看看。”華嬪不知道何時醒來了,直直的盯著我手裡的孩子,“本宮要看看!”她再次重複,我卻是不敢給她看的,我不知道她看到的時候會不會崩潰,但是我卻不能拒絕一個母親的要求,即便是小產,但也是在肚子裡血脈相連了六個多月了。

華嬪只是看了一眼,便失聲痛哭了,她看著皇上,一聲聲的哭訴,“

皇上,是誰害了我們的孩子,是誰啊!”哭著,一口氣沒能提上來,再一次昏了過去,她如此好強的人,怎麼能接受自己懷的孩子竟然是這般模樣呢?

此時皇后等人也都進來了,我不經意的掃視了一眼,竟然看到了端妃。這麼冷的天,大晚上的她怎麼來了?皇后走到皇上身邊去安慰皇上,隱約間聽到她說“竟然和姐姐當年一模樣,”餘下的我卻是聽不真切,只是什麼和純元皇后一樣?正想問端妃,轉身卻見端妃一臉悲戚的看著華嬪,這般的神情,怎會出現在端妃看華嬪的時候,只是此時並不是深究這些的時候。

太醫在準備藥方給華嬪調理身子,我執意只要衛臨,我不信溫實初,華嬪小產兒的樣子,必定是和溫實初有關係的,我不能再讓他害了華嬪,雖然衛臨還不至於全然是我的人,然我卻是相信,他不會害了華嬪。

端妃輕輕的歎了口氣,道:“當年純元生下的孩子也是如此,全身青紫色,當時生下來便死了。”頓了頓,端妃將視線從華嬪的身上轉到我的身上,“怎麼會摔跤的?”

一句話問的我一驚,是,怎麼會摔跤的,是那個太監,那個面生的緊的小太監,我死死的看著端妃,道:“是有人故意的,那個撞人的小太監我從沒見過。”說罷,我便朝皇后看了看,一定是她!

“去查,這麼個人,是不會憑空消失的。這查起來也不用太麻煩,只要查查宮裡哪處死了個小太監就行了,即是沒見過,便不會是各宮裡伺候的。”端妃輕輕的說,用只有我們聽見的聲音,說與我聽。“本宮不便多留,先走了。”是,她與華嬪向來是水火不容,如今來瞧華嬪,已是會叫人多做猜疑了,現下的確是不宜久留。

今日這接風宴便是這樣散了,皇上命人把華嬪抬回翊坤宮修養,我帶著溫儀就在翊坤宮從前的屋子歇下了,然而此時,她最需要的陪在身邊的人卻已然回養心殿了。

這會子正是夜深人靜的時候,哄得溫儀睡了,我卻是如何也睡不著得了,倚靠在床上,今日發生的事情便在我眼前浮現。今日之事絕不會是個意外,必然是有人所為的。那個小太監便是關鍵,雖說從未見過,但是正如端妃所言,宮裡不會有沒根沒底的人進來,那個小太監必然是在宮裡有記錄的。背後指使的人勢必是會要殺人滅口的,平白的死了個人,沒人查便罷了,若是去查,那麼至少敬事房那處是會有備案的。只是若直接去敬事房查看,只怕是會打草驚蛇了。那個小太監甚是面生,不會是哪個宮裡的,即便是也是才分配去不久,那麼剩下來的也不過就是那麼幾處了。應是不難查出來這個小太監的身份的。

端妃向來不會多說無益的話,她特特的說這孩子與當年純元皇后產下的死嬰一般,避世有所意圖的。曾聽皇上說過,當年純元皇后亦是同華嬪一般的害喜現象嚴重,後來是皇后給調理好的。當時太醫直說純元皇后是驚嚇過度導致孩兒如此,那如今,華嬪並未受到任何的驚嚇,怎的也是如此,問題必然是出現在那個方子上。只是要如何才能知道那個方子到底是出了什麼問題呢?因何溫實初會與皇后聯手來謀害華嬪,論理,皇后才是害甄嬛出宮苦修之人,怎的溫實初竟是會幫著皇后呢?

實在是太多的疑點,卻也太多的顧忌,若是查下去,皇后不會不知,以我們現在的情況,與皇后對抗,無疑是以卵擊石,華嬪哪怕再得寵,到底皇后和太后是一家人,皇上素來以孝治天下,對太后更是不敢忤逆,若是執意如此,只怕這背後驚人的秘密就要被揭曉,許是為了這個秘密,會賠上自己的性命,我到底要不要冒這個險呢?

思來想去,便更是覺得今日之事與皇后脫不了干係,可奈何她卻始終未曾正面出現過,或許那瓜爾佳氏也不過只是她丟棄的棋子,今日是她能起的最後的作用罷了。否則那瓜爾佳氏再傻,卻也是不敢那般的放肆,即便是再恨毒了華嬪,也無需拿自己的性命去賭這麼一場。皇后,一定是皇后,她終於忍不住出手了麼?此刻我終於是明白,她才是比甄嬛更可怕的女人,甄嬛,皇后,哼,若是你們兩個對上了,卻不知是誰勝誰負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