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二十六章 蘇培盛說實情,曹琴默慰華嬪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2993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翌日,從偏殿出來,便往華嬪的寢殿去,門口便瞧著華嬪已是好些了,臉色不再那般的慘白,人也有了些子生氣了,只是眼睛裡的痛依然是那般的灼人,充血的眼死死的盯著床幔,緊抿的唇,恨不能將人生吞入腹,我知道她是恨的,恨自己的不小心,也恨那個背後害她的人。頌芝侯在一旁,正端著補氣養血的湯藥道:“娘娘,身子要緊啊,孩子沒了可以再有,依照皇上對娘娘的心,一定會再有孩子的,娘娘可要把身子調養好了才行啊。”

華嬪猛的抬頭瞪著頌芝,眼眶中盡是血紅:“這藥本宮不喝!孩子都沒了還喝這些東西做什麼!去把昨兒個那個該死的奴才給本宮找來!本宮一定要剮了他!”

不禁搖了搖頭,這要頌芝去哪裡找人呢,眼看著頌芝端著藥不知如何是好,滿臉的為難,少不得進去幫著勸勸了:“娘娘莫要再為難頌芝了,昨兒個娘娘出了這麼大事,頌芝哪裡還能分心去管那個?那個小太監本也就瞧著面生,你讓頌芝這會子上哪裡去找人去?”說著從頌芝的手裡接過藥碗,坐在她的床邊,接著說,“這是皇上親自下旨要人配的方子,娘娘若是不喝,豈不是白白的辜負了皇上的一片心意。”說著,將藥碗遞給了華嬪,“況且昨兒個發生了那麼多事,娘娘若是不喝藥,身子怎麼能好起來,若是不快點恢復,又怎麼有精神去理個清楚?難道娘娘真的就讓小阿哥這麼不明不白的走了?”我知道她必然是想自己親自來處理這件事的,如今也唯有用她心裡的恨才能支撐她繼續堅強,在這個皇宮裡繼續艱難的生存下去。

“皇上駕到。”屋外蘇培盛的聲音傳來,音落的那一刹那,我看到華嬪強忍著的淚落下來了,原來她不是不想哭,而是不願意被我們看到,她現在剩下的只有她那堅強的外殼了,只是面對皇上,那些堅強都不需要了,她只是個女人,他的小女人。我與頌芝相視一眼,朝皇上行了個禮,便放下了藥碗,與她一同出了寢殿,這個時候,這裡並不需要旁的人伺候著。在正殿門口看到了守在外面的蘇培盛,心下有了想法,我便讓頌芝和絃音先回去,我朝蘇培盛點頭示意,“蘇公公,最近宮裡新進來了一批小太監?”他是總管,這事兒讓他去查會比我自己去要來的便當許多,畢竟許多事兒,他們奴才太監之間好說,和主子們反倒是不方便說了。

“回襄嬪娘娘,是,幾月前才進來的,這個月頭剛剛分配了出去,不過大多數都是分在外頭的,只有那麼少數的幾個分到了個別幾個娘娘跟前伺候著。”

蘇培盛果真是皇上跟前的人,我只是一問,他便是答了這麼些許,到叫我少廢了些唇舌,我笑道:“怪道皇上說蘇公公是人精呢。”

蘇培盛聽了這話,笑的很是燦爛,“奴才不過是對昨兒個的事瞭解了些,娘娘也知道,好些事兒皇上去做不如奴才去辦來的更便利。娘娘之前這麼一問,奴才便知道是為了這個事。”

“哦?個別幾個娘娘?都是那幾個?還是說蘇公公已經有線索了?”

“那個小太監原也不是哪個娘娘宮裡的,只是娘娘也知道的,進宮的奴才都是有備案的,奴才也就那麼一瞭解,才知道這個小太監的親弟弟是在齊妃娘娘宮裡當差的。”

“齊妃?她怎麼會有這個膽子?何況昨日始終是瓜爾佳氏在前頭,還道是她的人呢。”我不禁的喃喃道,不成想蘇培盛倒是聽了去。

“呵呵,奴才勸娘娘還是不要動的好,依照皇上對華妃娘娘現在的在意程度,自然有人會巴巴的替娘娘把這個小太監的事辦了。”說完,頗有含義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什麼不便說的話。

“華妃?公公此話是…”那些他不說的話,我自然是不會問的,有些東西在這個宮裡,的確是說不得的,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娘娘就請好吧,華妃娘娘,不會錯的。”蘇培盛能在這宮裡爬到總管太監的位置,省時度勢自是不會差的,

他對沒個宮妃都如此有禮也不過是想著保不住何時哪個又有寵了,不得罪,日後也好有個退路。如今他說華妃娘娘這事兒,必然也是從皇上那裡瞧出了些什麼,還真真是個人精。

“蘇公公,回頭皇上走了,麻煩派個人來通知我一聲。”我在他面前,從來不用本宮而是用我,他是皇上身邊的人,每日裡,他和皇上一起的時間比任何人都要長,若是要揣摩皇上的心思,便是必然要有他的提點,他當的起眾多妃嬪的禮待,何況到了他這個地位,求的不過也就是宮裡的人不把他當一般的奴才看便是了,我何不送上這個好呢。

溫儀早早便送去惠嬪那裡了,惠嬪的品性自是極好的,溫儀如今的氣派,端莊靜雅甚是像她,真真是大清公主該有的模樣。

溫儀不在,我便坐在榻上開始琢磨蘇培盛方才的話。那個眼神所要包含的意思是什麼?

齊妃斷斷是不敢做出那樣的事情的,何況那本就是必死的事情,沒有人會願意去做的,除非是…呵,不過是宮裡慣用的法子,若是如此說,那麼哥哥為了保護弟弟,自然是可以豁出命去的。只是齊妃怎麼會有這個膽子?且不說膽量吧,便是如此精細迂回的謀劃,也不是她能做出來的,若真是她做的,那麼必然是讓她自己的奴才去做,如此才像是她的性子能做出來的。那便只能是其他人背後教她的,只是看她那日的表現,卻不像是知曉此事的。

難道是瓜爾佳氏?她恨毒了華嬪,自然是想要置華嬪於死地的,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只是,若是那個小太監是她設計的,那麼後面做的事情便是多餘,那一撞,孩子必然保不住,何必要那麼明顯的去阻攔,此刻按理應是要避開些的,她這般的跳出來,豈不是將嫌疑往自己身上攬?瓜爾佳氏雖不甚聰慧,卻也是有幾分精明的,這等愚蠢之事,她應是不會做的。

蘇培盛說皇上在乎,所以必然有人幫忙抓出這個人,說罷,還頗有深意的看了看我,叫我別著急動手,那麼就是說,這個抓出來的人,必然不會是真凶?而且這背後的人是我和華嬪如今尚且還不能動的人麼?否則他怎會不要我們動手,也只說是處理了小太監的事情?如此說來便只有皇后一人了,若是皇后,如此周密的動作,卻是損失了兩個人,她又是為何?實在是想不明白,但是現在的一切卻是直指皇后,若不是她,這宮裡還有誰會有如此大的能耐?

正盤算著,小夏子來說皇上已經去養心殿批摺子了,我隨手抓了把金瓜子給小夏子,便往華嬪的寢宮去了。

“娘娘現在可還好?”皇上走後,華嬪的情緒好了很多,已經是坐靠在床上了,依然穿著那件玫紅色的寢衣,臉色雖不是之前的紅潤,卻透著一股子楚楚動人,“皇上可有說什麼?”比之早上已是恢復了許多,想是有些事兒已然想明白了吧。

她斜睨了我一眼,道:“祺嬪已經削了品級,貶為庶人了?”我見她不願多說皇上的事兒,反倒是問我那瓜爾佳氏的事,想來是個中些許事情不便於叫我知道,遂也不多問,便點了點頭。她瞧著我是肯定了,續言,“待本宮身子好些了,定要叫那個賤女人不得好死!本宮的孩子雖不是她害死的,但是她卻膽敢擋了本宮,叫本宮差點命喪,哼,那個太監,也保不齊就是她找來的。真是當我年世蘭好欺負了吧,既然如此,便是把當年滅門的事兒,一併與她算了吧!”華嬪說的很是平淡,沒了往日裡那般的氣勢逼人,然,卻也叫人骨子裡滲得慌,那股子狠戾氣兒,直直的逼近,我並不懷疑她說的話,其實即便不是她,那個背後的人也是不會留下瓜爾佳氏的。

“那瓜爾佳氏不足為懼,即便是死了也不過只是個小角色罷了。娘娘如今還是要養好身子的,好為以後打算啊。畢竟娘娘,您也明白,那瓜爾佳氏並不是一個結束。”

華嬪抬眼看了看我,嘴角一撇,道:“難為你了,去幫本宮把衛臨找來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