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延慶殿說舊事,翊坤宮謀太醫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3049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想來華嬪亦是開始懷疑了,那一撞固然會見紅,然而六個月大的成型胎兒,卻不是那樣簡單的一撞便會落胎的,即便是落胎了,亦是不至那胎兒產下來便是那般模樣,華嬪雖跋扈,不善心機,但是卻並不是蠢笨之人。只是衛臨如今卻也是未可知的,否則早在那日便已然告知與我,便也不至於會發生昨日之事了。

從翊坤宮出來,瞧著是晌午方過,午膳時間也是過了,便也懶怠的讓弦音再做準備,左右是吃不下的,不若去延慶殿走一趟的好,昨日端妃娘娘的話似有玄機,奈何我入宮較晚,即便是華嬪亦是無緣得見純元皇后,當年之事更是無從知道。然而這事兒,聽端妃之前的口氣,似乎是牽扯到了純元皇后,那麼華嬪此次的小產是否也能從這事兒上找到些許線索?思及此,便更是著急的往延慶殿走去。

“端妃娘娘,今日身子可還好?”進屋與端妃行禮後,便先問到。昨日夜深露重的,她身子原是不好的,再受了昨夜的風寒,身子哪裡還能受得了,我亦是十分擔心她的。

端妃恬淡的笑笑道:“倒也是沒什麼大礙的,只是昨夜受了些風寒罷了,今兒個有些咳嗽罷了,沒什麼大礙的。”

“娘娘身子原本就沒有大好,何苦昨兒個夜裡這麼冷的出來跑這一趟?這會子咳嗽了,又不知該折騰到什麼時候了,娘娘可有找太醫來瞧瞧?”說著便在榻邊坐下,只是笑瞧著端妃並不多說我此番的來意。端妃如此聰慧,她應是知道我今日來是為了何事的。

“華嬪可是還好了,昨日那模樣,我倒是真怕她和當年的純元皇后那般,所幸華嬪素來身子養得好,才不至於如純元皇后那般的產下個死胎後便撒手人寰了,當年我曾偷偷瞧過那孩子,竟和華嬪落下的胎兒一模一樣,華嬪能活著便已是萬幸了。”端妃若無其事的瞧了我一眼,便低頭看手中的《孟子》,嘴上很是平淡的說著我並不知道的陳年舊事。

“純元皇后當年果真也是如此?那”有些話我甚至不敢說出來,這等秘事,只怕說出來便會是招來殺身之禍吧。端妃只是抬眼看了看我的欲言又止,若有所指的笑了笑,便繼續低頭看書。

若是真如端妃所說的如此,那麼必然問題是出在那皇后所說的方子方子上面了,這是唯一純元皇后與華嬪的共同之處了。只是那日我猶記得皇上親口說,華嬪當時的害喜狀況猶如當年的純元皇后,怎的會是這麼巧合?衛臨曾說華嬪體內有麝香的成分,故而會有這等的害喜現象,那純元皇后難道亦是因著體內的麝香,這麝香到底是從何而來?如今人人都道是純元皇后當年難產,見大紅了才薨了,那孩子也是因著驚嚇過度導致,如今看來到不是這表面這般的簡單了。當今的皇后口口聲聲說的姐姐,豈不是她處心積慮除去的?我一瞬間得到的竟然是這樣的結果,驚訝之餘,卻不得不重新考慮皇后這個對手,素知她並非表面的善類,卻不想心思盡是如此的深沉。

“娘娘此話當真?那麼如此說來,當年是”接下來的話我驚地已然不敢說出口來。難以置信地看著依舊是淡然處之的端妃,心下不得不佩服,果真是在宮裡生存了這麼多年的老人了,這份處變不驚的氣度,真真是我學不來的。

“沒有證據,所以本宮什麼也沒說。”端妃,依然是波瀾不驚的說。

華嬪入王府晚,我更是再後入宮的,自然是不知道這個中的事情,顯然端妃這般的資歷,是明瞭的,如今時隔這麼多年了,竟然這事會再一次出現,如此陰毒的戕害宮妃皇嗣,這般醜陋的事情若是依舊埋在地底下,只怕是後宮之後這般的事情會頻頻出現了,難保何日便會降臨到我的頭上。

“娘娘,嬪妾資歷尚且,這其中的事情並不是十分知道,若是娘娘不嫌棄,倒是求娘娘說與嬪妾知道,畢竟這般的陳年往事,原是不便多說的,奈何今兒個已是牽扯到了華嬪,那麼不論如何,華嬪亦是不會讓這個事情就這麼過去的,便請娘娘告知嬪妾吧,畢竟多個人亦是多了份希望不

是。”我莞爾一笑,端妃之前既是能說出證據二字便是有心要告訴我這其中的往事,我何不順勢一說,既是成全了自己,也是成全了端妃的用心。她這般的舊事重提,不過也是想借著華嬪之事查出當年純元之事,以期為純元皇后報仇罷了。

“當年宜修先進府,因著是庶出,所以便只是個側福晉,那年宜修懷有身孕,皇上原本許諾,若是宜修產下男胎,便扶她做福晉,卻不料宜修的姐姐,也就是純元皇后入府來探望妹妹,與皇上一見鍾情,皇上便不顧許諾,娶了純元做福晉”端妃娓娓道來,我亦是細細聽來。方知原來純元皇后與當今皇后之間竟是有這般的糾葛。那麼便不難解釋皇后為何會如此處心積慮的要除了自己的姐姐,奪夫,搶位,殺子,這種仇恨,任何女人都是無法忍受的,更何況嫡庶之別,壓著她這麼多年,難怪她會如此的忌諱人家說她是庶出的。

聽著端妃平淡無奇的敘述著過去那段忌諱的往事,方知當年府裡的人是如何的愛戴這位純元皇后,這也難怪事隔多年,端妃依然是念念不忘的要找到當年那事的證據,以圖替純元報仇。

“如今那個方子已然成不了證據了,在華嬪用那個方子之前,皇上已是叫溫實初看過了,溫實初的醫術深得皇上信任,但凡他說沒事的,皇上必是信的,如今若是要溫實初反口,除了甄嬛也再無第二人可以辦到了,奈何甄嬛尚在宮外,再說甄嬛對溫實初的情誼那是從小到大的感情,她也必不會讓溫實初反口,犯下這欺君之罪的啊。”說著,便更是煩惱,甄嬛本不是好相與的,何況華嬪與甄嬛之間的積怨已深,她斷斷是不願意為了華嬪,犧牲掉溫實初,更甚者是冒然的與皇后對上的,如此一來,那個方子的事情便是有人查出有些許不對,也是無法的。

“嗯,她與皇后亦是頗有嫌隙,她如今落到這般的田地,皇后是始作俑者,甄嬛未必不知此事。只要斷了她對果親王的念想,那麼皇上面前,便可說是果親王的單相思,甄嬛回宮便是有機會的,到時候本宮再從重斡旋,其實並不需要溫實初反口的,有些時候,坐實了,未必會死。”端妃向來冷靜,這些許的關係,經她一說,便是明朗了許多。

是,其實溫實初何必反口說那方子有錯,身為太醫,在藥石之事上面做文章豈非是易如反掌之事?只是留下他,甄嬛便如猛虎添翼,更遑論讓甄嬛回來後,是否會拿我與華嬪開刀,我不敢應承下來,只得回去後細細的考量。

從端妃處出來,便一直在想,此事若是叫皇上知道,依照皇上對純元皇后的感情,必然是會弄的滿城風雨,那麼大的動作,皇后也必然是會有所準備的。加之鬧到太后跟前,太后為了她們烏拉那拉家族的利益,必會護她。若是不能有徹底將她扳倒的證據,那麼便是只能如端妃那般的忍耐。

“弦音,去找衛臨來。”

衛臨倒是來的快,見過禮之後,便先與我號了脈,“娘娘近日太過於耗費心神了,氣血有損,微臣回去給娘娘取了黃芪、黨參、白術、當歸、陳皮、升麻、柴胡、甘草加上東阿阿膠製成藥丸,每日一顆沖水服用即可,但這終究還是治標不治本的,到底還是要娘娘多加休息才行。”

微笑著聽他絮叨完,其實我何嘗不知道要好生修養,只是身在這深宮中,如何能容你有片刻的安生?只怕是少算一步,錯踏一步便已是萬丈深淵了。

“衛太醫,你在太醫院留心著,溫實初得重用這麼如許的日子,只怕記恨他的人不少,你且去聯繫了,儘量打聽那方子到底是些什麼?然後再來回報本宮便是,這次之後,許是衛太醫你的出頭之日到了。”最後一句他自是明白的,我知他雖有心取代卻無心傷溫實初的性命,畢竟溫實初也算是他恩師了,衛臨的性子不是那般的尖銳,這也是我選中他的原因。更何況溫實初如今還不能死,他還有其他的用處,呵,這般的算計,怎能好生養著?

“微臣明白,微臣這就去給娘娘熬藥。”衛臨低頭恭敬的離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