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年世蘭含恨計皇后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3153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長籲一口氣,衛臨始終不能進入太醫院的核心,這對於我們來說,難免做事會有諸多的不便,若是太醫院內有個心腹,且不論是其他,便是防著別人來算計我們也是好的。我尚且不知道華嬪隨後是否會有動作,姑且準備著自是不會錯的。想著,便又去翊坤宮瞧華嬪去了。

一連幾日,我都是這麼來回在翊坤宮與自己的寢殿間,皇上亦是每日都來翊坤宮陪陪華嬪,每回來,從皇上待華嬪的態度上,倒是能瞧出皇上對華嬪的用心。或許年家的勢敗,對華嬪來說,並沒有不好,皇上如今待華嬪倒是比之從前,更生出了些感情,全不是從前那般的迫於年家勢力才不得不對她寵愛有加。華嬪許也是歡喜的吧,她所求的不也就是皇上待她的一片心麼?

華嬪因著皇上這般的關心,心情恢復的很快,雖說仍舊想起孩子會神傷,但是之前那種徹骨的恨卻是再不會出現在她的臉上了,瞧著我也是放心許多的,若是叫人瞧見她如此模樣,只怕又要生出事端。那事之後,除了我與頌芝之外,她不再信任其他的人了,幾乎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若不是皇上日日來陪她,只怕她真是要崩潰了。其實這宮裡又真的能相信誰呢?除了自己,即便是再親密的人都有可能背叛。

經此之後,華嬪是變了,從前她說道皇后的不齒變成如今的譏笑,只是外人看來,卻是笑的那般的嬌媚。她學會了把恨藏在笑裡,她如此的變化,我是該贊一聲她的成長,還是歎一聲這個後宮的艱難,竟然能將一個人的性子就這麼生生的給磨平了。

這日,我正在與華嬪閒話宮裡的一些瑣事打發時間,才聊沒多會兒,不想,皇上竟沒讓通報一聲,便來了翊坤宮,“華嬪,身子好些了麼?朕把那個小太監給你找來了,你不是說你要親自問問他麼?”皇上目光炯炯的看著華嬪,多久了,我沒瞧見過皇上這樣的目光。

華嬪從床上坐直了身子,如今她身子沒調理好,皇上亦是免了她行禮。華嬪在聽到皇上說找到那個小太監的時候,眼神突然的淩冽了起來,許久都未曾見她如此直白的表現她的恨了,她咬著牙齒問:“在哪裡?”說完這三個字,她的眼睛一片血紅。

皇上使了個眼色,蘇培盛便去著人把那個小太監給帶了進來,才一跪下,華嬪便不顧一切的將身邊的玉如意朝那個太監摔了出去,砰的一聲,頭破,玉碎!

“為什麼,為什麼要害本宮的孩兒?”華嬪已然有些歇斯底里,積壓了這麼些日子的悲傷終於找到了宣洩的出口,我與皇上卻也是不阻攔,心知她需要將心底的壓抑發出來才好。

那個小太監嚇得沒敢擦那頭上的血,便又匆忙的跪好,雖說是隻字不提,似乎啞了一般,但是那顫抖的手卻是洩露了他的害怕。

見他如此反應,華嬪竟然是不怒反笑,只是面上笑容益深,笑意卻未曾到達眼底,那股子氣勢,反倒是叫人生出一絲的寒意:“既然那日敢犯下那種事兒來,今兒個又何必做出這等模樣來?你便是不說話,就到本宮拿你沒辦法了麼?讓你償命,那是便宜你了,你的賤命不夠給我的孩子賠償!你還是不說是誰讓你這麼幹的麼?那好,本宮成全你的忠心,頌芝,送他去慎刑司吧,交代了別叫他死了就是,本宮還要留著問話的。”說罷,頌芝答應了聲,便讓廊下的小太監們去辦了,頌芝是翊坤宮的掌事姑姑,這些事兒自然是不用她親力親為的。華嬪的話音一落,我瞧見即便是頌芝亦是輕微的抖了一下,是啊,送去慎刑司,本就是丟了半條命的,更何況華嬪這麼交代了一句,那起子奴才豈能有好?只怕是要將那七十二套刑法都來個遍了吧。

“襄嬪,華嬪素來與你親厚,她如今情緒不好,你便多陪在她身邊,明兒個你便還是住回翊坤宮吧,也好和華嬪做個伴。”待華嬪將那個小太監打發了,皇上也才終於看到了我,半晌,才與我說了這麼些話,原想著自己不再期待什麼了,有了溫儀便足夠了,卻不想當皇上與我說話的時候,雖不是為了我,但心裡仍舊是有幾分歡喜的。只是隨後的失落卻是無人能訴的,也是啊,他的眼裡又何曾有過我?從前是純元皇后,之後又

是甄嬛,如今還能得見他一面,左不過是因著溫儀的緣故,若不是溫儀,只怕我那裡便真是冷宮了,好冷好冷。

“是。”對於皇上我也是沒有太多的話,許是極少能得見聖顏容的緣故,那回給華嬪求情,似乎是與皇上說話最多的一回了。其實想想,真是讓我與皇上多說什麼,我也是說不出的,若不是有著溫儀在,只怕我便是能日日見著皇上,也不過是皇上看書,我打纓絡罷了,相顧無言的尷尬,倒不如這般的來得好。

“皇上,臣妾不信一個小小的太監有膽子幹出這樣的事清了,他背後必然是有人指使的,皇上,臣妾不求別的,只求皇上讓臣妾親自來處理這事兒。”華嬪靠在皇上懷裡,含恨又略帶撒嬌的說。皇上沒有立刻說什麼,只是捏著華嬪的手沉默,難道華嬪提出的要求很過分,以至於皇上需要如此慎重的考慮麼?我不明白皇上是在想什麼,但是我卻發現,華嬪也聰明的不再繼續多問,只是依舊靠在皇上懷裡,抬頭靜靜看著皇上。

“恩。”皇上隔了許久,方嗯了一聲,以示同意。看得出皇上似乎並不像華嬪過多的糾纏著這事兒。皇上看了華嬪許久,似乎還要叮囑些什麼,卻只是將說未說的張了張嘴,最終還是將華嬪放開,起身離開,臨走前,只丟下了句“身子好好養著吧,養好了,便可行封妃大禮了。”

直到皇上走遠了,我都沒見華嬪好好的笑笑,只是嘴角略帶諷刺的微微上翹,然後用很淡漠的口氣對我說:“從前我一定會很歡喜皇上給我這個位份的,但是今日聽來卻是那麼的諷刺,仿佛我的位分是因為孩子沒了,皇上憐惜我才給我的。你知道,我寧願不要他這個賞,只想要我的孩子回來啊。”她沒用本宮,此時的她只是以一個女子的身份在與我說話,她心裡有傷,那些大大小小的新傷舊傷,不是外界這些所謂的補償就能填平的。她說的很平淡,但是卻很是讓人心酸:“我等了這麼多年了啊,自從上一個孩子被端妃那個賤女人害了之後,我便等這個孩子這麼多年了,既然要讓這個孩子不能誕生,那麼又何必要讓我懷上呢?我不曾想,我真的可以再次懷上孩子,但是這個孩子卻只在我身邊六個月,只是六個月,便又離開我了。為什麼,為什麼給了我希望,又要把他毀了?老天是有多不公!”說到最後,她憤恨得抬頭看著天。那種指天怒駡的氣勢,震懾了所有人。

“娘娘,這個孩子沒了,你還可以再懷上,但是娘娘可有想過,若是那日的重現呢?娘娘你能躲開麼?娘娘,現在不是我們怨天尤人的時候,若是想要平平安安的生下並且養大孩子,在這個宮裡,若是沒有絕對的能力,那麼便只有一次有一次的承受這樣的痛苦。所以,娘娘,如今我們要做的不僅僅只是為未出生的小阿哥報仇,更要做的便是掃清障礙,才能讓娘娘真正的以償夙願啊。”看著華嬪那樣,我實在不忍心,絮絮叨叨的說了這麼多,也不過是想要她振作一點。

那日從端妃處聽來的陳年舊事,沉重的將我壓的喘不過氣來。從前的事我無意去管,但是如今我卻不得不管,端妃將當年王府裡的舊事告訴我,不單單只是要我幫華嬪,或許她是也是借此要我們找到證據來替純元報仇。可是,面對一個可以如此狠心的算計自己的親姐姐,一個可以將計畫做的如此縝密的皇后,真的是只要我和華嬪兩個就能擺平的麼?

華嬪漸漸平復了情緒,在宮裡生存的女人,都很現實,從前的那個芳貴人便是因為長久的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所以進了冷宮瘋了。華嬪始終是年家的兒女,骨頭裡流的血便是堅強,“你說的不錯,本宮是年世蘭,若是本宮都護不住皇上的血脈,那還真是皇后那個老婦的天下了!如今沒有證據,本宮動不了皇后,即便是當年著她照看本宮的孩子,如今也不過只是落了個看護不力的罪名而已。既然她有太后撐腰,那麼本宮便等到太后作古之後,暫時不必著急了。襄嬪,你說若是本宮現在要除了溫實初給孩兒報仇,你說皇上是不是會同意?”

“娘娘,除了溫實初還不是時候,但是我們可以”悄悄的我把計畫告訴了華嬪,一石二鳥的事情,為何不做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