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三十九章 氣安嬪華妃強刁難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2255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兩日後皇上在九州清晏設宴,安陵容必然是會一展舞藝以博聖心,皇后早前不是聽說她在練習舞藝麼?這回不知道是怎麼的安排了。”華妃慵懶的用玉輪按摩著臉部,笑道。

我沒有接話,到時候自然是能知分曉的,陵容承了甄嬛這麼個情,皇后不會不知道,如今做這麼些安排也不過是亡羊補牢罷了,更何況安陵容對她恐怕也早有戒心,畢竟祺嬪和齊妃的死倒底也是叫人寒心的,她皇后對待自己的人如此狠心,心細如安嬪,她不會不做好退路,此番甄嬛所為,無疑是給了她一條退路,那麼等待著皇后的只能是最終的覆滅。

因著華妃如今的協理六宮之權,儼然已是除去了皇后之外,後宮地位最高的,故而皇上的下手第一個位置便是華妃的。端妃的位置始終是空著的,由於常年的身子不適,諸多此類的家宴,端妃幾乎是未曾參加過的。其下便依次是敬妃,莞嬪,惠嬪等。我坐在華妃後面,溫儀自然是在我身邊的。不知道是皇后還是華妃的故意安排,果親王的位置竟然是正對著甄嬛的,一時覺得好笑,如今果親王身邊已經有了孟靜嫻這個福晉,知不知道他該是如何才能面對甄嬛這個他曾經愛過的女人,而甄嬛此刻亦是以皇上嬪妃的身份與他遙遙相對,當年要在一起的兩個人,如今卻諷刺的各在一方,當中那為了歌舞伎準備的通道仿若是他們兩個之間跨不過鴻溝。有情人不過如此,利益當頭,性命堪憂,愛情,是多麼的不堪一擊。

“怎麼不見安嬪?”皇上坐在上座,瞧了瞧座下眾人,獨獨是不見了安嬪,平日裡雖未見皇上對安嬪能有多上心,如今這般的場合,陡然少了個人,到底還是叫皇上察覺了。

“皇上只記得安妹妹,倒是未曾見皇上如此關心過臣妾。”華妃站起來,朝皇上敬了敬酒。

皇上笑著飲下了,朝華妃笑道:“你啊,還是這般的愛是小性子,安嬪沒來,朕只是問問,若是身子不舒服,也好叫太醫去瞧瞧,這裡這麼多人,怎的就是話多?”

“那皇上是嫌棄臣妾了?那臣妾就不說話了。”說著華妃就嘟著嘴,佯裝生氣的坐下了。

便是這時,樂師開始演奏,不停則已,一聽,倒是一驚,卻是當年唐玄宗為楊貴妃所做的《霓裳羽衣曲》。到不成想宮裡頭的樂師倒也是有些能耐的,往常聽得都是那些子無甚特別的曲子,索然無味。如今倒是真能奏出這曲《霓裳羽衣曲》也是不易的。眾人方還沉醉在這曲調之中,卻不料此是才是真正的驚喜。安嬪因著息肌丸的緣故,已然是身形蹁躚,都道是她只會唱曲,倒不知道她此刻竟敢跳這霓裳羽衣舞,當初楊貴妃一舞便是流芳萬代,後世眾人雖是想要超越,卻是極少有人能真的將其舞得出神入化,反觀今日安嬪之舞姿,倒是有當年漢朝妖姬趙飛燕之輕盈,唐朝貴妃楊玉環之神采。看看月餘,能將這曲霓裳羽衣舞做到如此境地,不得不說安嬪是真的下啦血本的。

我偷眼瞧了瞧

皇上,當初便是甄嬛做驚鴻舞之時,也未見他能有這般多的驚豔之色,今日見安嬪此舞,竟是目不轉睛的專注和說不出的驚喜,“翩然若仙,安嬪,你竟有此才藝,竟然瞞了朕如此多年!”

安嬪舞罷,盈盈一拜:“臣妾謝皇上讚譽。”

我瞧不見華妃的表情,但是卻從她此時散發出來的氣息中,感受到,此刻的華妃很是不舒坦。雖說此事的促成,華妃是起到了作用的,但是到底最終瞧著皇上的那樣子,華妃會不開心也是正常的。倒是甄嬛,至始至終都是面帶微笑,瞧不出個喜惡,倒真是不知道此刻她是作何感想。皇后則是看著安陵容淺笑,只是笑意卻是未曾到得眼底:“安嬪此舞較之當年莞嬪的驚鴻舞,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真真是皇上洪福齊天。”

聽到皇后的話,華妃終究是忍不住的冷哼出聲,此時殿內雖不是極安靜,卻也並非人聲鼎沸,華妃這不輕不響的冷哼,更是傳遍了殿內每個人的耳朵,皇后不悅的看著華妃,問道:“華妃,你這是什麼意思?皇上正是高興,你這般是要掃了皇上的興麼?”

“皇后娘娘可真是賢慧,臣妾卻是眼裡容不得沙子的,安嬪此舞雖好,卻終究是意頭不好的,當年唐玄宗因著寵愛楊貴妃,驕奢的才會有了後來的安史之亂,這舞如今安嬪獻給皇上,而此刻正是西北戰亂之時,豈不是說,我們大清也會遇上安史之亂?安嬪,你說呢?”

安陵容早就嚇得說不出話來了,華妃的嘴上功夫,這宮裡頭或許除了甄嬛,再沒有能能鬥得過了,此刻被華妃這麼一說,安陵容早沒有了之前的得意之色,唯恐皇上聽了華妃的話,一個不高興便是將她治了罪,慌忙的跪下,道:“皇上,臣妾不知有這個典故,只是覺得此舞甚美,更加之是當年唐玄宗為楊貴妃所做,更是顯示帝妃之間的伉儷情深”

放說道這裡,華妃便是又一次忍不住的笑了出聲:“伉儷情深?哈,這是本宮聽到最好笑的笑話了,皇后你說是不是啊?”

眼見著整個殿內尷尬,甄嬛終於是開口道:“安妹妹,能與皇上伉儷情深的便只有皇后娘娘了,妹妹此言”而後的話她沒有說完,但是在座的每個人都知道她的意思。

“皇后娘娘,陵容不是這個意思,陵容不是有意冒犯的,娘娘不要怪罪啊。”安陵容已然失去了平靜,這般的變故是她料想不到的。

“安嬪起來吧,朕知道你的心意便是了。去換洗一下,入席吧。”皇上解了安陵容的難堪,也是,如此境地,除了皇上,還有誰能解?只怕是好好的一頓家宴,便要弄的不歡而散了。“華妃,安嬪沒有讀過什麼書,你何必嚇她,罰酒!”

華妃一聽,不得不執起酒杯,將杯中之物一飲而盡,“皇上心疼安妹妹,倒是不心疼臣妾了。”

一場家宴,因著這般的插曲,也是草草的結束了,皇上今日勢必是要去安嬪那裡的。華妃左右無事,便約了我,往湖心亭去散心。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