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妙趣奇文 > 甄嬛後傳

正文 第五十五章 皇后被禁足

書名:甄嬛後傳 作者:羽歆爪爪 本章字數:1767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02:03


屋子裡的人注意力都在皇上身上,有的更甚是花枝招展的,意圖可想而知。瞧著也沒人注意到我,我便朝侯在門口的蘇培盛遞了個眼色,便出了內殿的門。

蘇培盛一直是在皇上身邊行走的,最是會看人臉色行事,我方才的意思他不會不知道。走到延禧宮後的一個小院子,想著這會子他應是跟了出來,果不其然,蘇培盛在我身後道:"襄嬪娘娘可是有事要吩咐奴才?"

我見著他,笑了笑,道:"蘇公公說笑了,蘇公公是皇上跟前的人,我怎敢隨意差遣?"頓了頓,緒言道,"把蘇公公叫出來,只是想問問,依著蘇公公的見識,覺著安嬪這孩子是否丟的有些奇怪?"

"這個,奴才已經讓人去傳王太醫了,到底如何稍後皇上問過之後,娘娘也就自然清楚了。"蘇培盛老謀深算,這個回答滴水不漏,既沒有說出他的看法,更是讓我不能責怪他。

我不是聽不懂他話裡的拒絕,畢竟這個事情牽扯到了皇上,故而他是不會輕易的說出自己的看法。他很是明白,在這個宮裡,大家都知道,他的看法幾乎可以說是皇上的意思,兩個人從小到大,皇上待他很是不同,從不會瞞著自己的想法,可以說,皇上相信的只有他。所以,皇上有什麼想法蘇培盛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加之這麼多年,蘇培盛早就養成了站在皇上的角度考慮問題,幾乎可以說蘇培盛的思維是皇上的翻版。若是能打聽到蘇培盛的想法,自然也是能將皇上的意思猜個八分。

"王太醫到底是皇后的太醫,蘇公公認為能從王太醫那裡得到真相?"

蘇培盛略略欠了欠身子,笑著回答:"娘娘素來聰明,難道不知道,在這個宮裡,有時候要的並不是真相,一切只要是皇上滿意了,真相不真相都不重要。"他說完看著我,似乎是在等我說什麼,卻仍舊是繼續說下去,"其實皇上不會問真相,皇上只是要找個人來為這件事負責罷了。"

我也是沉默了片刻,一時間四周顯得很是安靜,繼而笑了笑:"是,蘇公公說的很是在理。"的確,是我太執著于扳倒皇后了。皇上此刻不是要查問題的關鍵,而是需要有個人來替他背負身上的枷鎖,來讓他安心,不覺的那是上天對他的懲罰。

回到殿內,皇上已經

比之前要鎮定許多了,之前與皇上面對面坐著的甄嬛此刻已然是與華妃一左一右的擁著皇上,反倒是皇后被隔開了許多。宮裡生存的人哪個不懂看臉色?皇上對皇后已然是冷淡了,雖說還是在皇后的位子上,大家也都只是面子上仍然是尊重,私下裡,卻儼然是為華妃或者甄嬛馬首是瞻了。

"皇上,王太醫來了,正在殿外候著呢。"

皇上恩了一聲,小夏子就已經出去把人給拉了進來。王太醫跪在地上,也不見恐慌,這一分淡定倒是叫我覺得好奇,他是不知道今日出事了,還是說已然有了對策?

"王太醫,"皇上毫無情緒的看著王太醫,只是一聲王太醫便不再說話,我在一旁,隱隱的也覺得了皇上散發出來的那種上位者的壓力。

冷眼旁觀著,發現原本尚且淡定的王太醫此刻已經是微微冒汗了,任憑冷汗流下來,也不敢抬手擦一擦。

"安嬪懷胎一直是你照顧著,"皇上接著用那種聽不出喜怒的聲音道,"安嬪的胎象如何?"

"回皇上話,安嬪娘娘的胎象一直,一直,很平穩。"王太醫的聲音出現了顫抖,許是已經察覺了這其中的不尋常。

話音才落,皇上隨手便是將案上放置點心的食盤掃向了王太醫,食盤砰地一聲的碎了,王太醫額角滲血,卻是不敢擦一下的跪著,雙手發抖,再沒了初入殿時候的淡定。

"來人,拖下去,杖斃。"皇上揮了揮手,懶得再多看一眼,似乎多看一眼都讓他覺得汙了眼睛。

皇后驚的不敢說話,華妃卻是眉眼間若有若無的有一絲得意,甄嬛卻是面無表情,與她無關的事情,她便不會為此變色。

"皇后用人不查,便閉門思過三個月吧。年關的家宴就教給華妃與莞嬪辦吧。"說完此話,皇上便起身離去了。

不得不說,皇上仍舊是給皇后留了餘地的,若是旁的人,恐怕就不會只是閉門思過這麼簡單了。皇上走了,其他的妃嬪也就沒有繼續待在延禧宮的必要了,一個個都隨著皇上出了延禧宮。奈何皇上卻是遣散了所有人,一個人回到養心殿去了。

也是,今夜原是安嬪侍寢,卻不料竟然是出了這等子事情,對於皇上來說想必也是不願意再召人侍寢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