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仙俠情緣 > 仙入凡塵,翩翩公子不許逃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滅空族與虛滅血脈

書名:仙入凡塵,翩翩公子不許逃 作者:竺踏歌 本章字數:254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6:47


“到頭來,我還是被你們捉住了”客棧老闆坐靠在柴火堆旁,面容有些憔悴。

雲芫,歐陽惜紛,百里哲霍三人來到柴房這裡。

“你到底為什麼要做那些事呢?有自己的苦衷吧?”百里哲霍向她走近,就如同已經看透了事實般看著她。

“你,為什麼會這樣覺得?”客棧老闆憔悴的面容上多了一絲動容。

百里哲霍緩緩伸出三個指頭,“原因有三,第一,你不曾殺過人,一般的罪犯多多少少會殺些人,而你沒有。”

客棧老闆蔑笑了一聲,“也許只是你不知道罷了。”

百里哲霍沒有在意客棧老闆的回答,繼續說了下去,“第二,你是杭州的居民,之前那麼多年都沒有做過這些事,可是這幾年卻突然犯案。生活的有聲有色,還開了客棧,沒道理要做這些事來生存。”

客棧老闆緊閉嘴巴,思索著該如何回話。

百里哲霍看了一眼客棧老闆的樣子,得意的笑了,正打算說第三點,“第三…,與我們打鬥的時候也並沒有要取我們性命的意思。”

坐在那裡的客棧老闆突然抽噎起來,一個四十多歲的人卻在人前哭了起來。

三人見狀都懵了。

雲芫連忙跑過去,撫了撫她的背,“發生什麼事了,和我們說,好嗎?”

客棧老闆看了看眾人,把事情的原委都告訴了他們。

原來,客棧老闆之前不是開客棧的,只是一個在田園裡耕作的普通人家,家裡有一個三歲大的兒子。一家人生活地其樂融融。

可是突然有一天,兒子病倒在了家中,得了一種很奇怪的病。

她便帶著生病的兒子跑遍了杭州城裡所有的醫館,可是一無所獲,醫館的大夫都說沒見過這種怪病,都沒有醫治的法子,讓她儘早準備兒子的後事。

兒子的病日漸嚴重,可是自己卻一點也沒有辦法,每天都到佛祖面前祈禱,願兒子好起來。

就在兒子快要病死的時候,上天似乎聽到了她的願望,一群人來到了她的家裡,自稱是滅空族的人,能治好兒子的病。

但是卻有條件,就是要她做這些事情,至於為了什麼,她就不得而知了。

這一治就是許多年。

“這個滅空族從來沒有聽過,是什麼?”歐陽惜紛顯出疑惑的樣子。

“女人,這就是你孤陋寡聞了,這個滅空族可不一般呐,要是和那裡的人扯上關係,可是有性命之憂的。”

歐陽惜紛和雲芫的心裡一震,似乎被他們所救的南宮慕軒也說過類似的話。

“那個…這個滅空族不會有個什麼虛滅血脈吧…?”雲芫吞吞吐吐的問了一句。

百里哲霍點了點頭,“看吧,女人,她都比你有見識。”

雲芫和歐陽惜紛一臉複雜的對視了一眼。

應該只是巧合,只是巧合…

客棧老闆聽著他們的對話,終於忍不住問了問“你們知道滅空族嗎?”

百里哲霍把手環在胸前,“那是當然的咯!這世上就沒有我不知道的事。”

“不過嘛,我想你被滅空族的人給騙了!”百里哲霍冷不妨的說出了這句話。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他們根本就治不好我兒子的病嗎?”客棧老闆睜大了瞳孔,神色開始慌張了起來。

歐陽惜紛瞪了百里哲霍一眼,“有什麼話就一次性說完,別停停頓頓的。”

“你帶我們去看看你的兒子吧,到時候我再和你說清楚。”百里哲霍還是在那樣裝神秘。

“你有辦法救我的兒子嗎?真是太好了!我兒子就在我的家中,我帶你過去。”客棧老

闆一臉興奮的從柴火堆旁爬起身。

很快她們就到達了她的家,一個小男孩面無血色地躺在床上,連呼吸也顯得十分微弱。

百里哲霍走近看了看男孩的情況,發現男孩僅憑一口氣苟延殘喘的活著。

“我之所以說你被滅空族的人騙了,是因為他們如果真的想要救你,直接用他們的血即可,雖然滅空族裡只有少數人有虛滅血脈,不過想救一個人也不成問題。”百里哲霍向客棧老闆道出了這個事實。

客棧老闆撲通一下跪下了,“還請你救救我的兒子,讓我做牛做馬我都願意。”說著還要對著百里哲霍磕頭。

百里哲霍急忙阻止了她,並把她扶起身來。

百里哲霍有些無奈了,因為自己也沒有辦法救治她的兒子。

百里哲霍只好先含糊的答應,然後回到了淩府。

“真是的,我又不是大夫,我怎麼會知道怎麼救人啊!”

“還不是你自己提出要去她家看看的”歐陽惜紛在旁邊又補了百里哲霍一刀。

百里哲霍想著想著,就想著去淩舒恒那裡尋求辦法了。

等百里哲霍離開以後,歐陽惜紛就往大門走了出去。

“誒,惜紛,你要去哪?”雲芫拉住了歐陽惜紛。

“你還記得當時救南宮慕軒時的情景嗎?我想要去試試治療她的兒子。畢竟她是一個母親,不會放任自己兒子不管的母親,所以我想去幫幫她。”歐陽惜紛推開了雲芫的手,迅速地跑遠了。

歐陽惜紛走了一會以後,雲芫的心裡總有些默默地不安。她腦海中第一想到的就是去找淩舒恒幫忙。

於是急急忙忙推開了淩舒恒的房門。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你看上去那麼緊張?”淩舒恒看到雲芫有些不對。

“我們快去客棧老闆的家裡,惜紛她去給她兒子治病了,我總覺得有什麼事情要發生。”雲芫拉起淩舒恒沒有受傷的那只手,“拜託了!”

淩舒恒用另一隻手輕輕放在雲芫的手上,然後反手拉起雲芫就往外走去。

緊緊地拉著,沒有在意那些男女有別。

到了客棧老闆家的時候,家裡只有客棧老闆和她的兒子兩個人,連歐陽惜紛的影子都沒有看見。

一切都像他們離開時候一樣。

可是躺在床上的小男孩明顯病好了,臉色恢復如初,呼吸自然,只是還在睡覺罷了。

客棧老板正拿著毛巾拭擦她兒子的臉,連雲芫他們來都沒有注意到。

“惜紛她人呢?”客棧老闆聽見雲芫的說話聲,嚇得手一哆嗦,連毛巾都丟在了地上。

“原來是你們啊,你們是想到辦法治療我的兒子了嗎,不過已經不必了,因為他的病已經好了。”客棧老闆看著她的兒子,但是她眼底的慌張卻隱藏不了。

“你的兒子是惜紛救的吧?那她人呢?”雲芫的心裡越來越不安。

“你說的是另外一位姑娘吧?她不是和你們一起回去了嗎?”客棧老闆撿起掉在地上的毛巾,卻是呼吸急促了起來。

“她說要來給你的兒子治病,可是現在卻沒看見她,你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說法呢?”雲芫跑到每個房間裡,可是依舊沒有看到歐陽惜紛。

百里哲霍走到客棧老闆的面前,握著拳頭對著她的兒子,“她肯定來過這裡的吧?嗯?如果你不說,我就對你你兒子下手,你最好感緊把她的下落說出來。”

客棧老闆看著自己的兒子“我說,剛剛那姑娘,的確來過,我兒子的病就是被她治好的。”

“那她現在在哪?說!”百里哲霍明顯生氣了。

“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