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背後的隱秘3

書名: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作者:你們叫我天空 本章字數:2082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1:44


  華燈初上的北京並沒有因為夜幕的降臨而顯得空曠,反而顯得越發的擁擠。

  江澤陪著韓伊在漫天白雪中登上了八達嶺的長城,又去了鬼見愁看了依舊三三兩兩飄落的紅葉。走在銀等似水的長安街上,看著遼闊雄偉的天安門廣場上的夜空中由於節日臨近的緣故而漫天綻放的禮花而顯得夢幻的夜晚。

  韓伊對著手呵了一口氣說:“好久沒有這樣在北京四處遊玩過了,唯一的一次還是7年前媽媽第一次來我們家後,帶著我逛遍了西單、大柵欄、王府井、吃遍了北京的各色小吃,現在再聽著熟悉的北京口音覺得格外的親切呢。”

  江澤說:“我在外地時,也會時常興起這樣的離情別緒,一朝一夕、四時變換、或晴或雨,牽腸掛肚的思念著北京,現在能夠看見熟悉的風景,聽見親切的北京話也覺得很溫暖很舒服。”

  韓伊看著時刻都緊繃著全身,挺值得像是一根標槍的江澤說:“江澤哥哥,你們軍人都是這樣充滿了危險的氣息嗎?”

  江澤皺起他英氣逼人的眉毛說:“危險?有嗎?我們只是習慣了在軍隊裡隨時保持最機警的狀態而已,我這哪算什麼啊,我們國家活躍在邊境上的特種兵才是這個國家最具危險氣息的人。”韓伊思考了一會,輕聲的問:“你知道太子爺嗎?”江澤立馬眼睛都亮了起來說:“陳劍,你還記得他。”

  韓伊看著他提著袋子的手背青筋都凸顯了出來,不緊不慢的說:“對、陳劍,你應該記得他啊。”

  江澤淡淡的說:“自打他12歲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不過他就是我剛說過的全中國最危險的一批人之一,只有很少很少的幾個人知道他在那裡,他的資料都設置的有高級許可權,資格不夠的人是無法調閱的,我現在知道的也只有這麼多。”

  韓伊看著輕鬆下來的江澤,心裡忍不住贊道:“如果太子爺是一把鋒利的令人難以逼視的尖刀,那麼江澤就是一支軍隊最佳的靈魂,難得的將才。”

  韓伊說:“前段時間他在沿海城市出現過,你知道嗎?”

  江澤眼神中又露出了鋒利的光芒看著韓伊說:“他、你確定?他怎麼會跑去那裡?你遇見他了?”

  韓伊說:“可能是去休假吧,他的爺爺在那裡,他在那裡偶爾出現一次,不意外。”

  心裡在想著:“看來上次的事情,一點風聲都沒有走漏啊,難怪我告訴爺爺他老人家時,他也那麼驚訝。真不知道爺爺交代我,讓我有機會了和那群紅三代們打探一下他幹嘛?”

  江澤歎了一口氣說:“我敬佩的人不多,陳劍算一個,他受的磨礪比我還要多。”

  韓伊搖了搖頭說:“不聊這個了,聽說江澤哥哥,現在已經是中校了呢。”

  江澤嘲諷的笑了笑說:“那還不是多

虧了我老爸和爺爺的面子。”

  韓伊笑著說:“怎麼能這麼說,這都是江澤哥哥你有大將之才。”

  江澤把韓伊送回家後,向韓天空和李輕舞問了個好,看時間不早了就坐上等在門外的車回去了,臨走前特意對韓伊說:“在北京無聊的話,隨時找他玩兒。”

  韓天空看著走進書房的韓伊說:“送走江澤了吧?”韓伊點了點頭說:“恩。”韓天空站起身來,走到韓伊的面前拉著她的手坐在沙發上,靜靜的看著韓伊輕輕的撫摸著她的頭髮。

  韓伊條件反射般的想要抽回手,又趕緊低下頭任由爸爸握著自己的手,一時都不知道開口說一些什麼。韓天空看著女兒的反應,感受著她緊繃著的手和身體。

  在心裡深深地歎了口氣想著:“我留給女兒的傷害太深呐。”

  韓天空先開口說:“小伊,你恨爸爸嗎?”

  韓伊驚奇的看著爸爸說:“爸爸,怎麼這麼說?小伊一直都沒有怨恨過爸爸,只是在心裡遺憾沒能多關心爸爸。”

  韓天空聽完後頓了一下說:“好女兒,是爸爸對不起你,是爸爸一直以來太過於執著。如果你對爸爸有怨恨,爸爸也不會怪你,這些都是我自己的錯。試問天下有哪個爸爸像我這樣失敗,孩子一出生就失去了媽媽,而我卻沉浸在自己的痛苦裡,對自己的親生骨肉,對一個嶄新的小生命不聞不顧。整整18年了,這18年裡爸爸給你的關愛太少,其實你的成長、你的表現、你的優秀、爸爸都看在眼裡,只是爸爸一直在逃避著你媽媽的死,裝作沒看見罷了,你一直都是我最優秀的女兒。還好有你輕舞阿姨的出現,我才能慢慢從心裡的逃避中走出來,來面對早已既成的現實。以後爸爸一定好好的一個父親的責任,盡最大的努力來彌補你,給你全天下最好的關愛,給你一個溫暖完整的家,好麼?”

  韓伊抱著爸爸的脖子早就控制不住開始抽泣,看著眼前這個既熟悉又陌生一直以來冰冷示人的爸爸。“原來自己的努力爸爸都看在眼裡,原來爸爸並不是自己所想像的那樣冰冷,原來只是因為爸爸無法釋懷而不是討厭我。”

  想著自己曾經甚至想過“寧願再也不回北京,再也不想見到爸爸。”更覺得倍加珍惜這份溫暖的父愛,這樣的情景自己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期待著,想像著爸爸把自己擁在懷裡接納自己的樣子,這一天終於來了,雖然遲到了18年,但是自己已經很滿足了,不敢再奢求什麼。我記得我和爺爺奶奶離開這裡的時候,你對輕舞阿姨甚至都是不屑一顧的啊,就連在婚禮的當天你都沒有回家,不過那天擦乾淨自己的眼淚後,韓伊抬起頭來看著爸爸說:“爸爸,那你是怎麼接納輕舞阿姨的輕舞阿姨也早早的就偷偷的跑到我的房間裡和我一起睡的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