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正文 第三十五章 背後的隱秘5

書名: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作者:你們叫我天空 本章字數:2442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5:19


  韓伊洗完澡後,靠在枕頭上靜靜的思考著爸爸晚上說的轉學的事,其實爸爸說的是對的,一家人生活在一起是自己從小就期待的生活。但是一想到司空玄說的:“回來的時候,記得通知我一聲,我來接你。”

  就條件反射的就拒絕了爸爸,還央求爸爸給自己點時間來解決私事,自己是騙不了自己的,其實自己只是想要緩一緩這件事而已,因為自己還想要看見司空玄,這就是自己內心裡的最真實的聲音。至於轉學到北京上大學的事情,韓伊心裡清清楚楚的知道,不管有沒有選擇,她都不會轉到北京上學。

  韓伊心裡驚慌的想到一句話:“戀愛中的女人都是願意為了男生赴湯蹈火、違背原則、智商為零、一意孤行的傻瓜。”

  韓伊又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說:“我是怎麼了,我和他壓根就是沒有可能的啊。”

  剛剛說完這句話,李輕舞就抱著被子推開門走了進來說:“小伊,北京天冷,再給你拿點被子過來,千萬別感冒了。”

  韓伊說:“謝謝媽媽,有空調不會感冒的。”

  李輕舞把被子蓋在韓伊的身上,幫她掖好後說:“那也不行,給你拿點被子過來,我放心一些。”

  韓伊說:“媽媽,你真貼心。”

  李輕舞坐在床頭握住韓伊的手問:“我剛在門外聽見你說什麼,你和誰不可能?是有喜歡的人了嗎?”

  韓伊眼神一緊強作鎮定的說:“沒有,小伊怎麼會有喜歡的人呢,有的話也會第一時間讓媽媽知道的。”

  怕媽媽接著追問下去,韓伊遲疑著問:“媽媽,你和爸爸、恩,你是怎麼把我爸爸給俘虜的啊?”

  李輕舞陷入回憶的神色說:“俘虜、我什麼也沒有做啊,只是做好了自己本分以內的事情而已。”

  韓伊晃著李輕舞的胳膊說:“媽媽,你就給我講講嘛,剛才爸爸都告訴我了,不過沒有講的很仔細,我覺得你們之間一定發生了精彩的事。快給我講講吧,像我爸爸那麼桀驁不馴的人,竟然會對你服服帖帖的,真的很讓人驚訝。”

  李輕舞看著懷裡笑的傾國傾城的韓伊,輕撫著她的頭髮說:“當年我得知要嫁給你爸爸的消息後,不生氣是不可能的,甚至是覺得可笑,剛剛家庭破碎又要再為人妻,但是我沒有抗爭,我也無力抗爭。

  於是我平靜的接受了這一切,接受了這個仿佛是上帝對我開的玩笑,對於這段婚姻我不抱有任何的期待,從第一次見到你爸爸,我就看到了他眼裡對任何女人都絲毫不加以掩飾的冷淡。

  我也沒有想要改變他,我甚至覺得這樣在一起真的很好,即達到了雙方家庭的目的,又可以互不干擾,過各自喜歡的生活,平靜、淡然,卻別有一番滋味。後來又一次他來找我下棋,我就陪他下了,政客家庭出身的我,不論什麼棋,都早已經不是業餘的水準了。

  為了不和他有過多的糾結和接觸,我一心只想著儘快的結束棋局,於是我用最迅捷的搏命手段,很快贏得了勝利,即便他是個高手,卻依然沒有在我的手中支撐多久。我想或許是我的大勝激起了他不服輸的那股倔勁兒,於是他提出和我再來一局,我當時只想讓他快點離開這裡,就拒絕了他,並且告訴他下個星期再來。

  我沒想到的是,那麼忙

的他竟然真的來了,就只為了和我下一盤棋。這一次,我下的很慢,他的棋風變得淩厲起來,結果他雖然輸了,但是我卻已經不能再那麼輕易的戰勝他。就這樣,每週他都會抽出時間來和我下棋,最後我們下一盤棋已經不得不下一整個下午,直到天黑才能下完一盤棋。

  我看天色已經很晚了就去做了幾個菜和他一起吃晚飯,他不住的誇讚我說“”沒想到我一個堂堂大小姐還能做出這麼多不同菜系的菜來。那是我們第一次一起吃飯,第一次聊了那麼久。我發現其實他的內心很活潑,很隨和,並不像表面所表現的那樣,吃完飯後他就走了,並沒有留在家裡過夜,這一點讓我開始對他刮目相看。

  後來他經常約我去看話劇、聽歌劇、看畫展等等,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我喜歡這些東西的,就這樣我一成不變的生活開始有了改變,我心裡開始隱隱期待下週末他還會帶我去哪裡?

  再後來他又帶我去做戶外運動,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有再去做戶外運動的我很興奮,小時候我除了要學習各種各樣禮儀,琴棋書畫之外,最愛做的事就是遊山玩水,大學的時候和我的前夫也是在旅遊中認識的,巧合的是我們竟然是同一所大學的。後來我和他幾乎遊遍了中國大大小小的名山大川,自從大學畢業之後就沒有再外出旅遊過。所以當他告訴我要帶我去參加野外訓練營的時候我很興奮。

  在那一次的野外生存訓練中,我們很默契的偷偷的掉了隊,獨自走上了一條更加荒蕪偏僻,充滿了未知變數的路。本來我們覺得萬里晴空應該沒有問題的,晚上看著滿天的繁星,我聽他講著他在商場上的煩心事,就想起爸爸以前對我講的政界對於商業大亨的態度,以及相互之間的利益傾軋,從官商關係的角度跟他分析了一下,給了他一些建議。到了後半夜的時候,或許是高原氣候的變化無常的原因,我們被凍醒了,他在我的帳篷外告訴我,天上下起了雪,我起來一看地上已經有了深可及腳腕的積雪,這是山區的第一場雪,伴隨著降雪來來臨的是一股寒流的侵襲。

  在那種地形和情況下遇見這樣的天氣是一件十分危險的事,我們身上的可食用乾糧很少,帶的衣物也不多。最重要的是大雪依舊在持續的下著,我們一路走來都是走的很險的地方,回路早已被積雪淹沒,想要通過危險係數增高了很多,而我們經過兩天的前行,已經深入到了山脈的縱深處。

  我和他趕緊把帳篷轉移到避風乾燥的岩石下,在周圍尋找到一些乾燥的樹枝把自己圍在裡面遮擋風雪,只留出一個背風面通風。

  又趕緊升起一團火,高原的夜晚格外的寒冷和漫長,在這樣的風雪交加的夜晚,僅僅依靠薄薄的帳篷和薄被子就睡下,無疑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我們一直討論著解決的對策,卻發現我們現在很被動,早在我們深入山脈的第二天我們的手機信號就已經開始時靈時不靈,在這樣強降雪的天氣更是一點信號都沒有,最後我們發現,我們只能一邊試著往出走,一邊被動的等待救援,如果天氣好的話,說不定我們可以憑藉自己的腳就能離開山區。”

  李輕舞歎了一口氣沒有在說話,顯然當年的那次經歷一定危險到讓她至今想起來都會膽顫心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