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正文 第四十二章 遇上團隊小偷

書名: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作者:你們叫我天空 本章字數:371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1:44


  江澤自然的牽起韓伊的手在人群裡快速的走著,在出口的地方因為地方小人最多,他們不由的放慢了腳步,韓伊輕輕掙開了江澤的手,江澤不好意思的撓了一下頭,低下頭來看著地面。

  這時從後面走過來一個身影踉蹌的撲倒在韓伊身上,差點摔倒,韓伊趕緊把她扶了起來。那個人連聲說了句謝謝,就徑直的往前走消失在了人群裡。

  韓伊甩了甩被抱疼的胳膊看著那個女人依稀的背影說:“慢點,別走那麼急。”

  江澤一擰身子撥開面前擋著的兩個人就想要向前追去,兩個連脖子上都有紋身的人從地上站起來咋咋忽忽的說:“怎麼呢?會不會看路啊,是不是想要大爺幫你松松筋骨。”

  景澤眼睛略微亮了一下,就放鬆了緊繃的身體笑了起來。韓伊連忙走過來抱住江澤的一隻胳膊歉意的說:“江澤哥哥,對不起,我把你剛送我的鐲子,不小心弄丟了。”

  江澤把韓伊護在身後對著那兩個人說:“敢跟我去停車場嗎?如果你們不介意我在這裡把你們打的滿地找牙的話。”

  那兩彪形大漢一聽登時咧開了嘴恨恨的笑著說:“是嗎?小子,口氣不小啊,你可別後悔啊。今兒個,大爺要是不給你放點血,你還真以為你們這些富家子弟練了兩手三腳貓的空手道、跆拳道什麼的就有多麼的了不起了。”

  韓伊看著眼前這個殘忍的笑著的刺青男人,如果沒有耳根擋住,他的嘴角一定咧到後腦勺了吧。雖然心裡對江澤很自信,但她還是輕輕地扯了扯江澤的袖子說:“算了,江澤哥哥,幹嘛無緣無故和他們打架呢,受傷了多不好,爺爺奶奶他們還在家裡等著咱們回家吃飯呢。”

  江澤看著周圍又聚過來把自己圍在中間的幾個大漢說:“現在咱們想走也走不了了,再說如果不從他們身上把我第一次送你的鐲子拿回來,我怎麼好意思再見你,那可是我第一次送禮物給讓我心動的女人,不能就這麼算了。”

  不知道是被江澤的話打動還是被他節節拔高的氣勢鎮住了,韓伊沒有再說話。

  江澤傲然的帶頭向地下停車場走去,一點也沒有把身後的幾個人當回事,從眼睛深處流露出來一股狠戾和漫不經心。

  江澤把韓伊扶進車裡後灑灑然的走向聚在一起的十餘個人,顯然這是一股慣犯,在這一帶做小偷的保護傘很久了,接到消息都聚了過來。

  韓伊趴在車窗前看著停車場裡站著的十幾個大漢,心裡不由的擔心了起來。又一個男人為了自己去以一敵眾的去跟別人打架,這一幕和當年那個倔強的大男孩是多麼的相似啊,都是執著的絲毫不懼的向前走著。

  只是讓韓伊目瞪口呆的是,江澤似乎太強大了,十幾個拿著武器的人竟然就這麼瞬間被他全部打倒,為了擋對方砍過來的刀,江澤沉靜的把手中的人擰起來狠狠地撞向那個人手裡的刀,絕對的狠戾霸氣。

  如果不是那個人手裡的刀鋒偏轉的快,江澤手裡的人性武器最起碼得丟掉一條胳膊。望著地上呻吟的幾個人和一灘觸目驚心的血跡,江澤抬起一隻腳重重的踩在領頭的那個人的肩膀上說:“我的鐲子呢,還我。”

  就在韓伊依然在目瞪口呆的驚訝于江澤過份的的勇猛和一絲絲的狠戾時,警車的聲音響了起來,年前的北京治安是很嚴的。江澤和那個員警交談了幾句之後,就帶著受傷最輕、年紀最小的一個大孩子走了過來。

  江澤隨手把那個人丟到副駕駛上後說:“帶我去找我的鐲子。”

  坐在車裡的年輕人看著這台豪華的車子和面前這個一動手就像野獸一般兇悍的人,再也沒有了一絲絲痞氣,小心翼翼的說出了一條胡同的名字。

  江澤開著車鑽進了一條巷子後,就聽見了左側一個死胡同裡傳來了一陣男人的怒駡聲、女人的求饒聲還夾雜著一陣陣的孩子的哭泣聲。

  江澤把車子停了下來徹底的堵死了那條胡同後,瞪了車上的那個人一眼,車上的年輕痞子,立刻嚇得縮了縮脖子說:“就是這裡,您的鐲子就是被那個女人偷走的,我們幾個是活躍在這一帶的小混混,平時就靠拿別人的錢幫別人打打架和偷來掙點錢。

  不過這些真的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都是我們老大找來的孩子和婦女去偷,我們只是掩護一下他們,而且我只是個新手,在我身上一點案底都沒有的。”

  江澤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靜靜的看著胡同裡的一群人。胡同裡大概站了以一個光頭為首的七八個男的和一個抱著小孩兒哭泣的媽媽,那個女的就是剛才在商場門口撞了一下韓伊的人。

  那個光頭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後說:“哈哈,看來你今天收穫還不錯嘛,雖然你的女兒今天什麼都沒有弄到,不過就憑這個鐲子,你們今天的任務就算完成了。”

  那個女人的頭髮已經散亂了,雖然穿的只是地攤貨,不過看她依舊火辣的身材年齡應該不超過27歲,沒想到已經是一個4、5歲孩子的媽媽了。她攏了一下頭髮露

出一張清秀的側臉說:“求你放過我們好嗎?我已經幫你們偷了半年的東西了,我老公欠你們的錢應該已經算是還清了啊,他已經被關進監獄裡了,你就放過我和我的女兒好嗎?”

  那個光頭戲謔的說:“你老公被關進監獄那是他活該,誰讓他吸毒被人抓住啊,不過他在我這借的錢可不少,連本帶利的你只要再給我幹上個3、5年的應該就還清了,別急,到那時候我會放你們自由的。”

  那個女人哀求著說:“可是我的女兒已經5歲了,她到了要接受教育的時候了,我不想她的以後也變得像她的爸爸和媽媽那樣,我希望她可以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她是無辜的啊,她還只是個孩子啊。”

  光頭漢子一隻手捏著她的下巴一邊惡狠狠的說:“那只怪你給她找了一個不爭氣的爹,這大半年你們吃我的、用我的,沒還清就想這麼走,你腦子沒壞掉吧。我告訴你,給我好好掙錢,說不定爺哪天心情好了還能放過你,不然他媽把你賣到街上當妓女。”

  那個女人恨恨的看著他說:“你根本就沒有打算放過我們,對嗎?”

  光頭殘忍的笑了笑說:“對啊、怎麼呢,是又怎麼樣。也不看看你是個什麼樣的貨色,這裡的幾個兄弟哪個沒睡過你,也不想想你在床上的樣子。”

  那個女人眼睛黯淡了許多說:“那是因為你答應過我,只要我願意陪你們睡,你就放我們走,可是你答應了我很多次都沒有兌現。”

  光頭說:“怎麼沒兌現,你們沒有身份證沒有錢,你們走不了怎麼怪得了我。”

  女人說:“你壓根就沒有想放我們走,你就是把我們當成了你圈養的妓女和賺錢工具,那些姐妹們在房間裡病死了你都不會為她們多花一分錢,你的心到底黑成了什麼樣子啊。”

  光頭說:“那是,沒有雨你們哥幾個吃什麼喝什麼啊?”

  女人說:“每天賺著這樣的錢你們花的心安理得嗎?讓一群女人靠偷靠騙靠賣身的錢來養活你們,你們身體裡還有血性嗎?”

  光頭一腳踹翻了那個女人說:“你他媽有多清高似得,你他媽以前不是在酒吧坐台的嗎?你不是靠躺著賺男人的錢的麼?怎麼、錢賺夠了,想要結婚了想要過上好日子了,可是你他媽竟然找了一個看場子的小混混結婚,你也真是瞎了眼了,會相信他,竟然還幫他生下了一個粉雕玉琢的娃娃。他欠了我那麼多錢,你不還誰還?告訴你,你要是再像以前一樣總偷不到東西,就準備好再去賣吧。不只是你,你的女兒再過個五六年應該也能賣了吧,到時候你們娘倆組隊一起上,我相信有很多男人都想試試這種感覺的。”

  已經是冬天了,但是穿著破破爛爛的單薄的衣服的小女孩扶起媽媽幫媽媽擦乾淨眼淚,哭喊著說:“要打打我,我不許你再打我媽媽。”

  那個男人揚手就是一巴掌抽在了小女孩臉上,把小女孩抽的摔倒在地上,還沒說出口“打你、、、”那個女人瘋了一般的沖過來撲在男人身上緊緊的咬上了他的脖子,光頭後面的幾個男人瞬間沖上來把那個女人踹到在地上像蝦米捂著肚子弓著腰,但她還是爬到了女兒面前,把女兒抱在懷裡,摸著女兒的臉哄著女兒不要哭,自己卻滿臉淚水。

  光頭摸了摸脖子上的壓印說:“要不是還指望著你們掙錢,老子一定打死你們。”

  女人自言自語的說:“我現在明白了、我懂了,你是不會放我們走得,不只是我,還有我的女兒,你們是打算把我的利用價值都榨乾淨,再把我的女兒也逼上一條不歸路吧,那我這半年來的幻想都是不可能的了。寶貝、對不起,媽媽一直活得很無奈,媽媽從沒給過你一天幸福的生活。

  媽媽以前執著的生下你,原本以為可以和爸爸帶你回家過上甜蜜幸福的生活,但是那個男人他騙了我啊,他嫌棄我是個坐台女,他根本就沒想過要娶我。他和我在一起就是為了我那些積蓄。是媽媽瞎了眼,既然媽媽不能讓你過上幸福的生活,與其讓你這樣掙扎著活在社會最陰暗的最底層,不如媽媽幫你解脫好了。媽媽生下了你,見證了你的出生,現在讓媽媽來終結你吧,對不起、等著媽媽。”

  說完就從懷裡掏出一塊碎的玻璃片,準備向著女兒的脖子紮過去。小女孩兒驚恐的閉上了眼睛放聲的哭了出來。女人的手還是停了下來,她丟掉玻璃片,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剛用力的把女兒抱在懷裡,背後就結結實實的又挨了一腳。這一腳直把她踢得在地上滾了幾圈,身體不停的在地上痙攣著,可是她卻依然第一時間看著被她護在懷裡的女兒有沒有受傷。

  與此同時,在車裡看見舉起玻璃片向著女兒紮過去的時候,江澤就立刻打開車門順帶著右手一拉,把車裡的年輕人淩空拽了出來又一個手刀把他砍昏在地上,大步的向著那群人衝刺了過去。

  韓伊看著焦急中沖過去的江澤還不忘把車裡的這個男人拉出去砍昏在地上,又關上車了門,心裡不由的暖了一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