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正文 第四十六章 京郊滑雪場

書名: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作者:你們叫我天空 本章字數:3367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5:19


  車子慢慢的開進京郊滑雪場的停車場停了下來,突然後面響起了雜亂聒噪的汽車喇叭的聲音。

  江澤從後視鏡裡看見幾輛顏色不一的高檔跑車正在自己身後瘋狂的按著喇叭。江澤皺了皺眉頭想到“這些跋扈無能的二世祖,素質真的是讓人搖頭歎息。”江澤壓下心中的不滿,身為軍人而且還是一個有著副師級軍職的江澤,他是從心底裡瞧不起這些依靠著家裡的權勢,不知上進,只知道在酒吧裡摟著小姐夜夜笙歌的蛀蟲。

  江澤朝著自己面前的停車位徑直就開了進去,身後的喇叭聲更響了,用震耳欲聾來形容都不過分。江澤和韓伊走下車站在聒噪的停車場裡看著眼前的幾輛車,眉頭早已經皺成了一團。

  對方的車門相繼打開,人還沒有走出來,就已經先有一個浮躁的聲音傳了過來,“小子,你眼睛瞎了嗎?這個停車位是你可以隨便用的嗎?像你那樣的垃圾車,只配停在垃圾堆裡。”

  江澤沒有看見這個聲音的主人,先看見了從自己面前的也是剛才喇叭按得最歡的一輛車上走下來的兩個年輕人,一男一女。男的個子挺高,一身名牌,總是故作高深的撇著嘴角帶著一股挑釁的笑意,怎麼看都會讓人心裡有一股貓指甲撓玻璃時瞬間發出的尖銳的“吱吱”聲時的難受感。

  女的穿著緊身的透視內衣,只拉了一半拉鍊的緊身羽絨服的胸前露出了深深的一條溝和一片白花花的、讓人看了眼睛不由得瞪直想要再看一眼一探究竟的乳白色。韓伊看著和她的胸部同樣漂亮的女人,不由得在心裡想著“冰天雪地的就穿這麼少,那夏季該怎麼辦呢?”

  江澤看著逐漸圍過來的一群人,雖然長相各有差異,但是男的無一例外的都是眼高於頂,女的則是個個著裝暴露,迎著寒風展示著她們那足以讓男人的整個頭都可以埋進去的傲人深V。

  那個令人聽令人厭惡的聲音再次的出現了,同時擠到前邊來的是一個把自己肥碩的胸緊緊嵌在他的胳膊上的漂亮女人。

  他藐視的看著江澤的越野車說:“趕緊開走,這裡的停車位是你能用的嗎?你腦袋沒有被門擠壞吧。”

  江澤聲調平和的問:“你們是?”

  那個人說:“你不知道我們是誰?我們就是京城四少,他是我們的老大,你占的就是他專屬車位,趕緊把車開了滾蛋,這事兒就這麼算了。”

  江澤看了看最先下來的那個最高的人說:“你是他們老大?”

  那個被稱作老大的人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兩隻眼睛直直的看著韓伊,好像僅僅憑藉著眼神就能把韓伊的身上的衣服給剝光似得。他厭惡的看著摟著自己的胳膊的早已經被他做了千百次的夜店妹說:“老四,這事兒不能就這麼算了。”

  四少和其他幾個人同時向前走了一步說:“老大,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韓伊看著那幾個眼睛都快發出綠光的男人和一副看戲的態度的女人,不自覺的往後退了一步,躲在了江澤的身後。

  江澤反手拍了拍韓伊的手臂,迎著他們的目光說:“你們就是電視上偶爾說的京城四少?”

  四少不滿的看著被他擋的嚴嚴實實的大美人兒,不滿的說:“廢你媽的話,我剛才不是說了嗎?”

  江澤一聽他的話,感受著他們充滿了赤裸裸的欲望的看著韓伊的眼神,整個人瞳孔一縮,立即暴起,左腳踏步向前,右拳劃著呼呼的拳風,一拳重重的打在了囂張的四少的臉上,連帶著打飛了把整個胸都埋進他胳膊裡的女伴。

  兩個人應聲狼狽的摔倒在地上呻吟著,四少滿嘴都是血,如果不是自己的女伴用她的身體墊在了四少的的身體下,四少這一下橫飛著摔出去,一時半會兒別想再站起來。四少一隻手支撐起自己的身體,重重的把帶著牙齒的血,吐在倒在地上的女伴因為摔倒而努力突破薄薄的衣服的束縛向外猛鑽的白花花的胸上。

  四少看著落在那個正在用力的呻吟著的女人胸上的牙齒和血水,整個人眼睛充滿了血絲,奇恥大辱,絕對是奇恥大辱,從來都只有他打別人,還沒有誰打過他,而且還是當著這麼多的人面。這一刻他甚至已經忘記了嘴裡的疼痛,他猛地躥起來,握著捏的發白的指關節,想要把自己的拳頭打在這個竟然敢傷他的人的臉上,看著他甚至都沒有抬起手的徵兆,四少已經想像到了他口鼻被自己打的噴血的樣子。

  可是就在他已經綻放一個飽含著猙獰的笑容的時候,一股巨力狠狠的撞上了自己的小腹,他整個人都被撞得弓成了一

隻蝦米的樣子,幸運的是他這次依然被撞的倒在那個依然在地上賣力的呻吟著的女人身上。但是那個女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在發出了聲嘶力竭的最後一聲呻吟後,連續被撞擊的她就軟軟的昏迷了過去。

  四少又一次站了起來,被憤怒填塞滿的他依然想要衝上去給江澤來上一拳,但是被大少和他的同伴兒給緊緊的抱住固定在了懷裡。

  大少說:“老二老三,抱住他。”

  大少昂然的看著面前這個幾乎和他一樣高,兩下就放倒了他們之中最能打的兄弟的大塊頭,他知道依照老四學了將近十年格鬥的身手和塊頭,一個打四個都是沒有一點問題的。但是剛才兩次,老四分明連格擋的機會都沒有。

  這一刻他知道,自己踢上鐵板了,這個人不簡單,至少身手不簡單,可是無論如何也要把他留下,至少留下一條胳膊。

  他看著江澤謹慎的說:“你是誰?敢留下名字嗎?你是做什麼的?”

  江澤蔑視的看著眼前的京城大少,拉著韓伊的手護在懷裡,徑直從他們中間走了。韓伊又一次被江澤的勇猛震撼到了,看著兩旁臉色鐵青,眼睛裡充滿了恐懼和正呼哧呼哧的喘著憤怒的氣息的四少,她眼裡閃過一絲擔憂。這些個二世祖,絕對不是什麼善良溫順吃了虧會忍的人。

  直到他們走出停車場,韓伊才稍稍放心了一些。

  韓伊說:“江澤,不好意思,我又給你添麻煩了。”

  江澤說:“哪的話?是他們先不知天高地厚挑釁我們的,京城四少、可笑,也就是唬一唬娛樂圈的記者。真正的京城四少,怎麼會無聊到沒事總去鬧緋聞還被登上報紙。”

  韓伊一點也沒有懷疑江澤的話,她也知道眼前這幾個風光無限的四少,在京城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從沒把他們放在眼裡,只是依舊忍不住會擔心,這些人囂張跋扈慣了,誰知道他們發瘋的話,會做出一些什麼。因此,韓伊的心裡總是有一股淡淡的不好的預感。

  停車場裡,四少近乎咆哮的一巴掌甩在了給他遞來紙巾的三少的女伴的臉上說:“帶著地上的女人滾,分手費過幾天會打在你們帳戶上。”

  三少的女伴求救的看了一眼三少,卻只看見三少一瞬間足以讓她陷入冰窖的眼神,只好在另外兩個女人嘲弄的眼神裡,扶起地上胸前被血跡染成一片殷紅的女人,戰戰兢兢的走了。

  大少說:“老四,別怪我沒有留下他,我們確實沒有那個能力。”

  四少重重的吐了一口血痰在大少的腳下來表示他的不滿後說:“你在擔心什麼,你看他開的那十幾萬塊錢的破車,就應該知道他不是有來頭的人,聽口音估計也就是個本地人而已,咱們要想不動一隻手指的弄死他,也不過是動下嘴皮的事情,有大把的人願意掙這個錢。”

  大少說:“這點我知道,我已經給毛三發了短信,讓他帶著兄弟馬上過來,今天一定不能讓他完整的走出這座山,關鍵時刻,讓毛三下重手,永遠把他留在這裡,毛三可是一個為了錢不要命的主,這點你放心。他身邊的那個女人,到時候你先用。”

  四少猙獰的說:“用完她後,我要她給他陪葬。告訴毛三,只要他敢做,錢、我十倍給他,保證夠他一家人花十輩子。”

  大少拿過紙巾讓三少擦擦血,把車停好之後,帶著他們幾個人,直奔滑雪場賓館醫務室去了。

  韓伊和江澤換上滑雪服和滑雪板後,就興高采烈的和江澤一起在滑雪場教練給他們安排的人工新手賽道上,慢慢的學著往前滑行。韓伊一開始連站穩都成問題,但是看著江澤也是從站不穩開始,不一會竟然就能夠慢慢滑行了。

  她不服輸的性格又被激了起來,在江澤的攙扶下,她慢慢的學著站立好,然後慢慢的向前滑行。雖然又摔倒了幾次,而且挺疼的,但是韓伊依然在努力的學著,半個小時不到,韓伊摔倒的次數已經越來越少,現在能夠獨立的人工雪道上向前滑行。

  江澤讚賞的看了看韓伊說:“再練習一會兒,咱們就進雪場滑吧。”

  韓伊興奮的說:“恩恩,好哇,我也想,沒想到這滑雪還挺好玩兒的,我喜歡,才玩兒了這麼一會兒就全身發熱,一點也不覺得冷了。”

  江澤牽起她的手在雪道上小心翼翼的滑著,他並不是擔心自己摔倒,而是擔心韓伊會摔倒。

  大少看著面前這個雖然不壯,但是渾身透著一股鋒利氣質的毛三說:“找人盯住他們,我們馬上就過去,你們別和我們走太近,找機會實施我的計畫。”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