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孤獸般的江澤

書名: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作者:你們叫我天空 本章字數:365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5:19


  看見韓伊臉上驚恐的表情,看著四少骯髒的手在韓伊的臉上撫摸著揉弄著,江澤怒了,他恨自己沒有保護好韓伊,恨眼前的這些人渣,他恨不能立刻把韓伊搶回來護在自己的身後,恨不能立刻把眼前的人一巴掌一個全部抽飛。

  四少聽見江澤的吼聲,驚恐的看了一眼江澤後,立刻恢復了鎮定說:“很好,你來了,我就怕你不敢來追,把燈打開門關上。”

  守在門口的兩個人慢慢的拉下了厚重的卷閘門,伴隨著一股刺痛耳膜的尖銳的雜訊,徹底的隔絕了和外界的聯繫,接下來他們就可以為所欲為,然後自然會有人替他們頂罪。

  看著外界的光線被徹底的隔絕了,四少終於陰狠的笑了起來。江澤打量了一下這個雜亂的倉庫,是由高達四米的牆和一個穹頂構成的,大門是唯一的出口,靠著牆的地方雜亂的擺放著一些集裝箱,面前是一片被清出來的空曠的場地。

  韓伊和劫持他的四少都站在貼著牆擺放的一排集裝箱上,門口守著兩個人,其他的人也都各自站在京城四少的背後。卷閘門已經鎖上,室內沒有可以砸破門的斧子,要想出去唯一的辦法就是打倒包括京城四少在內的拿著武器的25個人,拼著受重傷江澤有把握慢慢把這些人全部放倒。

  但是問題是怎樣才可以救出韓伊,並且不讓她受到傷害,最後江澤得出一個結論“不可能,而且看著四少像用看死人一般的眼神看著自己,尤其是靜靜的站立在他們身後的那個不斷擦拭著複合弓的其貌不揚的男人,他眼裡散發出來的真實的殺氣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了,江澤知道今天的事情是不可能善了的了,唯一的辦法就是拼命,但是韓伊一定要救出來。”

  四少狠狠的說:“你、跪下。”

  江澤突然眼神一緊,淩厲的看著四少,四少咽了口唾沫,不斷滾動的喉結出賣了他的驚恐,但是他對江澤的恨意卻也是瞬間全部湧了出來,就是眼前這個人打碎了他所有的驕傲。

  四少一把抓住韓伊的頭髮狠狠向後扯著,韓伊痛苦的哼了一聲後說:“江澤,不要、一定不能。你是一個鐵骨錚錚的共和國軍人,是你爸爸、你爺爺、你軍營裡所有兄弟的驕傲,你要是跪下了,你還有什麼臉去見他們,快報警、我不怕他們。”

  韓伊的話激起了四少的怒火,“啪”的一聲,一個響亮的耳光抽在了韓伊的臉上。四少拿出一把閃著寒光的折疊刀說:“不想讓她受苦就快跪下,你信不信你再猶豫,下一次抹在她臉上的就是這把軍刀。”

  韓伊看著自己眼前的軍刀,徹底的安靜了下來,她發現自己錯了,眼前的這些人根本就沒有把法律放在眼裡,對於法律根本就沒有敬畏,根本就沒有他們不敢做的事情。

  四少重複了一遍:“跪下、3、2、1。”

  在數到1的一瞬間,一米九幾的江澤撲通一聲跪了下來,他堅實的膝蓋甚至震起了地上一層灰塵。

  看著江澤跪了下來,韓伊的心就像刀絞一樣,江澤是一個軍人是一個永不服輸的鐵骨錚錚的漢子,如果不是因為自己江澤怎麼會被脅迫,自己的心裡從來就沒有裝下過江澤,甚至有時候會想著只是江澤的一廂情願,江澤也說過會充分的尊重自己,因為這句話,韓伊才沒有絲毫的負罪感。

  就像是打從心底裡從沒有想過要轉回北京上學一樣,韓伊也從來沒有認真的考慮過是不是真的去接納江澤,即便江澤很好很優秀,但是當一個女人的心裡塞滿了一個男人的時候,就再也裝不下什麼其他的東西。

  韓伊一邊嗚咽的說著:“不要、江澤你快起來,我真的不值得你這樣、你快走哇。”一邊大滴大滴的掉著眼淚。

  看見江澤跪了下來,一個堂堂七尺男兒跪在了自己面前,京城四少裡的所有人都輕聲的笑了以來。這樣的感覺讓他們被壓抑了一上午的火氣得到了發洩,覺得分外爽快。四少鬆開了捏著韓伊的臉蛋的手,撿起了一塊集裝箱木板,在韓伊發燙般的憤怒目光中一步步向著江澤走過去。

  江澤依舊跪在地上,平靜的看著四少說:“你想怎麼樣,直說,只要你願意放了她,我可以在這裡任由你們處理。”

  四少邪邪的笑了笑,露出了一口整齊的森然的牙齒,讓他的面部表情更加的猙獰,他回頭看了一眼韓伊,發現韓伊正一臉緊張的看著自己拿著木板的右手。

  四少笑的更加燦爛了,他瞪視著江澤,用盡全力的一板向著江澤的頭上拍了過去。韓伊看著劃出呼呼的風聲,向著江澤的頭上落下去的木板尖叫著說:“不要,臉上的淚水就像是決了堤的洪水一樣向外噴湧。”

  下一刻江澤就單手擎住了木板,用一種要殺人的目光看著四少,任由他怎麼努力的掙動,也拔不走江澤手中的木板。

  大少抄起手中的一塊木板,用力的頂在了韓伊的脖子上,鋒利的邊緣已經割破了韓伊的脖子,絲絲血液從韓伊纖

長白皙的脖子上滑落下來,白的賞心悅目,紅的觸目驚心。

  韓伊感覺到痛忍不住壓抑的哼了一聲,看著韓伊呼吸困難的樣子,江澤眼神猛地一凝放開了手中抓著的木板。

  四少錯愕了一下後,抽了一口氣崩了崩嘴角。把手中的木板掄圓了想著江澤的耳朵拍了過去。木板實實的砸在了江澤的臉上,即便江澤很強大,但是面對至少學了十年搏擊的四少,他依然被這重重的一下拍倒在了地上。

  江澤雙手撐地俯身慢慢站了起來,這一次他沒有再跪著,感受著自己耳朵裡往外噴出的溫熱粘稠,以及腦袋中仿佛炸了鍋般的嗡嗡聲,江澤摸了一下自己迅速腫脹起來的側臉,站直了身體俯視著四少。

  可是聽見韓伊又發出的一絲痛哼,江澤淩厲起來的氣勢又一下弱了下來。

  四少抖了一下眉毛,顯然很讚賞大少的行為和江澤的反應。四少又一次掄起了木板砸向了江澤的腦袋,這一次是側著砸過去而不是平著拍過去,依照他的力氣這一下砸中,江澤的腦袋最少也要湧起一掛血瀑,造成重度腦震盪。

  四少甚至已經綻放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他沒有想到今天的復仇竟然會這麼順利,他沒想到眼前的這個男人竟然會那麼在乎那個女人,看他的樣子分明已經放棄了抵抗,四少已經做好了這一板拍下之後再迅速的補上幾板子的準備,只需要給江澤留最後一口氣,然後讓毛三來終結他的。

  最後自己就可以撲在那個漂亮的女人身上好好的享受她滑膩的身體,想起剛才自己摸在那個女人臉上的時感受到的滑膩感覺和她凹凸有致的極品身材,四少就忍不住加重了手裡的力度,只要快點解決眼前這個人,下一刻他就可以把自己的瘋狂全部湧射在那個女人身上。

  在木板快要觸及到江澤的頭上的時,韓伊絕望的大叫了一聲閉上了自己淚眼朦朧的大眼睛。看著橫飛來的木板,看著大少身旁那個把複合弓瞄準自己的男人,江澤心思白轉之後,依舊站在那裡等待著木板的臨近。

  只是在最後一刻,江澤在間不容髮之下猛然蹲了下來,木板擦著江澤的板寸頭髮橫掃了過去,下一刻江澤缽盂般大的拳頭就狠狠的落在了四少的大腿上,一聲慘嚎回蕩在整個倉庫裡,一聲強過一聲。

  而江澤已經連續在地上翻滾了幾圈,躲開了射向自己的一箭,毛三沒想到他的反應竟然那麼快躲過了自己必中的一箭,趕緊把另外一支鋼頭倒刺的鐵劍掛在了複合弓上,這種精巧強力型的複合弓發射出去的箭在一百米範圍內足以輕易洞穿一個人的腦袋。

  可是當他完成操作瞄準了江澤時,江澤已經抓起了地上的箭狠狠的紮在了四少的肚子上,鐵箭穿透皮膚肌肉的聲音在空氣中想起,同時響起的是一群人倒吸冷氣的聲音,那可是帶著倒刺的箭頭啊。

  四少已經被釘在了地上無法翻滾,甚至就連慘嚎都會讓他更加清晰的感受到腹部撕裂般的抽痛,他痛苦的五官已經緊緊擰成了一團,臉色也已經化成了徹底的蒼白色,豆大的汗滴從他的頭上向下滾落,他甚至感受到了自己生命的流逝,江澤的大手也已經落在了他的喉結上,這一刻他驚恐了,他明白自己到底是惹了怎樣的一個狠人,拼命的眨眼向眼中泛起血絲的大少求救。

  大少的背後已經被冷汗全部浸濕了,他冷冷的瞥了毛三一眼就加重了頂在韓伊脖子上的木板上的力度和江澤對峙著,大少說:“放開老四,我不傷害你女人,不然咱們玉石俱焚,她要死你也要死。”

  江澤看著已經快喘不過來氣的韓伊,和她脖子上依舊向下汩汩流動的鮮紅血液,江澤放開了抓著四少喉結的手說:“你們到底想怎麼樣?你敢傷害她,我拼了命也要親手把手插入你的胸膛。你放開她,我聽你們的命令。”

  大少狠狠更加用力的頂住了韓伊的脖子,韓伊已經無力掙扎了,如果再這樣下去,她脆弱的喉結一定會被頂碎然後窒息而死。江澤真的著急了,但他促使著自己冷靜下來不能再徹底的陷入被動之中,不然真的沒有一絲救出韓伊的機會了。

  他同樣冷酷的掐住了四少的喉結,指節發力,仿佛要連著皮肉一起把四少的喉結給拔出來一般。四少的雙眼都已經向外凸了出來,再也忍不住痛苦,下身用力的掙扎滾動起來,過度的用力讓他掙脫了被釘在地上的身體,大片的血液從他的腹部歡快的湧了出來,血水打濕了他的身體,甚至蔓延到了江澤的腳下,讓他顯得像是蹲在血泊中收割姓名的死神一般。

  看著江澤充滿血絲的眼球,大少鬆開了頂住韓伊脖子的木板說:“放開老四,我們玩一個遊戲,我輸了,放你們走。我贏了,你就會斃命在複合弓星下,被射成篩子。”

  江澤鬆開了自己的手乾脆的說:“好,把小伊先送到我的身邊來,我任由你們抬走他,她如果再失血的話必死。”

  大少說:“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