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慘烈的勝利

書名: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作者:你們叫我天空 本章字數:3579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1:44


  大少一邊讓人鬆開韓伊,一邊親自跑過去慢慢抱起地上滿身是血的四少怒嚎著說:“你不能死,堅持住啊,你死了我怎麼有臉再去見我的舅舅,我馬上送你去最好的醫院,你一定給我撐住。”

  或許是真實的感受到了死亡,也或許是過度的疼痛讓四少麻木了,四少露出了一個解脫般的笑容說:“無論怎樣,殺了他給我報仇。”

  大少吼叫著說:“老二,快過來帶老四去北京最好的外科醫院,誰要是醫死了他,我要那個醫生的命。”

  老二戰戰兢兢的和幾個人一起接過老四,打開倉庫門迅速的離開了倉庫,他再也不想面對眼前的那個如同月圓之夜發瘋的孤狼般的男人。

  江澤把韓伊抱在懷裡,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背,讓她在自己的懷裡抽泣著、發洩著。韓伊趕緊站直了身體認真的檢查著江澤臉上的傷勢,看著他耳朵和嘴角已經凝固的血跡和高高腫起的臉龐,卻依然燦爛的對自己笑著,韓伊一點也不覺得剛才那個如同死神一般的男人可怕,反而覺得分外安心,有他在,韓伊就一點也不覺得害怕。

  感受著韓伊在輕輕的撫摸著自己脹痛的臉龐,江澤趕緊把自己的圍巾取了下來,把它當做繃帶給韓伊脖子上的傷口做了一個簡單地包紮。

  大少紅著眼睛說:“遊戲即將開始,你快點做好準備,傷著你的女伴可不好。”

  江澤把韓伊護在身後,慢慢的退到了集裝箱旁,讓韓伊躲在集裝箱後面,千叮萬囑:“無論如何也不要出來,現在倉庫的門已經開了一半,等一下自己會想辦法打倒守在門口的人,你找機會跑出去。只有你跑出去了,我才有把握安全的離開,你在這裡只會是我的軟肋。”

  韓伊搖著頭哭著說:“你快走,好嗎?不要再管我了,我不值得你這樣,你的未來一片坦蕩,你是一個軍人,你有你的天職,有你的兄弟,有你的親人,你快走。”

  江澤擦乾韓伊的眼淚說:“傻女人,你才是我的一切,從我見你的第一面就是,我對你的喜歡從年小直到年少,從未改變過。

  今年能在你回來時去接你,你不知道我有多開心,我一直在等你長大,等著可以向你表白的那一天,等著能夠娶你回家的那一天告訴你:“有一個男人暗戀了你整個年少。”

  你還沒有接受我的表白,我一定不會讓你受到傷害,也一定會格外的愛惜自己的生命。”

  所以等一下一有機會你一定要逃走,我已經給爸爸發了短信,他馬上就會趕過來,只有你安全了,我才能毫無顧忌的去戰鬥,相信我不會有事的。看著韓伊點了點頭,江澤坦蕩的笑了笑大步的走了出去。

  看著江澤走了出來,大少淩厲的說:“遊戲開始,很簡單,這裡有十二名弓箭手,他們的手裡的弓箭只夠他們設計三分鐘,只要你能在他們的輪番射擊下堅持三分鐘,就算你贏。每一次會有六名弓箭手向你射擊,你只有像獵物那樣拼命的跑拼命的跑,如果你足夠快運氣足夠好的話,就有很大的幾率贏,那時我就可以放你們走。這些弓都是從國外進口的狩獵者俱樂部專用的鋼材複合弓,射擊距離800米,一百米以內可以洞穿一頭成年黑熊的胸膛。希望你可以堅持下來,3、2、1、開始。”

  大少的聲音剛落下,江澤就動了起來,一系列的軍事閃避動作讓那些弓箭手們一陣眼花繚亂,無法鎖定他,六枝箭全部被他險險避開。江澤的心中已經開始冷笑了起來,當年在全國特種狙擊手訓練營中特訓時,自己接受的訓練可是躲避子彈,雖然自己並不是前十的學員,但是只要自己能夠找到掩體,能夠堅持下來,自己一定要衝上去拗斷那個把他當成獵物狙擊的大少的脖子。

  只是在第二輪弓箭的攻擊下,江澤突然有一隻弓箭像是長了眼睛似得向著自己射擊了過來,雖然被自己險險的避過,但是那一下卻讓他心裡暗暗叫苦,竟然出現了第七支箭,江澤知道那一定是那個隱隱躲在大少身後的那個弓箭手射擊的,他也一定在觀察自己運動軌跡。

  更讓江澤嘴裡發苦的是,這一輪一輪的來自不同方位的連續射擊讓他幾次都是避無可避的間不容髮的讓箭擦著自己皮膚釘在地上,自己面對的並不是一個狙擊手的射擊,而是被當做靶子圍在空地中躲避射擊。隨著地上插著的鋼箭的數量的增多,他移動時也會受到來自這些鋼箭的阻礙。隨著時間的推移,地上會變成箭陣,除非自己會飛,不然早晚會被射成刺蝟。

  當然一直讓江澤踹踹不安的是那個不時隱藏在六枝箭裡射出的第七支箭,那支箭幾乎是致命的,而且總是會出其不意的出現,江澤也不知道他會什麼時候飛過來,但是江澤知道只要自己的動作只要出現一絲滯頓,一定會被射中。

  時間已經過去了將近一分半鐘,江澤的

身上已經被劃出了數十條口子,有將近一大半都是來自那支隱藏在六枝箭裡的第七支箭。連續的高速遠動,讓江澤如同一隻百米衝刺後的獵豹一般腦中開始發熱發暈,再這樣下去,即便自己躲過了全部的鋼箭,也一定會被累趴下,韓伊也沒有機會逃走。

  江澤一狠心,在躲開了那幾乎致命的第七支箭後,生生的停下來挨了讓自己的左肩和左臂膀同時挨了一箭,大少說的沒錯,這兩隻箭都是幾乎貫穿了他的身體。在他的身體上帶起一串血花,江澤大手一攬用右手拔出自己左膀上的鋼箭順帶著抽出一股血箭,一擰身用力的擲了出去,鋼箭帶著他溫熱的血液插進了大少的胸膛。

  一聲慘嚎讓所有的弓箭手都是一滯,卻沒有讓第七支鋼箭有絲毫的停滯,但是躲避一支箭已經比躲避七支箭容易了太多,奇怪的是江澤並沒有躲避,他順手抄起地上的兩支鋼箭用力的把他們擲進了守在門口的兩個弓箭手的胸膛。

  而他自己的後心也中了一箭,鋼箭直從他的前左胸投射了出來,江澤大吼了一聲:“小伊,快跑。”

  這一切都被韓伊看在了眼裡,韓伊的腦海裡再也沒有了絲毫想要逃跑的念頭,韓伊知道再過7到10秒江澤就會倒在血泊中再也站不起來,江澤用他的生命換取自己的逃走,他既然都能為自己付出生命,自己陪著他一起死又有什麼不敢呢?

  江澤看見了韓伊視死如歸的眼神,江澤知道韓伊的倔,他知道自己以犧牲自己為韓伊換來的逃跑機會被韓伊放棄了,他很失望,也很開心。失望的是韓伊放棄了他為她爭取到的逃生的機會,開心的是自己用整個年少暗戀的女人願意陪著自己去死,人生有此足矣。

  為了不讓韓伊撲出來,江澤不顧失血拔出了自己左肩上的箭狠狠的朝著韓伊擲了出去,韓伊條件反射的被嚇得一下摔倒在集裝箱後面,鋼箭釘在集裝箱上嗡嗡的震顫著。

  隨著那支鋼箭釘進江澤的心臟,所有人都停止了對江澤的射擊,事實上三分鐘已經將要過完,弓箭手手中的鋼箭最多再支持他們射擊兩輪。江澤猛然轉過身,一把拔起地上的5支鋼箭再也無所顧忌的、仿佛燃燒自己生命中最後六秒似得全部朝著那個一直站在大少身後的弓箭手擲了過去。

  毛三知道自己完了,他不是江澤,這些鋼箭他只是躲避過去了兩支剩下的三支齊齊的射在了他的心口上。而他躲避時,另外兩個站在他一起的同伴也被射倒雖然沒死,但是短時間內再也站不起來。

  江澤趕緊躲到韓伊藏身的集裝箱後面,讓自己大腿又中了一箭,但是他又順手把手中的兩支鋼箭投進了韓伊這個方向的弓箭手的身體裡。在他的身體躲進集裝箱的一瞬間,所有的弓箭手手中的鋼箭全部射光。包括毛三在內的13名弓箭手,只剩下了6人。

  韓伊抱著江澤,用力的捂著他的心臟處不斷往外冒血的傷口,整個人都已經慌成了一個淚人。江澤忍住疼,靜靜的聽著外面三少帶著剩下的所有人慢慢靠近過來的腳步聲。在他們快要接近時,猛地拔出大腿上的鋼箭,鮮血沸沸揚揚的噴射了韓伊一臉,帶著它灼熱的溫度燒疼了韓伊的心,也鑽進了三少的胸膛。

  至此,外面的人再也不敢輕舉妄動。江澤真的好累了,他真的好像要睡覺。今天江澤身中四箭全部是貫穿傷,其中後心還中了一箭從他的前心臟鑽了出來,江澤拔出了其中的三支,兩支射進了敵人的胸膛,一支射向了韓伊。

  韓伊此時此刻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外面的人遲早會沖進來。自己可以死,但是這一刻他只想要江澤活著啊。她對江澤說:“我陪你死在這裡好嗎,可是我真的好想用自己的生命換來你的生命啊。”

  江澤聽完後,用力的說:“傻瓜,我們都不會死,你聽外面的聲音,是軍用吉普車的轟鳴聲,我爸爸到了,我們都會沒事的,我終究還是把你救了出來,我拼死保護了我愛了這麼多年的人,值。”

  韓伊的早已哭幹了眼淚,這一刻她終於體會到了什麼叫做哀莫大於心死,這一刻她真的只想要江澤活著啊。

  江天帶著整個警衛連全副武裝的沖進了倉庫,看見兒子的傷勢,他很不能拿著衝鋒槍把這些崽子現場射成馬蜂窩,這一刻這個共和國的將軍的虎目中也含滿了熱淚。

  江澤終於笑著閉上了眼睛,可是就在這一刻槍響了,是躺在地上的大少射的,這一槍他用力的瞄準的韓伊,但是江澤卻在昏迷前的一刻撲了過來,這發子彈重重的打在了江澤的右肩上。

  江天抬起衝鋒槍把大少打成了篩子後說:“把這些歹徒全部帶走,還有這家滑雪場是大少的爸爸開的,把所有的配套賓館設施,給我砸的乾乾淨淨,限他們三天之內恢復原樣,再給我砸成破爛,連著砸一個月。”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