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正文      第五十章 江澤,我欠你一條命

書名: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作者:你們叫我天空 本章字數:3455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3:04


  警衛連的連長聽了江天的話後大聲的說了聲是後就帶上了兩個排就沖著京郊滑雪場的辦公大樓走了過去,既然要砸就要砸個徹底,先砸掉辦公大樓,再去砸所有的配套建築,對於歹徒竟然在最後一刻將子彈打進了江澤少爺的肩膀這一點,讓身為連長的他感到很丟臉,他的心裡早已燃起了一團熊熊的烈火。

  他在等,等將軍下命令,他就端起手裡的衝鋒槍把眼前的人全部現場槍決,現在將軍下了命令,雖然不是讓他把眼前所有的連活著都是給共和國添亂的人給槍決,但是至少給了他一個可以發洩心中怒火的活,他一定會堅決的把這個命令貫徹到底。

  連長怒氣衝衝的帶著大部分的人去砸的同時,連隊指導員肖兵跑了進來報告說:“司令,救護車已經來了,一起來的還有北京武警防爆大隊和北京市市警察局局長,他們現在就在外面等著,等候您的傳話。

  江天眼神熾烈的說:“小伊你和小趙一起把江澤送到北京軍區總醫院,告訴他們就是換一顆心臟也要把江澤給救回來,我馬上就過去。”

  江天的隨身警衛員應了一聲就和隨同進來的幾個醫務人員把身上不斷往外湧著鮮血的江澤抬上了擔架,和韓伊一起快速的出了倉庫。

  江天說:“把地上的受傷人員也全部先送去醫院治療搶救,等待法庭的審判,記住儘量掩蓋消息,我不希望任何一家媒體披漏出來這件事。至於那些二世祖,讓他們的老爺子儘管的去找關係去送禮吧。這些人該治治了,借這次機會讓他們知道共和國法律不容侵犯。還有告訴門外武警大隊的隊長和北京市市警察局的局長他們可以進來說話了。”

  江天隨意的站在那裡,臉上似乎一瞬間滄桑了許多,但是站在他身邊的北京軍區武警大隊隊長張樂迪和北京市市警察局的局長程龍卻不由的感到一陣如同面對大山的般的壓力。

  張樂迪望著這位共和國的將軍,眼睛裡不由得射出一陣近乎崇拜的目光,按照軍銜來說站在他眼前的是一位將軍,而他只是一個上尉,他認真的敬了一個軍禮後依然是不敢說話,即便在他進來時,他已經看見行政大樓上“京郊滑雪場”的招牌已經被拆下來,砸成了一堆廢鐵。即便他接到的命令是來平爆的,但是現在他依然不敢問些什麼,他現在只想快點帶著部隊回去覆命,只需要一句話就好:“江將軍的兒子被打傷很可能致死,江將軍親自下的命令連砸一個月。”

  而程局長的心裡就更加忐忑了,這裡可是京城,面前站著的這個人是全國最精銳的第三十九軍的司令官,一位貨真價實的中將。任你多富裕的人到了上海就會立馬覺得自己是個窮人,任你多大的官到了北京也必須得見了誰都要點頭微笑主動伸出手。

  而且現在是在自己的轄區,以為將軍的後代,副師級的軍中明星竟然就這麼被人用槍打死了,如果沒有用槍,自己頂多就是重頭繼續奮鬥,可是現在江澤是受了槍傷,這下可完了,自己奮鬥了一輩子,政治生涯就要這麼結束了。

  程龍在心裡發誓如果這一次他能倖免於難,他一定會大力的重點照顧一下那些富二代和官二代們,讓他們知道在北京不能無法無天。

  江天終於開口了,他說:“這事我有分寸,就讓他們砸吧。張隊長你可以帶隊伍先回去了,程局長那些人就先關在你那裡了,放長線釣大魚,只要有人來保他們,有人來送禮就給我統統收下來,不過人一個也不許放走,直到出現了足夠重量級的人物為止。這件事有我給你撐著你放心,辦好了,你頂多也就是停薪留職的處分,辦不好你明白的,至於那些錢都捐了吧”

  程龍一聽這個頓時心裡都樂開了花,連忙立正敬了一個禮說:“保證完成任務。”

  江天淡淡的說:“恩/好了,帶著你們的人都走吧”

  江天看著地上的一灘灘鮮血,想著自己滿身都是血的兒子,心裡早已亂成了一團。江天疲倦的說:“肖兵,接下來的事,你來處理。記住,給我狠狠的砸,誰的面子都不要給,準備車,我要去醫院。”

  一路上從來不抽煙的江天伸手就把警衛員包裡的香煙抓了過來,大口大口猛烈的抽著,幾乎是想要把煙葉燃燒時的火焰也一起吞進肺裡胃裡,直到被嗆出了眼淚,繃破了嗓子咳出了血痰。

  江天顫抖著手拿出手機打通了父親的電話說:“爸爸,江澤受傷了,中了四箭,貫穿身體,其中一箭從後背穿透前心,還中了一槍在右肩。”

  電話裡立刻傳來了怒吼的聲音:“趕緊送到軍區醫院啊,是誰幹的,我不管他是誰,也不管他老子是誰,立馬給我槍斃、槍斃

。還有我馬上打電話托關係從國外找來最專業的醫生,在這之前我不求軍區醫院救醒江澤,但是一定要把最後一口氣給我吊住。”

  江天聽著爸爸的話本來已經冷下來的心似乎也瞬間燃起了希望,連忙說:“是是是是是,我一定會做到,您放心。”電話那裡又傳來了怒吼聲:“放心、我放什麼心呐,你還不快去看著江澤,我馬上過去。”江天掛了電話後對著駕駛員吼著:“給我開足了馬力,儘快的趕到軍區總醫院。”

  韓伊一路上看著急救醫生們迅速的幫助江澤上藥止血,左胳膊左肩和大腿上的鋼箭貫穿傷以及右肩的槍傷已經止血包紮好了,但是他心臟那裡的鋼箭貫穿傷,卻讓醫生們絲毫不敢妄動,如果不是知道眼前的這個人身份不一般,如果擔心自己直接宣佈傷者已瀕臨死亡,眼前的的警衛員會直接拔出搶來指著他們的腦袋,他們甚至都會放棄搶救。

  眼前的人受傷實在太重了,一群醫生抱著死馬當作活馬醫的態度對著江澤進行了他們所能想到的一切手段來進行搶救。讓他們驚喜的是,似乎真的有那麼一絲效果,儀器顯示傷者的生命特徵依然存在,雖然很微弱,但是確實存在著。

  韓伊一瞬都不敢的盯著江澤的眼睛看著,似乎只要這樣看著江澤就會睜開眼睛一般。眼淚已經不足以來表達她心裡的自責和悲傷,現在她心底裡的絕望的情緒連眼淚都無法承載,因為過度悲傷一陣陣的眩暈的感覺襲擊者她的大腦,大腦幾乎本能的想要昏迷過去來進行自我保護,但是韓伊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嘴唇,深深的把自己的指甲刺進自己的皮膚裡,鮮紅的血液從嘴角、手中流了出來,韓伊努力的用一陣陣的疼痛來刺激著自己的神經。

  韓伊現在才明白,原來最絕望的緊張是根本不知道做些什麼,只是祈禱著能一命換一命該有多好。車子開到了醫院,已經有專門的搶救車和國內最頂尖的急救人員在醫院門口等著,車子剛停下來,江澤立刻被小心的轉移到搶救車上,迅速的往緊急手術室推了過去。

  根本沒有一個人多說一句話,也沒有人理會韓伊,神經已經緊張的到快崩斷的韓伊只能跟在後面跑著,看著躺在搶救車上的江澤,努力的追著、跑著。直到手術室的門關閉上,門上的紅色警報不斷地閃耀起刺眼的紅芒,韓伊絕望的撲在門上,可卻是什麼也看不見。

  韓伊慢慢的滑倒在地上,眼淚依舊止不住的往外孟鑽,整個身子接觸到地上後,隱藏在韓伊身體裡的疲倦,終於像錢塘江潮水撲上大壩似得鋪天蓋地的朝著韓伊湧了過來,遮住了她所有的陽光。

  警衛員終於追了過來,一把扶起了韓伊,大聲的叫著“醫生、醫生、快過來,這裡有人昏倒了,快來把她救醒。”

  走道裡快速的走過來幾個護士,一起扶住了韓伊就要帶她去病房。韓伊用力的睜了睜眼睛,萬般嘗試後,卻依然像灌了鉛似得怎麼也睜不開,只能用力的嘟囔著:“不要帶我去病房,我要在這裡看著,江澤,我求你們了,求求你們了,幫幫我好嗎?”

  一群護士面面相覷對視了一眼後,依然決定帶她去病房,護士長說:“她是心神過度緊張悲傷造成的昏迷,必須送去輸液治療。”

  韓伊嘴裡又嘟囔著說:“不要去病房,在這裡、在這裡就好,求求你們,求求你們了,好嗎?”

  護士長剛準備拒絕,警衛員說:“按她說的,就在這裡吧,把她放在那裡的長椅上輸液,她的潛意識裡都成了這個這幅樣子,我怕你們這樣帶她去病房會出什麼事,就暫時現在在這裡吧,安撫一下她的情緒。”

  當把韓伊放在長椅上,給她掛起了吊瓶開始往她身體裡輸送生理鹽水和鎮定劑時,韓伊臉部的表情才放鬆下來,真正的陷入了徹底的昏迷之中。

  不一會,江天也風風火火的走了進來,大跨步站在警衛員的面前雙眼血紅的說:“怎麼樣呢?”

  警衛員邊敬禮邊說:“正在積極搶救中,我已經提前和院方打了招呼,都是這個最好的醫生,院長在旁邊親自觀看指揮手術,現在還在病房裡,初步估計搶救時間為40個小時,尚未脫離危險期,但是儀器顯示,江澤中校的生命特徵依然存在,他的自我求生欲很強,應該是有希望的。”

  江天看了看已經哭得昏倒在椅子上昏倒的韓伊說:“把她送去病房,通知她的爸爸媽媽,好好的照看好她,不能再讓她出什麼事情,通知副院長和主任醫師立刻過來一趟,隨時告訴我最新的情況,我有話和他們說。”

  警衛員敬了一個軍禮後說:“是。”就立即去執行自己的任務去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