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或許,這就是真愛

書名: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作者:你們叫我天空 本章字數:3744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1:44


  邙然用臉龐貼著溫小雅的耳垂說:“就沒有一對兒好的結局嗎,沒有其他的解決辦法了嗎?”

  溫小雅說:“有,族裡有一個規矩,所有結了婚的夫婦,都可以選擇在一年的某一天和自己曾經愛的人,進入大山裡度過屬於他們的一天,但是往往年華不再時,他們便不約而同的不再為那個約定,癡癡的等待一年,企盼再見的那一天,他們愛過嗎?愛過!愛的是什麼?是那副皮囊嗎?是的!是那一股熱戀時的激情嗎?是的!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個族的規定到底是對是錯呢,和自己的族人結婚,他們會和自己愛的人相扶相伴的走過一生。

  如果是的話,那麼他們還不如在年輕時趁著相愛,一起跳下這座山崖呢,那樣的話留在彼此心裡的都是滿滿相愛的曾經。

  在愛裡本來就不應該有太多的羈絆、顧慮,勇敢而心懷感恩的去愛、去包容、去經歷、去放下自我,去給她他想要的幸福,這就是愛。

  我不信神鬼,我沒有信仰,但是我信因果、信輪回,我會有敬畏。我信一見鍾情不過是見色起意,我信這輩子的緣是我們前生無數次回眸才修來的份,我信我不會無故的出現在某個人生命裡。

  我會珍惜每一個出現在我生命裡,和我產生交集的人,每一次相遇可能都會是前生的延續,也可能是數千年來不停的企盼,只為這一世在你身旁靜靜的陪伴,從年少直到白頭一直是我最嚮往的愛情,我慶倖我得到了,我也會用盡全力不顧一切的去珍惜,什麼也無法讓我放棄。

  不要用生命用、用世俗的他人定的教條去約束自己的內心和幸福,你所認為的所有芥蒂、所有的過不去,其實都是你心裡過不去而已,自己的心通透了就什麼都通透了,其實相愛就是要在一起,現在的你你不努力,不去用盡全力的珍惜,讓兩個人相遇的緣因為你的懦弱而漸行漸遠,那麼下一個輪回可能就只是路人,只剩下那一瞬間的擦肩而過。

  沒有人的青春是專門為了等待某個人,卻有那麼多的人,都是拿著自己的青春陪伴了最後不愛自己的人去成長。如果他拿著自己的整個青春都去包容了你,保護了你,陪伴了你,那麼你就好好地珍惜他吧。日久生情、情生於心、心系于情,韓伊你懂嗎?或許他還有許多你不喜歡的小毛病,但是等他成熟了,等他因為你的冷漠而心灰意冷了,那麼他就不是你的了。”

  邙然聽著溫小雅的話,聽著她敘述的悲傷故事和她的感想理解。邙然輕輕的回過頭來,看著正在怔怔出神的韓伊和司空玄,不由得沖著司空玄做了個鬼臉,他知道這是溫小雅專門說給司空玄和韓伊聽得,不由的在心裡佩服小雅的用心。

  溫小雅說完之後,自己也慢慢的沉默了下來,不知道為什麼,在那一刻邙然的心裡突然升起了一絲絲很清晰的不好的預感,溫小雅的身上越來越濃厚的儒雅氣質似乎在一瞬間轉變了,她的身上透露的氣息愈加的不一樣了,那分明是一種禪意。

  邙然抿了抿唇,手裡一用力一把把溫小雅帶離了懸崖邊,溫小雅被邙然打斷了沉思的狀態,回過神來後,更加溫柔的深深看了邙然一眼,飽含情意的眼神分明是在訴說著濃濃的愛意,那一個簡單的眼神傳遞的是:此生認定的唯你一人。

  溫小雅看著依舊在沉思的司空玄和韓伊說:“不好意思,一時心裡湧起起了太多的思緒,不知因何起,我也不知道,我想要表達一些什麼,那只是我多理解定義的幸福,且行且珍惜,韓伊你懂嗎?。”

  韓伊錯愕的回過神來說:“我懂、懂。”

  突然間,天上墨雲翻滾,山的那邊連綿不絕的湧起一陣陣黑雲,咆哮著遮蓋了半片天空,逐漸的向著溫小雅他們站立的山頭接近過來,一半藍天一半黑雲,說不出的壯麗。

  伴隨著轟轟的雷鳴聲和劃亮天空的耀眼閃電,司空玄喃喃的說:“完了,真的要下雨了,這下咱們可真的回不去了,先找一個地方避避雨,等雨停了再走吧,雷陣雨一會兒就會好的。”

  說著就把自己的包遮蓋在韓伊的頭上,一邊幫她抵擋著已經開始降落的雨滴,一邊扶著她望著山頂上的一個天然的洞穴走去。邙然乾脆直接把韓伊背了起來,想要在雨徹底的降落之前劇趕到那個山洞裡,一場特殊的艱難競逐就在暴風雨中展開,和人比也在和天比。

  山路陡峭難行,上山的時候已經覺得十分的艱難,現在掉頭往山腰的地方走,更是覺得十分的艱難,親身經歷了才知道真的是上山容易下山難啊。

  雖然距離那個山洞只有兩三百米,但是依照他們現在的速度,最少也需要2分多鐘才能走過去,他們的速度顯然是跑不過席捲而來的大雨,傾盆而下的大雨短短十幾秒鐘就砸落在了他們的身上,幾乎是瞬間他們的全身上下就濕透了。

  邙然回過頭來接過了司空玄手裡的登山包說:“把包給我,讓小雅幫你們拿著,這樣你們就能快一些了。”剛說完就背著溫小雅迅速的朝山洞走去,司空玄無奈的看了

一眼韓伊,最終還是選擇了攙扶著她盡最快的速度走過去。

  韓伊看著溫小雅和邙然已經進了山洞,正在拍打著自己身上的雨水,心裡不由的著急了一些,依照司空玄的身體素質如果背上自己的話,應該早就站在山洞裡了,現在卻要陪著自己一起淋著雨艱難的前行著。

  韓伊看著司空玄全身都淋濕的樣子,心裡更加的不好受,但是已經全部淋濕了,他又不好意思讓司空玄背起自己,最終韓伊還是鼓足了勇氣主動的躲在了司空玄的懷裡說:“我們也快一點把,不然等一下該淋成落湯雞了。”

  司空玄吹了吹臉龐上滑落的雨水說:“恩,好的,咱們也加速咯。”說完後,就單手緊緊的把韓伊裹在自己的懷裡,就像是老鷹抓小雞一般的裹帶著韓伊在山路上快速的前進著。

  邙然看著依然還在雨水中的司空玄和韓伊說:“早該這樣了嗎,害什麼羞啊,現在淋成落湯雞了吧。”

  溫小雅看著外面的雨水幾乎已經形成了一片水幕,地上早就彙集了一股股的小溪流往山下低谷的地方流去,就連不遠處的司空在他們的視線中也變得模糊起來。溫小雅緊張的說:“他們不會有事兒吧。”

  邙然看了看他們說:“沒事,再有6、7米他們就能走進來了。”說完後邙然又沖著雨水中的他們喊著:“司空玄,小心點,山洞口這個地方的路很窄,千萬別摔下去了。”

  邙然的聲音剛傳出去,就聽見了韓伊的一聲尖叫。司空玄和韓伊兩個人突然間就從本就窄的山道上滑落了下去,溫小雅和邙然第一時間沖進了雨水中。

  邙然來到他們剛剛失足的地方,看著下面的兩個人,司空玄依然是緊緊的把韓伊抱在懷裡,另一隻手緊緊的抓著一顆樹,阻止了他們向山谷深處滑落的身體。

  溫小雅大聲的問著:“韓伊、司空玄,你們還好嗎?我們馬上下去拉你們起來。”

  司空玄在下麵大聲的說:“沒事,我沒有受傷,韓伊她的腳崴著了,邙然你快下來幫我把韓伊一起扶上去。”

  邙然說:“恩,好的,你先等一下,我馬上下來。”說著邙然就抓著身邊的樹冒著風雨慢慢的向山坡下滑去,地上的泥土全部都被雨水浸濕了,即便邙然一直是抓著樹小心翼翼的往下走,但還是不可避免的滑到了幾次,幾乎是連滾帶爬的往著司空玄和韓伊跌倒的地方靠近。

  邙然和司空玄兩個人攙扶著韓伊,抓住身邊一切能抓住的東西,一點點的把韓伊帶到了山洞裡。溫小雅看著眼前糊的像是泥人一般的三個人,焦急的看著他們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司空玄也有一些手足無措,看著韓伊瑟瑟發抖的樣子,再看看自己身上的濕透了的衣服,司空玄張了張嘴沒有說話。

  邙然說:“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呢?不知道雨要多久才能夠停下來。”

  溫小雅繞著山洞裡走了一圈登時興奮的說:“你們快看那裡,我們真是夠幸運呐,那裡有一些乾草和樹枝還不少呢,應該是別人採伐了木材之後碰上下雨天存在裡面的,後來把主幹取走了,剩下了這些幹枝。”

  司空玄也兩眼放光的在自己的背包裡翻出了一個防水的打火機說:“還好我帶了打火機,咱們快把火點燃,先把衣服烘乾了,別感冒了。”

  因為是夏天,幾個人身上穿的都是一個簡單地外套和短袖的衣服,把外套脫下來掛在那裡不一會兒就烘乾了。

  邙然站在山洞口看著外面連綿不絕的雨不由得在心裡想著:“這雨也真是奇怪,下了這麼久也沒有見她停,現在天都已經黑了,不知道明天會不會停。”

  司空玄把韓伊的鞋子脫了下來,輕輕的幫著她揉著腳踝說:“不行,這不是普通的扭傷,是脫臼,必須得儘快趙醫生看一下,時間長了會出問題的。”

  韓伊緊張的說:“會變成瘸子嗎?”

  司空玄輕輕的說:“怎麼會呢,不會那麼嚴重的,不過你現在不能走,不能用力,不然真的會出問題的。”

  說完之後就自顧自的坐在的韓伊的身邊,把她的腳放在了自己的懷裡,不停的幫她按摩著。

  晚上的時候,邙然看著韓伊倒在司空玄的懷裡靜靜的睡著了,司空玄也靠在石壁上已經靜靜的睡著了。就撫摸著溫小雅的臉說:“小雅,你今天白天說的那番話簡直太有殺傷力了,你是故意說給司空玄和韓伊聽得吧,效果很不錯哦,你看看他們倆現在多好。”

  溫小雅稍稍的坐直了一些身體並沒有再像以前一樣乖順的依偎在邙然的懷裡,借著火光可以看見溫小雅臉上怎麼也無法掩蓋的失望的神色,但是很快溫小雅又乖順的緊緊的依偎在了邙然的懷裡輕聲的“恩”了一下。

  邙然以為溫小雅白天疲累又淋雨累了,就更加緊緊的摟住了她,把外套脫下來用自己的外套和身體緊緊的裹著著溫小雅,帶給她溫暖。

  溫小雅更加緊緊的保住了邙然,在心裡想著:“你不懂我,我也愛你。”

  關注《青春童話》關注我的新浪微博嘿-9527。。。。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