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正文 第七十章 走近殉情穀

書名: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作者:你們叫我天空 本章字數:3308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2日 15:19


  韓伊的整個身體更加的僵硬了,但是韓伊並沒有忘記也沒有放棄掙扎,她用力的偏轉自己的頭,躲避著司空玄臉部的摩挲。

  司空玄放佛沒有感知到韓伊的緊張似得,他更加瘋狂的用臉摩挲著韓伊的臉和脖子,把自己的臉都埋進了韓伊的脖子裡,而不是再試探著去和韓伊進行身體上的接觸。

  韓伊的整個腦袋都懵了,慢慢的韓伊就沒有再掙動,因為掙動反抗只是她對於男人碰她的時候的一種本能的反應,眼前的這個男人,她怎麼會忍心捨得推開。

  相比起心裡本能的反抗,她更願意和這個男人有一些身體上的接觸,更何況現在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

  輕輕的嗅著司空玄身上的那股剛烈男人的氣息,韓伊深深的迷醉了,慢慢的沉淪在司空玄的懷抱裡。

  司空玄感受到了韓伊身上如同潮水退潮般瞬間消失的乾乾淨淨的反抗,於是他更加的加大了自己的侵襲程度,很自然的附上了韓伊的唇,因為太過於緊張,過於生澀,所以他把韓伊的整個嘴唇都含進了嘴裡。

  韓伊感受著司空玄這個笨拙的接吻,心裡又是驚恐又是想笑,他竟然是一點點的經驗都沒有,這麼笨的啊。然後就在自己的心裡默默的說服著自己:“反正都已經被親了,反正初吻已經沒有了,再反抗也沒有什麼意義,算了吧。”

  司空玄的的學習能力很強,但是對於接吻這種事情,直到他把韓伊問的喘氣都顯得有一些不均勻時,他依然沒沒有掌握什麼有價值的技巧,如果不是韓伊用手親親的阻住了他準備再次探過來的嘴,他還真沒打算就這麼肯放過韓伊。

  就在司空玄打算再貫徹一次“臉厚吃個夠”的方針時,韓伊輕咳了一聲。司空玄猛地睜開了眼睛,徹底的從迷離欲望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司空玄滿懷後悔和愧疚的看著韓伊,韓伊輕鄒了一下眉頭示意司空玄看看溫小雅,卻發現溫小雅正躺在茫然的懷裡,兩個人正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和韓伊看,這麼說剛才的事情都被他們看在眼裡了。

  司空玄心裡的喜悅瞬間被內疚沖的一干二盡,自己好不容易在韓伊心裡樹立起來的形象分就這麼被自己消耗的乾乾淨淨,那以後韓伊還會理自己嗎?

  韓伊掙脫了司空玄的胳膊,從他的懷裡坐了起來,往旁邊挪了一點,靠在冰冷的石壁上,閉上眼睛什麼話都不再說。

  司空玄求救般的看向溫小雅和邙然,但是兩個人都露出了一個狡黠和充滿了惡趣味的眼神後,裝作沒看見他求救的眼神似得,擁在一起繼續閉目養神。

  司空玄尷尬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正在他急的像一隻熱鍋上的螞蟻般時,外面的天色終於放亮了。

  司空玄乾脆坐起身來,就著迷蒙的晨色走到洞口,看著外面的雨勢。出乎他們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這雖然是一場暴風雨,但是卻沒有停下的態勢,外面的雨水保持著中雨的態勢繼續,淅淅瀝瀝的下著。

  站了才兩分鐘,外面就徹底的天亮了。司空玄走進洞口躲避著韓伊的眼神說:“外面的雨依舊持續的下著,看來短時間內是不會停下來的,我們得商量一下該怎辦了。”

  溫小雅擔憂的說:“是啊,應該是持續的下了一夜,高原雨季是這樣的,每一次落雨的間隔比較大,但是每次下雨的持續時間又比較長。我想我們今天是絕對回不去了,因為我們來時候路過的那個山谷小溪現在絕對變成了一條河,上面的石墩橋肯定都被沖的七七八八了。”

  邙然擔憂的問:“那怎麼辦?”

  韓伊也說:“不能出去,可是我們沒有實物了呀,我們現在打電話求救的話,能堅持到救援隊過來嗎?”

  溫小雅說:“這個,我不知道,但是我覺得玄,因為我們現在下山的話,太危險,我們沒有任何登山的專業設備,這座山太過於陡峭,因為雨水的沖刷太滑了,昨天你們就摔進了山谷,幸運的是並沒有什麼大礙。

  而且你的腳現在受傷了必須要有人背著你才行,那樣的話,我們下山又增加了一個未知的危險。”

  死空玄說:“我有一個辦法,目前來說是唯一最好的辦法。”

  邙然說:“什麼辦法快說?”

  司空說:“昨天登山之前,有個大媽警告過我們,我們沒有聽,最後她說了一句“山裡居住的有原住民,就是那些山上的少數民族。”大媽估計猜到了我們肯定會被困在山上,所以她的意思應該就是讓我們被

困在山上,下不了山的時候,去那些少數民族聚居的地方躲一躲。可是、、、、、、、”

  邙然說:“可是什麼,既然大媽都那麼說了,我們就照她說的做,她比我們瞭解這裡的氣候。”

  司空玄說:“可是,我們走得太急,並沒有聽清楚大媽說那個少數民族的聚居地在哪啊。”

  邙然、韓伊、溫小雅登時都沉默了,剛剛燃起的希望小火苗就這麼無情的熄滅了。

  邙然說:“擺在我們面前的問題很嚴峻,不及時逃離的話,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因為我們連食物都沒有帶。”

  溫小雅扣著自己的下巴說:“我倒是大概知道那個少數民族在什麼地方,因為以前在看書的時候,上面有一些相關的介紹。殉情穀裡的那個少數民族,應該就在殉情穀不遠的地方,路線雖然記得比較模糊,但是經過司空玄這麼提醒我想起來了許多,雖然尋找可能會困難一些,但是我相信我能找得著。”

  邙然一把摟住溫小雅說:“媳婦兒,你真是一個萬能的寶典呐,你太棒了,愛死你了。”

  司空玄聽了之後也開心的說:“那就好,那就好,韓伊的腳扭傷了,我還擔心她的傷會惡化呢,等一下找到了人家,就可以帶著小伊去看一下腳,千萬別出什麼大問題才好。”

  溫小雅說:“恩,那咱們現在就快點走吧。”

  司空玄神秘的說:“恩,稍等一下。”

  邙然說:“怎麼呢,還有什麼事情嗎?”

  司空玄說:“大家都餓了,這麼久了,哪還有力氣趕路啊,咱們先吃點東西墊墊肚子,吃飽了再去找找殉情谷的原住民吧”

  溫小雅失望的說:“所有的吃的東西,昨天中午爬山的時候,就被我們吃光光了,早知道昨天中午我就少吃一點了,不然現在也不會沒有東西吃了。”

  司空玄神秘的說:“還有一點點啦,小雅你把你昨天幫我提的包拿過來,我的裡面還有一個披薩的,咱們一起分了吧。”

  溫小雅說:“啊?真的,你怎麼不早說,昨晚就沒吃東西,都快把我餓死了。”

  司空玄撓撓腦袋說:“我自己都給忘記了,這個披薩是我上山之前就買好了的,那天晚上咱們住進賓館的時候,我看見小伊發了一個微博說“突然好想吃披薩。”然後我就租了一輛車去了縣城裡買了一個披薩回來,但是回來的時候已經太晚了,小伊一緊睡下了,所以就一直裝在包裡,我自己都把它給忘記了。”

  溫小雅聽完之後,捧著手裡已經顯得有些破爛濕潤的披薩盒子說:“司空玄,你真是天下頂好的男人,除了邙然之外。”

  韓伊輕輕地咬著嘴唇看著溫小雅手裡捧著的披薩盒子,心裡又是一陣觸動,她抬起頭來和司空玄對視了一眼,眼睛裡充滿了感激的神采,這是自昨晚上發生接吻之後第一次和司空玄對視,雖然依舊沒有和司空玄說話,但是這樣就已經很好啦,至少心裡對於司空玄又升起了無限好感。

  司空玄輕輕的吐了一口氣,在心裡暗暗的說:“果然收穫和付出是成正比的,沒有白白浪費的付出啊。”

  溫小雅打開了盒子說:“還好上面有一層防水紙,披薩還能吃,雖然只有九寸挺小的,不過也夠咱們吃了,太棒了。”

  邙然說:“不用留一點嗎?”

  溫小雅尷尬的說:“也對,還要留一頓的以防萬一哈,那咱們就分掉一半吧。”韓伊說:“看看盒子裡有刀子和叉子嗎?”溫小雅在盒子裡翻了半天都沒有找著說:“非常時期,要什麼刀叉啊,直接用手撕吧,看我的。”說著就直接動手把披薩撕成了兩半,一半丟進盒子裡裝好之後,又把剩下的一半撕成兩半。一半丟給司空玄後,拿著剩下的一半跑到邙然的面前,把披薩里的肉挑出來喂給他問他說:“好吃不?”茫然一邊支吾著說好吃,一邊把披薩撕開慢慢的喂溫小雅。

  司空玄也沒有閑著,學著溫小雅的樣子,把披薩撕好慢慢的喂韓伊。

  韓伊笑著說:“好好的一個披薩,本來是一個挺高雅的東西,被我們吃出了燒餅的感覺,真是配服我們自己。”

  溫小雅說:“是啊,不過這是我吃過的最好吃的披薩,等我們老了以後,想著年輕的時候曾經在山洞裡,四個人吃著半個冰冷的披薩,也會是一種甜蜜的回憶吧。”

  司空玄說:“好了,大家都吃完了,外面的雨也小了一些,咱們趕緊抓緊時間進殉情穀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