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正文 第七十四章 離別前的篝火晚會

書名: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作者:你們叫我天空 本章字數:3183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3:03


  溫小雅滿眼期待的看著邙然,詢問他的意見。邙然寵溺的摸著她的頭髮說:“只要你喜歡就好,晚走一天也沒什麼的。”

  邙然遞了個眼神給司空玄詢問他有沒有什麼問題,溫小雅摟著韓伊的胳膊說:“不用問他了,小伊肯定願意陪著我一起在這裡過完中秋節再走的。”

  韓伊甩了個白眼給溫小雅,溫小雅就裝作沒看見,司空玄傻樂著說:“我願意、願意的。”韓伊擺了擺頭無奈的看著司空玄說:“你就不能不上溫小雅的當嗎,她又在拿我們尋開心呢,你還真是不遺餘力的配合她啊。”

  司空玄撓著腦袋沒說話了,只顧埋頭吃飯,因為他實在不知道說一些什麼,韓伊在哪裡,他就想在哪裡,就是這麼簡單。只要能夠和韓伊在一起,別說是開學,什麼事他都願意先擱一邊。

   溫小雅他們已經把所有的行李都給收拾好了,其實也沒有什麼好收拾的,主要都是塞爾南給他們準備的一些土特產,在這裡已經住了將近一個星期,這裡雖然有許多古怪的規矩和信仰,但是這裡的也正是因為這些奇怪的規矩和信仰,讓這個民族依然保持著他們完完整整的淳樸,並沒有隨著外界的喧囂繁華而是失去原本的民族精髓和本真。

  這一次的雲南之旅因禍得福,讓他們有機會在這個遠離喧囂繁華都市的小山村真正意義上的生活了一個星期,這幾天的生活對於正在樹立人生觀和世界觀的他們,具有重要的意義。

  磨礪和經歷是讓人成長的最好良藥,一個人的成熟和歲月並不一定有關係,但是和經歷、閱歷一定是成正比的。

  幾個人經過這一次的旅程,氣質上多多少少都發生了一些變化,成熟堅韌並不是表面偽裝出來的,而是閱歷的沉澱。

  微博上很多人都在抨擊說一個人旅行一次就能夠改變人生觀簡直是最愚蠢的謊言,旅行回來之後,生活依舊要繼續,原來是怎麼樣,現在還是什麼樣子,還不如用這些錢去買一些名牌東西來打造自己。

  所謂的旅行的意義還不如靠衣裝來提升自己的氣質來的快和實在,這樣的想法其實不過是對與現實的無奈和自我安慰的藉口,麻雀終究是麻雀,成為鳳凰的一定是敢於高飛,敢於拋棄安逸,能夠識別並且抓住機的早起的鳥。

  每一次的旅行多多少少都會開闊一個人的眼界和胸懷,觸景生情讓人變得豁達,通過放鬆自己的心靈,來審視自己、提高自己。當你老了以後或者,你能夠拿出來傳遞給自己的兒女的是自己豐富睿智的人生閱歷,而不是一件件過氣的名牌和急功近利的人生觀。

  篝火晚會上,所有的人都在盡情的歡歌盛舞,這一刻不分你我、親如一家,每個人都在綻放著最真誠最輕鬆的笑容。

  自釀的農家醇酒,各種各樣的美食,優美的歌聲、富有民族氣息的舞蹈,火焰上翻滾著的家禽肉,一陣陣沁人心脾的酒香肉香和優美的歌聲舞蹈爭先恐後的傳入所有人的嗅覺器官、聽覺器官和視覺器官裡。

  所有的人都在盡情的唱著、跳著,沒有彩排有的只是最真實的表演,村裡來指教年輕女老師帶著孩子們唱了一首兒歌之後,氣氛被頂上了高潮,這個偏遠的小山村裡,難得會有一個女大學生願意來支教,這個大學生就是全村寶貝和期望。

  那個女大學生對著司空玄他們說:“我唱完了,你們也來一個吧,你們都是學藝術專業的呢,應該有自己的獨家本領吧。”

  帶著這個少數民族特有的配飾站起來的邙然大方的站起來後說:“我和小雅學了一首你們這裡對唱的山歌,趁這個機會唱出來給大家聽一聽,大家給打打分吧。”

  說完後,就在大家用手用竹節打出來的拍子中和溫小雅深情的對唱了起來,一曲唱完,臉村長都忍不住說:“唱的好唱的好,雖然有些地方的發音不標準,但是真的很好聽,在這裡才呆了幾天的你們能夠把我們這裡的語言學的這麼好,真是棒。”

  司空玄站起來後說:“我和小伊也一起唱一首吧,我們都學過聲樂,所以唱的是把兩首歌糅合在一起的和聲,我唱《囚鳥》,小伊用她自己改編的聲樂《炫境》來給我伴奏和聲。”

  韓伊一展開歌喉,所有的人都開始認真傾聽,雖然她唱的是聲樂,只有一個音符“

啊”,但是她嫺熟的技巧、清脆的聲音和抑揚頓挫的調值,在山谷裡宛轉悠揚的回蕩著,所有的人甚至都停止了打拍子的聲音,這樣的高雅純美的聲音是他們手裡的這些簡單的樂器所無法承載的。

  邙然忍不住驚歎說:“學過的就是專業,我今天算是見識到了什麼叫陽春白雪、什麼叫高雅的藝術,這歌聲簡直就是一種藝術。”

  司空玄找到合適的氣口之後,帶著他有磁性的聲音完美的加入了韓伊的歌聲中,一瞬間他的聲音就成了主角,韓伊的聲音卻也悠悠揚揚不大不小的既像是背景音又像是時刻和司空玄的聲音纏繞在一起的輔音。

  每一個音節從他們的嘴裡吐出來,說不出的好聽和動人,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的歌曲被他們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成為了一首更加絢麗和充滿了真摯情感的歌。

  司空玄說話的聲音本來就清亮有磁性,和邙然的播音腔共鳴後發出來的厚重的磁性聲音不同,司空玄的磁性是輕巧有彈性的,他的聲音更適合來唱歌,而邙然的聲音更適合來說話。

  一首歌慢慢的落下尾音,所有的人都沉浸在歌詞的觸動和聲音的觸動中過了兩秒之後,才突然爆發出一陣山洪般的叫好聲和掌聲。

  韓伊也感覺到一陣暢快淋漓,學了十幾年聲樂的她很少有機會可以這樣暢快淋漓的歌唱,因為沒有一個讓她感覺到完美的聲音,可以跟著她的節奏和氣口,聲樂的氣口不像是通俗音樂那樣可以挺續,聲樂都是一個整體的。氣口就在節奏裡,司空玄的表現讓她很驚訝,想了想她就知道,肯定是司空玄私下裡找老師學過,因為自己的愛好沒有多少,聲樂就算是其中一個。

  而且在這樣的山野之中盡情的歌唱,明顯更符合聲樂的特性。韓伊開心的笑著和同樣唱的暢快淋漓的司空玄擊了一下掌。

  韓伊和司空玄唱完之後,氣氛真正的被推上了高潮,所有的人都開始載歌載舞的歡慶節日,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圍著篝火手牽著手跳著唱著,讓歡樂的氣氛更加的熱烈。

  溫小雅和韓伊兩個人是真的跳累了,就爬上了草垛的頂上躺握在上面看著滿天的星。溫小雅伸了個懶腰感慨的說:“真是捨不得離開啊,這麼快就要走了。”

  韓伊說:“我也捨不得,不過以後我們還可以回來啊,我還要來看小力那下子又沒有變成神醫呢。”

  溫小雅說:“再來雲南這個領秀的地方,我怕我就捨不得走了。”

  韓伊說:“捨不得走,大學畢業了,我陪你來這兒,在這裡住下去唄。”

  溫小雅說:“那怎麼行,我來這裡了,邙然怎麼辦,我要和他一直一直在一起,這一次戀愛,既然開始了就是一輩子,無論我都不會讓它因為我的原因結束。”

  韓伊感歎的說:“真是個癡情的女人,邙然能夠找到你這樣的女朋友,不知道是他用了多少世才修來的緣分。”

  溫小雅說:“不、能夠遇見邙然才是我今生最大的幸運,我一直都不相信一見鍾情,我覺得一見鍾情不過是見色起意,愛是一顆心碰見另一顆心而不是一張臉碰上另一張臉,我相信的是經過時間的過濾後留下來的真情實感,我想要的是地久天長。”

  韓伊說:“真羡慕你們呐。”

  溫小雅說:“羡慕我們,我還羡慕你呢,你看看司空玄對你,我簡直都快要服了他的毅力和你的無情了,他都已經那樣追你了,你竟然還能這樣堅守著,不知道是該誇你矜持還是該罵你無情。我就搞不懂了,你真的沒有被他給感動嗎,他都已經感動了全世界了。再說了、韓伊你都已經被他那個了,你還在顧慮什麼呢,趕緊撲向他的懷抱吧。”

  韓伊紅了一下臉說:“我跟他哪個呢?”

  溫小雅挑著韓伊的下巴說:“你說呢,那晚在山洞,你們做的我們可都看見了。”

  韓伊說:“真、真的都看見了。”

  溫小雅笑哈哈的說:“那還能有假,你和他舌吻呢,就是太青澀了一點,不知道我和邙然第一次的時候,是不是也像你們那樣笨笨的。”

  韓伊壞笑著摟住溫小雅的腰說:“你和邙然第一次,哪個第一次啊,你竟然都已經和他發生關係了,怎麼那麼快啊,而且竟然還沒有告訴我。快快告訴姐姐是什麼感覺,從實招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