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正文 第十章 我的初吻沒了

書名:青春盛宴之青春貌似童話 作者:你們叫我天空 本章字數:2760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20日 11:43


  司空玄被溫小雅牽著來到了水上探險的地方,前面就是浩浩蕩蕩的繞著山腳奔騰而過的河水。

  因為是從山脈中流出來的緣故,水質十分清冽,靠近岸邊的河水能夠清晰地看見水底遊動的小魚小蝦,向水面上看過去水中都是高大山脈的倒影。

  因為水流較為急促的緣故,這些倒影總是支離破碎的,仿佛這巨大的山在蠕動要活過來一般,給人一種異樣的恐懼感,眩暈感。

  而水上探險的橋就建在水勢落差最大的一個節點上,那裡的水流轟隆著從上游砸落下來,形成一個小型瀑布,砸落在水面上濺起一片片的水浪,水砸落下來的轟隆隆的響聲如同晴天霹靂一樣不斷地轟炸著著人們的耳膜。

  溫小雅想要跟司空玄說話都得扒到他的肩膀上,對著他的耳朵說才行。

  而濺起的大片水霧混合著水面上的晨霧,擴散出很遠。

  讓這條河陡增了一種煙波浩渺浩浩蕩蕩的氣勢,當太陽光灑在水面上時,那些濺起的水霧經過折射在水面上掛起了一座座彩虹橋,尤其以橫跨江面的探險橋下的那座彩虹橋最是龐大。

  五光十色的彩虹橋懸在落差節點的河面上,橋的左面就是一個小型的瀑布,水流如同千軍萬馬一般湧了出來。

  偶爾有大片的水花濺在橋上後再落入水面中卻連一朵浪花都翻不起來。

  那裡霧氣蒸騰翻滾,虹橋若隱若現,虹橋的上方時橫跨江面的探險橋。

  探險橋的材質是包著綠色膠皮的鋼絲網,形狀像是一個半圓的柱狀一直橫亙到江的那一邊。

  探險橋看起來就不是很結實的樣子,並且整座橋體都是在隨風擺動。

  橋的這一邊是固定在一塊與落差節點上游平齊的一塊巨石上,另一邊固定在山體上,像是在懸崖的上方建起了一座弧形橋,看著就讓人心驚膽寒,加上轟隆作響的水聲和左側落差節點位置轟隆砸落下去的水流讓人心裡一陣打鼓。

  雖然旁邊有安全人員和搶救措施,並且限制每次上橋的人數以及那塊提醒遊人放心穿行的標語牌,卻依然讓人覺得一陣心顫。

  溫小雅邁著小碎步小心翼翼的踏上橋去,雖然司空玄在後面牽著她的手寸步不離的跟在她的身後,可是她依然不敢走得太快。

  她站在鋼絲網編織的橋上,透過那些菱形的縫隙看著腳下的江水,翻著雪白的浪花席捲向岸邊的石頭,發出啪啪的響聲,覺得自己仿佛騰空了一般,再加上翻騰起來的水霧,有一種走在雲霧中的感覺。

  漸漸地溫小雅不是那麼的害怕了,鬆開司空玄的手,開始大步向著江心走去,走出了二十幾米後橋的晃動幅度越來越大,溫小雅尖叫了一聲,一個中心不穩就要摔倒。

  眼看著臉就要和這些鋼絲網來個親密接觸的時候,司空玄趕緊從後邊沖了上來一把環住她的腰把她緊緊地護在自己的懷裡。

  可是因為橋一直是左右晃動的,司空玄一加速跑過來自己也失去了平衡重心,她抱著溫小雅在橋上踉蹌著,極力的想要穩定自己的重心,不讓小雅摔著,可是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將要摔倒的趨勢。

  司空玄趕緊把溫小雅緊緊的摟住直挺挺的主動向橋面上摔去,把自己墊在下面保護溫小雅不讓她受傷。

  溫小雅的趴在司空玄的胸膛上,身體緊緊的和他貼合著,兩隻手環著他的腰。

  溫小雅害怕的把自己的頭緊緊的縮在在司空玄的脖子裡,因為摔倒的關係兩個人的身體不不可避免的地輕微掙動著,摩擦著。

  溫小雅還沒來得及覺得覺得尷尬,司空玄趕緊沖著溫小雅的耳邊問她:“小雅,怎麼樣?摔疼了沒有?”

  溫小雅把頭抬起來一些湊到司空玄的耳邊說:“

沒有、沒有,你呢?有沒有把你給摔著,你沒事吧?”

  司空玄說:“我也沒事。”溫小雅哈哈笑著說:“沒事兒,你沒事兒就好了。司空你人真好,不像邙然他總是會笑話我。”

  司空玄訝異的說:“他不會這樣急切的保護你嗎?”

  溫小雅神采飛揚的說:“那倒不是,邙然每次都會像你一樣奮不顧身的來救我,就像上次在公園裡拍魚的時候我掉進了湖裡,那時候是冬天,他立刻跳了下來把我拉上去。

  還有上次在街心廣場上掉進噴泉池子的時候,雖然水很淺,但他還是不顧周圍人多立刻就跳了下來,不過他每次都會先把我罵一頓,弄得我可沒面子了,那麼多人聽著呢、哼。”

  司空玄感覺到了溫小雅說話時噴在他耳朵裡的氣,弄得他癢癢的,又發現他們一直保持著這個旖旎的姿勢,不知不覺的就臉紅了,甚至連耳朵都紅了。

  溫小雅見司空玄沒有說話就抬起頭來看著他的紅彤彤的臉立刻察覺到了什麼,趕緊鬆開環著他的腰的手,撐住橋面想要爬起來。

  可是這個時候小型瀑布的上游突然沖下來一個比較大的浪花,很多水都成片的濺落在橋面上,有一部分剛好全部砸落在溫小雅的頭上,她驚叫了一聲趕緊閉著眼睛低下頭,卻沒想到正好主動吻上了司空玄的唇。

  司空玄也受到了水花的衝擊,並且他看見了那個落下的浪花,可是太快了,他也不知道怎麼去阻止,只好伸出一隻手用手護著溫小雅的後腦勺,這時正好按在她的頭上,兩個人就這麼巧合的擁吻了。

  等溫小雅回過神來趕緊睜開眼睛,卻發現司空玄一直睜著眼睛,打濕了的頭髮正在滴落著水珠,細密的眼睫毛濕濕的卷翹著著,加上剛毅的五官,這樣近距離的看著,溫小雅突然覺得男生竟然也會有這種別致的性感。

  司空玄回過神來趕緊放下鬆開按著溫小雅腦袋的手掌,溫小雅趕緊尷尬的翻過身來直接並排和司空玄躺在鋼絲橋上,誰都沒敢先說話,卻都同時想著一個問題:“我的初吻。”

  鋼絲橋輕輕地左右擺動著,伴隨著一陣陣風輕輕地拂過他們的臉龐,身下是水流砸落水面的的轟鳴聲和騰起的水霧,一條條折射出來的彩虹鋪在橋的下面,仿佛是托舉著他們的身體,閃耀著夢幻的顏色。

  身畔是綿延無垠泛著幽光的江面和像是一掛天河般掛在左側的瀑布,瑩白的耀眼。

  他們看著頭頂上湛藍的天空中時而飄過的幾片柔柔的白雲,靜靜的躺在橋面上誰也沒有打破這靜謐的環境,心裡卻是翻騰不止,心緒也開始漸漸地紛亂,打開了一扇接納對方的門。

  直到有遊人扶著鋼絲橋的邊緣走到他們的身邊,看著躺在橋上的兩個人撓著頭不知所措時,他們才猛然醒悟了過來。

  司空玄趕緊坐起來拉著溫小雅的手把她環在臂彎裡並排向對岸前進著,溫小雅這時已經不敢看腳下河中心濺起的恐怖水花,更不敢看司空玄,只好看著橋的盡頭只希望快點到對岸。

  到了對岸後司空玄趕緊詢問溫小雅衣服有沒有濕,要不要回賓館去換衣服。

  溫小雅羞澀的笑著說:“沒事,我們剛剛是斜著摔倒在橋面上的,正好頭對著瀑布的那個方向,所以只是頭髮被淋濕了衣服都還好。”

  溫小雅一邊把頭髮弄散披在肩頭,用手梳理著一邊問司空玄:“你要不要回賓館去把頭髮擦乾。”

  司空玄說:“我的頭髮不是很長,只是劉海濕了而已,估計還沒走到就已經晾乾了,倒是你要不要回去把頭髮擦乾。”

  溫小連忙擺動兩個小手說:“不要不要,我們趕緊去玩黑溝攀岩吧,今天下午就得回去了,咱們千萬別耽誤時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